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在的小区,被封了整整一个月,

在群里所有人欢庆终于解封的时候,一连串不和谐的消息冒了出来,

“解封?你们想得美!想要活下去,就必须遵守这里的守则!”

“第一:疫情并未真正结束,整个小区已是一座围城了,任何人不允许通过任何方式离开”

“第二:如果有陌生人问你的真实姓名,请无视,熟人见面必须以其他名字称呼”

“第三:如果见到黑猫,必须第一时间杀死”

“第四:绝对不允许穿白衣服,不允许和白衣女子说话,见了红衣女子,得想办法让她对你笑”

“第五:绝对不允许说死字”

“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刚准备出门的我茫然地看着群消息,不懂是哪个傻缺发神经发了这条信息。

我当下便是选择无视,

群里和我一样想法的大有人在,或嘲讽,或嗤笑,或者骂人,

反正所有人都把他当成白痴!

国家都宣布疫情结束了,大家憋了这么久,谁不想出去看看呢。

有人骂的同时,艾特了那名微信名叫做“知足常乐”的人。

许林:“我们已经可以出去了,你个傻逼在这里神神叨叨地干什么?老子还要去西溪河钓鱼,你能拿老子怎么样?”

我闷了这么久,也打算约同事喝个酒,出门小坐一下,

拿起准备好的东西,我毫不犹豫地出了门。

直到五分钟以后。

就在我离南门越来越近的时候,

许林就在群里发了一个视频,

月光下,他面朝着月光,将手机端正地放好。

然后缓缓后退。

看位置,是在小区东门外面。

面对镜头,许林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然后就抓着一把小刀还是什么的东西,直接捅进了自己的脖颈,开始用力地划拉着,大量的鲜血顺着伤口涌出,没一会儿,人头滚落……

刚迈出电梯的我,

看着视频那刻,心猛地被揪了起来。

瞬间大脑充血,直接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

群里的大家也是立刻被吓到了,

整个群瞬间安静了下来。

再也没有人刷屏。

直到有人喊了一句。

“恶作剧吧?绝对是恶作剧!”

“对啊,许林,你在干什么?这样好玩吗?群里很多孩子呢?”

大家纷纷艾特在许林。

可许林没有说话,

反而是离南门几步之遥的我!

听到了从背后传来的窸窸窣窣声音!

同时,群里有人发出了消息。

“我想起来了!我说这个微信怎么这么眼熟,这微信是我隔壁楼的一个道士,去年的时候,他死了!”

“你特么别吓我!一个死人,怎么可能在群里发消息?”

“我说真的!我去年还找他算过八字!”

“什么鬼啊!许林,玩归玩,闹归闹,你说话啊!”

整个小区群里已经被炸开了。

可我的心思,却已经无法在上面了。

因为我的身后,也就是原本窸窸窣窣的声音停止了。

有人开始喊起了我的名字。

“陈墨,陈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

“第一,整个小区已经是一座围城了,任何人不许通过任何方式离开!”

就在我想回头的一瞬间,

我脑海里想起了群里发布的第一条规则,

身后的呼唤还在继续!

似乎有种魔力似的!

就想让我回头!

我猛得咽了口唾沫,将手机缓缓收进了口袋里,

因为入秋的关系,外面有点凉意,我僵硬地后退了几步,

让自己和仅几步之遥的南门越来越远。

果然,身后的声音消失了。

犹豫了再三后,我才敢回头。

我的身后空无一物。

反倒是群里已经炸开了锅。

一群人在喊着,要去东门看看许林。

隔离期间的东西南北四个门,是为了保证物资的进来,现在隔离护板还没有拆,我们也只能从四个门出去,

我想了想。

也决定去那东门,一看究竟。

只是我心里也下定了主意,那就是绝对不出去!

往东门的方向走去,果然发现了一些人。

其中有些人竟然在试图爬围栏。

“哥们,出来前,你有没有察觉到不对劲啊?”

“还有你怎么不和他们走啊?”

我给一个男生散了根烟,

“不对劲的地方倒是没发现!”

“不过要说走?一大堆人都要翻围墙,我想上也上不去啊!更何况你没有看见那个视频啊?显然是有人不想我们出去啊!”

