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怀了已婚男士的孩子,再利用孩子索要钱财。

或许你觉得这是笑话,但真相却是,它能让人一夜暴富!也简直,红利滔天!

一个出狱犯的回忆自述……

五年前,“我”和我表哥的故事。

当时,我们的阴暗、罪恶,乃至疯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7年大学毕业,是我这辈子最落魄和迷茫的时候。

想当初,父母省吃俭用,用一袋子钱给我换了一袋子书。但现在,我用这一袋子书,却换不来一个能够糊口地工作。

在沈阳,租了一个最便宜的次卧,每天像疯了一般地投简历。

剩下就变相地,囚禁着自己。

直到,表哥找到我。

老姑的儿子,一个地道的有钱人。开着宾利,带我去了市里最繁华的太原街。

他让我看。

看,街头的车水马龙。

看,那些三教九流,人头攒动。

表哥问我,“知道为什么,有的人能够香车美女?有的人只能庸庸碌碌,像狗一样卑微地活着吗?”

我沉默。

表哥一笑。

那表情,再配着他的绿豆眼。有种,说不出的邪恶感。

“在这世上,切记,钱是主动找人来的。而且,钱是臭的!”

“很臭!很臭!所以,想有钱,就要学会,跟它臭味相投!”

“懂吗?”

2

我一直坚信,自己是个有原则和有底线的男人。

但,我的原则,就是个王八!

一周后,我成了他的助手,帮着表哥,一起做“生意”。

什么样的生意?永远忘不了那个场面!

我们来到位于皇姑区的一栋私人别墅。

三层楼,整体上说,高大、冠冕。这里面也正住着一个女人。

比我大不了几岁,但肤白貌美,身材妙曼。

那种,尤物级的存在。

只跟她对视一下,那羞答答的眼神,说实话,就已经让我心头隐隐地怦然了。

但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也告诉着我,这是个准妈妈。

刚一见面,她就跟表哥抱怨起来。

“老三,我烦死了!这几天孕吐反应太大!”

“还有,会不会出现妊娠纹啊?真要留下痕迹,以后怎么办?”

表哥各种嘿嘿地赔笑,也试着安慰她,尤其,递给这尤物一根细烟。

两人吞云吐雾。

我几乎话到嘴边了,想说:喂,你们考虑过孩子么!

但接下来,表哥的举动让我愣了。

他摸了摸这尤物的小肚子。不是那种你们想的色色场面,反倒,我能从表哥脸上捕捉的,是满满的,贪婪!

“再等等,快谈好了!那个老家伙,怂比得紧,还是个妻管严,正偷偷凑钱呢!”

表哥反复抚摸着。

“真是个金疙瘩!”

“金疙瘩!”

3

在国内,私生子是受保护的!

跟婚生子女一样,平等地享有各种权利!

包括,继承权!

但私生子的出现,也会对一个家庭,造成极大的冲击。

后续的啰嗦和麻烦,也将,无休无止……

所以,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4

三天后。我冒充着这个尤物的男友,去了医院。

当时,我很机械,只知道这是死命令,必须得有人当这个假男友。

半个钟头后,我接到一杯“血水”。

原谅我的词穷。

里面,是被医疗器械绞碎并吸出来的,像各种烂肉一般的絮状物。

但它代表的,是什么!

一个生命!一个正准备降生下来的生命。最终,却变成了这德行!

我使劲抓着医用玻璃杯,冷不丁,能感受到,这里面还有尚存的一丝温度。但马上,它就会完全冷冰,对吧!

我满脑子想的,还有表哥的一个举例:

桌上有两碗饭。一个被人吃了,并去厕所,拉屎拉了出来。

这,就是这碗饭的命。

另一碗,因为吃饱了,所以一直放在桌上。

这,其实是这一碗饭的命了。

“命这东西,老弟,看开了就好!”

表哥的原话。

我就这么捧着这杯“血水”,胡思乱想下,再也控制不住的眼眶红了。

浑身上下,也潜意识地打起哆嗦来。

那个尤物,被扶出手术室时,在麻醉还没过劲的情况下,竟然是笑着的。

那种心满意足的:笑!

这还是她的孩子么?

又或者,在她看来,这其实,只是一个累赘,一个用来换钱的筹码!

5

我一度以为,这只是个例。

但表哥说,其实有一批人。一批国色天香般的美人,都在从事着这种勾当。

是团伙吗?我不清楚!

