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是个双性人,同时拥有两种生理体验。

那一段时间,我身边几乎所有女性,女同事/嫂子/表妹,都被她侵占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傻傻的到警察破门而入才明白真相。

但这也不能怪我,因为谁也想不到,一个人可以同时拥有两种性别。

这所有一切,要从漂亮女同事上门送文件那天说起。

那天大雨,我下班匆忙回家,不小心把重要文件落在公司。

因为关系到明天签约事宜,同事雯雯发现后冒着大雨,第一时间送文件到我家里。

当时雯雯还穿着公司统一的职业装,职业短裙、黑丝、白衬衫。

来的时候她浑身湿透,把好身材凸显得若隐若现。

老婆见我同事是因为送文件淋湿全身,就主动邀请同事留在家里洗一下。

尴尬的是洗完澡发现雯雯衣服都湿掉,没法穿。

老婆的衣服尺码又太小,不适合雯雯那种丰满的曲线,无奈之下,只好把我的衬衫借了一件给雯雯。

即便这样也很难遮住汹涌。

并且由于身高跟我差不多,衬衣只覆盖到臀部,两条大白腿不争气地裸露在外。

再加上被她丰满撑起的衬衣。

是个男人都要咽口水。

但意外的是,我老婆的喉头也在蠕动,上下打量雯雯凹凸,眼睛里都是火热的光,当场把雯雯看害羞。

“嫂子,太不好意思了,我还要穿组长的衬衣,丢死人了……”

雯雯尴尬地偷看了我一眼。

但我老婆这个人并不小心眼,尤其是对我身边的女性,还主动邀请说:“你看外面这么大雨,就在嫂子这睡吧。”

说话时,外面雨更大了。

雯雯也只好默默同意。

那晚雯雯和老婆在房间里过了一夜。

我睡在客房。

夜里半睡半醒时我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从浴室里传出,好奇之下走到门口,黑暗之中看到一个人影蹲在地上在“闻”雯雯淋湿的丝袜、内裤。

我当时吓了一个哆嗦,本能觉得是进贼了。

不过我很快又发现那是一个女人的轮廓,便猜测会不会是雯雯?

我记得雯雯爱穿名牌,半夜起来检查被淋湿的衣物也是有可能。

想到这,轻手轻脚回了沙发重新躺下。

果然那个人影没多久就回了房间,果然是雯雯。

之后没再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奇怪的是第二天。

第二天工作时我明显感觉雯雯吞吞吐吐,有话想说,就问她是不是因为昨晚的事觉得不好意思,叫她别多想。

雯雯却是一脸为难,摇摇头说:“组长,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问。”

“问什么?”

雯雯又犹豫了一阵才道:“你家里除了你和嫂子还有没有其他人住?”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就问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雯雯又扭捏起来,有点难以启齿的样子。

我有些没耐性了,让她有啥话直说,我还有工作没处理完。

雯雯这才红着脸告诉了我一切:“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感觉有人在摸我,还是那种不正常的摸。”

我不免觉得有些诧异,甚至是尴尬:“是不是你嫂子不小心碰到你了。”

漂亮女孩子一般都很敏感,而我老婆睡觉又不太老实。

雯雯却无比认真摇头:“我对天发誓,那不是简单的摸,我感觉很真实。”

“怎么不简单?”我产生好奇。

雯雯深深低下头:“有人把手放进我衬衣、丝袜里摸,而且……”

那一秒我看到雯雯的脸都是羞耻的红。

2

“而且,我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身上、腿上都是男人口水味……”

口水味?

雯雯描述得我都紧张起来,因为我肯定家里就我一个男人。

“雯雯,你跟我也有三年了吧,我什么人品你是知道的,这种事你可不能瞎说。”

我立即做出澄清,生怕雯雯怀疑我。

雯雯看我紧张也连忙道:“组长我信任你的,我只是在想,会不会是夜里有其他男人进来过?”

其他男人?

我猛地想起昨晚那个人影,就问雯雯,她昨晚有没有跑到浴室里闻自己内裤、丝袜?

我当时来急切了,没怎么修饰用语,把雯雯问得羞愧起来。

“组长,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啊。”

说完雯雯就红着脸快步走了。

这么说还真不是雯雯,家里真的进贼了。

我瞬间就没了工作心情,毕竟家里进贼不是一件小事。

“张哥你帮我盯一下,我有点事回家看看。”

“嗯。”

我冲着同事招呼了一下后,就急急忙忙往家里跑。

回到家,就看到老婆一个人待在房间里。

稍做休息,就准备和老婆打招呼,并把家里进贼的事跟她也说一下。

可一到门口,我就愣住了。

我老婆居然把黑丝、吊带在床上铺成一个人的形状,很享受地抚摸着。

一开始我单纯以为她是在欣赏布料,可随后我才意识到,那黑丝、内裤是雯雯的!

我真的被震惊了,冲进去问老师在干嘛!

