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后被丢到郊外。

我妈接到报警电话,不相信地大骂着晦气,什么玩笑都开。

一旁的继父眼神闪躲,妹妹表情阴冷。

后来,我妈抱着我被掏空的身体昏死过去。

醒来后,她疯了。

大笑着要拉着所有人给我陪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小就有人告诉我一句话,有后爹就会出现后妈。

七岁那年,我妈带着我和妹妹改嫁,从此我多了一个继父和一个哥哥。

进门的第一天,我妈就指着面前那个男人说,“以后他就是你们的爸爸了。”

我沉默着,没有出声。

一边的妹妹赵悦悦小我两岁,或许不太懂这些事情,走过去,甜甜的抱住了眼前的继父:“爸爸。”

“哎,真乖!”

继父瞥了我一眼,然后抱起了赵悦悦,拍了拍她的屁股。

他拿出了礼物递给妹妹,然后摸了摸口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出去得太急,只买到了一份儿。”

还没等我开口,我妈一把拉住我的手,赔着笑脸。

“哎呀,嘉嘉都这么大了,要什么礼物!”

虽然我只有七岁,但我清楚地意识到,继父不喜欢我。

其实也是,毕竟谁会喜欢一个沉默寡言的小孩儿呢,妹妹那样会说话会撒娇的才是别人的心尖宠。

只有哥哥一个人,他站在继父的身后,看了看我,对着我温柔地笑了一下。

他叫沈安泽,他会摸我的头,对我笑,把偷偷藏起来的巧克力给我,还说会一辈子保护我。

可他的一辈子太短了。

我的思绪回到现在。

这是医院。

我妈躺在病床上,脸色稍有些苍白,周围坐着我的妹妹赵悦悦。

她掏出手机不停地拨打着我的电话,但是铃声响了一声又一声,一直到关了机,也始终没有被接通。

肯定不会被接通,因为我已经死了。

赵悦悦的脸上浮现出不耐烦,把手机扔在了一边儿。

我妈脸上带着愤懑,嘴里咒骂着,“这个白眼儿狼,好吃好喝的养了她这么多年,现在连自己亲妈生病都不回来看看!”

“妈,姐可能是太忙了。”

赵悦悦神色委屈,“您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可怎么办啊。”

“我有她这么个不知感恩的白眼儿狼真是造孽!”我妈躺在病床上,气得脸红脖子粗,“从小到大都不听话,当年要不是因为她... ...”

气氛一下子沉默下来。

我自然知道她要说什么,因为这番话,她已经说了十四年。

那个唯一把我当作心尖宠的哥哥,沈安泽。

是我害死了他。

那一天滂沱大雨,他拉着我的手,说带我离开这里。

我们沿路跑到后山,恨不得可以逃离这个世界。

却不料地上一滑。

我和他齐齐地掉下了山路。

我依旧记得,那一刻,他拼命地抱住了我,用手紧紧地护着我的头部。

“……嘉嘉。”

倾盆大雨,我们滚落着,我依稀听见了沈安泽留给我最后的呼唤。

再次醒来后,我已经在医院。

已经红了眼眶的我妈掐着我的脖子质问我的那句话。

为什么要害死她的儿子。

可我才是她的亲生女儿,她宁可死的是我!

02.

病房的门被推开了,我看见继父带着酒气走了进来。

“爸爸。”

赵悦悦神色立马变得开心,站起身,甜甜地叫了一声。

继父戴着眼镜,穿着一件衬衫,看起来十分儒雅地朝着赵悦悦笑了一下,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皱起眉毛。

“怎么,赵嘉嘉还没过来?”

我妈顿时一脸怒气,“提她干什么,晦气东西,都不知道死哪去了!”

是啊。

我看着我妈怒气冲冲的脸,还真让她说对了。

“妈,姐姐估计心里也是担心你的... ...”赵悦悦安慰了一句。

继父眼里闪烁,“这嘉嘉一点都不听话,哪有我们悦悦懂事。”

闻言,赵悦悦露出了一脸娇羞。

他说得对,我确实没有听话。

不知道从我进沈家的门多久开始,继父看我的眼神越来越不对。

他经常会在桌子下面用手摸我的大腿,还会在没人的时候拿着浴巾过来要给我洗澡。

那时候我还没有接受过任何有关这方面的教育,可我潜意识就是觉得,这样是不对的。

“嘉嘉,听悦悦说你有几道题不会?来,坐到爸爸腿上,我给你讲讲。”

继父趁着家里没人的时候,坐在沙发上,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我犹豫着拿着课本走过去。

他没说几句话,就伸出带着茧子的手使劲地揉捏我的大腿根,还会在我的颈窝处使劲地嗅着。

我害怕得发抖,手中的笔掉在地上。

“嘉嘉,你洗澡了?身上好香啊... ...”继父将头埋在我的颈窝,“你听话,以后爸爸疼你好不好?”

