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的时候,我以一种很不堪的方式出名了。

我最好的朋友陈帧让我去一家酒店找她。我去了,从此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不仅失去最珍贵的东西,还被撕碎衣服拍下各种照片。

我不堪入目的照片被发送到我所有的同学和老师的手机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人人都说,学生会的会长,为了钱,把自己卖了。

我瞬间成为了每个人嘴里最热闹的

我爸妈承受不了舆论压力选择离婚,我妈觉得丢不起这个人,服药自杀。

那天以后,我被迫转校,整容换脸,改名换姓。

我永远忘不掉那晚陈帧幸灾乐祸的嘴脸。

这一切,都是她搞得!

我不想就这样放过她。

1

我费尽心机跟陈帧考上同一所大学的研究生,卖掉了我妈留给我的房子,把自己包装成有钱妞,混入她的圈子,虚情假意跟她做好姐妹。

听说她男票京圈儿土著,巨有钱,长得还很帅,关键是对陈帧爱得死去活来。

他是我第一个突破口,也是我送给陈帧的第一份“礼物”。

接近这类优质专一的男人,挺困难的,但我就是要试试!

很快,我的机会来了。

陈帧生日,她跟男票闹别扭,不肯接男票电话。

于是她男票电话打我这里了,「陈画,陈帧跟你在一起吗?」

我说,「在」。

她男票犹豫,「我跟帧帧有点误会,她不肯接我电话,今晚是她生日,我想送给她一个惊喜,需要你帮忙。」

「怎么帮?」

「你的钥匙能借我用一下吗。」

陈帧家庭条件一般,却装富二代,自称住不惯校宿舍。我为了接近她,咬牙跟她在校外合租了一套大平层,「你想干嘛?」

「去你们合租的房子布置现场,今晚我要向她求婚。」

我的心狠狠一沉,陈帧这种虚荣心爆棚的坏女人,凭什么能嫁给穆辰这种好男人,大二时,她为了学生会长的名头,就能想出那种下作法子害我!她如果还能嫁进豪门,这世上还有天理吗?

「行,我帮。」我爽快应答,同时,一个恶毒的计划从心底滋生。

陈帧生日宴订在学校旁边的清吧,我借口堵车,掉头回到合租房。

远远就看见穆辰站在小区楼下,脚边放了一个大纸箱子。

他很高,一米八八的样子,穿着黑T恤,身材特有型,戴着黑色的棒球帽,遮住超级帅脸。

挺休闲的着装,哪怕全身没什么名贵的饰品,也遮不住他矜贵独特的气质。

我笑着奔上前,「等久了吧」。

他话不多,眼睛又黑又沉亮,「不久」。

我带着他回家,陪他布置完浪漫求婚现场,休息之余我从冰箱里拿出几瓶清酒出来,往其中一瓶里倒了点药,随手递给他。

酒的度数不算高,泡吧常喝的牌子,他看了一眼,仰头喝下。

2

我坐在纸箱子上喝了口,「你喜欢陈帧什么?」

穆辰似乎是渴了,一口气吹了整瓶,微微低头,将空瓶竖在脚边,「善良明朗。」

「噗……」

我一口酒喷了出去,这男人长得挺好看,咋就瞎了呢?陈帧跟“善良明朗”这四个字毫不沾边行吗?她恶毒、虚荣、阴暗、不择手段。

我愿用世界上最龌龊的语言形容她!最卑劣的手段报复她!

「怎么?」穆辰抬头看我,眼眸漆黑深沉,醉意微醺,竟有种难言的性感。

「你真有眼光!」我起身来到阳台,按照穆辰的交代,给陈帧打了一通电话,我语气急促,充满危机感,说有急事找她,让她早点回家。

回到客厅,不出预料,穆辰靠在沙发上昏睡过去。

晃了晃他,真昏睡过去了。

我于心不忍,杵在原地迟迟没动手,穆辰是个好男人,我不该把他卷进这场纷争,可一想起陈帧恶毒的獠牙,我又不寒而栗。

「穆辰,我这么做,不是害你,而是救你。」

我狠了狠心,扒了他的衣裤,将他放倒在沙发上。

「希望我们能演好这场戏。」

我处理了他用过的酒瓶子,撕烂自己的衣服,将自己掐得满身青紫,随手扇了自己几个耳光,直到脸肿起,我才停下,给陈帧发了一条讯息,「陈帧,快回来,救我!穆辰疯了!」

手机瞬间被陈帧打爆。

我将手机用力摔个粉碎。

3

陈帧察觉不对劲,急忙赶回来。

我抱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蜷缩在沙发一角歇斯底里地哭。

满地的凌乱衣裤,撕破的内裤挂在吧台上,就算是傻子看到这情景,也知道我跟穆辰做过了。

「陈画,你怎么了。」陈帧神情僵硬,脸色苍白。

「帧帧……」我扑过去抱住她,声泪俱下,「穆辰……穆辰侵犯我!」

天知道咬出“侵犯”这两个字,我有多痛快!

