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了他老婆……我老婆就能回来了……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疯狂的想法,但我相信这一定是真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老婆胡雯失踪了,在我眼皮子底下。

监控显示昨天夜里我们两个回家之后就没人再从我家出来过,我家住七楼,门窗紧锁,可我一觉醒来她人就没了。

报警之后,警察找不到任何有效线索,把我当成了唯一突破口。

他们问话时的眼神,表情、动作以及话里的细枝末节都好像在问我:“是你杀了她吧?然后把她分尸藏起来了?”

甚至让我在独处的时候觉得,就是我杀了胡雯。

2

四十八小时之后我被释放,回家的路上我都有脖子后面发凉的感觉,似乎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有只眼睛在死死地盯着我。

之后的三天,我想尽办法,都没有找到胡雯的影子。

只能再去警察局问问有没有什么进展,可三天前我报案时接警的年轻警察一脸茫然地对我说不记得我来报过警。

我不知他卖什么葫芦,只能把三天前报警的经过和他说了一遍。

他皱着眉头,去找了其他同事,可所有警察看了我之后都说我没来报过警。

之后,他就让我在接待室等他一下,期间那种被人监视着的脖子发凉的感觉又来了。

半个小时他回来,带我去看了监控,分别是我家和警察局的。

监控上显示,我家最近都是我一个人出入,而警察局这边,我则没有来报过案。

就在我傻眼着不可置信的时候,那警察开口说:“而且你没结婚啊,户籍科那边显示你是单身啊?”

怎么可能?我跟胡雯可是大学一毕业就结婚了。

我大口喘着粗气:“不可能!我现在就回家找结婚证!”

说着,我大步离开了警察局,走到警察局大门口的时候,那种让我脖子发凉的被监视着的感觉再次出现。

我猛转头回去,一个身材瘦肖,满脸胡茬地警察正死盯着我。

3

一直监视着我的就是他么?

他为什么要监视我?

可被发现的他没有半点惊慌,反倒我被他盯得有点瘆得慌,有些狼狈地走了。

回家的路上我都在想,为什么监控上胡雯会消失,为什么他说我没和胡雯结婚?

一回家,进了卧室,我的冷汗下来了。

因为我家卧室床头挂着的那张我和胡雯的结婚照,不见了!

我连忙开始发翻找结婚证。

可是越找,我的手脚就是越是冰凉。

不光结婚证不见了,而且原本被胡雯的衣服塞得满满当当的衣柜也现在也空空如也。

甚至连我手机我们的合影,以及我存下她的电话号码也都不见了。

甚至……我连她的电话号码是多少都想不起来了。

我现在找不到任何和胡雯有关的东西了……

就好像胡雯不存在一样……

难道我疯了?

胡雯是我想象出来的?

此时,敲门声突然响起,把我吓了一跳。

“有人么?”门外传来嘶哑的男声。

我长出了一口气,轻手轻脚的到了门口,看了一眼猫眼。

冷汗从额头滴到了鼻子,因为门外的就是刚才那个在警察门口一直盯着我看的警察。

他在跟踪我?

他跟踪我有什么目的?

就在我狐疑的时候,门口又传来他的声音:“也许我能帮你找回你失踪的妻子。”

4

我闻言就是一惊,猛地开了门。

倒不是因为他说能找回胡雯,而是他相信胡雯的存在。

他自顾进了门,坐在了沙发上。

“我叫孙磊,你三天前来报警的时候,我就感觉有些不对。”

什么,三天前?他不光相信胡雯的存在,还记得我去报过警!

“对……可是……现在,监控里胡雯没出现过……我家也没有胡雯的东西……就好像她不存在样!”

孙磊没说话,先帮我点着了烟,自己又猛吸了一口才说。

“我老婆也一样,凭空消失了。”

“我老婆有先天性心脏病,生育有很大危险,当时我妈妈很反对我们结婚,但还是没拗过我。”

“我最开始决定不要孩子,可她执意要生。”

“果然,她生产的时候出了意外。”

“我当时只能在产房外祈祷,也许是因为我的祈祷有了效果,她最后安全地生下了我们的孩子。”

“可后来我因为工作的原因出差,再回来的时候我老婆和我儿子都不见了。”

“之后,他们存在过的痕迹也在之后渐渐地消失了。”

“我的亲戚朋友多说我没结过婚,我老婆这个人的也不存在。”

“我想了很多种可能,最合理的就是我的精神出了问题。”

“直到五天前你来报警,我就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

“果然,你遇到了我一样的事。”

我不太确定能否相信他的话,反问他:“所以一直监视我的就是你?”

他掐灭了烟:“暗中观察。”

“那你来找我干吗?”