他掏出打火机给我点燃了香烟,

我俩就这么一边抽烟,

一边看着前面一帮人骂架。

“丫的,都解封了,莫名其妙地说要把我们封起来?真是有病!”

“谁说不是呢?还弄一个视频吓我!”

“我和我女朋友约好去酒店,管它三七二十一,我现在就得出去!”

说话的这个人找了点东西垫脚,然后就爬上了围栏,

我和边上的哥们抽着烟,也是好笑地看着这冲动的小后生,

看着二十岁的样子,

正是猴急的时候!

“慢点慢点,别给你摔着了!”

我笑着提醒他,

但就是他半截身子爬上去的时候,

咔嚓!

不懂是什么东西砍在了他的身上,

直接把他拦腰斩断了!

我的烟还在肺里,

整个人完全呆滞了!

一声声女生的惊呼惨叫,这才把我惊醒了过来,同时,肺里的烟也把我呛得剧烈咳嗽了起来,

而随后,隔壁不远处的围栏那边,也传来了一声声惨叫声,

“快……快报警!”

“110打不通啊!”

“怎么会这样?”

在我完全空恐惧所占据的时候,

我边上那哥们倒是胆子大,立刻跑过去,检查了一下那截断肢,

然后他又跑去边上那边,去检查那边的情况,

我感觉我腿都软了,

但还是朝他追了过去,

刚一到他身边,就同样看到了一节身体!是一个女生,也是一样!下半身在里面,上半身在外面!

在这一刻,我猛然想起了群里的守则。

“小区里已经是一座围城了,不许通过任何方式离开!”

想着,有人居然爬上了围栏,

我赶紧抓住了他:“别瞎搞啊!”

他哭着喊着:“她是我妹!我得把她的身子带回来!”

说着,他就要甩开我,

我刚才散烟的那个哥们一个箭步,就把他从围栏上抓了下来,

但是,

咔嚓!

死了妹妹的男生,一双手,十根手指,不懂被什么东西斩断了,手指全都留在了围栏的外面,

他剧烈地惨叫了起来,

我和散烟的那个哥们对视了一眼,

一股刺骨的寒冷,

陡然蔓延了我的全身!

散烟的那个哥们脱了身上的衣服,并且撕成布条,给这个死了妹妹的男生包扎一双手的十根手指,

我强忍着恐惧,蹲在边上帮忙,

散烟的哥们眼睛都红了,布满了血丝,

“刚才那个……到底是什么东西?”

3

我们根本看不到那杀人的东西,简直就和无形一样,

我陡然想起群主的身份,

有人说他是道士!

是不是他干的?

那就是说……

许林是真的死了?

带着这份恐惧,

我们开始绕着围栏到处走,到处都死人了!死因基本一样,都是因为翻越围栏,身体被砍成了两截!

我们走着走着,

看得越多,

就越是触目惊心!

突然,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女生浑身着火,她同伴在边上,人都吓傻了,啪嗒啪嗒的眼泪往下掉,满脸的不知所措,

我们赶紧冲上去,就找东西想要把女生身上的火灭了,

但这火简直就像是被汽油烧起来的一样,

根本扑不灭!

“晓丽……死了……”

“怎么会这样?”

女生的同伴整个人跌坐地上,

听她说“死”字,

我陡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噗”的一声,

她身上人突然烧起了一股无名之火,

在尖锐的惨叫声中,

被活活烧死了!

守则:“绝不允许说死字!”

爬围墙,会被砍死。

说死字,会被烧死。

那么违反其他的守则,是不是也会死?

4

这一点我不确定,

但我也根本不敢去和守则对抗啊!

我的命就一条!

我还不想死啊!

因为“不能和其他人透露姓名”的守则,我称呼他腿哥,他叫我方子,

腿哥:“从现在开始,我们绝对不敢能违反任何一条守则,否则我们都会……”

说着,腿哥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我重重点头,表示明白,

腿哥:“所有守则里,我觉得最重点的是两点,一是的红、白衣服的女人,二是黑猫的事情”

我刚是抬头,就看着前方楼下大门的入口处,有一只黑猫!

而且,它正直勾勾地看着我们!

“腿哥!”

我赶紧拉了拉他。

腿哥一抬头,先是顿了一下,然后朝我打了一个眼神。

我们立刻朝黑猫扑过去,

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弄它!”

