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名顾瑾,本是汴京城中有名的纨绔子弟,谁料一朝家道中落,前世,不得不流落街头。

为了生存,成了死对头苏玄的奴。

被虐待,没什么,老子我皮糙肉厚。

被侮辱,没什么,老子我厚颜无耻。

被太阳,没……老子我不弄死你,老子就不是这汴城最大的纨绔子弟了。

1.

苏玄,当今宰相嫡长子,这人,身份尊贵就算了,偏偏还是个六元状元。

长相也是一表人才,五官轮廓深邃而分明,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挑,睫毛又密又长,看人的时候给人一种要笑不笑的感觉,奸佞极了。

要说苏玄与我的恩怨,就不得不提起苏玄这个瞎子似的眼神和我的样貌了。

虽然我眉眼如画,明艳动人,并且可能是因为江南人士的原因,较那些个北方汉子来说身体比较娇小。

但这都不是苏玄把我认成女人的理由。

如果不是我的父亲只是一个江南富商,自古以来,商不敌官,我非得将那苏玄好好的揍一顿。

却没想到,我不去招惹他就算了,可这男人却偏偏来主动招惹我,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抢了我不少喜欢的人。

每次看到苏玄的时候,真是气的他牙痒痒,每次看到那张带着得意笑容还出奇好看的脸时,就恨不得在那上面狠狠的剜下一块肉来……

但一想到他的身份,只能默念,商不敌官,别给爹爹惹麻烦。

图片源于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源于网络,侵删

2.

可就是在这天,天色已经很晚了,我被苏玄纠缠着一时脱不开身。

“苏玄,你在做什么?”我被苏玄给死死的箍在怀中,突然耳上一凉,这…苏玄这个狗玩意儿在舔我耳朵。

“苏玄,你给本公子滚开。”我十分惊恐,在他怀中挣扎着想摆脱他的束缚,却始终摆脱不了。

“小瑾,你这样做,我可是会伤心的。”苏玄的呼吸打在我的耳后,一股凉意涌上心头,我有种可怕的预感。

苏玄的手不安分的往我的衣摆摸了上去,在感受到他摸到某个地方又揉又捏时,我腿都软了,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被刺激的:“混蛋…你个混蛋玩意。”

我受不了这莫大的刺激,两条腿乱扑通着,身体在苏玄的压制下大力扭动,试图摆脱。

苏玄一时不查,竟然真的被我踢到了,我惊慌的向前跑去,但明显的一点作用都没有。

狗男人稍微一伸出手来,便拦住了我的腰身,稍微一用力,就把我好不容易跑出一半的身体逮了回来。

突然间——

“是谁在哪里?”

我们两人身后突然响起一道陌生的男声。

“出来!”

悉悉索索的声音明显不止一个人,还打着灯笼,把周围照的通亮。

我只觉得眼前一黑一黑的,一瞬间想死的心都有了。

苏玄倒是反应很快,转了个身,用高大的身体整个把我搂在身下,又用外衫把我罩的严严实实。

一群人走近,隐约看清苏玄的脸后,纷纷向他行礼,

“苏公子。”

我贴着苏玄的胸膛,透过外衫的缝隙这才看清原来是巡逻的侍卫。

从那群巡逻侍卫的方向只能看到苏玄略微有些凌乱的背影,“苏公子这么晚在城墙下是......”

苏玄从外衫里挑出一撮黑发,绕在手指上把玩,“你们说呢?”

见苏玄暧昧的表情,又看到被他笼在外袍里稍微漏出来的那双白皙纤细的小腿,侍卫这才恍然大悟,连忙后退一步,

“打扰公子和美人相会了,小人等这就退下。”

见那群迅速离开,我这才松了口气,就听头顶苏玄话中带笑,“看起来瑾儿很舍不得我呢......抓的我好紧......”

原来是我不知何时攒住了苏玄胸前的衣衫,连忙推开,趁机逃出了苏玄的魔爪,有些狼狈的提上裤子,又向前跑了几步找到被扔在草丛里的自己的腰带。

我红着脸悲愤交加的系着腰带,气的直哆嗦,但是却也知道我们家奈何不了苏玄,只好匆匆的准备离去。

“我劝你最好不要回苏府......”

苏玄的声音又突然从身后响起。

我感到有些奇怪,向前跑去,没由来的心里一慌,往后一望苏玄长欣玉立的站在那里,脸上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悠闲。

“顾瑾,你跑不了的。”

3.

我正准备回顾府时,远远的便看见,顾府灯火通明,一些官兵在里面来来往往。

我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希望不会成真。

见到一队官兵压着府上的丫鬟仆人时,我心里明白那个预感成真了。

“少爷,快走。”

我的一个贴身小厮金宝看到了我,他对我大喊道。

可是,金宝啊,你如果不喊这一嗓子,我或许还有逃跑的可能,当你喊这一嗓子……

“是顾家少爷?”很快,便有一名官员朝一位官兵使了个眼色,把我也给捉起来了。

“朝廷怀疑你爹,顾元通敌叛国,意图谋反,现在除了你之外的顾家人,皆不知是何去向,顾少爷跟我们走一趟吧。”

我无奈,只好乖乖的跟着他们去了。虽然我爹做的都是一些普通生意,但谁让我爹是个富商,生意又做得风生水起,挡了不少人的路,我早就劝过我爹,可我爹却一意孤行。

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早。

这地牢真的不是人呆的,阴暗又肮脏,地上满是潮湿发霉的稻草,墙壁粗糙阴凉,四周布满了蜘蛛网,空间中回荡着人们叫冤的哀嚎声。

图片源于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源于网络,侵删

4.