“我觉得我们妻子的失踪,应该有某种关联,也许找到你老婆,就能找到我老婆。”

“可是,现在我连我老婆怎么消失的都不知道,更不要谈找他了。”

他又点了一根烟:“你仔细想想,你老婆的失踪和我老婆的失踪有什么共同点吗?”

“共同点……”

共同点!他这个提醒让我猛然想起了一件事!

5

死里逃生……然后又突然消失……

七年前,我和胡雯还是大四的学生,胡雯是我们班的班花。

我两个平时连话都很少能说上一句,甚至可以说胡雯对我来说有点高不可攀。

我很喜欢她,但碍于自卑一直也不敢太接近她。

那年全班一起毕业旅行,在旅游大巴上出了车祸。

她当时坐在我的前座,汽车侧翻之后,她倒在我的面前,满脸的血。

我想过去救她,可我也倒在地上,身体一动也不能动,意识在渐渐消失。

在我完全失去意识之前,我看到一黑一白两个人影走到了她身边。

想起爷爷活着的时候对我说过,人要死的时候,会有一黑一白两位来带他走。

我强打起精神,拼尽全部力气想要站起来赶走那两个人影。

可我却动不了,只能在心里祈祷着,让她不要死,然后眼前慢慢陷入黑暗。

我醒过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问胡雯怎么样了。

万幸她没事,可我们班的其他人都死在了那场车祸里。

后来,也许是因为整个班上只剩下我们两个还活着,我和胡雯的关系进展飞快,大学毕业后就结婚了。

一样的七年前,然后一样的死里逃生,最后一样的消失无踪!

难道她们消失的原因就是因为之前曾经死里逃生?

她们早就应该死了,而她们消失只是事情变回了原本该有的样子?

6

孙磊看我半晌没说话,问我:“怎么了?”

我和孙磊说了我的想法,他听了之后皱起了眉头。

“的确,我们妻子的消失肯定是因为某种超自然力量,可是现在与其深究原因,还不如先做些实在的。”

“如果我们现在有胡雯的照片,就可以发寻人启事。”

我点了点头,然后打电话给亲戚朋友问他们有没有胡雯的照片。

可所有的亲朋都问遍了,得到的结果都是一句反问:谁是胡雯?

我知道,自己是和孙磊遇到一样的情况了。

孙磊问我:“要不然,我们去你们大学看看?也许学校还能查到些什么。”

我皱着眉头,照理说现在胡雯存在的痕迹应该都消失了,去学校有什么用呢?

不过死马当成活马医,就和孙磊一起去了学校。

到了学校之后,孙磊和校方交涉了一番,我们就直奔了档案室。

我不抱希望地翻着档案,没一会能听到孙磊兴奋的声音。

“你看看是不是这个!”

我连忙过去,就看到一张档案上清清楚楚地写着胡雯的名字、民族、生日……

“这就是胡雯的档案!”我大喜过望。

可孙磊却啧了啧舌:“这也没有照片啊,没用啊……”

我这才注意到,原本应该有胡雯证件照的地方空空如也。

找到胡雯的档案至少证明了胡雯的存在,可没有照片对我找到胡雯又没什么帮助。

下午,我又和孙磊一起问了当年的老师,他们都说不记得有胡雯这么一个学生。

天很快就黑了,我和孙磊分开之前,孙磊对我说如果我找到胡雯的照片一定要通知他,他会用自己能动用的所有资源找到胡雯。

我没回家,而是就近在家附近的宾馆开了间房。

半躺在宾馆的大床上,低头想着胡雯的事。

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间里出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

而我这才注意到,房间里漆黑一片。

是我来的时候没开灯?还是灯自己灭了?

而那个女人的声音也大了起来,苍老而凄惨,尾音拉得老长,像在哭诉。

“回来吧……回来吧……”

这声音让我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忙抬头去看。

可一抬头就看到房间里矗立着三个人影,分别在床前和床的两边。

窗户外照进来的月光微弱,也不知是不是习惯了眼前的黑暗,我在微弱的月光下看清了那三个人影的脸。

是我大学的三个室友,是我还能依稀回忆起七年前车祸中他们凄惨死相的三个室友。

他们看着我,面无表情,静立不动。

突然!

三个人的脸上同时挂起了诡异的笑容,嘴巴弯成了倒挂着的弯月,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回来吧,我们大学的时候每天一起去网吧多开心呀!”

“回来吧,我那时候每天给你带早饭,你都忘了吗?”

“回来吧,你还欠我四十块钱没还呢!”

“回来吧,你不是说要和我们做一辈子的好兄弟么!”

