我爸逼我嫁给了一个强J犯,而那人,还是我的哥哥。

1、

“原告,请你再次确认被告是否于9月24日晚强行与你发生了关系。”

伴随着法官的询问,我看向了被告席上那没有丝毫慌张神色的男人。

我不禁在心里产生了一个疑问,强J了自己的妹妹,他是怎么能做到如此淡定的?

一个月前,我名义上的哥哥王震以来旅游的名义住进了我家。

因为我爸和后妈的缘故,我没有理由将他拒之门外。

于是我们便开始了同居生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4号那天中午,我回家洗衣服的时候突然发现我脏衣篮里的一条内裤是湿的,翻出内衣,还能闻到一股男性体液的味道。

有男人用我的内裤自慰过,而我的房子里只有一个男人,那就是王震振。

我恨我自己,当时在发现这件事的时候我就应该不容半分缓解的把这个恶心的变态给赶出家门。

可当时的我并没有这么做。

顾忌到可笑的家人关系,我选择了用请他吃饭的方式委婉的把他请走。

或许是看见我洗了衣服之后脸色就变得不对了,吃饭的时候还没等我先提出来,他便主动说了要走。

那时的我本以为终于可以赶走他了,却没想到他却是趁我喝多了爬上了我的床。

在酒精的作用下,半梦半醒的我以为那轻柔的抚摸着我并褪去我衣服的是我还放不下的男朋友。

可等那恶心的东西刺入我体内的时候我才发现,在我身上抽动着的是王震!

他强行在我身上发泄完之后我就报了警。

我体内还有他的液体,事实板上钉钉,他很快就被拘留了起来。

可对我来说,已经晚了。

因为我的懦弱,我被这个恶心的人侵犯了。

虽然我已不是处子之身,但也无法接受和一个我从心底厌恶的人发生关系。

我恨我自己的懦弱。

如果我当时勇敢一些直接把他赶出去,如果我勇敢一些拒绝让他住到家里。

如果我勇敢一些在14岁差点被他侵犯的时候把事情给说出来,那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我恨我的懦弱,但我不得不再次向懦弱低下头。

2、

当我爸向我跪下的那一刻,我便知道,王震不会再受到法律的惩罚了。

我无法原谅王震对我做出的禽兽之事,但我也无法看着五十多岁的父亲老泪纵横的跪在我的面前。

所以此刻即便我恨不得让王震那个禽兽把牢底给坐穿,但一想到父亲跪在面前的样子,我还是只能含着泪看向法官摇了摇头。

“没…没有,当晚发生关系是、是我自愿的。”

我还是心如死灰的说出了这句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原告,请你再重复确认一遍你刚才所说。”

“我…确定,当晚我与王震发生关系纯属自愿,他并没有强迫我。”

“那你为什么要告他强J?”

“因为中午的时候他答应我给我买最新的苹果14,但是他后面没有买,一气之下我就告了他。”

我按照我爸和后妈教我的理由说了出来。

“本庭宣判,9月24日晚,被告人王震与原告郭小婷发生关系系双方自愿,现宣布,被告人王震,无罪!”

当法官敲下审判锤的那一刻,我只觉得眼前天翻地覆。

我与强J了我的畜生,和解了。

3、

“来,婷婷,吃螃蟹,我记得你之前最爱吃这个了。”

看着我爸夹到我碗里的螃蟹,我麻木的笑了出来。

原来他还记得我爱吃螃蟹。

王震在我16岁那年与人斗殴被打断了一条腿,自那之后一吃海鲜就会犯痛,所以家里的餐桌上已经有九年没有出现过任何海鲜了,包括螃蟹。

没想到时隔九年我再次在家里吃到海鲜,竟然是用被玷污了身子换来的。

我并没有吃,而是如同小时候赌气一般的丢在了桌子上扒拉起了白饭,这或许是我仅剩的能在家里宣泄情绪的方式了吧。

见到我如此,后妈笑着拿出了一个信封,从轮廓上来看应该是一张银行卡。

“婷婷,这里面有五万块钱,你拿着,就当作是你的彩礼了。”

我原本伸出去要拿‘赔偿’的手停在了半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彩礼?什么彩礼?

