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真实案件纪实,旨在:

破解犯罪心理,捍卫正义人间!

探查人性阴暗,杜绝犯罪发生!

本文为付费内容,前1/3免费阅读,VIP用户全文免费阅读。

2001年5月,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进来了一个有派头的富商。

他掏出几捆厚厚的钞票,对37岁的年轻女局长说:我给钱,你放人,以后我们交个朋友,少不了你的好处。

女局长微微一笑。

一、

“王松一跺脚,白沙湖白浪翻了。”

那是2000年4月,45岁的河南富商王松,站在烟波浩渺的白沙湖岸边。

他双手背后,西装衬衣在身,戴了一副金丝眼镜,雪茄从嘴角斜翘起,在众人的簇拥中,一派睥睨天下的劲头,满脸春风得意。

眼前的开阔水域上,停泊着一艘三层楼高、40米长、20米宽的红色巨船。

这是他花了800万建的“红白双璧”之一,名副其实的销金窟。

外观豪华不说,内部陈设更是秒杀五星级宾馆,高级客房、餐厅舞厅一应俱全,各种娱乐、涉黄设施应有尽有。

更有一众艳粉女郎正在培训,等待开业那天隆重上岗。

在众人的恭维声中,王松坚信,自己已经坐稳了“白沙湖土皇帝”的宝座,管它商政两界,谁都得给自己几分薄面!

两个月后,白船也如期竣工,正式对外营业,一时间,大把大把钞票像流水一样进入王松的腰包里。

然而,就在这一年的10月底,王松手下的小弟给他传来消息:

“大哥,又有人想搞你,说是要去北京上访!”

王松眉头都不皱一下,一摆手,气定神闲地吐出一个烟圈:

告呗,杀人我都能摆平,还怕个上访的不成?

他能这么泰然自若,是有资本的。

毕竟,王松可是河南郑州登封妇孺皆知的企业家,还是登封市政协委员。

王松担任政协委员时的照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王松担任政协委员时的照片

1998年底,王松就在省工商局注册成立了“河南嵩峰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总注册资本为4000万元,他本人出任董事长。

4000万放在任何时候都是一笔巨款,更别说1998年了。

除了嵩峰集团,王松手下还有傍湖而建的避暑山庄、两艘共耗资逾千万的豪华大船、水产公司、各种工厂和矿产……

包括那二十多平方公里的白沙湖,也全是他的,别人多看一眼都不行。

风景秀美的白沙湖水库,成为王松的私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风景秀美的白沙湖水库,成为王松的私产

王松“大企业家”的声名在外,许多人都蒙在鼓里,以为他真的只是个运气好头脑好,生意做得成功的普通富商。

只有登封蔡沟村人才知道,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提到王松的名字,村民们个个脸色大变,又恨又气又没办法,唾一口唾沫都要背着人。

他哪里是什么企业家,明明就是一个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黑社会头子!

避暑山庄也好,红白二船也好,都不是正经营生。

先说避暑山庄,外观看起来仙气飘飘,像模像样,稍微往里走一点,景象简直不堪入目,最出名的“鸳鸯浴池”,其实就是不分男女的混合浴池。

一旦有“贵客”要招待,王松就会安排从各地网罗来的火辣女人,引着客人下进浴池,赤裸相见,干柴烈火,体会一把唐明皇杨贵妃华清池共浴的奢侈。

这样一来,和“贵客”谈生意谈合作,不是手拿把掐,轻轻松松?

要是说避暑山庄好歹还藏着掖着,那红船就是彻头彻尾的水上妓院,明码标价的那种。

红船,虽然年代久远,但仍然能一窥当时的豪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红船,虽然年代久远,但仍然能一窥当时的豪华

夏季房间每晚160元,淡季100元,陪夜要外加300元,所有三陪小姐,都由避暑山庄的“桑拿部”提供。

要知道,在2000年那会儿,河南郑州人均可支配月收入只有450元。

在这里住一晚上加上“服务”,抵得上三口之家一个月的生活开销了。

不过,对于普通人来说高昂的消费,在出入红船的达官显贵眼中根本算不上什么,红船上的皮肉生意甚至火爆到,一个小姐,一晚上要接连服侍好几个“贵客”。

刚哄完这个大腹便便的富商,又要披上衣服,马不停蹄地去另一个房间招呼另一个欲火难耐的高官。

红船的卖淫生意,在王松积累资本、笼络人心的过程中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但要说赚钱这方面,还得看白船。

白船,是王松倾力打造的“移动赌场”,只有晚上才开张,所有“顾客”提前预约,快艇接送,到岸后王松手下亲自叫车,一条龙服务到位。

“十赌九输”,输的是赌徒,赢的可不就是赌场老板。

靠着见不得光的赌场生意,王松赚得盆满钵满,第一次开张就赚了十几万的分红,之后几个月更是大捞特捞,短短五个月,就又拿到了三十万的分红。

避暑山庄、红船、白船,三线运营,王松的资产雄厚到什么程度,不用多说,懂的都懂。

这些违法生意,没有黑社会罩着,怎么可能做得下去?

