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偏远的酒店出差,正做着报表,午夜敲门声响起。

隐约听到求救的声音。

想到最近各地接连发生的人口失踪案,我选择了开门。

一个裹着浴巾带有伤痕的少女倒在我身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第二晚,门又被敲响,好家伙,这次出现了两个女生。

我这是撞上了哪门子桃花运?

这次出差,单位安排的酒店地处偏远、人烟稀少,晚上只能待在房间闷头做报表。

突然,“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看了眼时间,夜里十二点。

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这么晚了会是什么人?我也没有喊服务啊。

敲门声更急促了,甚至隐约能听到女子的呼救声。

最近各地接连有人失踪,去向无处可寻,会不会是有人遇到人贩子了?

不行,我不能见死不救。

安全起见,顺着猫眼望去,一个裹着浴巾带有伤痕的少女出现在画面里,看起来焦急又恐惧。

这姑娘怕是遇上事了!

凭着英雄救美的本能我立刻去开门。

门一开,趴在门上的她无力支撑,软软地瘫倒在我怀里,嘴上还惊恐地喊着,“救救我,大哥。”

我不知道她从哪来的,但看她头发散乱,神情恍惚,雪白的肌肤上一道道血痕的样子像是逃跑出来的。

为了防止坏人跟来,我赶紧搂着她进了屋关上门。

这时我才定神去仔细观察眼前这个姑娘,她面庞稚嫩、五官精致可爱,颇有几分我女神赵露思的神韵。

身材娇小可人,二十出头的模样,完全是我喜欢的可爱类型。

看得入神,直到她肉滚滚的身子挣扎了下,我才意识到我还把她紧紧揽在怀里。

姑娘头发湿漉漉的,身上有着洗浴的香气,应该是才出浴。

我一个人在房间自然也是打着赤膊,她的身体和我只隔了一层薄薄的浴巾,随着她的扭动,我能感受到像抱枕一样富有弹性又软糯的东西按摩着我的腹部。

我略显局促地松开手把她轻推开,可能是动作幅度大了点,姑娘身上的浴巾“刷”的一下滑落了。

清新的沐浴香味扑面而来,她就这样一览无余地出现在我面前,我注意到她白嫩的身体上也有不少淤青和血痕。

小小的骨架,纤细的腰身却丰满圆润,面对这样血脉喷张的画面,我本能地来了欲望,尴尬的场景出现了。

她也慌了,一边捡起浴巾挡住春光,一边半张着嘴,惊讶地低头看向我。

我赶紧双手挡住,转身去拿裤子,背对着递给她我的T恤,“你先将就着穿吧。”

我俩整装完毕,只见她穿着我的刚刚好遮住大腿根的白T,清纯又诱惑,半咬着嘴唇,仰着头委屈地望向我,欲言又止。

这楚楚可怜的模样真叫人心疼,我拍着胸脯,“谁欺负你了,法治社会还能任他为非作歹吗?告诉我,我来帮你!”

她摇摇头只顾着流泪,梨花带雨的模样更娇俏惹人怜了,我有点不知所措。

看她这状态定是有着什么难言之隐,人家姑娘不肯讲,我也不能逼呀。

我让她睡在床上,我躺地上。

可我睡不着,我琢磨着这姑娘的来路,会不会和近期全网闹得沸沸扬扬的失踪案有关?

不行,明天还是得问个清楚,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骗却坐视不理。

可能是失踪案给我的印象太深了,一晚上满脑子都是女孩无助乞怜却无人伸手,最后被人拐走的画面,直到天色微亮才睡着。

闹铃响起,我被惊醒,四处寻找却不见姑娘的身影。

我担心她的安全,但苦于没有联系方式又不知报警该怎么描述,因为纠结不安一整天都过得浑浑噩噩。

入夜,门竟再次被敲响。

2

我的第一反应,是她来了!

这次我毫不犹豫,甚至带有期待地飞奔过去开了门。

果然,昨天那个姑娘出现,她胆怯地站在门口,身边还多了一个容貌艳丽,穿扮性感成熟的女子。

那种艳俗的气质一看就不是正经行当的。

她们今天来找我又是为何?

“昨天,她就躲在你这里的吧。”一旁的女子抢先开了口,语气强硬。同时粗暴地拽着那个姑娘的胳膊,大步迈进了房间。

用力地关上门,一副来找事的架势。

我此刻只想骂人。

真是搞笑了,明明救了人,现在搞得像我犯了什么大错一样上门兴师问罪。

我头一昂,恶狠狠地指着那个女子,“对,就是我。想说什么直说。别动手动脚!把她松开!”