“小震他不懂事,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

“但你看,既然事情都出了,咱们就解决事情,我们是想着都到这个地步了,要不你就和王震结婚吧!”

“这样也算肥水不流外人田。”

我瞪大了眼睛,让我撤销对王震的控诉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要让我嫁给一个强J过我的人?

还美其名曰是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

我看向了我爸,他总不至于也想让我嫁给强J我的人吧?

可是我爸却低下了头。

仅仅只是这一个动作我就明白这件事情他站在哪一边了。

“爸,你还记得之前你让我不要起诉王震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吗?你说我一起诉,不仅王震毁了,你的名声也毁了,自己的儿子强J了自己的女儿,你说让别人知道会戳你一辈子的脊梁骨。”

“现在呢,让你儿子娶了你女儿,这样名声就很好?”

我爸还是没有说话,可是后妈却拿出了两本证件。

“小婷你不用担心的,我和你爸已经离婚了,所以现在名义上你和王震也不是兄妹了,结婚也是没有问题的。”

我双手颤抖的接过了那两本证件,打开一看,确实他们已经离婚了。

而且看上面的日期并非是这一两天离的,是在一个多月前两人就已经办理了离婚,也就是说让我和王晨结婚这个事情,并不是两人的临时起意。

等等。

我注意到了一个事情,他们离婚的日子不就是在王震以旅游的名义来找我的前两天吗?

难道一切都是他们计划好的?

我向来不喜欢恶意去揣测别人,尤其对方还是我的父亲,但现在这种情况却让我不得不去怀疑。

否则为什么他们俩明明已经离婚了,却还像以往一样生活在一起?

而且既然他们都已经离婚了,那我爸应该也不用再为王震求情才对。

现在这个事情是我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我爸以都是一家人的理由向我跪下求情不要起诉王震。

可事实是,在王震强J我之前,我们名义上就已经不是一家人了。

也就是说我原谅了一个和我没有半点关系却强J了我的人,而现在我爸还让我和强J我的人结婚。

这说明我爸已经放弃了我这个亲女儿,完全地偏向了我后妈和王震。

“郭荣刚,你就是这样当爸的吗?你这么做对得起我妈吗?”

强烈的愤怒让我忍不住冲我爸咆哮了起来。

“这个婚我是不会结的,这个家我也不要了。”

我说着就要走,逃离这个已经没有我半点位置的地狱。

可后妈却是一把拉住了我。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先把她给关起来,关上两天就老实了。”

后妈这么一吼,我爸和王震也纷纷加入按住了我。

都说人在绝境下会爆发出无穷的潜力,可我终究是一个连鸡都没有杀过的女孩子,任凭我怎么反抗,还是被锁到了房间里。

我被他们用绳子拴住双手绑在了床上。

绑住我之后,他们三人都离开了房间,任凭我怎么辱骂和求饶都没有人来理会我。

绝望的眼泪流了出来,我怎么也想不到我爸竟然会帮着外人来对付自己的女儿。

那个曾经在我作文里是用伟大来形容的男人,现在却成为了折磨我的恶魔。

4、

到了晚上,王震抬着一碗吃的走了进来。

“婷婷,吃点东西吧,别饿着了。”

“你给我滚,我就是饿死也不会吃你的东西的。”

我向他咆哮着,我真的很后悔当时为什么要放弃起诉他。

“婷婷你别怪我,我是真的喜欢你,从以前开始我就喜欢你了。”

“所以在我14岁的时候你就想要诱骗我做那种事情?你给我滚,你个人渣强J犯。”

14岁的那一年,有一天家里都没有人,王震以教我玩个新游戏的借口一件件的脱下了我的衣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虽然我那时候对这些事情还不是很了解,但当他伸手想要摸我时我还是感觉这样不太对便挣扎着跑了。

后来没过多久,我爸他们回来了,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之前还很后悔,为什么当时没有和我爸说这件事情?

