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每次深夜加班,隔壁女生总是叫的很大声,把我弄的心痒难耐。

早在很久前,我就听说过黑人本钱的事,知道他们花样很多。

现在,算是真的见识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叫阿穆,和女朋友北漂三年了。

因为刚毕业没多久,我们没钱买房,只能在公司附近租房子住。

帝都寸土寸金的地方,房租可想而知有多贵。

我们在中关村附近租了一间15平方的次卧,每个月房租也要4000块。

隔壁主卧里听说住着一对跨国情侣,男的是高大壮实的黑人,女的是一个漂亮的平面模特。

我是个早出晚归的码农,和她们虽然住在一个屋檐下,但几乎碰不到面。

和他们打交道最多的,就是隔壁免费赠送的现场实况音频。

我和女友那方面不是很频繁,基本一周一次,而隔壁屋里,晚上时常听到床剧烈响和肉搏相撞的声音,女人时而娇喘、时而尖叫的淫靡之声,更是听得人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以前媳妇在家时还好办,灯一关,我们两屋各自欢好。

最近,媳妇加班变得越来越频繁,她不在家时,总能听到隔壁屋传来异常高亢的尖叫声,每次都听得我心痒痒。

不知道是不是听他们做那事儿听多了,我对隔壁屋女孩儿的好奇心变得越来越重,甚至,渐渐对她产生了不该有的想法。

“哎,听说了吗?昨晚502都叫救护车了。”

“叫的那么大声,谁听不到,昨天那女孩儿被拉下去时,我在楼上全看见了。”

昨晚新游戏上线,我加班到今早上6点多才回来。

一进小区,就看到几个大妈脑袋凑在一起叽叽咕咕。

她们虽然脑袋凑的很近,但并不妨碍声音传得很远。

放在以前,这些八卦我才没兴趣听。

但刚才听她们提到502,让我瞬间来了精神。

我渐渐放慢脚步。

“你说说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太不爱惜身体了,干个那事儿居然还能弄进医院去。”

“谁说不是呢,那么漂亮的姑娘,给糟蹋成什么样了!”

大妈们边说边叹气,脸上表情各有各的丰富多彩。

我正支棱着耳朵打算继续听,忽然一个大妈用手肘碰了一下正在动情描述的大妈。

几个人回身儿看了看我,突然止住了话头。

“这小伙子是不是502那个?”

“没错!”

几个大妈对我投来注视礼,眼里同情又惋惜的复杂神色看得我心里直发毛。

他们一定是同情我和黑人做室友,经常要面对这种尴尬的事情吧。

我也很无奈啊!

我已经交了半年的房租,提前退租房东怎么说都不肯。

每个人都有好奇心,大妈们说一半儿的话成功吊起了我胃口。

“回家后一定得问问媳妇,我昨晚在公司加班时,隔壁屋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

我一进屋,媳妇还在沉沉睡着。

只是,她的面容为什么如此憔悴?

想想我每次经历过隔壁屋夜间“洗礼”后,第二天也是这副无精打采睡眠不足的模样,瞬间就明白媳妇的感受。

轻手轻脚爬上床,我也很快进入了梦乡。

(2)

一觉睡醒后,已经到了下午。

难得工作日我也能在家休息。

在屋里打了好一阵子游戏,忽然听到客厅里传出声响。

好奇心趋势,我打开屋门向外看了看。

隔壁女生竟然也在家。

她穿了一身清凉的吊带短裙在晾衣服。

女孩儿见我出来,很礼貌的对我笑了笑。

“我叫安安,你们搬来一个多月,今天终于见面了。”

女孩儿声音清脆,大大方方的和我打招呼。

“嗨……,我叫阿穆,很高兴认识你。”

很少和这种级别的美女打交道,我一时紧张得说话都磕绊起来。

安安刻意忽视掉我的紧张,对我又是甜甜一笑,然后继续忙活起来。

我假装往卫生间里走,一路拖拖拉拉,用眼光余光不住打量她。

她真的太美了,五官精致又小巧,身材凹凸有致,关键是一双大长腿又白又直,看得我有种想摸一把的冲动。

这会儿她正仰着头踮脚搭衣服,顺着她傲人的天鹅颈往下看去,两只可爱大白兔被挤得呼之欲出。

我暗自吞了吞口水,强压下心底澎湃思绪,赶紧回了屋。

“不过,她怎么看不出半点憔悴的模样?”