陈帧身体剧烈晃了一下,死死盯着穆辰。

「穆辰,醒醒,你这是喝了多少酒?」两名同学拍了拍穆辰。

都知道穆辰酒量不行,但没见喝成这样过。

穆辰被晃醒,看到眼前这番景象,人懵了。

「你混蛋!」陈帧崩溃扇他耳光,「混蛋!」

我捡起手机,披着衣服哭着跑了出去。

陈帧家境普通,她靠那张脸钓凯子,穆辰这种咖位的男人,是陈帧能钓来的最高级别的猎物了。

她不会轻易放手。

果然,我刚跑下楼,陈帧就追了出来,「陈画!」

我站在路边,佯装哆嗦的拨打报警电话,手机故意摔坏,无法开机,以此拖延报警,给陈帧充分暴露本性的时间。

「帧帧……」我向她求助,「你手机借我用一下,我报警,我一定要报警,我不放过那个禽兽!」

陈帧脸色苍白严肃,她握住我的手,「陈画,你冷静点。」

「我怎么冷静?我冷静不下来!你知道他对我做了什么吗。」

我哭着说,「他撕烂我的衣服,亲吻抚摸我的身体,还……还暴力侵犯我,我要让那个渣男坐牢!你如果袒护他!我们姐妹没得做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帧被我那番话深深刺激了,她眼底阴冷毒辣,眼眶嫉恨发红。

她青白的脸堆起诡异的笑容,安慰我,「我不是袒护他,我是担心你的名声。你冷静两天,我会找穆辰了解事情经过,给你一个交代。」

那笑容本不该出现在她脸上,可她却露出这样毛骨悚然的笑容。

我知道她要对我下手了。

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于是,我开始火上浇油,更加猛烈刺激陈帧。

4

我和穆辰“睡”过了,学校论坛传得沸沸扬扬。

消息是我发小散播出去的,越离奇越好,越香艳越好。

我就是要让陈帧难受,要气死她。

就算她想骂我贱人,都找不到理由。

还要绞尽脑汁给她富二代“强奸犯”男友擦屁股。

可真是哑巴吃刀片,割烂了舌头,也要生吞。

事后,我搬回了学校宿舍,陈帧也搬了回来,她把我看得很紧,表面上出于友情陪伴我,实则怕我报警毁她豪门梦。

搬回学校第二天,穆辰给我发来的消息。

「陈画,我们谈谈。」

「去校外谈,我不想在学校抛头露面。」

「行。」

我知道穆辰喜欢穿黑色,所以我选了黑色的长T恤,戴黑色帽子和口罩,把自己裹严实,并提前让发小蹲点偷拍。

出了校门口,就看见穆辰的迈巴赫停在街对面。

我拉开车门,坐在后排。

他有些颓,从后视镜看我,神情冷淡复杂,欲言又止,「去哪里?」

我眼眶红肿,长发凌乱,很憔悴。「就在车上谈吧。」

车子漫无目的环城行驶,其实我对穆辰挺内疚的,可想起我死去的母亲,我又狠下心肠。

我无法告诉穆辰真相,他吞下陈帧的毒诱饵,爱的蛊毒早已侵蚀他,一旦我向他全盘托出,他未必会相信我,还会惊动陈帧,届时,我将万劫不复。

一切都不到时候。

很快,沉默的气氛打破了,他转过头,看了我一眼。

他说,「陈画,那晚的事情我很抱歉,我酒量不好,但是清酒一瓶倒不了,那晚的事情,我和帧帧分析过,会不会有些蹊跷。」

我心里咯噔一声,没想到穆辰怀疑我,我忽然哭了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穆辰欲言又止,迟疑,「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会不会有人……」

「你怀疑什么?」我声泪俱下打断他的话,「我不要钱,不图人,跟你没有利益瓜葛,有什么理由那样做?」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为了洗脱自己强奸犯罪名,何必这样泼我脏水呢。」

穆辰抽了一口冷气,似乎无法忍受我用这么脏的字眼形容他,脸色变得铁青,下意识抓紧方向盘。

「既然这样,我们去警局谈吧!那晚沾有体液的内裤我还留着!」

我怒气冲冲地下了车,往回走。

穆辰追了出来,抓住我的胳膊,「陈画,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

我拼命挣扎。

「可能是我酒喝猛了,上头了,把你当成帧帧。」穆辰终于服软,他眼底却是悲怒的,「对不起,我郑重向你道歉,我可以给你赔偿!多少钱都行!」

「对不起有用吗?给钱有用吗!」我伏在他肩头痛哭失声,「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啊!」

这一幕,正被我发小拍下来,照片同步上传在学校论坛。我猜论坛一定炸开了锅,我今天刻意跟穆辰穿了情侣套装,还上了他的车,现在又被拍到穆辰拉扯我,趴在他怀里痛哭。

任谁通过照片都能看出来,是穆辰纠缠我。

我猜,陈帧看到这些偷拍照,杀了我的心都有。

她不会怜悯我这个被“侵犯骚扰”的受害者,她只会把我当绊脚石除掉。

她当年给我的煎熬和惨烈,如今,我会一点一点还给她!