现在看来就算说了也没有用。

在这个家里我已经连个人都算不上了。

“你现在不吃,等你饿得不行了就会吃了,在那之前就先让我们做点别的事情。”

王震说着便放下了手中的碗,随后就解开了自己的裤带。

“你想要干什么?你个畜生!”

看到他的动作我慌了。

可他却是笑了出来。

“我要做什么你还不知道吗?等你习惯了就会心甘情愿地嫁给我了。”

说完他就直接把裤子给褪到了最下面,然后就爬上了床。

我想要反抗,但双手被绑住,根本就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死死地夹住我自己的双腿。

我怎么也没想到,脱不下我裤子而恼羞成怒的王震竟然直接一巴掌就扇在了我的脸上。

这一巴掌直接把我扇懵了,而王震也借着这一下,猛的就把我的裤子给脱了下来。

我哭着求饶着叫着他哥哥,希望他能放过我,可这丝毫没有用,他还是再次用他那恶心的东西进入了我的身体里。

发泄完之后他就走了。

我也没有半点力气再去愤怒了,现在的我只感觉到绝望。

想要自杀,身体的本能却是让我下不去咬住舌头的牙齿。

接下来的几天,王震每天都是如此,带着吃的东西来喂我,然后不管我吃不吃,都会强行在我的身上发泄一波他那肮脏的欲望,甚至有时候他一天会来两次三次。

我知道他们是在消磨我的意志,想让我麻木后就被迫的接受这个现实。

更为可怕的是,我感觉到自己竟然真的开始有一些麻木了。

我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然就真的只能永远生活在这个地狱里。

这一天王震又来送吃的,为了补充体力,我装出饥肠辘辘的样子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喂我吃完饭后,王震也照常的解开了裤带。

“等一下,我这么被绑着的姿势,你进来的时候会有些疼,要不我们换个姿势?”

我装出有几分害羞的样子向王震说道。

而以为我已经开始服软的王震也是大为开心,当即就帮我解脱了绳子。

“我早就想试试了,你屁股圆圆的,后入起来一定很舒服。”

王震说着淫秽的话就把裤子给褪了下去。

我知道时机到了,现在他的双脚被裤子束缚着正是我逃跑的时候。

没想到我是要逃跑的王震被我撞了一个措手不及倒在了地上。

接着我一咬牙直接就从窗户跳了出去。

家里是那种自建的小别墅,而我的房间在二楼。

摔在地上的我只感觉全身哪哪都疼,但比起痛来,我再也不想回到那个地狱了。

求生的信念让我忍住了疼痛,从地上一瘸一拐地爬起来跑了。

我跑到一家手机店里登上自己的微信之后,买了一部手机。

随后又随便买了一套衣服换上,之后我便赶忙买了一张高铁票逃回了临安。

5、

逃离了老家,我的心总算是安定了一些。

下了高铁后我就联系上了上次帮我打官司的律师。

可他却告诉我,因为上一次我放弃起诉了王震,所以这一次如果没有他强迫我的铁证的话,恐怕是告不了他强J的。

我真的懊悔我上次放了他,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但至少现在我逃离了那个地狱,只要以后不再见到那些人对我来说就已经是最大的期盼。

我回到了我之前租房子的地方,我把房子给退了,继续住在这里面只会让我回想起那些不堪回首的记忆。

可就在我把房子退了把我的东西搬下楼的时候却是见到了一个我没想到会再出现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张伟,我的前男友。

记得是在王震以旅游的名义来找我之前的几天,张伟突然就莫名其妙的和我分手了。

“婷婷,我回来了。”

他如此说道。

我心中却冷笑出来,在被王震强J之前,我每天都在幻想着能和他和好,可却无论如何也联系不上他。

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他没能回来,现在他却说回来了,简直就是讽刺。

“我们已经分手了,你还回来干什么?我不想见到你,你走!”

我心如死灰的说出了这句话,随后就再也不管他,自己拉着行李走了。

我怨恨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他没有出现,也觉得现在的自己已经脏了,已经没有和他和好的可能了。

张伟直接从身后抱住了我。

“婷婷对不起,你听我说,我和你分手都是有原因的。”

“你放开我,什么原因我都不想听了,你当时不声不响地就和我分了手,在那之后不管我怎么联系你都联系不上,现在你回来还有什么意思?”

