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世那年把一村人都害死了。

这事还是听我爷爷提起,说我天生怪相,一出生就是黑白脸,特别是中指,比别的婴儿短一大截。

那会儿村里说道多,觉得我像各家各户贴的门神像,犯忌讳,会给村子带来厄运,就商量把我丢到荒山老坟里自生自灭。

村里人都以为我死了,就去山里给我收尸,时发现很多小动物在给我叼食,老狐狸给我暖身,我手里还抓着一条大青蛇玩耍,他们一靠近,那些动物就发出嘁嘁嘁的怪声音,吓得他们都不敢再打我主意。

后来我在外省闯荡的爷爷得到消息,带着好多气派的人浩浩荡荡赶回来。

当晚权商围山,贵胄下拜,豪车把村子围得里外三圈。

有人直呼:门神断指,见者必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吼完,所有人脸伏于地,不敢看我。

只有我爷爷,闷不吭声地将我抱起,忧心忡忡向后面的人宣布退休,震惊了所有人!

权商贵胄跪倒一片,求我爷爷放弃退休打算。

我爷爷却是心意已决。

“断指见之必亡,我看了,命不久矣,我与诸位的缘分就到此为止吧,日后你们都不可以打我孙子主意!”

说完爷爷毅然决然抱着我,堕入黑暗。

爷爷带走我后的第二天,打我主意的村里人,不论男女老少都被发现暴毙家中,死相凄惨。

凡是见过我的人,几乎没有能活下来的。

但我爷爷硬是扛了下来,隐姓埋名,一把屎一把尿抚养我长大。

但事情并没有结束。

我一岁那年,家里来了一群凶神恶煞之人。

但为了能见我爷爷一面,他们管不了那么多,卑微地卷着铺盖,硬是守了三天三夜。

目的只有一个,让我爷爷交出一样东西。

“李老!要么恳请您重新出山,要么把断指婴孩交给我们,我们要用他做件大事!”

我爷爷一听有人打我主意,气急败坏!

“哪来的谣传,从来没什么断指婴孩!”

我爷爷拎着斧头赶跑那些人,转回头又一斧头砍断自己的中指,呻吟道:“这些年我靠这一根指头胜得半边天,如今也要用这根指头为我爱孙续这一指,日后便不会有人再认出你就是断指婴!”

说完他就把指头按在我手上。

奇妙的是,爷爷的手指竟诡异地与我的手长在一起。

2

但爷爷也因此失去了天机,就此封山,不再给人办事。

也那时我才知道,我爷爷是很厉害的堪舆师父,市里大小的堪舆协会都是他一手操办的。

逐渐懂事后,我就经常问爷爷,为什么爷爷没有中指?

爷爷只是苦笑着看着自己的断指,悲观说:“断指一出,人畜皆亡,你爸妈和一村子人都是见了断指才死的,爷爷我自然也活不了,你来,临终前我有事要吩咐你。”

我一听就怕了,赶紧到爷爷跟前。

“今晚子时,我会死,我死后会有人来吊唁,他们问你是谁,你什么都不要说,只管把右手伸给他们看,他们就会离开。”

爷爷关灯点蜡,一共七根,还给自己穿了一套死人的黑色寿衣,气氛一下诡异到了极点。

我有点害怕了,叫爷爷别这样,我感觉心脏有点受不了。

“我若不死,遭殃的就是你懂吗?所以你要认真听仔细!”

我一边抹眼泪,一边悲恸点头。

“明天来的人如果有人让你把手指肚翻给他看,你就跟他走,他会抚养你长大!”

“知道了爷爷。”我哭着。

“此后黑白两路都会想打你主意,到了人家后不要嫌贫爱富,不可强出风头,若侥幸十八岁前遇到九月九日生,足下生莲的女人,手指方能重合,否则必是脱落,见者必亡!”

“你已经害死一村子人,不能再造孽让人因你而死了!!!”

爷爷声嘶力竭吼了一声后,就咽气了。

我还来不及悲恸,就听见外面有奇怪的动静,我趴在窗户上张望,就见院门外聚集了好多白花花的人,仔细一看,直接吓了半死,因为我看到他的脸,居然是用笔画上去的!

就像花圈店里的纸扎人一样...

而且那些脸,分明就是被我克死的一村人,可他们怎么就都变成纸一样的人了!

我就明白了,是我爷爷说的那些人来了。

我一下扑在爷爷尸体上,用手遮眼,不敢再看,害怕他们进来。

没多久,我还是听见若隐若现像狐狸一样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他五指健在,不是断指婴孩!”

