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媳妇结婚多年。

一场普通的聚会让我看清了妻子的真面目。

在遭受兄弟和妻子的联手背叛后,

我一定要保护好我的孩子和家人,

可我没想到这背后还有更大的秘密。

一场家庭聚会,让我的婚姻走到了尽头。

星期六,我邀了两个同事来家吃饭,我三岁的女儿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指着我媳妇和我同事李剑锋,口齿不清地说。
“麻麻和蜀黍,玩亲亲,不带宝。”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的脸都变了。

我媳妇满脸通红地把孩子抱了起来,一边拍着她的小屁股,一边指责孩子电视看太多了,就会胡说八道。

李剑锋的神情也不自然了,他媳妇就坐在一旁。

赶紧倒了一杯酒,面红耳赤地跟我解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邢哥,你可别信孩子的话,我和嫂子可是清白的。”

桌子上还有另外一对同事,也站起来打圆场,大骂现在电视上啥都演,把孩子给教坏了。

真是教坏了吗,我那只放在桌子下的手,狠狠地攥住了拳头。

常言道无风不起浪,这么大的孩子就是一张白纸,要不是真看到了,根本就不能说。

但是我的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什么,毕竟我也没抓到。

我举起了酒杯,继续招呼大伙喝酒。

生怕自己下一秒会抡起瓶子,砸爆李剑锋的头。

因为半小时前,我媳妇的确和李剑锋下楼买酒去了。

这时,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李剑锋媳妇,冲我举起了杯。

“邢哥,我敬你一杯。”

或许她是好意,在我的眼里却成了满满的嘲讽。

就仿佛是两个被戴了绿帽子的人,在互相慰藉、取暖。

我伸出了手,和她碰了一杯。

一扬脖子,干了。

我媳妇已安顿好孩子,从书房里走了过来,一脸讨好地说道:“老公,你少喝点。”

看着这张娇艳俏丽的脸,我的心里五味杂陈。

从恋爱到结婚,我和赵文倩已经携手走了七年,当年的她温柔大方,在迎接大一新生的时候,我就对她一见钟情,之后就使劲了浑身解数,总算把她追到了手。

一晃眼,我女儿已经三岁了,我也从普通的职员爬上了高管的位置,就在我以为自己人生走上巅峰的时候,却被喂了一口屎。

想起我女儿的话,我眼珠子发红。

近乎粗鲁地将她搂到了怀里。“那你替我喝。”

赵文倩皱了皱眉,撒娇道:“老公,你明知道我的身体……还让我喝……”

我愣了一下,忽然想起一周前,赵文倩欢天喜地地告诉我她怀孕了。

当时的我,高兴地抱着她在地上转了好几圈,现在却好像吞了一只苍蝇。

这孩子是不是我的,已经说不准了。

但是万一是呢,或者万一,我女儿真的是瞎说的呢。

我还真不敢赌,就拎起了酒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一仰脖子,又给干了。

眼看我连干了两杯,气氛顿时就不对了。

我另外一个同事搂着对象站起来道:“邢哥,今天就喝到这吧,我老丈人住院了,一会我俩还得过去看看。”

他对象立即狠狠地掐了他一下,很显然,假的。

李剑锋也跟着站着起来,尬笑道:“我也得回去了,你弟妹还有工作没干完呢,嫂子,你快扶邢哥进去吧。”

我眯起了眼,从李剑锋的脸上扫过。

他的眼睛里,分明写着心虚。

2

“不用扶,我自己能进屋,赵文倩,你去送送我两个兄弟。”

我在赵文倩的屁股上重重地拍了一把,便装作喝多的样子,踉踉跄跄地进了屋。

看着被扔在学步车里的女儿,我鼻子发酸,好好一个家庭,就这么没了吗?

我对赵文倩哪点不好,她为什么要出轨?