我情绪有些崩溃地朝他质问道。

如果他当时没有和我分手,那么我便有理由拒绝王震住进我的房子里,即便王震住了进来,也绝对不会发生我被强J的事情。

“婷婷你听我说,我真的不是想和你分手的,那是叔叔对我的考验,现在考验已经完成了,之后再也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分开了。”

我正想要斥责他不要再找借口的时候却是愣住了,考验?什么考验?

“你是说我们分手是我爸对你的考验?”

我有些发懵,他所谓的考验,我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回事。

据他所说,上一次我带他回家见家长的时候,他和我爸加了微信。

然后在王震来找我的前几天我爸找上了他,向他提出要100万彩礼,否则就不让我嫁给他的要求。

张伟一个月就2万的工资,哪里能拿得出来100万,后来讨价还价一番之后,我爸说其实要钱并不是目的,而是想要看看他是不是真心对我好。

于是就提出了考验,让他和我分手两个月,如果两个月之后我们的感情依旧不减还能和好如初的话,就同意我们在一起,并且彩礼也只要10来万就好,然后要求他在考验结束之前都不准告诉我真相。

为了能早点把我娶回家,张伟同意了这个考验,现在两个月的时间到了,他便回来找我了。

我只觉得一阵可怕,不管是我爸他们离婚,还是让张伟和我分手,这一切看上去都像是计划好的,都是在为我和王震的结婚铺路。

我曾经无比相信的人,不仅把我给卖了,还把我的感情也算计了。

我转身抱住张伟大哭了起来。

“你怎么那么傻,你是娶我又不是娶我爸,你怎么就不和我说这些事情?现在我都被强J了你才回来还有什么用?”

我知道,现在已经被玷污了的我,已经再也配不上张伟了。

而张伟听到我被强J的事情,也是相当的震惊,在他的追问下我把一切都给说了出来。

我原本以为张伟不会再要我了,却没想到他把我抱得更加紧。

“对不起婷婷,都是我的不好,是我让你受到了伤害。”

“以后我们好好的,谁也不会再把我们分开了,我也不会再离开你的身边了。”

“你难道不会嫌弃我吗?”

我抬头望向了他。

张伟坚定地摇了摇头。

“都是因为我的问题才害你变成了这样,如果当时像你说的我和你提前说了,那么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

“婷婷,我们好好的再也不分开了好吗?”

6、

张伟的出现就像黑暗中的一束光,给已经陷入绝望的我又带来了希望。

我和他说好了,我再也不回去那个地狱了,等我们再攒一点钱把房子给买了,我们两个就结婚。

在他无微不至的陪护和照顾下,一个星期之后我又重新回到了奶茶店里。

这个奶茶店是当时我爸赞助了一半开起来的,我本来想把它给盘出去的,但想到还需要他来赚钱,就暂时把它给留了下来。

奶茶店的生意还行,我和张伟一起算了算,奶茶店的收入和他每个月的工资加起来,还有我们之前存下来的钱,估计再存一年左右就能攒够买房的首付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就在我以为生活开始重新变好的时候,我爸却出现在了奶茶店里。

“你给我滚,滚出去,你现在来是想要带我回去的吗?我不和你走!”

在见到他的那一刻我就失控了,也不管奶茶店里还有多少客人直接就朝他咆哮道。

“婷婷你冷静一点听我说,今天就只是我自己一个人来找你的。”

“我不听,你马上给我滚,不然我就杀了我自己!”

我说着就随手抄起了桌子上的剪刀,现在只要一见到他,我就会想起那几天给王震折磨的生不如死的日子。

我好不容易逃脱了,想要让我再回去,那是死也不可能的。

“婷婷你冷静一点,爸爸是真的有话要和你说,你就听爸爸说一下好吗?”

在店员的安抚和劝说之下,我还是答应了,看看他想说什么,但要求是必须得在店里,得在我店员能随时看见我的地方。

“婷婷,我知道我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对你做了这些事情我也没脸再说我是你的父亲了,但是就算我求你了,你就嫁给王震好吗?”