那一宿,我愣是没敢再抬头,直到天亮。

第二天早,我心神不宁地给爷爷办起丧事。

那天市里,省里来了很多达官贵人,反倒是一个叫杜十三的酒徒,注意到了什么似的,就掰开我手指肚看,一看就豁然开朗了。

但他什么都没说,只道:“我看这孩子挺可怜的,以后我就收留你了吧。”

我想起爷爷的预言,就知道他是爷爷说的那个人。

可我不能理解,那么多达官显贵,爷爷为什么挑了一个裤腰带都要用麻绳的男人。

杜十三家住在远近闻名的白龙镇,但他家里却不富裕。

就是隔壁乞丐都比他过得好。

我跟着他到镇子里生活的第二天,他对我说了一句“逆风行舟,不进则退;顺风行舟,力半功倍。”后,就给我起了一个新名字:李风。

还严肃命令我一定要保护好中指。

说这关系到整个白龙镇的生死命运!

3

我当时就有点害怕了,没想到我一根手指会影响这么大。

那以后我就特别爱护自己的手指。

男人收养后就没怎么照顾我,每天只知道喝酒,一喝就是一个大醉。

还有一些非常怪僻的行为。

明明家徒四壁,没什么人来往,茶杯里却总是装满红黑色带血腥味的茶。

摆在一边的饭菜更是离谱,居然都是用纸做的,材料谱还写着:一子,二丑,三寅,四卯。又是五辰,六巳,七午,八未时辰。

更让我接受不了的是他梦游,每天晚上都会跟一些像猫不是猫的小动物说话,还一口一个畜生,祸害地叫它们。

每天半夜醒来我都能看到他床边多一双长期没洗过的女人鞋,有红有黑,到了早上又都不见踪影。

但关于他的事,他不让我过问,说这是为我好,我也就一直埋在里心里。

我在男人家里相安无事过了些年,但读小学的时候却不顺利。

因为我中指比同龄孩子要粗大,所以班里同学经常嘲笑我是畸形。

再加上我长得瘦小,平时不爱说话,被欺负都成了家常便饭。

就连老师都拿我取乐。

因此我活得很自卑。

有一天我悲观问杜十三,我的手指为什么和别人不一样,我有点不想要我的这根手指了。

男人蹲下来无比认真说,不管受多少委屈,都不能让我的这根手指断掉!

我不理解,那就要我带着这丑陋手指一辈子吗!

他只给了我四个字:指断人亡。

可我却没有丝毫害怕,反倒很兴奋。

因为我想报复嘲笑我的人。

那一刻,我更加坚定了断指的想法。

可我怕疼,不敢对自己动手。

记得小学六年级那年,因为我还手打了一个欺负我的男生,四个校外生扬言要砸断我手指出气。

我没想到他们就真的那么干了!

那天傍晚,放学回家路上,他们把我的手按在一块大青石上,一块十几斤重的石头硬是被他们合力搬起,我的手指一刹那就血肉模糊。

他们不但没有丝毫同情,还嬉笑说要把我手指拿去喂狗。

那一刻我只有一个念头。

希望他们恶有恶报!

就在我疼得快晕死过去时,我被我们班里一个小女生给救了。

我记得她当时特勇敢,把四个校外生吓跑了,还跑过来问我要不要去医院。

说来也奇怪。

当她弯下腰的那瞬间,我的疼痛感瞬间消失,血肉模糊的手指竟奇迹般愈合了。

那一刻我就明白,她一定就是爷爷说的那个贵人!

只是那天以后,我再也没有遇见过她。

那四个校外生也奇迹般地再没找我麻烦,后来我才得知,他们在砸断我手指的当晚就都暴毙而亡。

一个是在洗脸的时候把自己活活憋死。

其他两个相互磕头,活活把自己磕死,天灵盖磕飞了还在磕!

最后一个硬是被一条疯狗追咬了几条街,救护车赶到的时候已经血肉模糊!

也是那时候我才意识到我手指的可怕!