「穆辰,我跟帧帧是好友。」我说,「我不想再提这件事,不需要赔偿,也不会报警。」

我进一步博取他的信任,「为了我的名声和帧帧,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是误会。」

穆辰充满芥蒂的眼神释怀几分,他忽然满脸愧疚看着我。

我摆摆手,什么都不想谈了,叫了计程车回学校。

我其实并不想伤害穆辰,也不想纠缠他。

陈帧这只害虫在他身上吸血,我想要剜除陈帧,穆辰必定经历阵痛。

他是无辜的牺牲品,该道歉的是我。

回到宿舍,陈帧红着眼睛,满是笑脸迎上来,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陈画,你去哪儿了?」

「出去走走。」

陈帧抱着我安慰,「我好怕你想不开,今晚我朋友庆功宴,你一起来散散心吧。」

大二那年,她就是以这样的借口,叫我去酒店的。

该来的,终究躲不掉,一切都是个轮回。

她终于要行动了。

只不过这一次,她是猎物,我才是精明的猎手。

5

我潜伏在陈帧身边那么久,不可能什么都没做。

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有哪些人脉,我都了如指掌。

别看陈帧在穆辰面前一副内敛优雅的样子,其实她挺野的。大二时,就跟社会上的人称兄道弟,认了很多道上的哥哥,人脉极广。

考上知名大学研究生,哪怕换了一座城市,她社会上的哥哥也不少。

我把庆功宴地址传给发小,他提前做打算。

庆功宴在市中心一家夜店,包厢里灯光昏暗,烟雾缭绕,都是社会人,几个男的光膀子打牌,另外几个在舞池里跟随劲爆音乐摇摆。

「帧姐来了。」坐在正中间的男人又高又瘦,扬起夹烟的手。

陈帧拍了拍我肩膀,笑着说,「宏哥,我带妹子来玩了。」

几个男人同时扭头看我,眼神赤裸。

我本能转身要走。

陈帧将我推进包厢。

「帧帧,你推我做什么。」我问她。

包厢门关闭那一刻,她就像变了一个人,冷笑,「陈画,这会儿就别装了吧。」

我故作疑惑,「你什么意思?」

陈帧甩手就刮了我一耳光,阴着脸,「都是千年的狐狸,你跟我玩儿什么聊斋啊!」

她力气极大,我刚站稳,她又轮番扇我几耳光,仿佛将憋了几天的怒气全部扇了出来。

我踉跄摔倒在地,满嘴血腥味儿。

她恶狠狠地揪住我头发,「你敢抢我男人?」

「我没有,是穆辰主动……」

不等我说完,陈帧忽然揪住我头发往墙上磕,她八成恨死我了,招招下死手。

「老娘玩剩下的把戏,你糊弄谁呢!」陈帧嫉恨盯我,「穆辰人老实,酒量也没那么差,如果不是你下药钓他,他根本不会出轨。」

「我没想到你会这样看我。」我被迫仰着脸,鼻血流进嘴里,反呛喉咙,「咳……咳咳……帧帧,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会……」

「防火防盗防闺蜜。」陈帧冷笑,「跟我玩儿心眼!你还嫩点!」

她往宏哥的方向走去,接过一瓶气泡酒,一仰头,示意宏哥动手。

两个男人往我的方向走来,我下意识往后退,忽然想起大二遭遇的凌辱,心生恐惧,我不顾一切往外跑去。

其中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抓住我,把我甩回沙发上,开始撕扯我衣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另一个男人拿出手机拍摄。

「别在这儿搞。」陈帧提醒。

这些事她做起来得心应手,从没失手过。

以前她都是躲在幕后,不露痕迹除掉对手,让对方抓不到把柄。这次我犯了她的忌讳,惹急了她,她不亲手整死我,出不了那口恶气。

陈帧娴熟抽烟,「给你带妞玩儿,那笔账给我抹了吧。」

「你钓到那么有钱的男人,不缺这点钱吧。」宏哥说。

「我没问穆辰要过钱,放长线钓大鱼,想吸男人血,就要有耐心。」陈帧把打火机丢在桌子上,「别为了小钱,丢了大钱。」

陈帧挺会包装自己,去年她就报了名媛培训班,圈儿里都是拼夕夕式假名媛,为了钓金主,奢侈品AA租赁,贷款出入高端场所,下了血本才钓到穆辰。

把穆辰拿捏得死死地。

我头晕目眩,浑身瘫软,被男人搂出包厢,往酒店拖去。

「周延?」忽然有人喊我。

我下意识睁开眼睛,看清喊我的那个人,心脏瞬间凝固了,沈扬!我整容时的主刀医生。

他西装革履,成熟清俊,拎着公文包,似乎来赴约,站在昏暗的走廊里,一脸诧异望着我,又看了眼我身后的男人。

我吓坏了!

早不遇,晚不遇!怎么今天遇上了!

周延是我本名,如果这个名字被陈帧听到,我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