晚上,小艾刚一进门,我就好奇地打听昨晚隔壁的趣闻。

媳妇狠狠白了我一眼,然后浑身无力地瘫倒在床上。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人家屋里头那点事儿你问那么清楚干嘛?”

被媳妇一顿抢白后,我也觉得臊得慌,于是赶紧换了个话题。

今天又到了每周一次比武的日子。

晚上睡觉前,我从抽屉里拿出冰火两重天,试探性的在媳妇面前晃了晃。

结果,又挨了一通骂。

“我这些日子加班加到快吐血,能不能让我歇歇!”

以前她干这事儿总是很积极,今天说不要倒让我挺意外。

媳妇说完这句话后,满肚子委屈显然还没发泄完。

她干脆坐起身,开始数落起我来。

媳妇当年是我们系的系花,当初全系有一多半儿男生追求过她,她最后却选择了我这么个长相并不十分出众,家世也不怎么样的穷小子。

那时大家都说我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才捡了这么大个便宜。我也觉得自己能追到她,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所以,对于媳妇偶尔的刁蛮任性,我向来十分纵容。

虽然被人说,我心里也不舒服,但看着媳妇那憔悴的模样,我更是心疼。

第二天是周末。

媳妇赖床一直不肯起来。

我准备好早餐后,一个人无聊的坐在餐桌边吃饭。

自从见过隔壁漂亮女孩儿后,我又多了一项去客厅里走动的爱好。

不过,今天安安好像不在家。

主卧里只有她的黑人男友杰克。

他似乎在做大扫除,屋子门口堆了好几袋待处理的物品。

最外面袋子上有个东西十分醒目,让我想不注意到都难——玫红色丁字裤。

我媳妇也有一件同款!

小艾是做软件测试的,平日里穿衣打扮很是中规中矩,但她里面两件总能穿出多种花样。

不得不说,她的这一个特殊爱好让我很是受用。

毕竟,干那事儿的时候,能增加不少情趣。

“现在的女孩难道都好这口儿?”

我回了屋,饶有兴致地和小艾说起我的新发现。

没想到媳妇听完后瞬间黑了脸。

小艾样貌虽然不差,但站在安安面前,相比之下就逊色不少。

女孩子向来喜欢比较,小艾知道自己比不过安安,一直心存芥蒂。

“我这是又触到媳妇霉头了吧?”

想到这里,我赶紧闭了嘴。

(3)

这段时间项目不忙,我这天请了一天假出去办些事,上午办完事,下午刚好休息。

刚回家后,就听见主卧里的异响。

顺着半掩的房门望进去,安安正躺在床上。

她今天也在家!

安安身体似乎不太舒服,一直躺在床上。

我忍不住又瞧上两眼,见安安始终没有起身的意思,就悻悻地回了屋。

游戏打得正激烈时,忽然听见卫生间里传出哗哗的流水声。

水声好像越来越大,我到卫生间一看,里面居然成了瀑布!

安安不知所措地用一条湿毛巾去堵爆裂的水管,见我过来了,赶紧大声喊我,“小穆,你快来,水太多了,我止不住,来帮帮忙。”

我这会儿已经走到门边,听见她叫我,赶紧冲了进去。

卫生间空间实在是小,我们两个人手忙脚乱地忙活,免不了会有身体接触。

我有几分迟疑。

此时水已经将安安整个人浸透,她里面的内衣从白衬衣里透出来,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我面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画面冲击力实在太大,我愣怔之下,都忘了手上动作。

“小穆!”

“啊……,我在。”

被叫的醒过神儿来。

我赶紧心虚地跑回屋里取工具。

已经感觉到身体起了反应,再不出来透口气,我只会更尴尬。

又忙活儿了一会,水终于被堵住,又是收水又是擦地好一阵忙碌,我们终于结束战斗。

这会儿,我身上也完全湿透。

短T恤湿答答黏腻腻的贴在身上,能清晰看见上面的水珠往下淌,而下面情况就更尴尬了。湿透的睡裤紧紧贴在腿上,两腿间凸起被毫无保留的勾勒出来。

我们虽然都没脱衣服,但这视觉效果也足够震撼。

安安看了我一眼,脸瞬间红成了番茄,杵在原地不知所措。

“那个……我要出去……换一身衣服。”

“……哦……”

我一直傻愣愣的看着她,完全忘记自己堵在了卫生间门口。

脑海中一直回味安安刚才害羞的模样,一转头,我发现镜子里的自己,脸也直接红到了脖子根儿。

这次意外后,我感觉安安看我的眼神似乎也起了变化。

我们之间,似乎有一层窗户纸被捅破了...