而我,是不是也算他们中的一员了呢?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

表哥给我看过一份数据。

全称是:2017胡润财富报告。

据说跟福布斯类似,只是,胡润报告统计的,只是国内的富人资料。

这数据也告诉我另一个事实。

“老弟,就说在沈阳,你知道有多少富人么?”

“平均每一千人中,就有一个千万富翁。每1.4万人中,就有一位亿万级的富豪!”

“沈阳总共有多少人口?啊?七百多万,想吧,这座城市,隐藏着多少有钱人?”

表哥又指了指他的裤裆。

“告诉你一个秘密!聪明的有钱人,往往有了子嗣后,会选择结扎!”

“但男人么,都混到有头有钱的地位上了,谁又想这么窝囊的当半拉太监!”

“所以,大多数……”他嘿嘿笑起来,“只要他们有这功能,我们就有机会,不是吗?”

我愣愣发呆。

那一晚,表哥也搂着我,在别墅后面的游泳池旁,一起赏月喝酒。

我人生第一次,得到了奖金。十万块!

我都能分到这么多,由此可见一斑。

表哥举杯,大呼着,说太阳不好看,太耀眼,反倒是茫茫黑夜里的月光,那才叫一个怡人心扉呢。

“来,为公正的法律干一杯!为了我们接下来的好日子,干!”

我喝醉了。

酒是好东西,能瞬间让我忘掉很多……

6

前前后后,半年时间,总共四次!我各种冒充着别人的假男友。

也几乎跟昨日重现一样,我反复地看到过一杯血水。

里面,永远是那一缕缕的絮状物。

我本来不是迷信的人,毕竟受过正规教育。

但现在的我,有个习惯。

经常去沈阳的普渡寺。

那是一面墙,上面有一个个的小洞。

一个个小牌子,本应该刻上名字,放在这里。也会有和尚,来这里念经。

在我们当地,有一种叫法来形容它:水灵子。

指的是,流产的胎儿!

其实,真的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

是那些既美丽又贪婪的女人,是她们,把这些孩子抛弃的。

我在这面墙上,也挂了五个小牌子。

没有名字。

说实话,我不知道它们叫什么,爹是谁?

每次来看它们,饶是各种强忍的,眼泪总会不争气地流出来。

表哥一直跟我强调,“这叫合理的打擦边球,我们没犯法。”

但,我想的是另一方面。

抛开别的。这不叫造孽吗?!

7

上大学的我,是很青春阳光的小伙。很在乎个人形象。

这,既是尊重自己,也是尊重别人。

反观现在,我成了一个不修边幅的人。

胡子拉碴,剃了个寸头。乍一看,跟刚放出来的,有一拼了。

之所以这样。既是,因为自己,也因为别人。

我没想过以后。

或许应了一句话,被猪油蒙了眼睛。

有的吃、有的喝,还有大把的钱赚,对吧?

活着的意思,应该就这样吧!

这样直到一天下午。我正打扫别墅呢。

表哥的宾利车,跟脱缰野马一般,飞速出现了。

看来,又有一个贪婪的尤物要来了。

我叼着烟,站在院门口,等待的同时,默默想着。

但不同以往,车停后,从里面出来的,是一个,是一个……

我有种揉眼睛的冲动。又仔细看了看。

没错,一个大肚子女孩。

很纯纯和甜甜的长相,脸色也很红润,但那肚子,怎么这么大?

她的步伐有些笨拙,甚至当表哥搀扶她时,她还很抗拒。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啊?要做什么?”她激动之余,大喊大嚷。

表哥急了,压过她的嗓音,也大声提醒,“小雪,别动胎气,你这都五个月了,为了孩子!”

小雪像明白什么一样,立刻玩了命地调整心态。

表哥招手,让我跟他一起,拿出前呼后拥的样子,把小雪送上别墅。

顶层,三楼的主卧!

一路上,表哥还在不断安慰。

“小雪,哥知道你的想法,就想把这孩子生下来。但你别总躲我们了。你放心,哥不是不懂道理的人。”

“你该知道,赵总那边很难搞!”

“别激动!你别激动!我不跟他要钱打胎,这事都听你的!”

“哥替你出头,只是跟他协商,要一笔抚养费,然后就安排你回老家,你们娘俩永远在一起,你看行吗?”

小雪憋屈地哭着,各种点头。

而我,一下子彻底懵了,也拿出不认识的样子,重新打量着表哥。

这样等安顿好小雪。

表哥让她睡一会儿,什么都别多想了,先睡一会儿。

然后悄悄地,他带我退了出来。

关上门的那一刻。

表哥一副善良哥哥的表情,瞬间一变。他还咬牙切齿地低声骂了句,“槽!”