“到时候你不想见到我,我就再也不出现在你的面前,你要是实在看不上他,那你就给他生个儿子,就可以离婚了,真的算爸求你了好吗?你就当作偿还吧,这几年对你的养育之恩好吗?”

“只要你嫁给他,你要和我断绝父女关系都行,我也不会乞求你原谅我,你就算帮爸一个忙了,好吗?”

我爸说着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向我跪了下来。

曾经的我于心不忍便同意了他的请求,结果却给我带来了更大的伤害。

现在再一次面对这种道德绑架,我的心里面再也没有半分波澜了。

“我再说一次,我是绝对不会嫁给那个人渣的,你就别想了。你现在就给我走,再不走我真的要报警了。”

见现在乞求已经对我没有了用,我爸直接就从地上站了起来。

“郭小婷,你现在长本事了是吧?人家都说父母之命不可违,你倒好,现在连我们的话都不听了,我们这么做是为了谁?还不都是为了你好?”

“反正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给王震,这件事情没有商量,我是你爹我说了算。”

听到他这话我也彻底地火了。

“为我好,这话你是怎么说得出来的?”

“你还有脸说你是我爹,哪会有爹逼着自己女儿嫁给一个强J犯的,哪会有爹纵容自己女儿被强J的?”

“我再说一次,你现在就给我走离开我的店里,不然要么我报警,要么我就死给你看。”

也不知道是见我态度坚决还是刚才我的那番话让店里的客人纷纷朝他议论了起来。

我爸看了我一眼后还是走出了奶茶店。

因为他的出现,我也没有心思再继续在店里呆下去了。

便直接打了个车回到了新租的房子里面。

7、

“张伟,我爸今天来找我了。”

张伟下班之后我就和他说了今天的事情,而他听了之后也是皱起了眉头。

“婷婷,其实上次我就想说了,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你爸为什么非要让你嫁给你那个哥哥?”

我摇了摇头。

“我也觉得很奇怪,但他从来没有和我说过原因,只是一个劲的要逼我嫁给王震。”

张伟沉思了一会之后看向了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般来说,家里要逼着女儿嫁给一个不爱的人,一般只有两种情况,要么就是能得到什么利益,要么就是被胁迫的。会不会是你后妈能给你爸什么好处?所以他才会那样?”

我想了想之后,摇了摇头。

“我后妈这些年都没有工作了,之前他的工作也只是保险调查员,并没有多高的工资,也没有什么权利之类的,而且他们都已经结婚了,应该是没有什么利益能给的吧?”

“你说你后妈之前是保险调查员?”

听我说完之后,张伟的重点却是放在了后妈曾经的工作上。

“我记得你曾经和我说过,你妈妈是溺水死的吧?”

“是……”

张伟说到这里我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爸在得到我妈的保险赔偿金后,没过多久就和当时的保险调查员的后妈结婚了。

我之前从未往那方面想过,因为在我的心中,我爸是绝对干不出那种事情来的。

可是现在他都能逼着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强J犯了,我并不觉得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就像张伟说的那样,逼着自己女人嫁给别人,不是为了利益就是被胁迫,既然我后妈不能给他什么利益,那说不定就是有什么把柄在后妈的手上。

8、

我和张伟找到了当年我后妈任职的那家保险公司,经过一番送礼搞关系之后找到了我妈当年的卷宗。

卷宗上面记录,尸检的时候发现了我妈体内有安神药物的成分。

但那药是从医院里面买的,而且是医生开具的药方,因为那段时间我妈有很严重的失眠。

我回想了那时候的事情,那时候的我爸因为欠下了巨额的赌债,成天有人上门来要钱。

那时候的我并不懂事,现在想来我妈会患上失眠,就是因为三天两头地就被骚扰吧。

这么一来就能够说得通了。

我爸因为无力偿还赌债,又害怕别人上门找麻烦,便动了杀妻骗保的念头,想用我妈的赔偿金来偿还赌债。

他大概是在下水之前忽悠我妈吃了安神药,然后我妈便‘意外’溺水了。

不然明明是治疗失眠的药,为什么却会在白天的时候吃下去呢?