她一个小村子里出来的,每天穿金戴银,一身的名牌,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我每个月近两万的工资,也全部交给她,只留买烟和加油的钱,她却不要的脸的和别人勾搭在了一起,这特么到底是为什么?

想起女儿的话,我顿时血往上涌,脑袋上的青筋突突直跳。

有一句名台词,叫牙刷与男人不可共用。

其实,女人也是一样。

没有哪个男人能受得了和别人共享妻子。

我躺在床上咬牙切齿,恨不得要冲出去杀人。

片刻,赵文倩就快步返了回来。

看到我躺在床上,她明显松了一口气。

随即抱起了女儿,嗔怪地说道:“邢浩,你也太没涵养了吧,晓晓才多大,话都说不全呢,她说的能信吗,瞧你没出息的样,现在倒好,都走了,以后大伙还怎么见面。”

我很想把她按在床上,好好问问她究竟有没有对不起我,未免吓到孩子,我还是忍住了。

再则,没有证据,赵文倩也不可能承认。

便装成喝醉的样子,含混不清地骂道:“少特么废话,老子困死了,滚一边墨迹去。”

我抓起了被子,蒙上了脑袋。

想起曾经的甜蜜,心里酸涩得厉害,眼泪无声地流了下来。

可能是因为理亏,赵文倩没搭理我,哄睡了孩子就出去洗漱了。

听着卫生间里的流水声,我顿时有了生理反应,想上厕所。

拖鞋也不知道甩哪去了,我光着脚下了地,却听到了赵文倩低低的说话声。

“他已经睡了……都怪你……你还笑,要是他和我离婚可怎么办……这点钱哪够……你那边也得加紧点,再磨叽一阵子,孩子都生出来了……行了,我知道了。”

不知对方说了什么,赵文倩匆匆挂断了电话。

听她提起孩子,我心头一紧,一股不祥的预感地从心头扩散开来……

3

水很快关了,里边响起了拧瓶盖的声音,赵文倩开始抹脸了,应该很快就会出来。

我赶紧悄无声息地回到了床上,假装打呼噜。

果然,没用上三分钟,赵文倩就出来了。

我也快憋爆了,爬起来哼哼呀呀地走进了卫生间。

释放完毕,我又坐回了马桶上,开始思量以后怎么办。

我父母是做钢材生意的,家里条件不错,和她结婚的时候,光彩礼我就给了八十八万,这五年来的我赚的钱更是一分都没留,一百多平米的房子,写的也是她一个人的名,如果现在离婚,我肯定连根毛都捞不着,而且也师出无名。

我必须得先确定她是否出轨,然后再骗回钱和房子,才能离婚,还有就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如果是我的,我肯定养,如果不是,就趁早滚蛋。

打定了主意,我给我弟弟发了一条信息,让他明天微我,就说我之前欠他五十万,现在他要进钢材周转,等着用钱。

之后又给我爸妈打了个电话,说晓晓想他们了,让他们过来住几天。

最后我又在网上存了一个私人侦探的号码,做好这一切,我一脚踢开了卫生间的门,晃晃悠悠地回了屋。

赵文倩显然被吓了一跳,脸上有些恼。

“你弄这么大声干啥,不怕吓到晓晓吗?”

妈的,说句不好听的话,我现在都怀疑晓晓是不是我亲生的。

“晓晓睡着了吗,怕什么,我看是你怕了吧。”

我使劲地搬起了她的脸,赵文倩立马打开了我的手。

恼羞成怒地说道:“你有病啊,我有什么好怕的。”

说完就关了灯。

我在黑暗里站了一会,心说,你最好是真不怕,要是让老子查出点什么,这事没完。

第二天一早,赵文倩没事人似的喊我起床。

吃着她蒸的鸡蛋糕,莫名有股鸡屎味。

我吃了两口就撂下了筷子。“单位要开早会,我先走了。”

赵文倩像往常一样跟到门口,送上了离别的吻。

“老公,晚上早点回来,白天就我和晓晓在家,实在是太无聊了。”