8

表哥给我下了一个死命令:守着小雪。

“老弟,面上,你是她的保姆、管家!临时照顾她的生活起居!”

“但实际上……”表哥做了个手势,“一定别让她带崽跑了!”

我想到一个词,软囚禁!

随后表哥又解释几句,我全明白了。

那所谓的赵总,是表哥嘴里的大鱼。有多大?当地很有名气的房地产大佬。

沈阳,省会级城市的,房地产大佬。

这概念!

只不过,这赵总的脑袋,像被屁崩了一样。

听到情人小雪怀了孩子以后,竟无所谓,还建议生下来。毕竟是给老赵家开枝散叶呢,他也会尽全力,给这私生子安排一个好的归宿。

“槽啊!”表哥气的。

“生下来?那咱们还挣个毛啊!”

“这小雪也是的,本来奔着怀孩子要钱去的,结果真怀上了,她竟寻死觅活,各种反悔了!这小浪蹄子!”

表哥在我面前,大步地踱来踱去。

“绝不能再拖了!煮熟的鸭子,不能飞了!”

“妈的,老子还有绝招呢。想要私生子?呸!那个老灯笼,跟我斗!”

表哥当着我,打了几个电话。

都是他们那一帮子的人。什么找人冒充假记者去爆料,什么给赵总公司和家人寄照片之类,那种他和小雪偷偷约会的照片……

“有种的话,你这老家伙就别要形象别要脸了!”

反正,在一阵阵怒骂声中,表哥上了宾利,离开了。

9

我很想知道,小雪为什么要把这孩子生下来?

是因为,她觉得,这孩子生下来后,会得到更多的吗?

这答案,在一个晚餐时,我得到了!

孕妇餐,很丰富那种。

送到三楼后,我没急着离开,而是陪着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她是那种孕吐反应很严重的人,这期间,她总会捂住嘴,缓上好一会。

但这种痛苦下,她却没表露出任何的抱怨,反倒一脸欣慰地,经常摸一摸自己的肚子。

她告诉我两件事。

首先,她最早确实是在表哥的教唆下,抱着特殊目的,去接近那个赵总的。

“我有个亲妹妹,有了重病,需要一大笔钱移植!”

其次她又说,“怀了孩子后,我才明白!我可以不要任何钱,也可以永远不见那个男人,就想把孩子生下来。”

我拧着眉头,反复品着她的话。

“怀孕后你明白?你明白了什么?”我问。

赶巧这一刻,小雪呀了一声。

那是一种满脸的惊喜。

“又来了!又来了!你品品!”

她抓住我的手,犹豫几秒后,又隔着衣服,让我摸着她的肚皮。

那鼓起来的,像球一样的肚子。

我很纳闷,她到底要做什么啊?

但突然间,我呆了。

先是一下!

随后,又是一下!

动了!她肚里的孩子,在动!

噗嗤一声,小雪顶着红红的小脸,幸福地咧嘴笑了。

这表情,这神态,绝对是装不出来的。

而跟她就像鲜明的对比一样,我立刻转身出去了。

贴着墙角,整个人跟烂泥似的,无力地滑坐到地上。

“宝贝,你是老天赐给我的,妈妈不会不要你!过一阵就带你回老家啦,见你姥姥,好不好?”

“好不好呀?”

房间里,传来小雪的各种柔声细语。

而我,拼了命地捂着耳朵。

不想听,不想听这像魔咒一般的东西!

另外,表哥的话,也幻觉一样,反复出现在我耳朵里。

“别让她带崽跑了,那是钱!知道吗?知道吗?!”

10

怀胎五月,绝对已经是个人了!甚至,别说脑袋和胳膊腿了,都开始长头发了吧?

另外,我也相信小雪。

她对这孩子,想得很简单,只是负一份责任,一份当母亲的责任。

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因此,我试着鼓足勇气,想跟表哥建议什么。

但换来的是啥?

那一次,趁着表哥心情不错,我开口了。

但没说上几句,啪的一声,表哥狠狠推了我一下。

“你他妈的!下不为例!知道吗?”他狰狞的,跟个要护食的恶犬一样。

我吓得一哆嗦。

我这辈子,从来没求过佛。

但自打小雪住到别墅。我每天起床第一件事,都念叨一遍阿弥陀佛。

希望那个赵总,能搞定表哥,把小雪接走。而不是,被表哥得逞!