恐怕当时我后妈也是发现了这个端倪,但他并没有去举报我爸,而是以此为要挟来向我爸提出了条件。

估计他现在还是以此为要挟,让我爸把我嫁给王震,毕竟要是事情揭穿我爸就得去坐牢了,我爸为了不坐牢也只好逼我了。

我怎么也没想到,我爸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竟然为了自身的利益就杀妻骗保,现在竟然还要强迫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强J犯。

父亲的伟大形象在我心中荡然无存,现在在我看来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虽然我并没有证据能够证明我的猜想,但目前只有这个猜想能把至今的一切事情给解释清楚。

而且我也不需要证据,只要再让警察重新调查一下当年的案件就好。

但我并不打算现在就去举报,那样就报复不了王震了。

我要让他们三个人都付出该有的代价。

9、

“我同意和王震结婚了,但是我有一个要求,我不接受闪婚,我们必须得从谈恋爱慢慢开始,而且在结婚前没有我的允许,他不许再强行和我发生关系,不然我一定会去告他强J的,他如果同意这些,那我就答应和他结婚。”

和张伟商量了一番之后我再次找到了我爸,这一次,我改口了。

两天之后答应了我条件的王震便带着行李来到了临安,而张伟也成为了我的前男友。

王震来了之后,还是保持着无所事事的德行,也不出去工作,就在我房子里闲着,我也没有说他,每天都去店里工作着。

但到了晚上洗漱完之后,我就会换上一套特别性感诱人的睡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我所想一般,只是过了三天王震就忍不住了。

我才刚换上睡衣在他面前晃悠着,他就直接把我按到了沙发上。

我并没有反抗,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别忘了我答应结婚的条件,那就是在你结婚之前没有我的允许你都不能强行和我发生关系。如果你忍不住的话,你也可以试试,我一定会去警察局告你强J。”

果然在我这番话的威慑下,王震只能不情不愿的把我放开了。

但我并没有就此收敛,之后这几天我还是闲着没事就穿着性感的睡衣在他面前晃悠,有的时候甚至睡衣都不穿了就只穿着若隐若现的内衣。

我能察觉到他的欲望越来越重了。

我换下来的内衣裤上也开始出现了男人体液的痕迹。

但我并没有说什么,几条内裤我还是买得起的。

见他的欲火被我勾得差不多了,我便开始了下一步的行动。

“王震,我要去买丝袜,你陪我去吧。”

对于能看到丝袜美腿的福利环节,王震自然是不会拒绝。

只是我们都还没有走到卖丝袜的店里,便在街上遇见了我的前男友张伟。

张伟带着一个女孩向我走了过来。

“哟,这不是郭小婷吗?和我分手之后怎么混得这么拉了?”

“我还以为你和我分手是找到了更好的呢,没想到就找了这么个货色,还是个瘸子!”

我带张伟回家的时候,王震并没有在,所以他并没有见过张伟,只知道眼前这人是我前男友。

只见王震把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看样子是被张伟的话给刺激到了。

而张伟身边的女孩也在这时说道。

“还是我家张伟好,心疼我还会给我买这么好的包包,你知道这个包包多少钱吗?5万块呢!”

女孩说着还拿起包在我面前炫耀了起来,我的脸色也阴沉了下去。

张伟见状更是嘲讽起来。

“看你这不服不愤的样子,该不会是你男朋友买不起吧?”

“谁说我们买不起的?走,我们现在就去买。”

我说着就拉着王震走开了。

远离了那两人的视线之后,我便和王震发起了疯。

“我也要买包,而且不能比那个女的差,你买不买给我?”

王震的脸色变得有些为难,我知道没有工作的他是拿不出那么多钱来的。

但我还是接着说道。

“我现在跟了你,却过得没有和前男友在一起的时候好,别人看到了会怎么说?说我眼睛瞎吗?”

