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楼502宿舍找男友,我们宿舍一共六个姐妹想要找一位共享男友。

不要太胖,细狗也绕道,最好日常有健身,有八块腹肌就更好了。

平时需要陪我们玩游戏,王者吃鸡都要会,不要求你技术有多好,但心态一定要好,不能因为我们坑了就骂我们。

我们可以陪你饭后遛弯,你如果有打篮球我们也会去给你加油。

你也不用担心我们会争风吃醋,我们全都是你的小宝贝。

要求没有任何疾病,长相只要能带得出去就行。

我们不会找你要各种奢侈品,但毕竟宿舍是六个人,所以最好是有那么一点点钱,有小车车就更好了,这样就可以带我们出去兜风了。

当然因为人多,所以你的充电头最好持久一点,半路没电了可是会很扫兴的。

我们宿舍百花齐放,各有特色,有盐有甜,娇艳欲滴,风情万种,温柔贤惠你喜欢的样子我们都有。

没开玩笑,诚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学院的表白墙上出现了这么一条离谱的帖子。

更离谱的是,我的企鹅账号被艾特到了下面。

‘@余笙-此人完全符合条件,八块腹肌,有钱有产业,单手开宝马,颜值高,酒量好。’

1、

“你他妈疯了吧?在那条帖子底下艾特我干什么?”

我站起身就往坐在对面的小胖脑壳上来了一巴掌。

他却是贱兮兮地笑了出来。

“那你看她们的要求,要有颜值,有身材还要有钱要有车游戏还打得好,那不就是指名道姓的要找韦老板你吗?”

“就她们这条件,放眼望去学院除了你韦老板以外,还能再找到几个人?”

“再说了,我这可是在帮你实现人生梦想。”

“你之前不是说要是有一天身价上千万一定要体会大被同眠吗?机会这不就来了吗?”

我白了他一眼。

“神经病啊!”

“这种帖子猜都不用猜不是钓鱼就是想找冤种,不然干嘛非要要求钱多?”

小胖却还是嘿嘿地笑了笑。

“那你也可以先去试试嘛,到时候感觉情况不对跑路就是了,那万一要是真的,你大被同眠的梦想可就实现了。”

“而且不管是真是假,试过之后也丰富了韦老板的人生经历嘛。”

“吃火锅都还堵不住你的嘴。”

因为都是在开玩笑,所以我们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深究,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学校的话题上。

吃完饭后我就回到了在校外租的公寓里。

可就在照常想要打游戏的时候,却是发现企鹅账号上多了一条好友申请。

那人的头像一看就是网图, ID则是几个符号,最重要的是她的备注-502杨丽琴。

看到她的备注我愣了一下,本以为她们发那样的帖子不过就是为了博个眼球,没想到现在竟然真来加好友了。

一时之间我倒是有些好奇她们想干嘛了。

是想要钓鱼,然后把聊天记录发出去给学校里的大家乐呵乐呵?

还是几个厚颜无耻的女生真的想要找个冤种ATM机?

稍微思索了一下之后,我同意了她的好友申请,想要看看她们究竟要干什么。

反正让我当冤总养她们一个宿舍,那是不可能的。

就像小胖说的那样经历一下看看,以后出去喝酒也有吹牛逼的资本。

通过了她的好友后,她马上就找我聊上了。

“小哥哥,我看你朋友说你符合我们的条件,那你自己有兴趣吗?”

一上来她就十分直白的向我问道。

说完还接连发了六张照片。

照片上是不同的女孩子,应该就是她们所谓的宿舍六人组。

照片的背景都是宿舍里,至少能确定不是盗用的网图。

如果这些照片上真的是本人的话,那确实如她所说,她们宿舍真是风格各异,有那种一看就是甜美的,还有穿着打扮都相当御姐的,也有有些微胖但还是有那么些可爱的。

图片要是没有高P的话,以我的审美来说,长得还算可以的是有三个的,另外三个虽然没有长在我的点上,但是也说不上丑。

“你们怎么会想着六个女的找一个男朋友?”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我们姐妹情深嘛,谁又不想谈个甜甜的恋爱呢?”

“而且我们也不是找结婚对象,只是找个在大学期间谈了玩玩的,所以一个人找一个和六个人找一个并没有什么区别。”

“而且大学期间好多恋爱不都是腻了就分手吗?像我们这样六个换着换着来,那不就能极大程度的维持新鲜感了吗?”