老婆紧张解释道:“老公,雯雯内衣质量太好了,我研究研究,想买个同款。”

我也的确在老婆手机停留在内衣网店的商品页面,大大打消了疑问。

可到了夜里,我又看到老婆在“研究”雯雯的内衣。

不止如此,我还发现老婆趁我熟睡偷看小电影,普通系列不看,专看猎奇系列……

剧情越重口味越喜欢。

上司、叔嫂、侵犯、强奸……

我越发觉得不对劲,感觉老婆很可能是生“病”了。

后来有一天,我过三十岁生日。

老婆主动邀请雯雯到家里做客。

“老公,明天是你生日,我邀请了雯雯到家里一起给你庆祝。”

说完还热情跑到一边给雯雯打起电话:“雯雯,记得穿漂亮点,嫂子特别喜欢你穿漂亮衣服。”

到了晚上,雯雯果然打扮得漂漂亮亮,一条白裙半遮长腿,很纯欲。

吃饭的时候两个女人聊得很开心,一来二去,就都喝了一些酒,而且都有了醉意。

吃过饭,我老婆再一次邀请雯雯在家里住下。

只是有了上一次经历的雯雯并不是很乐意。

“嫂子,我就不在你这住了,我家里还有事。”雯雯红着脸说。

我老婆脸也很红,“嫌弃嫂子招待不周?”

雯雯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了,最后还是妥协了下来。

没多久两个酒醉的女人就一同进了房间。

夜里我没睡,把眼睛睁得老大,就怕那个贼再次潜入家里。

但一直到深夜两点,也没什么异常。

我便悄悄把门打开一道缝,想着检查一下两个女人在卧室里的情况,然后就去睡觉,却意外撞见不可思议的一幕。

我老婆居然在掀雯雯的裙底风光,手还在雯雯腿上摸来摸去……

我差点被吓傻。

雯雯说的那个贼居然是我老婆本人!

3

难怪一回家就看到她在抚摸雯雯黑丝,看来她是真的“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可我不敢声张,毕竟那是我老婆,丢脸丢一双。

可不说明白,但凡再有第二次,雯雯一定会怀疑到我头上。

毕竟家里就我一个男人。

她不可能每一次都那么寸,都被猥亵。

果然,第二天到了单位,雯雯一个巴掌就落到我脸上。

搞得公司的人都在看我。

“我给嫂子面子没揭露你,你真不要脸,对女同事下手。”

我百口莫辩,总不能说猥亵她的是我老婆。

最后也只能无力道了句:误会。

“如果是误会,我怎么就那么寸,在你家住了两晚,被猥亵了两晚。”

“再说你把我的丝袜和你的内裤放在一起几个意思?”

把雯雯黑丝和我裤衩放一起?

一定是老婆干的,但我不能说,只能背黑锅。

雯雯一下委屈大哭,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解释不清楚了。

这件事很快闹到高层领导那里,公司同事都不听我解释,结果就是我被停薪留职,等待调查。

除非我解释清楚,不然等于是被辞退。

可这件事本身就无法解释,想想都火大。

回到家就想找老婆理论,却意外看到她放在桌子上的孕检报告:怀孕七周。

我整个人都呆住,脾气瞬间全无。

我想起同事提起过,女人怀孕的时候总有些奇葩的小癖好,譬如喜欢闻汽油味什么的。

老婆那种行为会不会也是怀孕引起的。

而且这一段时间我忙于工作,对老婆的陪伴确实太少,也不怪她心理会出现问题。

想到这,我决定利用停职的这段时间,带老婆去乡下嫂子家散散心。

嫂子刚生过孩子,正处于哺乳期,也有孕妇这方面的经验。

正好让嫂子侧面给老婆心理疏导疏导。

我提前给嫂子打了一声招呼,得到嫂子同意,第二天就带老婆去了乡下。

进屋时,嫂子正在哺乳。

我一个男人,立马就回避了。

老婆则是进了屋,跟嫂子闲聊起来。

当晚,我和老婆顺利在嫂子家里住下。

老婆跟嫂子一个屋睡下。

那晚上嫂子一直在跟老婆聊天,聊到很晚。

之后的几天老婆精神面貌非常好,还主动索吻,看来是嫂子的疏导起了作用。

我很开心,跟老婆简单亲热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老婆嘴里一股浓浓的奶香,亲得我嘴里都是一股奶味。

我好奇问她,她却什么都不说。

直到嫂子主动找我,我才知道那居然是嫂子母乳的味道!

嫂子站在我面前很扭捏,欲言又止。

我知道她有话要说,还是那种难以启齿的话。

我便道,你是我亲嫂子,有什么话你直说。

不料嫂子第一句话竟当场把我干懵。

“你老婆的问题可能有点严重。”

“啊?”

看着嫂子严肃的表情我有点慌了,问嫂子是不是发生什么了。

被我这么一问,嫂子表情更不自然了。

“那晚孩子饿得一直在哭,我吃奶的地方有些堵塞,不出奶,就让弟妹帮忙挤一挤,可……”

说道这嫂子脸一下红了。

“怎么了嫂子。”我略微有些尴尬。

“我让弟妹用手,可结果她居然用嘴,还说嘴巴力大,能吸出来。”

我听后立马尴尬起来,甚至嘴巴里还能品尝出嫂子的奶味。

可这不算完,看嫂子模样是还有后续。

果然嫂子继续道:“我当时也没太在意,毕竟都是女人,孩子还在哭,可后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嫂子再次停顿,面部悄然浮现出大片的羞耻。

“后面怎么了?”我忐忑问。

“后面弟妹不止是用嘴,还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