这女子见我不好惹,倒是识趣,松开手挤出一丝微笑,轻浮地把胳膊搭在我的肩上。

“我叫小梅,这姑娘昨天服务得可好?她说一分钱没赚到,怎么的,你是想白嫖?”

这下我明白了,亏我还趁能想当英雄呢,现在倒好,居然遇上仙人跳了!

没承想这俩人居然是合起伙来骗钱的。

都说色字头上一把刀,此刻只恨自己看人姑娘漂亮可人,就完全把防备心抛诸脑后了。

我把身子让开,甩掉女子的胳膊,被那女子碰着我都有些反胃。

继而转头生气地瞪着那小姑娘,只见她为难地抿着嘴,对我挤了挤眼睛还微微摇了摇头。

莫非此事另有隐情?

小梅倒是没了耐心,冷冷地威胁,“五千块立马拿来,不然我可把这姑娘送去警局,举报她做肉体生意了啊!”

小姑娘瞬间吓懵了,跪下来抱着小梅的腿带着哭腔,“小梅姐,我错了,我会努力赚钱还上的。”

“这年头还做赔本的买卖,你也太不值钱了。”小梅唾了口唾沫,恶言相向。

我真看不得小梅这副市井又俗气的泼妇样,所以即便被她诬陷但还是努力压着怒火。

因为我至今都没弄清真相,只是我不便和这种女地过多纠缠,因为领导就住边上,这种事一旦闹开了我是百口莫辩。

权宜之计还是破财消灾,然后找这小姑娘问个明白。

付了钱,小梅立马变了嘴脸,“哥哥大气,今后小妹跟着你我放心。肯定早早还清欠款。”

说完,对我挑了挑眉窃笑着走了。

那个笑让我浑身不自在。

而小姑娘就愣愣地站在角落瑟瑟发抖,不走也不敢看我。

但是她再委屈我今天也得问出个究竟,即使做个冤大头,也得死得明明白白吧。

何况我是抱着或许可以救赎她的想法硬吃了这个瘪。

我有点愠怒地质问她,“和我说实话,不然我再也不会插手你的事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小姑娘就一下子环抱住我的腰,紧紧贴靠过来,头在我胸口摩挲,“我叫吴晓婷,刚刚那个是我表姐,她把我骗来,逼着我,逼着我……我不肯,她就打我,大哥,我好怕,我不想干这个。”

她这一番话语浇灭了我的怒火,想到她的伤痕,想到小梅的咄咄逼人和侮辱性的言语,我顿时起了怜惜之情,“逼着你卖身是吗?太过分了!你不要出面,我替你报警!”

说完我就拿起手机,她一把按住我的手,“大哥,别报警,你先看看这个。”

晓婷用自己的手机给我展示了一个叫做寻欢的软件,乍一看就是类似陌陌的那种聊天交友平台,里面会推送各种男女的资料和照片,表面是看不出任何猫腻的。

但一旦你有中意的对象,点击“和他聊天”就会链接到一个外网,晓婷告诉我这个外网的服务器都在国外,链接里面就是你不付费不能看的东西了。

晓婷说她表姐是这样总结的,无论客户有什么特殊癖好、别样需求,这个软件都能满足。

我不由得好奇起来,真有她表姐说得这么牛?

我进入链接,映入眼帘的内容可谓不堪入目,果真是有满足各式人群、各年龄阶层、男女通吃的扎眼内容,最厉害的就是可以线上呼叫服务,还一小时内可达。

在这无论是看视频还是喊服务,甚至是想和其他客户交流分享都要付费。

我明白了,惊愕地看着晓婷,“她就是让你在这个上面接单是吗?”

晓婷垂眸,不置可否,但泪水已经滚落,她的身体又战栗起来。

这个姑娘一定被他们威逼利诱的手段吓唬坏了。

她怯懦又羞愧地来了句,“报警的话,我也会被查到的,我在上面发了照片、视频赚钱…”

怪不得晓婷面对表姐的欺辱还一再隐忍甚至听到报警就如此恐惧。

“好,不报警,我可以帮你找份安稳的工作,但你表姐会放过你吗?”眼前的晓婷就像一个瓷娃娃一样,脆弱得让人不敢触碰。

“大哥,表姐那我试试沟通,只要你再帮我一个忙好吗?我尽快把钱还清,表姐就不会纠缠我了。”

晓婷让我帮忙注册会员,因为每拉一个新会员,她就能得到一百元推荐金。

我承认有那么一瞬间我是想替她还债的,但所谓救急不救贫,我可以帮她一时但帮不了一世,只是萍水相逢,她的债我还是不宜负担。

不过帮她注册下会员倒不是什么大事,虽然我不是特别爱看这些。

输入了晓婷的推荐号,她深呼一口气,总算是如释重负。

我兴颠颠地以为自己终于救晓婷于水火之中,但却不知道这是噩梦的开始。

3

我让晓婷按照我的说辞和她表姐进行了沟通。

没多久,晓婷就兴奋地告诉我。

“表姐刚刚发信息了!说只要半年内能还上钱,就再也不逼我了!”