“而且我们宿舍的姐妹是第一次这么玩,大家也都觉得挺新鲜的。”

她的理由虽然有些离谱,但一时之间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后来她又和我聊了许多了解了一下彼此的情况。

说老实的,如小胖所说一样,我基本上是符合她们的要求的。

除了颜值这种得根据个人喜好来判断的方面,其他的硬性标准我都还是勉强达到了。

刚刚上大一我就做起了陪玩还有游戏代练,赚了一笔钱之后,我便组建了自己的陪玩代练工作室,现在靠着工作室一个月大概能赚到四五万块钱,去年大二下学期的时候便买了一辆二手宝马。

去健身房的频率虽然不算太高,但一个星期还是会去上一两次的。

不过说是这么说,我仍然觉得她们是骗人的,最多就是为了找个乐子。

可没想到聊到最后她竟然约我出去见面,而且那意思就是让她们确定一下我的真实情况,也让我确认一下她们的真实情况。

想着出去最多就是和她们一起吃顿饭喝餐酒,而且和六个女生一起,这钱我还是花得起的,便也同意了见面。

2、

毕竟是去见六个女生,所以即便我觉得是骗人的但也还是好好地打扮了一番,然后便开着车去了约好的火锅店。

等我去到的时候她们已经在包间里了,我停好车后面直接走了上去,然后‘随意’的把车钥匙丢在了桌上。

能明显地看出来几个女生的表情都微微有些惊讶,就好像是没想到真能找到一个有车有钱的男的,这也让我更加肯定了她们不过就是想玩一玩而已。

小哥哥你来了!快坐吧,看看有什么想吃的菜你自己点。”

“我听杨丽琴说你叫韦杰是吗?”

几个女生都十分热情,招呼我坐下来之后便开始了东问西问随后又自我介绍了一下。

王可心是几人之中长得最高的,大概一米七五左右,也是几人之中长得最白皙的,五官虽然算不上精致,但拼凑在一起却显得格外的温柔。

杨丽琴则是小麦肤色,不过黑皮也有黑皮的色气嘛。

马彩依和余曼仙都属于身材比较娇小的女生,但相比下来马彩依更有可爱一点的感觉,余曼仙则是有种小辣椒的感觉。

相比起几人来,朱洁似乎是几人中长相最一般的,但身材却是最傲人的,尤其是那对澎湃的波涛,比我交往过的历届女朋友都要大。

董璐这是几个女生中最有气质最漂亮的。

我们都十分默契的谁也没有提起找男朋友的事情,就像是日常出去玩一样聊着各种有的没的。

不过该说不说,被六个妹子围绕着吃饭的感觉还是十分赞的。

吃饱喝足之后我便自觉的起身去结了账,可结完回到包间却是见到几个女生都一脸神秘的看着我。

最后杨丽琴先开口了。

“刚才我们商量了一下,经过这段饭的观察姐妹们对你还是很满意的,所以你愿意做我们六个人的男朋友吗?”

啥玩意儿?

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来之前我想过无数的可能。

可能她们就想找个人戏耍一番,然后再拍下照片发到校园表白墙上并配文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之类的。

又或者是她们就是想骗一餐饭一顿酒。

总之我想过种种,可唯独没想过她们是要来真的。

或许是看我愣住了,余曼仙接着解释道。

“小哥哥你别误会,我们知道你可能是担心我们六个想合起伙来圈你的钱骗礼物什么的,这个你就放心好了,我们真的只是想一起找一个人恋爱而已。”

“礼物什么的,如果你愿意送我们自然会很开心,但你要是不愿意送那我们也不会强求。”

这句话把我最后的猜测也给堵死了,我确实也想过有这个可能,但现在她们却明确表示不会那样。

“你们没有开玩笑?是玩真的?”

我还是有些不可置信。

我谈过的女朋友并不少,最起码是上了两位数的,可这种情况却是第一次面对。

六个女生都点了点头。

“这样的发展或许会有点快,但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嘛。”

“现在只要你点点头,就可以同时拥有六个女朋友了哦!”

“所有男女朋友会做的事情,你都可以对我们做哟!”

坦白说,听到这句话我心动了。

就如同小胖说的那样,我一直都有一个大被同眠的梦想。

而且相信不只是我,应该绝大多数男生都有过开后宫的梦想,只是因为现实的原因,梦想终究只能是梦想。

但现在我似乎可以实现了。

六个风格各异的妹子,这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最后,我还是向美色低了头。

反正她们也已经说过不会主动要什么东西,那样的话对我来说似乎也没有什么损失。

实在不行到时候要是看情况不对跑路就是了。

“那我现在就是你们的男朋友了?”

“是的,男朋友!”

听到我这么说六个女生都围了上来,杨丽琴和马彩依还分别搂住了我的左右胳膊。

在确定下了我们的关系之后,余曼仙提出来去酒吧庆祝一下。

本来我之前也做好了去酒吧的打算,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

3、

一个人带六个妹子出来酒吧玩,这还是我从来没有体验过的。

被六个女朋友包围着,感觉今天的酒都喝得特别快。

由于玩着游戏的缘故,没过多久两打酒就都被我们解决完了。

而我也稍微有了些上头的感觉。

看着坐在我右侧的杨丽琴,再想到她们说的做什么都可以,一股邪念不由窜上了心头。

我的手开始不老实的从后面伸了过去,最后慢慢的落在了她的腰间。

在触碰到的那一刻,我感觉到她突然震了一下,或许是没想到我会突然动手动脚的吧。

但下一秒,她便转头看向我露出了一个有些暧昧的笑容。

见她没有阻拦也没有任何的不快,我也就更加地大胆了起来。

先是将手贴在她的肚子上,随后又慢慢滑向后面往下移到了她的屁股上。

她的脸微微红了起来,但还是没有阻止我的动作。

直到我想要再更进一步的时候她才阻止了我。

因为是在酒吧里,即便她让我再做一些更过分的事情,我也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我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游戏上,最后一直到喝完了五打酒大家都或多或少的有些醉意上头了,这才准备回去。