今天是清明节,外面一直阴雨连绵。

我们几个人都没有外出打算,干脆决定一起在家里做饭吃。

小艾不会做饭,所以下厨房这事就落到了我身上。

我一个人在厨房忙碌时,安安忽然探进头来。

“我来帮你打下手吧,两个人一起弄会快一些。”

厨房空间比卫生间大不了多少,我们两个人共处一室,难免又会想起那天在卫生间的尴尬场景。

安安面带羞涩,我多少也有些难为情。

我们都很安静的忙着自己手上的事。

只是,我总会忍不住偷偷看她。

安安今天穿了一条紧身牛仔裙,把她姣好的线条勾勒得十分完美,只是,她动作幅度稍微大一些,胸前嫩白的一片总会若隐若现。

我心里像猫抓一样难受。

厨房空间实在太小,我们总会不小心碰到对方。

在安安第三次不小心蹭到我胳膊时,我实在受不了了。

“今天天真热,都口渴了,我去喝口水。”

说完我急忙往外走。

正要出来时,余光仿佛瞥见杰克和我媳妇在谈话,两人挨得特别近。

他手还不安分地在我老婆胸前捏了一把。

我一着急,猛的向前探头,结果脑袋直接磕到了门框上。

“卧槽!”

这一下太用力,撞得我眼前直冒金星。

小艾听到声音后立刻跑过来,蹲跪在地上给我揉脑袋。

看着她满眼心疼的模样,我想刚才一定是看错了。

小艾那么爱我,怎么会做出背叛我的事?

我做了一大桌可口饭菜,获得了他们的一致好评。

“小艾你真有福气,找了个做菜这么好吃的男朋友。”

被一通夸赞后,小艾满意的对我直竖大拇指。

晚间,媳妇一脸狡黠的说要给我发福利。

她站在我面前,一件一件脱掉身上的衣服,然后,又打开柜子缓慢穿上一件可爱的兔子装。

看着眼睛发直的我,小艾露出满意的微笑。

她小手一伸,在我腰上捏了一把。

“老公,我这样你喜欢吗?”

哪个男人不喜欢!

我一个鲤鱼打挺,直接把媳妇扑倒在床上。

正当我们双人瑜伽渐入佳境时,隔壁房里突然响起一声尖叫,而后,激烈的肉搏声不绝于耳。

不用想都知道隔壁屋发生了什么。

这场景,就好像我们正悠哉悠哉压马路,突然身旁冲出来一头野牛,还扬了我们一身土。

看着媳妇越来越黑的脸,我兴致也被冲散大半。

“啪!”

媳妇一把关掉床头灯,然后用被子蒙住了头...

一天周末,小艾约同事去做头发,我一个人宅在家。

坐在阳台上玩游戏玩得正投入,突然见到安安穿了一身男士T恤从屋里走出来。

安安男友身高和我差不多,大概都1米8几的模样。

她不到1米7的身材,竟硬生生把那件衣服给撑了起来。

造物主对有些女人如此偏爱!

我正不住感慨时,安安忽然上前和我打招呼。

“阿穆,我要晾衣服。”

安安脸上泛着红晕,有些不好意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她看到了我目不转睛的盯视。

“哦, 哦。”

我用手刮了刮鼻子,掩饰脸上的尴尬神情,赶紧从躺椅上起身,把地方腾给她。

一直热衷于看安安晾衣服,这回可以这么近距离观看,我怎么舍得离开。

眼睛偷偷又瞄了她几眼,这一瞄不要紧,我忽然发现了问题。

她身上那件男款纯白T恤,竟然是我的。

这件衣服虽然没有logo,很难分清是谁的。

但因为我那件之前吃东西迸上油点子,衣角处仔细看,还能看到一小块脏污痕迹。

“你这衣服……好像是我的。”

我心里竟然有几分小兴奋。

我对她指了指衣角处的痕迹。

她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将我衣服当成她男友的收走了。

“对不起,对不起。”

安安忙不迭道歉,然后飞也似的跑回屋。

她换上一条家居裙,伸手把T恤递还给我。

接过还带着她体温的衣服,让我有些想入非非。

不知道是不是想她的时候有些多,有一次我做梦,竟然梦到了和她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