晓婷高兴地在房间里蹦跶起来,这一刻我才感受到符合她年纪的活泼和天真。

她凑近我,“大哥,帮我多推荐你朋友注册呗,反正你们男孩子也都需要的。”

哟,我不由得一惊,这小姑娘看来懂得挺多,也不是外表看着的那么清纯。

她淘气地一笑,掏出身份证,“呐,成年了!”

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上面写着——吴晓婷,1999年生,住址苏州。

果然,没骗人。

在她的恳求下,我把app的二维码和晓婷的推荐号发到了我们男生发小群。

这软件反侦查做得真好,应用商城里没有上线只能通过扫码下载。

发完,我就开始打地铺,准备休息。

她微微皱眉,挽住我的胳膊渴望地望着我哀求道,“我不想一个人,我害怕,你陪我一起睡吧。”

那眼神让我难以拒绝,我俩就各睡一侧躺下了,为了表现我的绅士,我还刻意离得远远的。

但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就这样躺在身边,扑面而来的清新的香味实在烧心。

我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但她浴巾滑落的画面就是不停闪现。

突然,一只柔软冰凉的手触及我的腹部,随即整个后背被温热感包裹。

“大哥,我冷,抱抱我吧。”她竟然从背后搂住了我,我紧张得一动不敢动。

只能装睡,但她非但没有收手,反而把脚伸过来,游走在我的腿上。

我不知她意图何在,不明来由的女孩子还是要慎重。

我受不了了,猛地翻身把她压在身下,透过月光,看到她纯洁无瑕的脸,“我是个男人,你最好离我远点,不然我会控制不住的。”

她嘟了嘟粉嫩的嘴唇,勾住我的脖子,开始亲舔我的喉结,温柔地说,“大哥,你救了我,我愿意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句话,点醒了我,不能乘虚而入!

“不需要!”我克制住欲望,起身睡到了地上。

这一晚,我那三人帮兄弟群炸了。

“我去,你哪搞的软件这么diao?”

“洛离,你出息了啊!给兄弟准备这么好的东西!”

这句话就是王高亮发来的,因为他一向好这口,我也没多想。

后来,他每天都和我分享上面的内容,这个软件成了他每日不离的枕边读物。

当时我还戏谑他,“高亮啊,这种东西还是少看点,伤身!”

我只是为王高亮有点色迷心窍感到担忧,也没多想。

直到一个月后,我的好兄弟王高亮突然离奇失踪了!

我才觉察到异样。

和最近频发的失踪案一样,根据监控显示,兄弟在夜里驱车数小时去了一个村落,最后能追踪到他的监控就是村口那个不够清晰的摄像头。

他站在村口左顾右盼,然后像是看到了什么一般,和人打招呼一样挥着手进入了村庄,消失在监控画面中。

自此,再无他出现的影像,整个村落都被警方搜寻遍了,就是找不到人。

这可把大家急坏了,我和好兄弟从小一起长大,父母也都是很好的朋友,这几天我们两家人不眠不休地找,可能的地方都找遍了。

警察甚至调出了他的通话记录、微信记录,都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追踪他的定位甚至无法显示!

好兄弟一定不会无缘无故去一个村落,找到他去的原因和要见的人才是当务之急,也是目前解开谜底唯一的办法。

“他最近有什么反常的行为吗?洛离,你俩聊得最多,再仔细想想呀。”好兄弟的妈妈焦急地踱步。

在这句话的提醒下,我突然想起来那个app。

要说最近王高亮和我聊了什么,也就这个了,他确实有点上头又痴迷。

他还在软件里充了不少钱,我一度很后悔自己耳根子软,怎么就把这种吸人精气的东西发给兄弟了呢,不是间接坑害了他们吗。

但王高亮不听劝,沉迷其中难以自拔。

这就是我能想到的全部了,但这和他失踪也扯不上关系啊。

到底要不要把这个告诉警察呢,唯一的担心就是软件一旦暴露晓婷有可能被牵连,而她才刚刚开启新生活。

最终,我还是决定先去找晓婷说明白。

可没想到这次我又看到了不该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