因为我是自己在外面的公寓住,所以便叫了个代驾想要把车开回去。

可代驾接单之后,却是显示还要十多分钟后才会到。

几个女生说什么不放心我自己在路边等着。

商量了一番之后,便让相对喝的没那么多的杨丽琴陪着我一起等。

这倒是正合了我的意,毕竟要是她和我一起回家的话,那说不定就……

其余五人打车走了快十分钟之后代驾也来了。

“要不要上去坐一下喝杯饮料什么的?”

停好车之后,我有些暗示性的向杨丽琴问道。

可她却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直白一些。

“现在她们都回去了,我自己一个人打车回去也不是办法,好像今天就只能在你家待了。”

“那么就回家吧,男朋友。”

说着她便搂住了我的手臂,我也没再啰嗦直接带她上了楼。

回到家里后,她提出想要洗澡,我便拿了一件T恤给她让她当作换洗的衣服。

或许是因为真的有些醉了的原因,躺在床上的我只觉得昏昏欲睡。

可就在快要睡过去的时候,浴室门打开的声音却是让我稍微来了些精神。

我起身望去,只见杨丽琴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瞬间我只感觉酒醒了大半,白色T恤配上黑皮妹子简直可以说是色气的有些犯规。

因为对于她来说我的T恤实在是有些宽大,见到那两条裸露出来的双腿,我一时之间有些无法判断T恤下面她是否还穿着什么。

但也正是这种感觉加大了我想要去探寻一番的欲望。

“怎么?难道你没看过刚洗完澡出来的女生吗?看你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

她一边开着玩笑一边向我走了过来。

我没有回她的话而是直接起身搂住了她,随后就朝着她那柔软的嘴唇亲了上去。

激烈的拥吻中,我把她按到了床上,在象征性的反抗了一会儿之后,她还是半推半就的从了我。

等第二天我们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看着怀中这个算不上太熟悉的女朋友,回想起了昨天晚上的疯狂,我的手又不老实地再次攀到了她的身上。

大战了一番之后我们又磨蹭了一会儿,等我把她送回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的事情了。

看着她走回学校宿舍的背影,心里不由再次激动了起来。

我原本以为所谓的共享男友不过就是一个骗局,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而且还这么快就尝到了作为男朋友的甜头。

想到她们宿舍剩余的五人以及我那大被同眠的梦想,感觉浑身又有劲了。

4、

“什么?那个帖子竟然是真的?”

当我和小胖说了我的六个女友的事情后,他发出了相当震惊的声音。

从他这反应也足以能看出来,他那时候和我说的那些话绝对是开玩笑的,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成真了。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你还是小心一点为好,毕竟这事和天上掉馅饼已经没有多大的区别了。”

“知道了,我像是那种会被坑的人吗?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什么问题。”

曾经我也怀疑过这其中会不会有诈,但到目前我都和杨丽琴滚了床单了也没见有什么事情发生,想来也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估计真就像杨丽琴那时候说的一样,她们也只是打算找个男朋友谈谈恋爱玩玩而已,也不存在付出真心什么的。

又和小胖聊了几句之后,我便挂断了电话。

可才刚挂断电话,我就看到手机里突然多出了好几条消息。

点进去一看我才发现她们竟然用企鹅账号组建了一个名为“韦大人与她的六个小女友”的群聊。

而我已经在群聊之中被艾特了好几遍了。

是余曼仙还有马彩依要缠着我一起打游戏。

我本来就是一个爱玩游戏的人,自然是不会拒绝。

凭借着优异的表现带她们飞了好几把后,我也得到了女友们的赞赏。

有了这六个女朋友,我的生活也变得更加充实了。

每天除了去上必须上的课以外,其余时间大多都拿出来陪她们了。

不是陪她们打游戏,就是陪她们去逛街。

而她们也如之前所说那样,从来没有找我要过任何的东西,即便是去逛街她们也都是自己付钱。

不过作为男朋友,我也时不时的会主动帮她们买一下单。

唯一比较可惜的就是,自从那次和杨丽琴发生了关系之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和谁单独相处了。

直到今天……

我看了看屋外的磅礴大雨,又看了看身旁的王可心。

今天本来是陪她来逛街买衣服的,只是谁也没想到竟然会突然间就下起了大雨。

车停得有些远没办法一口气冲过去,我们两人也都没有带伞。

想要打车却是发现滴滴软件排队竟然排了将近两百号,等排到我们的时候估计雨都停了。

“我们就在店里等一下吧,说不定一会儿就停了。”

王可心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急躁和担忧,说完便不紧不慢的拿出手机把玩了起来。

我突然注意到了一个问题,王可心换了手机,换成了最新的苹果14。

而不仅是她,在前两天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似乎她们宿舍的所有人都换了新手机。

王可心和杨丽琴还有余曼仙都换成了苹果14,其他三人虽然没用这一款,但换的也都是些品牌旗舰机。

她们一整个宿舍的人都这么有钱吗?