“婷婷你冷静一点,那个女的就是故意炫耀给你看的,那包包就是再贵他也只是个包包啊,不实用的,咱们没必要去追求那些。”

“我不管,我就是要买,你买不买给我?你要是不买这婚咱们也就不结了。”

我说着就拿出手机装出要打电话给家里的样子。

王震果然拦住了我,但还是继续劝阻道。

“婷婷,不是我舍不得为你花钱,主要是那东西真的不实用,那100块钱的包和1万块钱的包不都同样能装东西吗?咱们没必要去追求那些。”

“我不,我就要追求,我不能让别人说我找了个男朋友都还没有以前过得好。这样吧,王震,你要是买给我,我就和你发生一次关系。”

听到我的这句话,王震当场就兴奋了,看他那色急的样子,看样子我前两天没有白白的勾引他。

“婷婷你是说真的吗?”

“是的,只要我拿到包,你想怎么玩我都行。”

“那咱们明天来买吧,毕竟要这么多的钱,你给我点时间准备一下。”

我同意了王震的这个提议,回去的当天晚上,我又只穿着一套性感的情趣内衣在他面前走了起来。

我能感觉到他恨不得现在就把我的衣服脱了把我办了。

我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他越上头我就越好操控他。

果然第二天中午还不等我提起,王震便主动提出带我去买包。

我故意挑选了一个10万块钱的,并且美其名曰是绝对不能比那个女的差。

看得出来,王震的欲火是真的憋久了,虽然看他的表情有些心疼,但还是直接付款拿下了。

才一回到家里,王震便迫不及待地把我按在沙发上。

我却是叫住了他。

“等一下,我果然还是有阴影,还是不行,我现在还是没有做好做那种事情的准备。”

王震没想到我会这样,有些愤怒的看着我问道。

“咱们昨天不是说好了的吗?不是你说只要买了包就同意和我发生关系的吗?”

我故作委屈的嘟起了嘴。

“那我也没想到我还是克服不了心理那关嘛,谁让你以前那样折磨我的?”

“要不就这样吧,我帮你找两个小姐来,你可以和他们双飞,你要怎么和他们玩我都绝对不会介意的,就让他们代替我好了。”

王震大概是以前都没有体验过三人行,被我这么一说顿时就心动了,在确定了我真的不会介意后便同意了下来。

我也没有犹豫,当即就叫了两个小姐过来。

那天晚上我是出去住的,虽然没有见到他们玩得有多疯狂,但看到垃圾桶里面那好几个套套我也大概能够想象出来。

有了这第一次,之后的事情就更好办了。

之后的几天,我依旧是每天都穿着睡衣在王震面前晃来晃去的。

而他也如我所想的一般,几天之后就又受不了了。

他主动提出想要和我做或者再次找小姐,但却是被我拒绝了。

“上一次我会同意你找小姐是因为你给我买了包,现在你要是再找小姐,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不过我也并没有把话给说死。

“不过你要是实在想发泄一下的话,也不是不可以,正好我最近看上了苹果新出的那个14Pro。你要是再给我买的话,我也可以再给你找两个小姐过来。”

王震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同意了。

第二天我就拿到了新手机。

对于王震这个精虫上脑的人来说,这个办法简直就是屡试不爽。

我已经记不得自己帮他叫了多少个小姐了,但从他那里要来的东西,总价值已经超过20万了。

家里的经济情况我大致还是有个了解的,这20万家里可能出了一部分,但绝对不会全部出。

也就是说有一部分应该是王震贷来的。

感觉计划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是时候该收网了。

10、

“这段日子你表现的不错,并没有违反我们的约定对我做什么,虽然我还是对你没什么好感,但毕竟被你做过那种事情了,你年纪也不小了,我们就结婚吧。”

听到这话,王震的眼神中都亮出了光。

“小婷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终于想开了,那我们可以做那种事情了吗?”