她的声音软软的,里边透着诱惑。

我一阵反胃,心说你还无聊,整天不是网购,就是玩游戏、美容,活着多滋润,反观我,一天做牛做马的忙个不停,就差安上一条尾巴了。

我压着火气嗯了一声,跟她说道:“你马上就不无聊了,我爸妈中午就能到,想晓晓了,一会你去买点菜,好好吃点。”

听说我爸妈要来,赵文倩的脸顿时垮了下来。

“不是有视频吗,想就视频看呗。”

“你什么意思啊,不想我爸妈来?”我冷下了脸。

是不是来了,她就不方便勾搭男人了。

赵文倩立即挤出了一丝笑。

“老公,人家不是那意思,我就怕他们坐车累。”

“那你就给捶捶腿。”

说完我就头也不回地下了楼。

就在我准备联系私家侦探的时候,却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邢哥,是我。”

一个带着几分清冷的女人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

4

我几乎马上就听出了对方是谁。

她就是李剑锋的媳妇,郭玉婷。

据说她爸原来是个高干,现在退休了,良好家庭教育让她比一般女人多了几分矜贵的气质,说话清清淡淡,不急不躁。

而且,她还是赵文倩的大学室友,不过两人似乎不太对付,就算在一起聚会,她们也很少说话……

“你媳妇和我老公事,我早就知道,邢哥,你想离婚吗?”

郭玉婷开门见山,打断了我的思绪。

心也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果然是真的。

我紧了紧抓着电话的手,尽量保持着声音的平静。

“你确定吗,如果是真的,我立马离。”

郭玉婷沉默了数秒,缓缓说道:“现在不行。”

“为什么?”

我皱了皱眉,难道郭玉婷就这么没骨气?

知道老公出轨了,还不想放手?

“因为我不想便宜了他们。”

郭玉婷恨恨地说了一句,又说:“如果你有时间,咱们约一下,面谈。”

我迫不及待地说道:“我现在就有时间。”

我也知道离婚确实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办完的事,孩子、财产,这些都要一一地掰清楚。

十分钟后,我来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咖啡厅。

郭玉婷坐在角落里,一身黑色的衣服,脸上戴着大墨镜,打扮得好像电影里接头的特工似的。

看到我进来,对我摆了摆手。

我坐到了她的对面,一时有些尴尬。

足足沉默了一分钟,我终于忍不住问。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郭玉婷摘下了眼镜,淡淡地说道:“如果告诉你的是我,你会信吗?”

确实不会信。

处对象的时候,赵文倩跟我抱怨过郭玉婷特性,耍小姐脾气云云,如果说的是她,我肯定又会以为是女人之间的矛盾。

郭玉婷勾了勾嘴角,平淡地说道:“李剑锋很会哄人,我爸买了一百八十几万的股票,用的都是他的名,现在离婚,这些钱都得变成他的私有财产。”

看样子我们俩的情况差不多,这么离婚,都不甘心。

“如果抓到证据呢,会不会判定他们归还钱?”我问。

郭玉婷瞧着我笑了笑。“邢哥,出轨是道德问题,上升不到法律层面,能有什么用。”

我对方面完全不懂,听了这话顿时蔫了。

“那要怎么办?”

郭玉婷的眼中露出了一丝狠色,声音冷冷地说道:“先转移财产,再从道德的层面对付他们。”

道德能有什么用?我嗤之以鼻。

人都不要脸了,还能要道德?

郭玉婷立即把她的计划说了出来,我听得眼前一亮,心里也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好,那咱们就各自行动吧。”

郭玉婷点了点头,然后打开了手机,将一段视频亮在了我的面前。

“这是半年前我雇的人拍到的,邢哥,你也看看吧。”

视频里,一对男女亲热地搂在一起,上了一辆黑色奥迪车。

看清两人的样子,我顿时呼吸急促,血往上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