不过对此我也没有多问,毕竟又不是花我的钱买的,人家爱买什么就买什么。

我原本以为像这种说下就下的暴雨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停了,可没想到这都过了一个多小时了却还是没有停。

我看向了还在玩手机的王可心。

“怎么办?这雨估计还得再下一会儿。”

“那就再等一会儿呗,我们也不着急要去做什么事情。”

她还是十分淡定的说道。

她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此,永远都是温温柔柔,安安静静的。

有时候我都有些想不明白,像她这种性格当时是怎么会同意共享男友这种事情的。

又等了一个小时还是没有等到雨停,却是等到了店员要下班的消息。

她也终于微微皱起了一丝眉头。

我打开手机地图看了看,心中却突然有了个想法。

车子停在大概1公里外的街头,这么大的雨走过去开车多少是有些不太现实,但大概几十米旁就有一家酒店。

“可心,要不咱们去住酒店吧。”

我凑到了她的耳边说出了我的想法。

能感觉到她一瞬间变得有些局促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宿舍的其他人都不在,我又提出了这种办法导致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了。

但纠结了一番之后,她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我把外衣脱下来递给了她,对视了一眼之后便一同冲出了店里,淋着暴雨就飞快地跑向了酒店。

“顶着暴雨跑步,总感觉有种青春偶像剧的既视感。”

回到房间后,我擦着头发吐槽道。

“对了,说起来你没有淋湿太多吧?”

说着我就回头向她看了过去。

这一看却是给自己看起了反应。

因为是顶着暴雨跑的,所以即便用外衣遮住了一些但前面还是被雨水给打湿了。

白色的T恤在雨水的滋润下映衬出了里面的粉色以及那诱人的轮廓。

察觉到我眼神的王可心俏脸顿时就红了起来,赶忙将身子转了过去。

“我、我先去洗澡。”

这么说着她便慌忙溜到了浴室里。

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女生洗澡本来就慢的缘故,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后她才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或许是因为衣服都已经湿了,此刻的她竟然只围着一条浴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香艳的一幕顿时就让我血脉沸腾。

她则是速度飞快的跑到了床上用被子将自己给严严实实的盖了起来。

见她如此我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去浴室里洗澡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等我洗完出来,她看向我的眼神似乎多了一些警惕。

用余光看去,她似乎是在和谁聊着天。

表情也是复杂无比,一会儿看上去像是在担忧着什么,一会儿看着又是一副纠结无比的样子。

一男一女共处一室会发生什么,不用说得那么明白。

但我却是能感觉出来,她好像并不太愿意与我做那种事。

可能是她自己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吧?

毕竟共享男友这种事情实在是过于荒唐了一些,而从她的性格来看,平时应该并不是一个会乱搞的女孩。

她不愿意我也不太好强行违背妇女意愿。

可就在关了灯打算睡觉的时候却是听她弱弱的问道。

“那什么,你要过来一起睡吗?”

听到这话我有些懵,但随即就激动了起来。

可就在抱住她的时候,我却是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她竟然在颤抖!

虽然并不明显,但还是能感觉到。

但现在美人就在面前,我也顾不得去想那么多了,直接就解开了她的浴巾,而她也并没有反抗。

一切结束后,我到卫生间里点燃了一根事后烟。

总觉得有些奇怪,怎么说呢?

在她彻底进入状态之前还是能感觉到她有些纠结,可问题是又是她主动约我到床上的。

这就很奇怪,感觉就有些像她不想但不得不这么做。

等我抽完烟出去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我也就没有再多想在她的身边躺了下来。

5、

第二天退了房后,我便把她送回了宿舍,这样一来我的六个女友就算彻底拿下两个了。

而接下来的几天,她们似乎都变得无比的积极。

之前虽然她们也经常会约我出去逛街或者去什么地方,但大多都是几个人一起去的。

虽然被几个女孩围绕着上街能拉满回头率,但那样一来就缺少了单独相处的机会。

可自从我和王可心发生了关系之后,她们便开始会单独约我出去。

而到了晚上,我们也就顺理成章的发生了关系。

在我与她们正式在一起一个月之后,我把董璐给睡了,这样一来我和我的六个女朋友都发生过关系。

这样的感觉确实是相当不错。

既能有女朋友的体验,又不会因为长时间都和一个人相处而感觉到新鲜感消失。

而这段时间我在她们身上投入的也不过就一两万块钱,而且都还是我自愿的。

说句不好听的,以价格来换算的话,这比去粉红会所还要划算得多。

现在要说唯一有些遗憾的,那便是虽然和谁都发生了关系,但还是没能实现大被同眠的梦想。

我原本以为这个梦想不会实现了,可没想到还没过两天我便在我的后宫群里面被@了。

她们说她们周末都没有课,想要去海边玩。

如此天上掉馅饼的机会我又怎么可能会放过?

