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陌有个死对头,叫江枫,他做梦都在想怎么把这个鸟人创死。

林陌还有一个网恋对象,每天对他撒娇卖萌要抱抱,恨不得在一起腻歪死。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发现,他的死对头会和网恋对象是同一个人……

1

林陌和江枫势不两立。

哪里有江枫,哪里没有林陌。

就算是偶然路过,也要想尽办法绊对方一下。

这天早上七点四十五,两个迟到专业户在拥挤的公交车上不期而遇,然后皱着眉头在人堆里被迫挤在一起。

司机把公交车开成了赛车,猝不及防一个急刹车,林陌一下子扑进了江枫的怀里。

江枫仗着自己高,对着扑进他怀里的林陌一脸嘲讽:“小矮子。”

林陌捂着鼻子皱着眉:“你这香水可真难闻。”

一瞬间,江枫脸臭了,俩人结结实实被人堆挤在一起,度过了难熬的半个小时。

刚一下车,喷酒精的喷酒精,擦衣服的擦衣服,两个人各自扭过头,哼地一声,各奔东西。

五分钟后在同一个教室门口迟到,并排罚站。

班主任戴着红框眼镜:“刚开学第一天就给我迟到,真有你们的哈,江枫,林陌。”

两人默契地别过头,默契地在心里想:都是因为江枫/林陌破坏了他的好心情,才妨碍了他飞毛腿的发挥。

班会开了半个小时,然后班主任推了推眼镜,宣布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江枫,林陌,你们俩这学期坐同桌,给我好好相处,不许打架。”

两人异口同声:“哈?”

班主任:“哈什么哈,跟我说的照做。”

搬完座位的清晨,各自一脸的垂头丧气。

好哥们跑来祝贺:“恭喜我江哥乔迁之喜。”

江枫一脸有气无力:“我这个学期要被那比崽子整死了。”

而一下课,林陌就赶忙离开座位,疯狂擦拭和江枫怼了半节课的胳膊肘,消散积累了一整节课的怨气。

图片源于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源于网络,侵删

2

江枫的上课睡眠质量依旧良好。

之前这位上课睡觉专业户是没有同桌的,天天趴在最后一排晒太阳睡觉,也没有老师管他,缘何呢,因为这家伙的名字期末排成绩的时候总在班级第二挂着。

而那个班级第一就是林陌。

林陌是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正统好学生,上课认真听讲做笔记,下课问问题,卷子习题翻得哗啦啦,力图当二中第一卷王。

当反差极大的两个人坐起了同桌,那必然是不能好好相处的。

林陌的课上时间宛如一只勤劳的小蜜蜂,上上下下,去黑板上写答案,回答问题,有够忙碌。

江枫一个大个子,懒洋洋地趴着,拄着头歪到一边看他,语气还有些慵懒:“打个商量,你学习归学习,能不能不要打扰我睡觉?”

林陌神情变幻莫测:6

仅仅一起上了一节课,林陌就憋了一股子气。他左看右看,叫住了今天的值日生:“借我用下黑板擦。”

江枫睡得正香,对此丝毫未察觉。

他站起身,憋住气,抓起两个黑板擦,在江枫的脑袋正上方疯狂拍打。

尘土飞扬,一分钟后,江枫连打了一串喷嚏,坐起来,在后脑勺摸到一手白。他眯了眯眼,一看,他家同桌端着书本,一脸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模样,于是青筋起立。

江枫沉着声音:“林陌,我要杀了你。”

两个人从教室这头追到教室那头,从后门出去在走廊上暴力追逐,直到被教导主任遥遥点到了名字,才蔫着脑袋回到教室座位上,各自扭开脑袋。

江枫脑门上那一头白还没擦干净,抱着胸把椅子和林陌的相隔开。

在追逐中,林陌的衬衫扣子给江枫拽掉了,他盯着扣子一脸生气。

3

新同桌变成了江枫这个大沙北,或许是林陌这辈子的坏运气都积攒在一起了吧。

但是,世界上还是有可以治愈林陌受伤的心灵的事情的。

那就是——

林陌掏出手机,确认江枫没在偷看,然后打开了聊天界面,最上方赫然写着“darling”

他一顿疯狂输出:

【奶糖:呜呜呜,老公求安慰,宝宝受欺负了】

身旁的江枫从睡着的姿势起来,掏出手机看了两下,然后转身离开了座位。

他没有在意,专心等着对方的消息,在一分钟后收到一个语音条。插上耳机点开,对方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

【darling:到底是哪个混蛋敢欺负我们家宝宝的?】

一瞬间,从早上迫不得已跟那个大猩猩挤一辆公交车,到被班主任并排罚站,还被安排到同桌的辛酸和委屈统统涌上心头。

就是那个姓江名江枫的大混蛋!!!

林陌捏着嗓子,委委屈屈地发了语音过去:

【奶糖:就是之前我跟你说的那只大猩猩。】

【darling:我宠着的人,不允许在任何人那里受气。】

【奶糖:/鲜花 /鲜花 亲吻/老公真好! 】

【darling:亲亲!宝宝是世界上最美的人,怎么会有人和宝宝过不去,那人该是只多蠢的大猩猩。】

【奶糖:⁄(⁄ ⁄•⁄ω⁄•⁄ ⁄)⁄也没有那么好看啦。】

【darling:我不是肤浅的人,宝宝的美由内而外。】

【奶糖:嘿嘿嘿亲亲】

【darling:等我们线下见面的时候,宝宝一定是人群中最好看的那一个。我一定能一眼认出你。】

【奶糖:我也会一眼认出老公哒啵啵啵】

【darling:好了,我的宝宝要好好学习,别玩太久手机,我们晚上再聊。】

收起手机,林陌感觉自己再次充满了能量。

他默默露出甜蜜的微笑。

不久之后,江枫也从外面回来了,坐回位置上也不趴着睡觉了,而是低头翻阅起崭新的课本来。

林陌却皱起眉头:出去上了个厕所的功夫,这个家伙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