我猛地用手捂住耳朵,紧闭双眼,身体如坠冰窟。

他们三个难道是在用我们大学时的兄弟情勾引我“回去”?

去他们在的地方?

他们已经死了,那他们在的地方……

为什么呢?他们的死和我没有关系,那是意外。

然后突然一个想法让我身上更冷了,也许七年前我也应该在车祸里死掉,现在他们也要把我这个原本应该死去的死里逃生者带回去了。

不知什么时候,声音停止了。

我大口喘着粗气睁开了眼睛,一睁眼就看到他们三个人的脸已经快贴到了我的脸上!

漆黑的房间里三张惨白的脸上带着那不怀好意的笑脸,瞪着各自大大的一双眼。

死死地盯着我……

盯着我!

我猛然从床上惊醒,大口喘着粗气,只是一场梦?

那我就安心了……

可……我为什么会在我家卧室的床上?

7

刚才只是……梦么……

手机响着,把我拉回了现实。

是奶奶打过来的。

“大孙儿啊,你不是说要回来吃饭的吗……”

我这才想起胡雯失踪之前答应过要去看她,只是这几天一直在找胡雯给忘了。

胡雯的事情现在也没个眉目,就决定先去看看奶奶。

一进门,奶奶连忙过来迎我:“大孙儿啊,怎么没带孙媳妇来啊?”

我刚想顺口随便说个理由,就猛地反应过来,奶奶她还记得胡雯的?

“奶奶,你还记得胡雯?”

奶奶有些奇怪地看着我:“我又没老糊涂,怎么会不记得我大孙媳妇啊?”

我一愣,然后猛地想起一件事。

如果说奶奶没忘记胡雯,那也许奶奶家还能找到胡雯的照片?

我也没来得及和奶奶解释,直接冲进奶奶家的侧卧。

我和胡雯刚结婚的时候,曾经在奶奶家住过一段时间,我记得搬走的时候有本相册留在了这里。

我也顾不得奶奶在客厅里大声问我怎么回事,埋头寻找着,像是怕慢一点它就会消失一样。

果然,我在衣柜里找到了胡雯曾经穿过的衣服,梳妆台上有胡雯没带走的眉笔。

没多一会儿,我停下动作。

我手不住地颤抖,看着眼前那本相册。

大口喘着粗气,心快跳到了嗓子眼。

既激动又害怕,激动的是打开这相册也许就能再看到胡雯,害怕的是也许这相册里胡雯的照片也消失了。

奶奶还在门外问我到底在干嘛,我充耳不闻,咬牙打开了相册。

相册里,胡雯正对着相册外的我微笑。

浅浅的梨涡,很甜。

8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我将那张照片从相册里抽了出来,塞进了裤子口袋。

然后连忙拨通了孙磊的电话。

“喂。”孙磊的声音慵懒。

“我……我找到胡雯的照片了!”

“什……什么?”电话那头,孙磊的声音一颤,语气先是惊讶,然后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你……你在哪?我现在就去找你……”

挂了电话,孙磊给我发了个定位,我大步出了门。

身后传来奶奶的声音:“孙儿啊,吃了饭再走吧……”

十分钟后,我打车到了孙磊发的定位,是孙磊的家。

孙磊刚一把我迎进门,我就拿出了那张照片。

孙磊看了之后眉头紧皱:“这是胡雯的照片?”

“嗯。”

“你在哪找到的?”

“我奶奶家。”

孙磊点了点头:“好,我尽快安排寻人启事,你这张照片能给我留下吗?”

孙磊这话让我有点犯难,我虽然想尽快找到胡雯,但也舍不得把手里唯一胡雯的照片给他。

“我奶奶家还有,我明天去她家再拿一张吧。”

孙磊点了点头:“那你可要尽快,也许你奶奶家的照片也会和其他胡雯的照片一样消失。”

我准备回家,离开的时候注意到孙磊家的客厅上挂着一张风景照。

不过与其说那是风景照,不如说是随便在哪个湖边拍了一张,谈不上什么构图,风景也并不算好。

我有些奇怪,孙磊为什么要在自己家的客厅挂这么一张相片呢?

回到家,我一头就栽倒在了床上,对胡雯的想念在此刻爆发。

胡雯啊,你到底在哪啊……我好想你啊……

想拿出胡雯的照片看看,在裤子口袋里掏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有……

难道是照片落在孙磊家了?

我连忙给孙磊打电话:“胡雯的照片……我是不是落在你家了?”

电话那头的孙磊语气茫然:“没有啊……怎么?不见了吗?你好好找找,那可能是我们找到胡雯的唯一希望。”

挂了电话,我有些无力地瘫坐着。

因为我觉得,胡雯的照片并不是丢了,而是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