这也一度成为我童年里无法抹去的巨大阴影。

我甚至感到恐慌,我怕有一天再断的时候,死的会是身边亲近的人。

因此,我就更迫切想找到那个女孩。

4

可直到我十七岁高二那年,我都没有等到她的出现。

直到后来,我们班来了一个转班生,身份显赫,刚来第一天就做了班长。

她给我的印象很深刻,因为她来的第一天,手里面就捧着一本根据我爷爷经历改编的小说。

以她的话讲,那是她最崇拜的人。

她叫王冰,很美,起码在当时全校师生眼里,是难得一见的冷美人。而且家境显赫,听说她爸爸是白龙镇做大酒店生意的,就是当年说要让我做乘龙快婿的那个大人物。

因此,班里学生都喜欢她,都想做她家的乘龙快婿。

尤其是一个叫胖子的降级生,为了彰显自己,常常煞有介事给王冰看命,企图用这种三脚猫的手段博取王冰好感。

可偏偏胖子成功了。

有人看到王冰和胖子手拉手去看电影,还一起出入比较私密的场所,很崇拜他。

也是从那时开始,爷爷传授我的那些手艺,开始在心里蠢蠢欲动。

我有一种小试牛刀的冲动。

直到有一天,有人在学校附近小树林里发现一具血淋淋的女尸,我觉得我一展拳脚的时机来了。

可后来却听说上面请了一位高人,一下就打乱了我的计划。

但我真的没想到,这位高人正是收养我的十三叔!

让我更没想到的是,负责案件的各个区域领导都对他尊敬有加,递烟递水的。

那时很多学生都趴在墙头上偷看,二胖子更是羡慕不已。

“我爸讲过他的故事,说他以前很厉害,把白龙镇八分颜值的女人谁都睡过。”

“不过这种人一定很难接触,更不要提和他做朋友了!”

“我很崇拜他!”

我没想到胖子会这么仰慕十三,好歹同学一场,我就都有想法帮他引荐引荐。

我正想的时候,下面传来王冰好听声音,“我家酒店最近出了点问题,你们谁能帮我联系上这个人,我就答应他一件事,任何事都行。”

然后她就腼腆地拽了拽纯白色裙角,我当时就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毕竟我和十三朝夕相处了那么多年,这点面子他是会给的。

但胖子却打起退堂鼓道:“我也很想帮忙王冰,但咱们这里没有人能够得着那种分量的人。”

可下一秒,十三径直朝我们这里走来。

我就知道他发现了我,想跟我说话了。

我对十三叔也是比较尊敬的,不想他仰着头跟我说话那么累,就从墙上跳了下去。

然后亲切地迎上去,叫了一声:“十三叔。”

可看到十三叔一直咳嗽,还握着一个酒瓶,我一生气又冲他发了脾气给摔了。

十三叔知道我是关心他的身体,毕竟医生说他不能再喝了,就挠挠头笑道:“不喝了,以后都不喝了。”

墙上一下就炸锅了,大呼小叫,李风居然跟那个人发脾气!

还把酒瓶都给摔了!

那个人不但没有生气,还给他道歉……

5

和十三叔寒暄了几句后,十三叔就走了。

我本来想着翻墙回去上课的。

可这时墙壁上传来惊恐声音:“尸……!女人……尸体!”

我就看到一具青绿色女尸从草丛里被拽出,旁边还立着一个血淋淋的纸人身!

更离奇的是,女尸足底有一朵诡异的大莲花!

我一下想起爷爷说的“九月九,足下莲”当时就有点懵了。

因为这很可能就是我要找的那个女孩!

我开口就问:“死的人生日是不是九月九?”

这对我很重要很重要!

贵人一死,我指头迟早要断的!

那些处理尸体的大人把我拽到一边:“是九月九没错可你怎么知道的,还有这里这么危险不是你可以待的地方。”

我已经恐惧到没法说话了,双亲、爷爷和满村牲畜,都是因为见了这断指才死的,我就感到有些害怕!

我转身就跑,引来了同学们的嘲笑,“还以为他多勇敢,哈哈。”

但回到学校我就被王冰拽住了。

“李风你真的认识杜十三吗,那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她的笑容很甜美,这种笑容我似乎很久以前就见过。

我一下就有点脸红了,“嗯。”

王冰开门见山地说,想请我帮她约一下杜十三,他家酒店的问题很严重,想让杜十三帮忙看看。

我扫过她印堂,只见青黑一片确实存在问题,就道:“要我帮忙可以,但需要你先把鞋脱一下。”

王冰一愣,“脱……,在这?”

“嗯,就这。”

“行!只要你真能帮我家酒店解决问题,我豁出去了我……”

王冰一闭眼,就把鞋子脱了。

我拎着她的鞋走到一边,在她粉红色可爱鞋垫上,写了一道朱砂印。

转回头,发现王冰已经把脱好的衣服裤子放到了一边。

那身材真是绝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王冰你这是?”我错愕看她。

王冰也是一脸懵,“你不是那意思?”

