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曾经的豪门大少爷,我的二十岁,家族破产,父亲轻生,自己被人诬陷锒铛入狱。

我成了整个京城最大的笑话,我怎么也想不到在出狱当天竟然会是沈舟许收留了我。

五年前我对他穷追烂打,五年后他一跃成为京城红人而我则像只落魄的狗,再也配不上他的光辉。

但……事情的真相真的如此吗?

1

走出监狱大门,我逃脱了这个困了我五年折磨了我五年的地方,那方小小的囚笼早已将我的棱角磨平,从今天开始我正式重获自由。

秋风袭人,虽是正午阳光扬洒可是身上依旧觉得寒,我不由得抱紧了隔壁搓了搓裸露在外的皮肤,直到站在公交站台前摸遍身上所有口袋勉强凑出七块钱。

去哪儿?我这样想着下意识记起几个地名,可话到了嘴边只是踌躇了一下便再也说不出来了。

“还有哪里可去。”我自嘲般笑了笑,久久不能释怀,或许监狱磨平了我的脾气却没能让我失去记忆。公交车司机可能是见我傻在原地没有要上车的意思,朝我按了两下喇叭直直地开走了,等我回过神想去追人家都已经开远了。

“倒霉死了,这个破地方还怎么走。”我很确信刚刚那辆车是上午最后一班,都怪我走神现在想坐下一班车就得等到下午了。

什么大风大浪我没见过,这点小事并不足以让我生气,我随处找了块空地就在公交站台里窝下了。

图片源于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源于网络,侵删

遇到事先等等看,总会能解决的,我总是这样想,也许是监狱待久了不得不这样想开一些。

阳光越来越毒了,身上是暖了可也被烤得睡不着了,我半眯着眼睛迷迷糊糊之间,我看见一辆黑车停到了公交站台前,还没等我睁开眼睛看清那是辆什么车,后座下来的那人便晃了我的眼睛。

一个极为高挑的男人,手工定制的高档西装,私人高奢腕表,打理得当的长发落在肩上,以及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沈舟许

高人、有钱人,以及最熟悉的陌生人,我呆呆地瞪着眼睛甚至都没能移动目光,他向我走来时如同一个贵族或是王子,矜贵,从容不迫。相比之下我像是呆头鹅一样,着实有些丢人了。

“白少爷,好久不见。”

我看着他嘴唇张合,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毫无疑问他是为我而来,可我也想不到他为什么要来,毕竟我当时进去的时候被人诬陷过失杀人的那位死者,就是沈舟许的弟弟沈舟远,他不是应该也不知道真相吗?难不成是来亲自抓我回去给他弟弟报仇的?

“好,好久不见啊沈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一个大男人总之现在不能怂。

“五年不见,白少爷倒是没怎么变样子了。”他的声音不算冷,就是透着些疏离的味道,表情一直绷着,让人窥不见他的心思。

“哪里哪里,比不了沈总。”五年了还留着这一头飘逸的长发,远远地都辨不清雌雄。

“没有地方去就先住到我那里,上车吧。”

果然,果然!这就是要把我绑回家亲自报仇!

“不是,沈总您先听我说,其实吧您弟……哎!沈总您这是干什么!”

我话都还没说完就见沈舟许冷冷地扫我一眼,转身打了个手势,方才跟在他车后面的那辆白车里窜出两个彪形大汉,一边一个向我冲过来直接抬着胳膊就往车里塞,我扭着脖子冲沈舟许喊。

“沈总,这里面有误会,有误会!”

“让他闭上嘴。”

“唔……呜呜呜!”

2

被带回沈家后事情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发展,沈家上下都是新面孔,各处地方也都任我乱窜,除了见不到沈舟许和不让迈出大门外小日子过得是真舒心,一时间我也弄不懂沈舟许究竟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是要先麻痹猎物,然后再五马分尸!这么一想我这颗心又悬起来了,忐忑不安起来,每天在院子里薅草让打理花园的老头看见我就生气。

图片源于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源于网络,侵删

八月十五那天,我终于等来了这个宅子的主人,只不过他喝的有些醉,不,是烂醉。

“喂,沈舟许,你还清醒不?”

