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王安雅,今年二十八岁。

一个月前,我四岁的女儿因为一场意外夭折,从此,我的精神状态非常糟糕,一闭上眼就会想起当时的场景。

那天,我接到了公司出差的指令,把慧慧拜托给婆婆照顾。

出差时间只有四天,结果在第三天,我接到了张文成的电话。

他在电话里非常焦急,让我立刻去一趟医院。

我带着不好的预感,选择了最近的航班,当我到达医院,正好是医生从手术室出来。

他说,很遗憾,我们尽力了,请节哀。

我茫然地看着张文成,医生已经把慧慧推了出来。

她盖着白布,半张脸和整个身子一片狼藉,到处是血。

张文成不忍地挪开了眼,握住我的手说:“安雅,你别太难过了……”

我如梦初醒,甩开他的手,扑在急救推车上大喊:“慧慧,你看看妈妈啊!慧慧!慧慧!”

我小心翼翼地触碰她的脸,她迟迟没有反应。

我的心里越来越空,咆哮着,哭喊着,像疯子一样。

慧慧的半张脸凹陷了,另外半张连虽说完好,却也格外的苍白。

她的手上沾满了血,但我还是在抚摸她,想把她唤醒。

终于,张文成看不下去了,跑过来拽我,“安雅,你冷静一点,慧慧已经死了!”

我的嘴唇不可控制地哆嗦了,看着慧慧,又看了看张文成,大脑一片空白,随即晕了过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黑了,灯光昏黄。

我惊坐起来,“文成,我做了一个噩梦,我梦见慧慧了……”

张文成低下身,眼神悲伤道:“安雅,这不是噩梦,一切都是真的……”

我的眼前又开始了阵阵发晕,质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文成的眼神稍有躲闪,轻声道:“安雅,慧慧太调皮了,不知怎么地爬上了窗台,窗户正好坏了,我没有及时修……”

“不!我不信!我明明把慧慧交给了妈,妈说过,她会好好照顾她的!”

“妈呢?这个关头,妈去哪了?”

张文成解释说:“安雅,你冷静一点,妈……她就是一转身的工夫,根本来不及……”

“妈平日里就嫌弃慧慧是个女孩,是不是她没有用心?所以才没注意?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我呐喊着,张文成的声音却比我还大,“够了!安雅!妈有什么错?她只是没留神!”

“她现在还在愧疚呢,所以搬出去住了,觉得没脸见你!”

“我早就说了,如果你把工作辞了,好好在家看慧慧,这种事情根本不会发生!”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好像不认识他了。

张文成也愣了愣,然后把语气放软了,“安雅,我不是想凶你,只是我们已经失去了慧慧,如果妈知道了你还在怪她,说不定也活不下去了……”

“你一定要失去更多的亲人才肯罢休吗?你一定要把这个家毁了才满意吗?”

我捂住脸,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下,张文成抱紧了我,劝慰道:“安雅,妈也非常愧疚,就算你暂时不想见她,也不要伤她的心了,好吗?”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实际上,我也没有任何选择,哪怕再不情愿,慧慧也回不来了,她留给我的只有一座冷冰冰的坟墓。

后来,我经常梦见慧慧,她哭着喊我妈妈。

我频频从噩梦中惊醒,患得患失。

我办理了离职手续,把自己困在家里,翻阅慧慧的照片,熬过漫长的每一天。

这天,我翻阅慧慧照片的时候,不小心点到了微博。

我本想退出来,但是,热搜第一条的内容让我动容了。

“惊!现场直拍小女孩从三楼坠落!”

2

我颤抖着手,点开了链接。

视频只有短短七秒,角度在楼下。

视频的第三秒,一个小女孩从窗户栽了下来,随着视频的一阵摇晃,一切都变得不清晰了。

这一刻,我的心口痛不可拔,可是,我依旧麻木地看了一遍又一遍。

当我看到第八遍的时候,张文成走了进来。

他发现我在看慧慧的视频,脸色一变,夺过手机喊道:“安雅,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慧慧已经死了,难道你就不能往前看吗!”

但是,他看着我麻木的样子,语气又柔和了,“我知道慧慧的死对你打击很大,可是我们还会有孩子的,我们永远记住慧慧的好,行吗?”

他顺势把我拥入怀里,我本想推开,但却闻到了他身上的香水味。

这是我去年给他买的生日礼物,他从来没用过,当时他还笑着说,只有女人才用香水……

慧慧的事情根本就没有过去多久,张文成平时在家里也是一脸疲惫的样子,因为他并没有像我一样放弃工作。

可现在,仅仅是一个工作,他就用上了这瓶香水?

还是说,他用这瓶香水见了什么人?

要知道,慧慧才走了不过一个月啊……

想到这里,我的心越来越冷,但却没有推开他。

张文成自以为安抚了我,匆匆上床睡觉了。

这些天里,他习惯了我的晚睡,我们的作息早就不统一了。

确定他熟睡之后,我拿过他的手机。

事到如今,我只想要一个真相。

慧慧的死,让我看淡了许多事情,如果他真的……我想,我们应该离婚。

我知道张文成的手机密码,但这一次,手机却提示密码错误。

他为什么改了密码?

我咬了咬牙,小心翼翼用他的指纹解锁。

手机打开了。

几乎在同一时间,他的手机收到了一条微信。

“你怎么这么磨蹭?过去这么久了,你到底什么时候娶我?”

我的心里咯噔一声,急忙打开微信。

她的头像是很普通的卡通小人,聊天记录也被有意地删除过,显示的信息只有这一条。

事实摆在面前,张文成出轨了,或许是他顾及我刚刚失去慧慧,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提出离婚……

这时,对方又发来了一条信息。

“你是不是后悔了?后悔对自己女儿下手了?”