看着他那色急的样子,我心中冷笑着摇了摇头。

“我现在还是有些阴影,等到结婚之后再说吧。”

“不过咱们也快要结婚了,结婚之后你就再也不允许找小姐找别人了,今天就给你最后放纵一次吧。”

得到了我的同意,王震马上就拿出手机联系起了之前的小姐。

我也很识趣的离开了房子,在楼下等了一会儿,看到了三个小姐上去之后我也去了张伟已经开好的酒店。

一到酒店我就拨通了报警电话。

“警察同志,我举报有人嫖娼卖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告诉警察具体位置后我便挂断了电话和张伟耳鬓厮磨了起来。

晚上12点都还没到,我便接到了后妈打来的电话。

“郭小婷你又搞什么幺蛾子?你干嘛要举报王震嫖娼?你知不知道那样会给他的人生档案留下污点的?”

“愿意结婚是你自己说的,王震也给你买了那么多东西花了那么多的钱,你还想要怎么样?”

我一接通电话就挨了后妈劈头盖脸的一顿骂,但我并没有生气,而是笑着和她说道。

“你搞清楚一件事情,他给我买东西,是因为我同意他去嫖娼找小姐,我并没有强迫过他给我买任何东西,但是我同意他嫖娼,并不代表警察会同意,对吧?”

“就像你说的,现在他的人生履历因为嫖娼有了污点,他还欠下了一屁股的债,所以我想了想,这个婚就不结了。”

不用开免提我都听到了后妈在那边的咆哮。

“郭小婷你个贱人,你耍我们是吧?你什么意思?你说结就结,现在说不结又不结了,那王震被抓进去不还是因为你吗?”

“是你们先耍我的,嫖娼最多就是拘留15天,和坐牢几年相比起来已经算是很轻的了,至于他欠下的那些债,就让他慢慢还吧。”

“对了,我提醒你一点,你现在可不要把所有的精力放在王震身上了,因为很快你们也自身难保了。”

说完这句话我就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早上,我便和张伟一起把我们当时找到的杀妻骗保的证据交给了警察。

11、

或许是收到了一些风声,三天之后我爸和我后妈找到了我。

这一次向来在家里说一不二的后妈也向我低下了头。

“小婷,算我求你了,你妈的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就不要再追究了。”

“你去和警察说一说,就说你不再追究这件事情他们就不会查了,好吗?算是我和你爸求你了。”

“我们要是进去了,王震怎么办?他现在又没有工作,还欠着十几万的贷款,光靠他一个人怎么还啊?”

面对后妈的求情,我直接冷笑了出来。

“那他强J我的时候,你们逼我嫁给他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该怎么办?”

“他欠的贷款关我什么事,首先你和我爸已经离婚了,你不是我后妈了,对我来说他也不是我爸了。”

“我追究两个陌生人害死了我妈的原因,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没有错的吧?”

见我死咬住不放,我爸又打起了感情牌。

“小婷,我可是你爸爸,你真的要把我送进监狱里去吗?”

“爸爸?郭荣刚我告诉你,你不配做一个爸爸,也不配做一个丈夫。”

“那可是我妈啊,是你的老婆,你就这么把她给杀了。”

“我可是你的女儿,你还想让我嫁给一个杀人犯。”

“做这些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起来你是我爸爸?”

“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走到今天的这一步,都是你们逼我的。”

说完这句话,我也不再去理会他们,开上王震帮我付了首付的车就走了。

12、

因为我的懦弱,14岁差点被王震侵犯的时候,我没敢说出来。

因为我的懦弱,我没能拒绝他住进我家的请求,被他给强J了。

因为我的懦弱,他在法庭上当场得到了释放。

这一次我不再懦弱,我把我爸和后妈都给送进了牢里。

他们来找我的两个星期之后,警察那边就有了调查结果。

根据重新调查和我和张伟想的一样,当年我爸确实是为了偿还赌债而杀妻骗保。

最后法院的审判判了下来,我爸犯下了故意杀人罪,以及欺骗罪,判处了无期徒刑。

而我的后妈因为包庇罪,还有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

至于王震,听说拘捕出来之后就天天被债主催债。

我爸被判后,我去探过一次监,从他那里得知。

之所以会想要让我嫁给王震,是因为王震本就瘸了一条腿,再加上又没有什么本事还整天游手好闲的。

去相亲接连被拒了八次,后妈担心他找不到女朋友会断了香火,便把主意打到了我的身上。

这也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他们现在受到的惩罚都是应得的!

人,总是要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