当即就在海边租了一天的别墅,随后又租了一辆七座的车把她们所有人都给拉上一同前去了。

果然少女们的泳衣与海边简直就是绝配。

六个女孩穿着各式各样的泳衣在海边嬉笑打闹,而我则是在太阳伞下看着这十分刺激荷尔蒙的一幕。

到了晚上,几个女孩子似乎都很懂我的心思,在洗完澡之后便都躺在了一张大床上。

而我也终于实现了我的人生终极梦想。

那种感觉怎么说呢?

总之我第二天走路都是扶着腰的。

或许是因为有了那一晚的荒唐,几个女孩与我相处起来也更加的能放开了。

在那天之后的每个晚上我都是有性福生活的。

在那天之前其实我是不太愿意和她们多人一起出去玩的,毕竟玩累了一天到最后却是不能发生想发生的事情。

但现在不一样了,有时候我们晚上逛完街她们也不回宿舍了,而是和我一起去酒店感受人生的乐趣。

吃起六味地黄丸的同时,我也没有忘记请小胖吃饭。

毕竟当初要不是他恶作剧的把我的企鹅账号@在那条帖子下面,我也不会有现在的幸福生活。

可听我说完之后,小胖羡慕的眼神里却还多了一丝疑惑。

“韦老板,你说这其中会不会是有什么问题?”

我坚定的摇了摇头。

“一开始我也想着会不会有诈,但都到现在了也没有什么事情,应该是不可能的吧?”

最开始的时候我也担心过,但后来想想,到现在都快两个月了而且也都和她们每个人发生过不少次的关系了。

她们如果只是为了坑我总不至于把自己给搭进去吧?

听我这么说完小胖倒是也没有再说什么。

6、

又是一个星期六,一大早杨丽琴就在后宫群里艾特了我。

“亲爱的,你在干嘛呀?现在来一趟学校南门的七天呗。”

看到这话我也是有些懵了,这大早上的就要开始锻炼身体了吗?

不过美人有约我自然是不会拒绝,换了一身行头后便开车赶了过去。

进到房间之后我却更懵了,不只是她,她们宿舍的六个人都在。

大早上的就要开始多人运动了吗?这么刺激的!

可正当我打算开口调笑两句的时候,杨丽琴却是一脸严肃的说道。

“我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有来大姨妈了。”

这句话就犹如一道轰雷,顿时让我的脑袋一片空白。

这是怀孕了?

我的心中顿时慌了起来。

去海边的那天实在是玩的太疯狂了,那时候我们都玩上了头,记不得是谁提议就不要戴套子了,她们事后会吃药的。

被她们这么一说,精虫上脑的我也就索性没有再做安全措施,只是不知道现在为什么会怀孕了。

“你们那时候不是说会吃药的吗?”

“因为…因为那天我玩的太疯了,第二天你送我们回去之后我们就都睡着了,没想起来这件事情,等再想起来的时候已经过了紧急避孕的时间了,原本想着应该没事的,可没有想到……”

听她这么一解释,我的心顿时就变得拔凉拔凉的,这是要喜当爹了?

“不过现在也还不能肯定,我们买了验孕棒,我先去看看吧。”

她说着就走进了酒店的卫生间里。

没过多久后便看到她用瓶盖端了一些液体出来。

在我们几人的注视下,她把尿液倒在了验孕棒上。

大概过了几分钟之后,验孕棒上竟然呈现出了两条杠!

真的怀孕了!

看到她怀孕了,其余几个女生也慌了。

也纷纷拿着验孕棒去了卫生间测了起来。

只是没想到这一验还把余曼仙也给验了出来。

两个女的同时怀孕,这不是完犊子了吗?

“现在怎么办?”

我有些傻眼的看向了她们。

她们也是摇了摇头。

“要不去把孩子打了?”

我试探着提议道,毕竟我总不可能把她们两个都娶回家吧?

可两人却是摇了摇头一脸担心的说道。

“我听说人流会很伤身体的,而且搞不好以后可能都无法怀孕了。”

商量到最后也没能商量出一个结果来,几个女孩便先说回宿舍好好想想冷静一下再说。

可没想到她们商量了一天之后,却是商量出了一个特别离谱的办法。

让我一人给她们二十五万,她们去把孩子给打了。

“你们两个人加起来就是五十万,这未免也太多了吧?”

我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们。

其实在最开始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便也做好了赔钱了事的打算。

毕竟她们是两个人怀孕,我不可能把她们两个都给娶了,她们两人之中总有一人是要把孩子打掉的,那既然有一人要打,那不如两个人都一起打了。

我一开始的时候是想着除了手术费用再给她们一些补偿还有营养费什么的。

可没想到她们竟然会要这么多,我之前也在网上查过了做手术什么的根本就用不了这么多的钱。

可她们两个却是十分委屈的说道。

“可是把孩子打了会很伤身体的,而且我们查过了,要是搞不好以后真的可能无法怀孕的。”

“可五十万实在是太多了,要不你们看这样行不行?除了手术的费用以外,我再一人额外给你们五万。”

现在孩子在她们肚子里,我也没有了别的办法,只能把我原先打算的价格再翻上一倍。

可即便是这样两人还是摇了摇头。

而且杨丽琴还火了起来。

“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虽然有些特殊,但我们怎么说也是你的女朋友啊,现在你就想这样随意地把我们打发了吗?”