“我明确地跟你说过,我可以接受再婚,但是接受不了你的孩子!”

3

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如坠冰窟的滋味。

我的心,一寸一寸地迅速变冷。

我二十岁和张文成恋爱,二十三岁怀孕。

那一年,我不顾父母的反对,执意结婚,步入婚姻的殿堂。

虽然我爸妈不喜欢张文成,但是,我的坚持换来了他们的同意。

因为张文成的家境不好,我们的房子还是我爸妈出的首付。

从校服到婚纱,在大学遇良人。

我曾以为,我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在慧慧出事之前,我们长达八年的爱情一直是别人羡慕的对象。

可是,现实竟是如此的无情……

我看向张文成的脸,暗自攥紧了拳头。

我跟他在一起整整八年了,我换来了什么?

他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下手!仅仅是为了跟另一个女人在一起!

他是畜生吗?

虎毒尚且不食子,他怎么能如此狠心!

难怪张文成对那天的情况含糊其辞,原来全部是在撒谎!

此时此刻,我只想杀了他,为慧慧报仇!

可是,我不能那么冲动……

我爸妈的身体不好,慧慧的死,我怕他们受到打击,直到现在还瞒着他们。

他们只有我一个女儿,我是他们未来的依靠,我可以不管自己,但是我不能不管他们。

不过,我不会放过张文成,我一定要叫他付出代价!

我把张文成的微信通知调成未读,又翻看了一下其他信息。

终于,我在他的微信和支付宝账单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从去年开始,他频频给一个账号转钱。

我又打开了他的网购软件,发现他买过不少贵重物品发向一个地址。

我默默记住了收件人和地址,李晓欣……

除此之外,我还找到了张文成在4月3日的请假记录。

据他所说,他那一天在上班,直到婆婆给他打电话才知道出事了。

这条请假记录,足够推翻他对我的谎言。

可惜,我发现得太晚了,如果我当时选择报警,或许可以发现真相。

而现在,很多证据已经被他掩埋了,我只能徐徐图谋。

我把所有证据拍照保存,确定没有露出马脚之后,我把他的手机放回原处。

躺在他的身边的时候,我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心中的杀意越来越浓。

我想到了慧慧半个身子的狼藉,满身是血……

我想到了慧慧坠楼的时候,她穿着我给她挑的衣服……

我想到了出差之前,慧慧抱着我的腿,奶声奶气地问我可不可以早点回来……

张文成,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

4

我不知道目前的证据能不能扳倒张文成。

第二天一早,张文成上班之后,我也出了门,在网上约了一个评价不错的律师。

足足一个月没有出门,我忽然觉得阳光有些刺眼。但是,我没有逃避。

此时此刻,我想要复仇的心理,早已超过了一切。

律师叫郑铭泽,名气不小。

没想到的是,他比我想象中的年轻多了,只有二十七八岁,容貌虽不出众,眉眼之间却格外温和。

他看到我情绪激动而语无伦次的时候,主动给我倒了一杯水。

等我把所有证据和话说完了,他摇了摇头:“您应该已经猜到了,这些证据不算完整,随时都有被推翻的可能。”

我是想过这一点,但是当他说完这句话,我的一颗心还是沉了下去。

“恕我冒昧,我无意中看到过网上流传的视频。”

我刚刚说明情况的时候并没有故意隐瞒,所以他根据我说的情况和网上流传的视频相结合,询问了一些问题。

我警惕地望着郑铭泽,他温和一笑:“您不要误会,我只是想说,您有没有考虑过,调查一下当天在现场的人呢?”

郑铭泽的话,给了我一些新的思路,让人豁然开朗。

是的,我不能只把注意力放在张文成身上,那天的聊天记录已经说明一切了,这件事的知情者并不只有他,李晓欣也知道!

而当时在家看孩子的婆婆,可能一无所知吗?

离开律师事务所之后,我并没有着急去找婆婆,而是买了一套摄像头。

我把摄像头装在家里隐蔽的角落,确定了收音效果。

没过多久,张文成回来了。

他今天又是一脸疲惫的样子,并不知道我白天出了门,像往常一样在房间里看着慧慧的照片。

他默默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简简单单来了句,“饿了没,我去做饭。”

如果我什么都不知情,真的会以为他是一个好丈夫。

当晚,他熟睡之后,我也闭上了眼睛。

这一晚,我又梦到了慧慧。

她抱着我的腿,撒娇、嬉闹,喊我妈妈。

可是,美好的画面却在瞬间轰然破碎了,取而代之的是她躺在医院的情景。

她的脸上和身上全部是血,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我猛地惊醒了。

张文成也醒了,烦躁地喊道:“安雅,我说过多少遍了,你要往前看!”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想明白?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让我很累?!”

我假装愧疚地低下了头,说着对不起。

尽管如此,他还是很不高兴,一大早就离开了家。

我也出门了,打车去了婆婆家。

公公和婆婆早些年因为情感不和离婚,张文成作为独子,婆婆把他看得很重。

在我只有慧慧一个孩子的时候,她催促过我好几次,想让我再生一个男孩,说什么有了男孩才算有了依靠。

自从慧慧出事之后,她回了老家。

按照张文成的话说,她愧疚慧慧的意外,没脸见我。

然而,我刚刚打开门,便听见了屋里的欢笑声。

这就是张文成口中,那个自责的婆婆?

那个恨不得自杀,成天以泪洗面的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