我站立在地牢中间,心中清楚,不过半个时辰,便会有人来提审我,这一套流程我清楚的很。

毕竟是重来一次。

或许是这上苍也看不过在我身上所发生的一切,我重新回到了顾家被污蔑,我被人强势的抓到地牢的前一刻钟。

前世,我愚蠢的没有看清眼前的情形,明明都生活在烂泥里了,却还放不下那一腔骄傲,可当骄傲被人慢慢碾碎时,我崩溃了。

从小生活在蜜罐里的我,从未经历过任何的苦难,在我的前十六年里,唯一让我不顺心的便只有苏玄,但是在我后十六年里,让我不顺心的也只有苏玄。

我的一切苦难,我经历过的一切磨难,都来自于他。

果然不出我所料,提审我的人来了。

可能是我比前世要乖顺的原因,前世拖着我去审问的殿堂的侍卫,今生倒是好好的请了我过去。

只听为首的官员,厉声喝问道:“堂下是何人?厅堂之上为何还不跪下?”

前世我怎么做的?哦,十分霸道的和他们起了争执。

“我有太后御赐的金簪,你说我为何要跪?”

前世,我没有拿出这个太后给我的一个承诺以及太后给我带来的底气。

只见一个官员附在为首官员的耳旁不知说了些什么。

那个官员让人给我摆了一个凳子,我毫不客气的坐下。

“你顾家通敌叛国,认是不认?”

“通敌叛国?可有证据?”我皱了皱眉,面对众多官员没有丝毫畏惧:“怕是有人故意陷害,希望朝廷不要草草了事,还望明察秋毫。”

“你说顾家被陷害,可有证据?”那个为首的官员沉声问道。

“自然是…没有。”我正准备说我有证据时,却想到前世的时候是因为自己答应了苏玄那个疯子才获得的有力的证据,至于现在,那些个证据恐怕还没出现呢。

“那你说我顾家通敌叛国,意图谋反,又可有确凿证据?”我反问他们。

这话将在场的众位官员问得一愣。

我将众人各异的表情看在眼里,“看来也是没有,否则,何必大费周章的将顾家仆人丫鬟都抓入这牢中,你们难不成是想屈打成招?”

“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还望各位明察秋毫。”

前世的时候,这群吃干饭的官员就是屈打成招,甚至为了让我这个顾家嫡长子认罪,这些个官员更是做了一系列恶心事。

“我要见太后,想必各位都知道太后曾经给过我一个承诺吧?”

我如今也没有什么路可以走了,实在是不想再遇到苏玄,那便只能去求见太后,至于这群官员会不会让我见太后?我们顾家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小势力的。

5.

当初我会被苏玄折辱至此,都是因为我太蠢,骄傲自负,明明都已经跌落了尘埃,还不肯弯下腰去求人,最后却落得个被人欺辱致死的下场。

我很顺利的便见到了太后,我对太后一顿哭诉,小脸上挂着泪珠,眼睛通红,声音哑哑的:“太后为小民做主啊!他们诬陷小民爹爹通敌叛国,还想将小民屈打成招。”

太后与我爹的母亲曾是闺中密友,别人我不敢保证,但太后绝对是把我当做她亲孙子了。

我的一顿哭诉还是有些小用处的,太后下了旨,要彻查此事。而我也对太后特许,呆在了她的宫里,准备事情水落石出后再出宫。

“今天的星辰很美。”

我站在天牢外面,迎接我的爹爹,虽然天黑夜冷,但我心中却是无比的畅快,终于,小小的摆脱了他一步。

我爹爹本就没有通敌叛国,不过就是因为他收到了一点错误的消息,提前准备逃跑,这才给了新皇错误的判断。

就算没有我这一通,半年后,我爹也会被放出来,当然只有我爹会被放出来,其他的人该死的已经死了,不该死的也已经死了。

如果没有我这一通操作,就是这短短半年,就已经足够让我顾家家破人亡,让我这个曾经站于云端的人跌落下来,成为地上的一滩烂泥。

可是我没有想到,不,是如我所料,苏玄果然是如此“舍不下”我,胆大包天,不顾世常纲礼的上了我顾府提亲。

6.

“苏公子啊,我这顾府可是没有嫡长女的,唯一一个小女儿也许配了,你这是干什么呢?”

我爹十分疑惑不解的问那个笑里藏刀的人。

“不瞒顾老爷,小侄乃是向顾瑾提亲,顾公子的风华令小侄见之难忘。”

苏玄笑眯眯的说道,看向我的眼神带着欢喜。

我端坐在那,轻抿了一口茶,我爹看着我们俩的眼神中充满了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