“你要是不想给钱也行,那我们就把孩子给生下来找你养,然后再在学校里曝光你的渣男罪行。”

听她这么说我就觉得一阵头疼。

孩子那是绝对不能生下来的,一个人还好,到时候实在不行就奉子成婚。

但两个人要是都生下来了那问题可就大了,到时候家里非把我腿打断不可。

可即便是这样,我也拿不出那么多的钱来。

“不是我不想负责,但问题是五十万实在是太多了。”

“我现在就算把我家底给掏空了,最多也就能凑出三十万来,五十万真的是太多了。”

在不告知家里的情况下,三十万真的就是我所能拿出来的极限了。

我原本想着三十万的话,她们一人都能分到十五万,应该可以知足了,可没想到她们却是半步不让。

“那和我们没有关系,现在我们就是要五十万,要么给钱,要么我们就把孩子给生下来。”

面对她的威胁,我也是有些火了。

而且我突然就明白了一个问题。

或许那天她们根本就不是忘了吃药,而是本就故意为之,为的就是想要从我这里拿到一笔钱。

毕竟那时候她们的要求里面就有提到最好是要一个有钱的人。

好好想想,在这之前她们从没有主动找我要过钱,如果不是为了钱的话她们大可以要求找一个更帅气的或者提别的要求。

“我说,你们该不会是故意怀孕想要从我这里拿钱的吧?”

在我问出这个问题后,几个女生的脸上都不由闪过了一丝慌张,这个反应让我更加怀疑起来。

可杨丽琴却是说道。

“你什么意思?我们如果想要钱之前不会找你要吗?”

“你现在是想把责任甩到我们头上吗?”

“我们做了你的女朋友陪你玩了甚至还一起和你睡过,现在不小心怀孕了,你就想要不负责任了是吗?”

“渣男!反正现在我就把话说在这儿了,孩子在我们肚子里,流产伤的是我们的身体,你要么就把钱给出了,要么我们就把孩子给生下来。”

我咬紧了牙齿,确实现在不管她们的目的是不是骗钱,孩子都已经在她们肚子里了,除了给钱我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但我的底线最多就是三十万,再多我也真的拿不出来了。

“我再说一次,不是我不负责任,而是五十万真的太多了,我也拿不出来。”

“我最多就能给你们三十万,你能同意就同意,不同意那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我原本想着我态度强硬一些能压下来一些价,却没想到她们竟然直接就走了。

“没有办法那我们就生下来,反正孩子是你的,到时候你得养。”

7、

我实在是没有想到,前几天还其乐融融的后宫,现在突然说反水就反水了,而我也被踢出了我的后宫群。

我原本是想着先冷她们几天让她们看到我不会加价的决心,到时候说不定她们就会让步了。

可没想到谈崩后的第三天董璐却发了消息给我,告诉我她想单独约我聊一下。

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要聊她们几人的事情,我也没有拒绝去赴约了。

果然如我想的一样。

在酒吧见到董璐后,她开口便说起了这件事情。

而我也和她表达了我的态度。

我并非是不想解决,而是实在没有那个能力。

“三十万真的是我能拿出来的极限了,而且我觉得这个价也不少了。”

董璐点了点头。

“这段时间和你相处确实也能看出来,你并非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

“而且虽然我们是舍友,但她们确实也要的太多了一点。”

“这样吧,我帮你劝一劝她们吧。”

董璐说完就出去打了个电话,没过多久,杨丽琴和余曼仙便都来到了酒吧里。

可她们依旧是非要五十万不可,还说只要少一分那她们就坚决要把孩子给生下来。

此刻她们看我的眼神中已经再也没有之前的柔情,有的只有冷漠还有无比的决绝。

而我也打定了主意,最多就三十万。

想来还真是讽刺,一开始我还和小胖说绝对不会当冤种,要是感觉情况不对就跑路,可没想到现在这冤种还是被我当的彻彻底底的。

但她们想要再进一步宰我那也是不可能的了。

最后在董璐的劝解下,她们还是让步了。

要我银行卡里所有的三十二万,并且要现在就转给她们。

没有办法,毕竟母凭子贵,而且这虽然到达了极限但也在我自己解决的能力范围之内,最后我还是把钱转给了她们。

拿到钱后她们两人便离开了酒吧,董璐则是安慰起了我来。

“这件事情她们两个确实是做得有些过分,我们私下也劝过她们,可她们坚持就是要那么一笔钱。”