但就是扑过去的时候,我突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脚下突然变得歪七扭八的,就好像是喝醉了一样,

黑猫一直就在我们前面十几米的位置,

我们却怎么都碰不到它!

我干脆趴在地上,

顺着地板往前爬,

费了好大的劲才爬到黑猫面前,

黑猫就杵在原地不动,

要不是它的头朝我转过来了,

否则我都要以为它是一尊雕塑!

“别被它抓伤了!”

“否则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腿哥朝我喊,

安全起见,

我脱了身上的外套,

直接把黑猫整个罩住了!

而在这一瞬,

我一下就不晕头转向了,

身体恢复正常了!

我:“腿哥,你说会不会是我们看到了这只黑猫,身体就变得不受控制了起来?”

腿哥:“试试看!”

我把外套拿开,

我自己不去看黑猫,

而腿哥去看!

一瞬间,腿哥就朝我喊:

“赶紧杀了它!这玩意真有问题!看不得!”

我蒙上外套,把黑猫打死,

腿哥跑过来,也对着外套下面黑猫一顿爆踩,仿佛是在发泄自己心里的恐惧,

我们踩了有好几分钟!

这只黑猫怎么也该死了吧?

咚的两声!

我和腿哥都是两脚踩空。

在这个瞬间,我和腿哥都看了看自己的脚,然后转过头来看着对方,腿哥的脸上分明带着不知所措!

黑猫的尸体,

没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5

我的身体仿佛瞬间被抽空力气一样,

我跌坐地上,就呆呆地看着黑猫尸体所在的方向,不知道它怎么就没了。

我也不敢在楼下呆了,我赶紧带腿哥上楼,回了我家,

腿哥灌了好几口酒,

“这操蛋的!今天晚上发生的都是什么事啊?”

我:“腿哥,我们不能永远被困在这里吧?”

腿哥:“找到红衣女子,或许有办法!这也是我们目前唯一的线索了!目前的威胁有两个,黑猫和白衣女子!守则让我们杀死黑猫,但没说白衣女子,有可能我们弄不死它,也有可能它太危险了!”

我:“可要是红衣女子也有危险,那该怎么办?”

腿哥:“就算是这样,我们也得尝试一下!”

在我们计划的时候,

一声“咔嚓”,

顿时让我毛骨悚然了起来,

我以为我幻听了,

但就连腿哥也转过头去,

我清楚地看到腿哥的那张脸上,冷汗都下来了,我转头过去的时候,刚巧就看到房门被从外面打开一条缝,

四根惨白得如同被水泡的手指,从外面伸了进来,

“操!”

腿哥骂了声,

立刻冲过去顶住房门。

我也赶紧冲过去。

特么的!

我平时都是自己一个人住,

而且想要从外面开门,除非是有钥匙,否则没办法,

但钥匙都在我手里!

那么是什么东西开门?

哐当!

那四根手指被门夹住了,

外面顿时爆发了一阵歇斯底里的惨叫声,那声音尖锐得都要把我耳膜穿孔了,

外面突然有非常大的力气,抵在门上,即便我们两人顶着,对方也把门推开了一条缝,把手指抽回去。

我赶紧把房门上锁,

然后用猫眼往外看,

结果,在门外的,是一名身着白色衣服的女子,披头散发的,光是看着就渗人,

我:“腿哥,是白衣女子!”

腿哥陷入了思考,

“我们在城中村晃了一圈,都没有看到白衣女子!有没有可能,是因为我们杀了黑猫,才把白衣女子引来了?”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毛骨悚然的事情,

“腿哥,我们没有看到穿白衣服的女人,会不会有可能是因为她们全都没了?不然白色的衣服满大街都是!”

腿哥:“靠!你别说了!我心脏扛不住了!”

砰砰砰!

砰砰砰!

门外尖锐地叫着,

疯狂地砸着我的门,

我和腿哥死死地顶着门,

好一会儿,

外面才消停了下来。

我们好不容易喘了两口气,

“叮咚叮咚”地就响了起来,

是我和腿哥的手机响了。

我俩赶紧打开微信,

群主那个老道又发布新的守则了,

但这一次,

并不是在群里发,

而是私发!

“天黑了,你们杀死了白衣女子最喜爱的宠物,你们中必须有一个人,成为白衣女子的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