我一下明白她误会了,就解释说,我在她鞋垫上写了一些东西先保平安。

具体要等去她家酒店看过才能决定。

“抱歉,我多想了……”

她这么讲话,弄得我也可不好意思。

“那行李风,晚上你跟我一起去酒店。”

互换电话号码后,王冰甜美一笑,就走了。

我愈发觉得她这个笑容很熟悉,但也没多想。

晚上一放学我就跟王冰一起去了她家酒店。

她把我引荐给爸,还夸我怎么怎么厉害之类的。

但他爸都不正眼看我,还正告起王冰,说他不允许他王金雷的女儿,跟我这种不三不四的人来往。

听得很不舒服,但我什么都没说。

王冰坐在王爸爸腿上,“他是我请来的客人,我还想着让他给咱酒店里看看呢。”

王金雷一看就是暴发户做派,没啥人品,“你看看你同学穿的土不拉几的,还是让他给自己看看吧。”

这话说得我属实有点不高兴,就道:“土不拉几咋了,起码我还有得穿,有金衣玉衣也要看你有没有机会穿。”

我没理会王金雷怎么说,建议他回祖坟看看,是不是祖坟出了事,他却觉得我是在骂人。

“这臭小子,有点胆量,敢诅咒我家老祖宗!冰冰,请你让他出去!”

我不想王冰为难,就选择自己走。

刚到门口,一名西装男就闯进来,跟王金雷耳语了一番后,说得好像就是祖坟出了事。

6

当晚王金雷就回了老家祖坟,发现祖坟正燃着熊熊大火,所幸发现及时,及时扑灭。

“李风小兄弟,在酒店等我,我请你吃饭。”

“不用麻烦了。”

我回了家。

回到家我就看门口放着一条天地牌(冥烟)香烟,杜十三用鸡血抹了一把铜钱剑,嘀咕着什么“喜不送伞,丧不后补,寿不送烟”的奇怪话。

然后杜十三头又一把就将铜钱剑拍在桌子上,生气道:“今天我去学校接你就听说你跟王家人走了!”

“是。”我瞒不过杜十三。

杜十三恨铁不成钢一把把我推开:“学艺不精,就学人看事,你自己惹得麻烦你自己解决!”

但他也只是刀子嘴,最终还是狠不下心,一把就将香灰摸在我脸上。

“寿不送烟,送就咽气,我在你脸上抹了香灰,遮住人气,你回屋里死活都不要出来!”

说完杜十三就上了七道菜,全都是纸做的,还说什么来者是客,他就好好跟客人聊聊!

我知道自己惹大事了,就把自己锁进了里屋。

可屋外一片寂静,过了好长时间也没啥动静,我就有点担心杜十三想出去看看时,就听见楼下敲锣打鼓异常吵闹。

我一好奇就趴在窗口看,就看到一支送亲队伍,抬着一顶沉甸甸的大花轿,冲着我一路敲锣打鼓。

队伍前头一个顶着冠,白苍苍的老头牵着一只高头大马,满身都是金玉镶嵌。

后方的花轿更是如此,都是金玉雕琢的,虽然气派,但造型古怪,因为它是长方形扁平的,而且门朝上。

我正琢磨时,有人抬头喊:“姑爷!我们来接你来了,下来跟我们走吧……”

他们像是在喊我!

我赶紧回喊:“我才十七,不娶媳妇!”

可那些人很蛮横,见我不答应,就拖着不会走路的新娘子硬进来,还把新娘子的喜鞋给弄掉,一只白骨森森的脚露了出来。

我吓得大叫杜十三,可不管怎么叫杜十三都没有出现,我就被那些人压着头,跟穿白丧服,白盖头的新娘子三叩首,还被逼着入了洞房。

我一下就从床上惊恐坐起,大汗淋漓。

再看看天色,已经蒙蒙亮了,床上也空空荡荡,才知道是场噩梦。

我下了床就一把拉开门,就看到一夜之间,憔悴了许多的杜十三,还坐在桌子前脸色难看地喝着小酒,而桌子上那些纸做的菜都奇怪地变成了灰烬。

我从没见杜十三这样过,就知道他昨晚一定经历了不好的事情。

我十分自责,就趴在杜十三膝盖上,“十三叔我错了,你别吓唬我。”

他怜爱地摸了摸我的头,“安心上学去吧。”

然后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可就在我拎着书包准备出门时,角落里一只结婚用的喜鞋,但却是白色的!

我就知道,昨晚很可能并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