这句话就如一根导火索一般勾起了我心中吐槽的欲望,我当即就和她埋怨起了两人。

我越说越上头,同时心中的大石头落下不用再因为她们怀孕的事情而烦恼了,酒也就一杯一杯的往肚子里灌着。

最后都不知道到底喝了多少进去,只是依稀记得好像是董璐把我扶出酒吧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酒店里面了,我看了一下身边,就只有我自己一个人,而且房间里面也没有董璐留下来的痕迹。

她应该只是把我带到酒店里面就回去了。

清醒过来的我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她们六个人的联系方式全部给删了。

我也彻底地理解了那句话,命运馈赠你的东西早已在暗处标好了价格。

这一次可谓是真的损失惨重了,现在仅剩的钱也就只有企鹅账号上还有几千块钱。

好在之前我留了个心眼,并没有和她们说我自己开工作室的事情。

不然要是让她们知道,恐怕接下来几个月的收入全都要交给她们了。

或许是因为昨天喝的实在是太多了,即便现在也还有些头昏脑胀的。

想了想决定去外面吃些东西,然后回公寓继续睡觉去。

可洗漱完之后我却发现车钥匙找不到了!

就算是把整个酒店都给翻了一遍,也仍然没有找到。

一股不好的预感顿时袭上了心头。

我赶忙退了房赶去昨天的酒吧。

这种情况,要么就是车钥匙落在酒吧里了,要么就是……

我原本以为第二种可能的概率相当低,可事实就是这么离谱。

等我赶到酒吧的时候,车已经不在车位上了。

8、

我就算是再傻也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了。

昨天董璐说什么帮我劝劝她们那完全就是个骗局。

她们就是意识到我最多就会拿出三十万来赔给她们,所以先假装答应下来,然后由董璐把我给灌醉,再趁机把我的车钥匙给拿走。

车辆的行驶证和绿本都在车上,即便没有我这个车主,她们也可以把车给卖了。

当时我是以二十七万的价格买的二手车,现在估计怎么说也还能卖个二十万。

这一切就是她们算计好的!

才不是董璐昨天说的什么,杨丽琴她们两个知道怀孕后临时起意要那么多钱的。

好在虽然把她们的联系方式给删了,但是以前的通话记录还保留着。

我找出杨丽琴的号码拨了过去,可她却没有接电话。

电话挂断之后没过多久,她却发来了一条短信。

“我们两清了,之后我们不会再找你了,你如果不想你让两个女大学生怀孕的消息传出去的话,那你也就不要再纠缠这件事了。”

“我想你应该也不想让你的父母还有全校师生都知道吧?”

看着她发来的消息,我只觉得一阵气血上头,却又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确实如她所说那样,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那我的大学生涯就彻底的完了。

我实在是不甘心就这么被她给坑了,但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要是现在报警的话,只会弄得两败俱伤。

我也再也没有了吃东西的心情,打了辆车就回到了公寓。

让我没想到的是上楼之后却是发现王可心竟然站在门前。

见到她我就不由一阵火大。

想都不用想,这件事肯定她也有参与,不然她怎么可能会白白献身。

“你现在还来干什么?还想要钱?”

“你们都把我的车开去卖了,还想要怎样?”

她摇了摇头,随后便从背包里拿出了几张纸递给了我。

“你把这份协议给签了,签了之后我可以帮你把钱给要回来。”

听她这么说我便接过了她手中的纸,确实是一份协议,不过说准确一点的话应该是一份谅解书。

让我谅解她在这次事情中所做的,并且保证不会追究她任何的责任。

我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她。

“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低下了头,似乎是在纠结着什么,沉默了半晌之后这才说道。

“我能帮你把钱给要回来,但前提是你得把这份协议给签了,在签了之后我也会告诉你事情的来龙去脉的。”

即便她这么说,但我也还是无动于衷,毕竟现在她们一伙人在我这里的可信度已经为零了。

“你先跟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然我是不会签的。”

“但是你放心,起码我是讲诚信的,只要你说的是事实,我是可以签的。”

她再次陷入了沉默,似乎是在纠结应不应该相信我所说的话。

又过了一会儿后她开口了。

“杨丽琴和余曼仙根本就没有怀孕,从一开始我们的目的就是想要从你这里要钱。”

没有怀孕?

才听到这句话,我就不由皱起了眉头。

可接下来王可心所说的却是彻底颠覆了我的三观。

一切的起因竟然只是因为一个手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据王可心所说,她们宿舍六个人家境都一般般,前段时间最新款的苹果14出来了,董璐便有些想要。

便找了个分期软件看了看,结果人家给了她三万的贷款购物额度。

抱着好奇的心理,她又去找了其他几个平台看了看,有两个平台给了两万的额度,另外一个平台给了一万。

看到有如此高的额度,董璐便有了想要分期贷款买手机的想法。

但是在和她们宿舍的人商量了之后,宿舍的人都劝她不要碰网贷,毕竟现在网络上经常能够看到被网贷逼的求死的人。

但心里的欲望却还是在刺激着她,尤其是大学里被富养的女孩子并不少,看着那些女孩子穿着名牌用着最新款的手机,去吃各种好吃昂贵的东西,董璐也想过那样的生活。

并且还在不断地给她们一整个宿舍洗脑。

渐渐地宿舍里的人都被她给洗脑了。

但几人虽然想要过那样的生活,可看看网上那些被网贷给逼疯的人还是迟迟不敢迈出那一步。

于是杨丽琴便想到了去找个男朋友让男朋友买单的想法。

但宿舍里的人讨论了一番之后都觉得这个想法不切实际。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一个相对有钱的男朋友的,而且即便人家有钱也未必愿意花在她们的身上。

担心别人未必愿意当冤种,杨丽琴便想到了这个让人不得不当冤种的办法。

找一个有钱的男朋友!

