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贯道”,历史上著名的邪教。

骗奸妇女、笼屉蒸人、诈钱害命、卖国求荣……

自诩为“吾道一以贯之”,曾冠名“中华道德慈善会”的“一贯道”,

行的却是流毒大江南北,罪恶罄竹难书。

一贯害人邪道,终究恶贯满盈。

(本文根据邪教“一贯道”的真实害人恶行改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贯道公审大会

一、不信鬼神者死

1936年 京城

“聚友行”镖局的镖师赵守忠,信心满满地踏上了去京郊“一贯道”道坛的路上。

忠厚健壮的他,要跟一些道亲和师弟们前去护法,赶走骚扰道坛的一些邪魔外道。

而他的媳妇莲芳,此刻正独自在“一贯道”京城分坛“道首”洪五爷的家里求子。

赵守忠认为,求子之事必成!因为他已经多次见证一贯道的“神迹”了,他相信这次洪五爷亲自出马,必能保他得子成功。

自从他娶了面容姣好、性格温顺的莲芳后,一直恩爱有加。但小两口苦恼的是,一直没有孩子。

就在五月初一那一天,赵守忠的师父,也就是镖局的总镖头死了。为了让师父传下来的武功不失传,赵守忠想要儿子想疯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求助师叔刘福宽。因为刘福宽既是镖局的新任总镖头,又是莲芳的远房舅舅,就连他和莲芳的婚事都是刘师叔促成的。

刘福宽听了赵守忠的烦恼后,一拍大腿,说道:“守忠啊!你没孩子是不敬神的结果啊!我之前几次三番劝你入道入道,你就是犹豫不决。现世报来了吧?你师父的下场怎么样?你可别再走这条老路!为今之计,赶快入道,只要你一入道,我保证你来年能得个大胖小子!”

赵守忠恍然大悟,如今之际,必须入道。身边加入一贯道的人太多了,据说在京城、天津、济南、上海等地,一贯道设有7大总坛,道徒多达上百万,都是信道后得了好处的人。

一贯道取孔子“吾道一以贯之”之意,主张“三教合一”、“五教同源”,“行儒门之礼仪,用道教之功夫,守佛家之规戒”。所供奉的神佛,除了无生老母外、还有弥勒佛、观音大士、济公活佛、吕祖;除此之外,老子、孔子、释迦、耶稣、穆罕默德被其尊为五教圣人,一起供奉。

可以说,把全天下的各路神仙都供了起来,阵容庞大,能不灵验么?

而且师叔的话没错,师父的死,就是因为不敬神佛而遭了天谴。

师父出事儿那一天,他正陪着师叔在京郊张坛主的道坛里参加“飞鸾请神”仪式,求神指点,南下押镖两个多月都没回来的总镖头去哪了。

当时天显异象,本来晴朗的艳阳天,忽然暗了下来。“天狗食日”!

昏暗烛光中,道坛里的“三才童子”请了吕洞宾上身,留下一幅偈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三才童子”请神后,把神仙的话语写在沙盘上

身着道袍、脸有黑痣的张坛主,对赵守忠和他师叔刘福宽说道:“你们可是寻找南行属虎之人吗?此人恐怕已经凶多吉少!”

赵守忠听闻此言,如遭雷击!因为师父就是属虎的!慌忙问缘由。

张坛主给出的答复是:“日为阳精,月为阴精,阴侵阳而使阳衰弱。今天天狗食日,凶神当道,上天为保万民平安,使天雷击打世间的妖孽和属虎的忤逆之人。你们寻找的人,若在南边,又是属虎,平时还不敬神佛的话……”

话还没说完,只见一个健壮小伙跌跌撞撞闯入院子,哭嚎大喊:“师父!不好啦,总镖头他被雷劈死啦!”

此人是师叔刘福宽的徒弟,陈珂。

据陈珂所说,就在方才,他跟着总镖头即将要返回镖局的路上,忽然空中响起炸雷,他亲眼所见,总镖头被劈死了!他随即赶来报信!

话音刚落,院子里众人好似遇到炸雷一样,乱了套。

等到众人赶到出事地点后,才发现总镖头被炸得尸骨全无,只留下一些人体碎渣!

刘福宽见状,捶胸顿足,边哭边喊:“都怪我啊!我跟师兄聊过多次,劝他入道,可他却不以为然,还说我是没事找事并出言亵渎神明!我若早点度他,就不会有今天的报应!”

赵守忠和亲师弟杨明义,用白布把师父的遗骸包了,回到京城。

赵守忠名如其人,一向忠厚老实,他认为师叔和一贯道的人不会瞎说,对此事深信不疑。

而师弟杨明义觉得师父的死太过诡异了,离开京城,南下探寻真相。

总镖头死后,镖局一团大乱,危急时刻,师叔刘福宽主持大局,升任总镖头。他与大主顾洪五爷联手,稳住了镖局的生意。

说起洪五爷,每年都有大宗的货物来往于京城与太原之间。在总镖头出事之后,镖局竟在师叔的左右逢源和洪五爷的人情下,平安度过。买卖依旧不错,因逢乱世,甚至比老镖头在世的时候还要兴隆。

洪五爷本身就是一贯道一个分坛的道首,刘福宽也是在他的带领下入道的。

师父的死,就是不敬神的结果。为了求子,赵守忠也由师叔介绍、洪五爷“点传”加入了一贯道。

只是,入道后赵守忠才发现,求子并不是简单的事情,需要花钱才行。

师叔说,“这求子的事情要慢慢来,一则需要银两来进行舍财布施;二来还要做事来表诚意,只有做到这两点,才能求得神仙赐子。”