不好,一点都不好。

好在这场猥亵并没有持续多久,门外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是我妈带着赵悦悦和沈安泽逛商场回来了。

继父的脸色瞬间变了,一把将我推开,然后站起身。

我妈一进门,看到的就是我在沙发上掉眼泪,害怕到颤抖的一幕。

“这是怎么了?”她皱起眉头,眼里闪过一丝不耐烦。

继父笑了一下,然后用威胁一样的眼光看向我,“这孩子,刚才摔了一下,就哭成这样了。”

那时候,我渴望我妈能发现我的异常,发现我的衣服歪歪扭扭,发现我极度的恐惧。

可她没有。

她只是极其不耐烦的瞥了我一眼,“哭哭哭,就知道哭,丧门星一个!”

羞耻心让我无法开口解释刚刚发生的一切,只能在继父得意的目光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没多久,沈安泽打开门走了进来,塞在我手里一块巧克力。

“别怕。”

沈安泽看着我,眼睛里带着坚定,“以后我保护你。”

03.

“妈,我下午的面试... ...”赵悦悦神色委屈的开口。

我妈回过神,从床头拿起手机,给赵悦悦转了三万块钱,“那个白眼儿狼,真是一点都指望不上她,这钱妈给你出了。”

“谢谢妈妈!”

赵悦悦看着手机的转账,开心地抱住了我妈,然后下单了一条最新款的奢侈品裙子。

我冷眼旁观着这一切。

三天前,因为她要毕业面试,我妈就要我拿出三万块钱给她买衣服。

可是她从来没想过,我当初面试的时候,穿着的是洗到发白的衬衫和牛仔裤。

更没想过,我工作这么久的工资全部寄到家里,手里根本没有存款。

或许是因为我比她大两岁,所以母亲要求我事事让着赵悦悦。

从小就是这样,母亲再婚之后就更是这样了。

有一次,我和妹妹一起跟着母亲逛商场,我看上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

我实在是太喜欢了,才拉扯着我妈的衣角,小心翼翼地开口:“妈妈... ...能不能,给我买一条裙子?”

或许是因为我实在是太久没买过衣服,我妈心中短暂的心动了一下,拉着我们走到了那家店里。

赵悦悦忽然看向我,脸上露出了一个阴险的笑,然后一把扑进了妈妈的怀里,委屈地说:“妈妈,我也想要那个裙子... ...”

“这... ...”我妈皱了皱眉。

赵悦悦亲昵地在她怀里蹭了蹭,于是我妈答应了,转头看向我:“我就带了一份儿钱,这次就让给妹妹吧。”

我呆呆地愣在原地:“可是,可是那条裙子是我先看上的... ...”

“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

我妈交了钱,把裙子递给了妹妹,然后怒气冲冲地看着我:“你是姐姐,能不能让我省点心,就一条裙子让给妹妹怎么了!”

我咬着唇,低头沉默在原地。

妈妈的眼神带着失望和愤怒,像是要把我当场戳穿。

其实我只是想辩解一句。

不是一条裙子,也不是这次,而是每时每刻,都在让着她。

啊不。

其实曾经有一次,我也没有让着她。

那天家里,只有我和妹妹两个孩子在家,继父在卫生间洗漱。

“悦悦,爸爸忘记带浴巾了,你能进来给爸爸送浴巾吗?”

卫生间忽然传出继父的声音,赵悦悦应了一声,欢快地拿起浴巾准备进去。

他的声音有些粗重,这样的喘息声我好几次在他猥亵我的时候听到过。

我下意识地站起身,一把抢过了赵悦悦手中的浴巾。

她愤怒地瞪着我,似乎在为我抢了她的功劳而不爽。

只有我知道,她进去会面对什么。

我拿着浴巾的手,控制不住地开始发抖,陷入恐惧和纠结。

到底去还是不去?

浴室里再次传出继父的声音,“悦悦,快进来啊... ...”

看着一旁什么都不懂的赵悦悦,我咬了咬牙,还是决定自己过去。

我敲了敲浴室的门。

“爸爸,我是嘉嘉,我来给您送浴巾... ...”

门内的喘息声忽然安静了一瞬,然后继父说道,“进来吧,门没关。”

我犹豫着打开了一条门缝,然后将浴巾递了进去。

还没等我说什么,手臂忽然传来了一阵大力地拉扯,直接将我给拖了进去。

04.

浴室里全是水蒸气,那一瞬间我什么都看不到。

“嘉嘉,爸爸就知道你最懂事了... ...”

说着,他开始用自己的下半身蹭我。

我害怕得哭出声,拼命地挣扎。

手臂撞到了继父的脸,他忽然沉下脸色,然后抬手就是一巴掌。

我被他一巴掌扇倒在地上。

继父扯着我的衣服,威胁我:“你要是再动,我就找悦悦去,她可比你听话多了!”

“要不是我看悦悦还小,轮得到你吗!”

