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在许多人眼中是个发财的好地方,这里到处都是金钱,宝物随处可见。人人都过着富裕的生活,花天酒地,纸醉金迷。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让人们充满幻想的地方,对我而言,犹如地狱一般恐怖,它用外表的富丽堂皇掩盖了自身肮脏丑恶的本质。
01
当我醒来时,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面铁笼的栏杆,等意识完全清醒后,我才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被锁着的立方体铁笼中,吊在半空,身体上到处都是被铁笼的栏杆印出来的淤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四周张望了一下,这里到处都是浮华的装修,处处彰显着这里主人的经济实力。

唯有我身处的这个铁笼,是那么的格格不入,我想要逃走,可惜我只是一个弱女子,这的一切都让我感到绝望,崩溃。
这是我被拐到迪拜的第三天,感觉上却像三十年一样漫长,在这短短三天内给我的痛苦,令我一生都难忘。
就在这时,一个脚步声从二楼传了过来,它提醒着我那个拐走我的恶魔雷纳来了,我又要开始忍受新的折磨了。
“你这么快就恢复了?太好了,你果然是个好玩具,绝对物超所值。”那个恶魔雷纳如是说道,还没待我明白他话语中的意思,就被他打开笼子拽了出来。
随后,他强迫着我穿上礼服“放轻松,你是最棒的玩具,接下来可是要带你去一个重要的场合,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吧?“ 他一边替我穿着礼服,一面掐着我的脖子,导致我呼吸困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随后他放开了我,我因失衡跌倒在地,他看我这样立刻笑出声了。那笑声太过刺耳,令我难受并恐惧万分。
02
当我跟着他到了一个外表类似剧院的建筑时,一个穿着西服模样的招待靠了过来,随后雷纳就让我跟着他走。
总算能离开这个恶魔一会了,短暂的快乐让我都没注意到招待那不怀好意的眼神。
之后,招待引着我进了一扇门,穿过灯光微暗的走廊,进入一个白色的房间,正对着大门的那面墙挂着两面红色幕布,把墙壁遮挡得严严实实的。
屋内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年轻女性,她们这样的年纪本该肆无忌惮地散发自己的青春活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而现在却一个个都愁眉苦脸的,身上穿着华贵的晚礼服,脸上浓妆艳抹,外表漂亮,身材也好。
但是她们都像我一样,身上有着青一块紫一块的疤痕,有的是鞭伤,有的像是钝器击打所致,有的直接留个巴掌印在背上,难以想象这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有的胳膊上密密麻麻的都是被烟烫的痕迹。
我不忍再看,正想着寻个地方坐下,后面的幕布突然打开,看到前面出现一个舞台,后面是排排坐满的观众席,我才意识到这根本不不是什么聚会,是一场拍卖会!

03
“很好,诸位都到齐了!那么拍卖开始,首先来看第一件商品!起拍价,一迪拉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个西服男子滑稽地跳上舞台,大声喊着价格,如此便宜的价格令我的脸色更加晦暗,尤其是伴随着观众席上的人的呐喊更加令我们感到恐惧。
随着前面的女性一个个的被拍卖,终于轮到我了。
我忐忑不安地走到了舞台上,一眼就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