很奇怪,我应该站在表哥这边才对。

都说胳膊肘别往外拐吧。

这样又到了一晚,我心中的最恐怖之夜,没有之一。

也是小雪住进来的一周后。

一辆面包车疯了一样,冲到别墅院中。

我早被吵醒了,跑出去看什么情况。

车上,表哥带着几个人跳下来了。

我盯着其中一人手里拿的白色箱子,一种很不好的预感,突然涌上心头。

“哥,怎么了?”我问道。

表哥用那恶心巴拉的绿豆眼,死死盯着我,也恶心巴拉地咧嘴一笑。

“搞定了。这孩子不用留了,也不能留了!”

“槽,就是月份太大,去医院容易有啰嗦。算了,就在这别墅里吧,给她喂药引产!”

“你,一会也来帮忙!记得,牢牢拽着小雪的双手就行,别的甭管!”

11

这一刻,我犹如被雷劈了一般,脑袋嗡嗡作响。

表哥他们绕过我,迅速往别墅里走。

“不要!”我竟潜意识地喊了这么一句,又跑着反超他们,用自己的身体,挡在门口。

甚至是,连双手都伸直了,死死拽着门框。生怕留下任何可乘之机的空隙。

突然间,气氛很诡异。

没人说话。但那些人的表情,都狰狞到,要把我生吞活剥似的。

我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也吓出了汗。

这些人以表哥为首,毕竟我是他弟弟。

他们都看着表哥。

表哥眯了眯绿豆眼,用一阵嘿嘿的笑声,率先打破了沉默。

“好!很好!”他反常地连连称赞。

但这种客套,只是个幌子。

猛然地,他动手了。

对着我的膝盖,狠狠踩了一脚。

扑通一声,我龇牙咧嘴地跪到了地上。

表哥扑过来,抓住我的脑袋,把我的脸狠狠压在门框上。

“放了她吧,哥,孩子大了,都会动了!”

我喃喃着,反复这么强调。

他根本不理我,只给其他人下命令。

“别管这里了,快上去!”

那些人迈开大步往别墅上跑。

我潜意识地,想扑过去,再试着用身体挡他们。

但表哥用好大力气,把我压得死死地。

我俩几乎脸贴脸,鼻尖对着鼻尖。

“你跟她到底什么关系?啊?”

“是要可怜她吗?呸!也不想想,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半年前,还跟狗一样,没有我,你得饿死!你还当起善人了?啊?”

“跟钱过不去么?啊?啊?”

表哥一声又一声地吼着我,腥臭的唾沫星子,喷了我一脸。

“槽!醒一醒,看看钱长什么样!”他摸向背包。

胡乱抓了几下,就掏出一捆又一捆的票子。

上面被黄纸条系着,一看都是从银行刚提出来的那种。

表哥扯了几下,一捆捆变成了散篓子。

“看看!看看!”

一把又一把的钱,砸在了我的脸上。

有些疼,而且这么近距离下,我也闻到了。

钱的味道。确实有些臭!

“在这世上,别他妈充大半蒜!顾好你自己,就得了!”

钱,像漫天下雨一般。

我整个人,又呆又愣。

表哥那表情,品得出来,还把我当弟弟,有种怪我怒其不争的味道。

随后他撇下我,往楼上追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2

我在钱堆里。这么形容不夸张。

就这么坐着,也没留意过了多久。

一阵尖锐的哭声,从三楼传出来。

我猛地回过神来了。

是小雪的。

接下来,还有她撕心裂肺地大喊。

“你们要做什么?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娘俩!”

然后就是表哥他们的怒骂,还有限制小雪时的各种杂乱声。

我挣扎着站起来。

其实我没受什么伤,但就觉得身体怎么这么累,像掏空了一样。

我晃晃悠悠,往楼上赶去。

这一刻,脑子里也想的是,我一会该做些什么?

配合表哥?死死摁住小雪的双手?

不!绝不!

跟这些人拼命?伺机把小雪救走?

但,可能吗?

在胡思乱想下,我费劲巴力地爬到三楼。

突然间,卧室里传来一阵含糊的声音。

像是什么人被灌东西了,但这一刻,她还拼着被呛到的危险,试着大喊。

“刚子,刚子!”

这是我的名字。

这说明什么?最绝望的时候,小雪想到了我。

我形容不出此刻的心情了。

乱到一批。

而且就当我一咬牙,拿出豁出去的架势,想冲进去时,我眼前一黑。

据说,人的大脑有一种保护机制,当一个人压力超大时,大脑就会瞬间停机。

也就是突然昏过去。

而我,这辈子头一次,也体会到这种滋味了。

头重脚轻的,对准地面,砰的一下子。

然后,什么都浑然不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