因为害怕男方会看不上她们也为了让宿舍的六人团结一心共进退,便想到了六个人伺候一个人的办法。

按照她们的计划,一开始先找到这个男生,然后表现出不是贪图男生的钱的样子,等彻底放松下警惕来之后就接连与男生发生关系,然后再制造一场淫乱聚会忽悠男生不做安全措施,然后再以怀孕的名义向男生要钱。

要到钱后她们宿舍六人平分,就可以去买她们想买的东西了。

原本的计划是要到钱后在去买东西,但杨丽琴和董璐却没有忍得住,在确定了我这个冤总上钩之后便耐不住用网贷买了手机和包包。

毕竟在她们看来,我开着宝马,到时候能要到的钱肯定不会少。

就想着先网贷消费,到时候分了钱再把网贷还了就行了。

两人贷款买了东西之后,又开始给她们宿舍的其她几人洗脑,见她们都用上了最新款的手机,其她几人也都按捺不住了,也学着她们一样开始了透支消费。

借了贷款之后的两个月,她们都是在以贷养贷,现在额度用完了便开始实施她们的假怀孕计划。

直到现在董璐已经把那八万的额度都用完了,而王可心是最少的也欠了五万多。

这么一说我终于明白了,难怪她们非要咬着五十万不松口,之后还要打我车的主意,因为只有三十万的话根本就不够她们还贷款的。

而据王可心自己说,她一开始并不想做这件事的,但一想到到时候宿舍的姐妹都用上了名牌,就她自己一个人还是以前那个穷女孩,心理不平衡便也加入了。

也难怪她第一次和我发生关系的时候,我会觉得她有些纠结了。

只不过照她这个说法却是有一个问题。

“你说她们是假怀孕,那时候为什么验孕棒验出来的会是怀孕了?”

我看向她问道。

“我们去医院里找到了一个孕妇,从她那里买了尿来骗你的。”

这个回答着实是让我有些震惊,没想到她们竟然算计到了这种地步。

照王可心这么说,她们的行为那完全就是敲诈了。

但问题又来了。

“你为什么要背叛她们?按理来说,现在钱已经拿到手了,你们大概可以安心的继续生活或者去找下一个冤种吧?”

我并非是不相信刚才王可心所说的那些话,但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背叛杨丽琴她们?

老实说,虽然车被卖了心中相当窝火,但之前蒙在鼓里的时候想着杨丽琴她们手上有我的把柄,我也不可能毁了自己的名声,便想着这次只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了。

可以说,要是她不来找我的话,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去追究这件事情。

而她给我的回答则是让我有些意外。

按照她所说的。

她们一开始并没有打算网贷,是想着等拿到钱之后再平分。

但没有想到整个宿舍都陷进了贷款的泥潭里,她们为了还钱不得不打上了我车的主意。

而这也让王可心害怕了。

毕竟只是借着怀孕的事情找我要钱,说难听一点就算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但现在她们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我的车给卖了那就属于偷盗了。

王可心害怕我一怒之下鱼死网破去报警。

到时候要是有了案底,她不仅会被学校劝退还会被家里给打死。

越想越怕这才来找到了我,希望我能不追究她的责任。

然后作为条件,她可以帮我作证让我去报警。

或许杨丽琴她们怎么也想不到。

她们策划的如此完美的计划,最后却是败在王可心那残存的良知以及害怕的心理上。

9、

现在事情搞清楚了,本来她们即便是坑钱,但如果真怀孕了的话那我也不会追究。

但现在她们纯粹就是敲诈,那我就不可能放过她们了。

我同意了王可心的条件,然后在她作为证人的情况下报了警。

因为转账记录什么的都有,再加上有王可心这个当事人指认,警察马上就立了案将几个女生都带到了公安局里。

最后马彩依和朱洁被判了三年的有期徒刑,余曼仙和杨丽琴以及董璐因为情节严重,涉及盗窃以及诈骗两项罪名都被判了五年的有期徒刑。

并且因为几人都已经把从我这儿骗去的钱拿去偿还贷款了,所以之后还要对我进行赔偿。

王可心因为有戴罪立功的表现,再加上有我的谅解书,所以只是被教育了一番,而我也表示她的那一分钱就不用偿还我了。

我虽然并没有触犯任何法律,但还是因为与多人交女朋友的事情被警察叔叔给教育了一番。

而我也彻底地明白了一个道理,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里面的馅儿绝对不会是好馅儿。

我大被同眠的梦想算是实现了,但也不会再敢有第二次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