他的猥亵和打压让我不敢再挣扎,眼睁睁地看着他粗糙的手在我身上抚摸。

就在我已经绝望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随后,浴室的门被一脚踹开。

透过朦胧的水蒸气,我看到沈安泽焦急地闯了进来,随后一脚踹在了继父的腰上。

“啊,艹!”

继父被他一脚踹翻在地上,整个人撞在了浴缸上面,疼的立刻咒骂,“你个小畜生,你敢打老子!”

沈安泽喘着粗气,看着我衣衫不整地倒在地上。

他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将我包裹住,就要带我出去。

继父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疯狂地殴打着沈安泽,而沈安泽为了保护我,紧紧地将我抱在怀里。

最后,他拿起了洗漱池上那个铁质的淋浴头,砸在了继父的头上。

鲜血瞬间流了出来。

继父也失去了力气一样,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我被眼前这一幕吓得够呛,就连沈安泽抱着我的手臂也开始发抖。

他紧紧地攥着我的手,黝黑的瞳孔看向我,“嘉嘉,我带你走吧,我们离开这里。”

我跟着他跑出了家门。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

沈安泽一路拉着我,我们面对偌大的马路无处可去,只好转头跑向不远处的小山避雨。

可我们都只是孩子。

也都忽略了这种下雨天,山里是最危险的。

脚下一滑,我和沈安泽双双掉下了山崖。

下去的时候,沈安泽紧紧地抱住了我,“嘉嘉... ...”

他的声音颤抖,还带着低沉的沙哑。

我在摔落的过程中晕了过去,等我再次清醒过来,眼前是雪白的天花板。

“我... ...”

我张了张嘴,才发现自己的嗓子沙哑得厉害。

随后,我看到我妈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

还没等我说什么,我妈忽然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眼睛里满是怨毒,“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你这个灾星!”

“你害死了安泽,你怎么不去死!”

我被我妈掐得喘不过气来,也完全没有力气挣扎。

这一刻,我心里竟然期望着可以和沈安泽一起死。

我心里竟然也在想。

死的为什么不是我。

5

我没来得及看到沈安泽最后一面。

因为我妈说,沈安泽生前签订了器官捐赠合同,将他的器官摘除之后,就火化了。

而我苏醒,是两天后。

甚至他都没有一个葬礼。

曾经我一直以为,沈安泽是意外死了。

可是直到我住进这家医院,被活生生地摘除了器官,我才发觉,这根本就是一场骗局。

后来回到家。

我妈逼问我为什么要下着大雨拉着沈安泽跑出去。

这次,我不想在隐瞒。

“妈... ...继父他对我动手动脚,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我一边哭,一边解释,“我真的害怕,是哥哥救了我... ...”

我期盼着母亲的安慰。

期盼她用一双温柔的手抱住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是都没有。

迎接我的,是我妈的巴掌。

猛然扇在了我的脸上。

我站在原地,不可思议,甚至连哭泣都忘记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妈怒不可遏,怨毒地瞪着我,“我真是把你惯坏了,现在竟然敢把过错推到你爸爸身上!”

“我没有!”

我拼命地解释,然后看向了一边的赵悦悦,“妹妹,你告诉妈妈,我没有撒谎,你看到了对不对?!”

赵悦悦眼中闪过一丝慌乱,随后竟然躲进了继父的怀里!

她委屈地看着我:“姐姐,爸爸不是那样的人,你怎么可以撒谎呢?”

我踉跄着后退,心中满是难以置信。

因为我看到,赵悦悦坐在继父的腿上,任由继父摸着她的大腿根儿,也没有任何反应!

而继父,面色和蔼,眼神冰冷地看着我。

妹妹... ...妹妹也遭到继父的毒手了吗?

“你看看,悦悦多听话!”我妈怒气冲冲,满脸的失望,“你如果有悦悦的一半,安泽会死吗,这都是你害的!”

我妈的话,像是一柄利刃,硬生生地将我的心脏扎得鲜血淋漓。

为什么。

为什么连我的亲生母亲都不相信我?

这一刻,我忽然发觉他们才是一家人,而我,只是一个外人,一个灾星。

“滚回你房间闭门思过,晚饭也别吃了!”

我妈一把将我推进了房间,然后反锁了房门。

我看着黑暗的屋子,害怕的拍门哭泣:“妈妈,妈妈我错了,放我出去... ...”

可是门外再没有了回音。

房间内,只剩下我,靠着门蹲了下来。

我只能尽量地抱着自己,不敢发出一点响动。

就这样,我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我至今记得,梦里,沈安泽拉着我的手,带我来到了一个没有人找得到的地方。

就在我伸出手想要去触碰的时候,身后忽然被推了一下。

我摔倒在地上。

回头,就看到继父走了进来。

他解下皮带,脸上带着笑意,但是眼神里却充满着淫邪和冰冷的光。

“嘉嘉... ...你说你,像你妹妹一样,乖乖的,不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