这下赵守忠可犯了难,他做镖师这几年就没存下几个钱,去年结婚和送师弟南下两件事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听师叔这个意思,求子还需要不少钱,于是低下了头。

刘福宽见赵守忠低头不语,于是开口说:“去年刘武为了给他娘看病,捐出了一百块银元;今年年初张裁缝为了超度他爹,捐了一百五十块。这不,前几天前门那边的一个道亲,为了求华佗大仙下凡,硬是捐了四根金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贯道道徒求神佛图

赵守忠听完这话,头压得更低了。

刘福宽见赵守忠为难,便说:“这样吧,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可以先借给你,至于这做事嘛,恐怕就要你亲自去做啦。”

赵守忠听师叔肯借钱,这心里就好像开了一扇窗,马上答道:“谢谢师叔!您说吧,要做什么事情,我一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刘福宽一听就笑了,他说道:“没那么严重,就是最近咱们在城外的佛堂总是受到邪魔外道骚扰,咱们总坛这边要安排几个道亲前去护法就是啦,无非就是把那些人赶走。”

赵守忠一听,这也是道徒应该做的护法之事,于是便爽快地答应了。

刘福宽见势又说:“这样吧,念在咱们的叔侄关系,再加上洪五爷又是你的证婚人,那咱们就护法、求子两件事同时做,我明天就领着你和你媳妇去找洪五爷,请他设法帮你求子,同时安排你去办护法的事情。至于钱嘛,我明天一起带过去就是啦。”

赵守忠闻听,又是感激又是欣喜,心说“师叔的大恩大德可让我拿什么来报答啊!”

第二天又是一大早,刘福宽就领着赵守忠和莲芳一起去了洪五爷家。

洪五爷自然是热情接待,答应了帮助请神求子的事情,只是这护法的事情需要赵守忠去郊区张坛主的佛堂住上一个月,才好彻底将闹事的人都赶走,至于他不在家的时候,莲芳可以先暂住在洪五爷家,洪五爷家里有使唤佣人可以照顾着。

赵守忠夫妇一听洪五爷这么热情,也不好推辞,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又过了一天,赵守忠便去了郊外佛堂,而莲芳就住进了洪五爷家。

赵守忠并不知道,此去将要面临的是万丈深渊,而媳妇莲芳将要面对的不是神,而是魔。

他们的后半生,因为入了一贯道,而彻底改变。

2、 求子

洪五爷的家里专门将一间大厅设为佛堂。佛堂内灯光昏暗,烛光摇曳中,洪五爷端坐在佛龛一侧,两旁肃立着几个道徒。

莲芳抬头一看,这洪五爷光头大胖脸,腆着大肚子,猛一看倒与弥勒佛有几分相似。

洪五爷称:“莲芳,你可知当世为‘白阳末世’,有大灾祸即将临头,天下众生在劫难逃!”只一句话,莲芳便面色动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贯道”总道首张天然

洪五爷接着说:“唯有敬神,才能修仙成佛,不受灾祸困扰,否则永罹灾难!总坛主乃是东来佛祖大肚弥勒指认弟子,是济公活佛转世投胎;他的妹妹则是观音大士转世。也正是因此,百万道徒在他们的带领下,能此世无灾无难、顺利修成正果,脱离人间疾苦。”

莲芳瞧向佛龛,里面果然供奉着三座佛像,中间是弥勒佛,两旁分别是济公活佛和观音大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贯道的佛堂,供奉弥勒、济公、观音

洪五爷露出慈祥笑容继续说道:“莫要担心,我会跟几个道长一起帮你的。今天晚上,我们先算清你无子的原因,再开坛做法,请观音大士赐你一子!”

莲芳听罢,面色由忧转喜。

随即,洪五爷身边的人详细告知莲芳应如何做:当晚十点沐浴更衣后,到佛堂来等洪五爷。

莲芳感激不已,一直忐忑的挨到晚上十点,如约来到佛堂等待。

“吱呀”一声,佛堂的门被打开,三个道士打扮的男人走了进来。领头的便是洪五爷,他背后还跟着刘福宽和一个陌生人,这人最明显的就是左脸上有颗黄豆大小的黑痣。

只听洪五爷缓缓说道:“莲芳,我与两位道长看过你的生辰八字,算出你前生是王母娘娘身边的侍女,因犯天条被贬下凡间,需在凡间承受十世轮回之苦,方可赎清罪孽重返天庭!”

莲芳闻听又惊又喜。

洪五爷接着说:“我等师兄弟三人深谙普度教化之法,今日开坛做法为你洗脱前世罪孽,可许你三件好处,赐子、延寿、脱罪升仙。只是这仙术妙法绝对不可泄露,否则不但仙术会失灵,而且泄露仙术者还会陷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你可要牢牢记住啊!”

莲芳听得似懂非懂,一脸茫然的点点头。

洪五爷又说:“若要解脱你的罪孽,唯有阴阳互补、男女双修,借我们身上的仙气化解你的冤孽,还不赶快把衣服脱下来。”

说着话,洪五爷已经凑到莲芳跟前伸手去解她的衣扣。莲芳刚听得迷迷糊糊,眼看着洪五爷要来脱自己的衣服,惊得马上就要站起来闪躲,可却被洪五爷一把薅住,怎么也挣脱不开。

撕扯中,洪五爷翻了脸:“臭娘们儿,老子给你施法,你还敢躲?!你再躲就是忤逆神仙,就要下地狱。”

洪五爷一边按住莲芳,一边朝刘福宽他们喊:“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动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