他是被司机送回来的,宅子里的人除了看门的都放假了,我和司机把他弄进屋,司机家里催得紧我就让他先回去了,自己一个人照顾沈舟许。

“你这是喝了多少啊?不是我说现在当老板都这么玩命了吗,一个个拿酒当水喝。”

沈舟许任由我的手拍在他英俊的侧脸上,哼哼两声抬眼都带着迷蒙,我给他煮了碗醒酒汤,捏着鼻子给沈舟许灌了下去。

“想不到你都混到这个地位了,还有人敢灌你酒。”我摸着沈舟许的脸,高挺的鼻梁,消瘦的下颚,薄唇泛着殷红,脸颊两侧也是红红的倒有一些醉生梦死的调调。

一些回忆就聚在心头,若是他还清醒着我肯定不会让他看见我这番姿态,像一条小狗趴在他身上,环抱着他将脑袋埋在他的胸膛里,听着他的心跳妄图取得一丝温暖。

“你瘦了好多,你知不知道其实我很想你,我没有杀你弟弟,只是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没有脸缠着你了,也不配和你在一起。”

“沈舟许,我真的好喜欢你,可是现在的我配不上你。”

我仰起头轻轻吻在他的下巴,指尖描绘着他的五官,渐渐地掩藏了多日的情绪在沈舟许翻身将我压倒在沙发上时崩溃决堤。

“白奕……白奕。”

“呜……是我。”

“白奕。”

“我在。”

他撑在我的上方,两侧的胳膊将我笼罩在他的保护下,我的眼泪总也控制不住。是了,我从不是因为担心沈舟许的报复而恐惧,我那每日每夜的提心吊胆全是为了害怕见到沈舟许而已。

沈舟许……我曾经不顾一切爱过的男人,现在正因为喝醉了酒而俯身亲吻着我。

“别哭。”他带着喝多了的哑音。

“说谁哭了,你才哭了。”我死鸭子嘴硬却还是偷偷抹掉了眼角的湿意,咬着牙攥紧了沈舟许的衣襟命令他,“给我继续!”

他却死活不肯,只是搂住我的肩膀一遍一遍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会补偿你的,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我不明白,却也没有问,因为我也跟着不清醒了。

很多事情我都想不明白,比如为什么我们家会破产,为什么我老爹会选择轻生。

为什么我会被人威胁认下本和我无关的罪名,

为什么沈舟许要带我回家,又为什么要在吻我的时候一遍遍说着对不起。

3

早晨是做噩梦吓醒的,我也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梦,只是睁开眼后是我和沈舟许衣不蔽体地倒在二楼的房间里,这人宿醉的厉害到现在都没醒。

“喂,沈舟许,沈总,醒醒太阳晒屁股了。”我伸手又去打他的脸,只是这回还没扇两下就被他抓住了手。

“你怎么在这里!”他在睁眼后一把推开我的手,十足的“渣男”模样。

“呦,沈总是吃抹干净就不认人了。”

“你什么意思。”他突然像是无措起来,甚至不敢看我,头发也因为昨天的事变得乱糟糟的。

“昨天某人对着我是又亲又抱。”

我指了指身上的痕迹,就看着沈舟许的脸色变得铁青,表情更是僵硬的摆不出,同时看着他一脸悔恨我在心里也压抑着痛苦,和我上床真的就这么难以让你接受。

“得了,别黑着脸了,什么都没有这些都是我自己掐着玩的。”

我在他开口前打破了僵局,再尴尬下去我自己都有可能憋不住了,虽然我也没见过自己掐出来的吻痕。

他像是还要张嘴说什么,我却不想听了。

“行了,正好你沈大忙人有时间回来一次,我就想问问你还要把我关到什么时候。”我背对着他穿衣服,生怕在他面前丢人出丑,我是想留在他身边可我也怕控制不住自己。

“不是关你。”

“什么?”

“我没有关你,我只是想补偿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