巧了,王松自己就是黑社会扛把子,手下乌泱泱一大票小弟,警棍匕首砍刀样样不缺,甚至还有配备枪支与汽车的巡逻队。

短短五年,他就从一个其貌不扬的农村痞子,摇身一变,成了千万富翁。

看看这些产业就知道,王松发家致富的路子,全是从《刑法》上找来的。

正因如此,他才敢对村民上访的行为嗤之以鼻。

但他根本不会料到,这次上访就是自己覆灭的开端。

王松更没想到的是,他此生最大克星,一位刚刚上任的年轻女公安局长,已经盯上了他!

二、

王松发迹的开端,可以追溯到改革开放初期。

他是河南登封宣化镇蔡沟村人,家就在白沙湖畔旁边。

这个矮小还瞎了一只眼的男人,脑子非常灵光,赶上了“采矿潮”,靠着开采的一座小型煤矿,大捞一笔。

那时王松赚的钱还是干净的,但财富的快速累积让他的自信心也跟着膨胀,变成了野心。

1995年底,王松斥资百万,在蔡沟村建了个铸造厂,生产水管。

结果因为产品不合格,满心期待的发大财落空,工厂开了三个月宣告倒闭。

失败后,王松改变主意。“靠勤劳致富太难了,想暴富就得走邪道”。

于是他使出浑身解数,从登封市水利局水产公司承包了白沙湖,然后下血本投了100多万元,养殖鱼虾。

你以为他要靠贩卖水产获利?不,捞偏门发大财的人一定是剑走偏锋的。

他要赚的不是什么辛苦钱,而是将白沙湖彻底变成自己的私人财产,利用周围居民对白沙湖的依赖,狠狠压榨他们!

王松变得野心勃勃,等自己的淫威足够大,可以牢牢控制整个村子乃至镇子之后,所有资源和财富,就都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为了实现自己的计划,承包合同一拿到手,王松就建起了“水产公司”,然后四处网罗刑满释放的无业人员和地痞流氓,纳入麾下,组建成“水上巡逻队”。

名义上,是保护白沙湖水库,其实就是流氓团伙,威胁村民,收保护费的。

在王松的大力张罗之下,巡逻队初具规模,光是骨干成员就有四十多个,包括亲兄弟和同族亲戚,手下的小喽啰更是不计其数。

在组建巡逻队的同时,王松还不惜“纡尊降贵”,把时任“镇工业办”主任屈太杰请到自己公司,当自己的“军师”。

1996年2月,王松钦定了第一任水产公司经理张朝峰,至此,“王松势力网”的核心部分搭建完成。

水产公司成立后,王松给手下全员开了个会,看着自己的心腹们,他先是煞有介事地说了几句狠话,然后环顾四周,拍拍胸脯:

“巡逻队成立了,大家好好干,我是讲良心的人,不会亏待大家的!”

底下的地痞流氓一听这话,个顶个地激动,大声嚷嚷:“你让我们怎么干,我们就怎么干!”

王松微微一笑:

“大家放开胆子干,出事算我的!”

有了顶头老大打包票,巡逻队简直横行乡里,毫无顾忌,甚至敢直接开枪杀人。

1996年4月29日下午,王松的心腹大义、永强两人穿着假冒警服,背着五连发猎枪,驾驶“110巡逻艇”,在白沙湖上飙船。

引擎声一响,湖边的村民顿时作鸟兽散,生怕被抓到。

两个流氓一眼瞅准落在最后的两个人,他们背着鱼篓,跑动不灵便。

张占义二话不说,先是对天鸣枪,紧接着枪口对准二人就是一下。

“砰!”

猎枪的巨响凭空炸开,两个村民一个扑倒在地,另一个侥幸逃跑。

张占义二人上前一看,顿时头皮发麻。

本想吓唬一下,没料到人竟然死了!

慌张的二人立刻去找王松汇报情况,王松大手一挥,一人1000块路费去外面避避风头,又甩给公司经理张朝峰5000块让他也出去躲躲,毕竟是水产公司法人代表,难辞其咎。

外逃的张朝峰越想越慌,最后去自首了,但是他很聪明,只说案情,丝毫没有提及老大王松,所以才蹲了一个月的看守所,就被王松托关系弄了出来。

至于杀了人的大义,虽然在外面东躲西藏,但为了稳住他,王松每个月都给他家里打钱。

笼络人心,无非就是靠钱或者暴力,恩威并施,效果最好。

有了这么一个先例,巡逻队更肆无忌惮,肆意敲诈勒索村民是家常便饭,稍有不满就把人拉到私设的“公堂”里一顿毒打,打不死算运气好,打死了就随便赔点钱。

短短四年时间,原本平静祥和的白沙湖,被王松和他的“巡逻队”硬生生搅成一滩能淹死人的浑水。

难道百姓们没想过反抗吗?怎么可能。

不是不反抗,是蚍蜉撼树,螳臂当车,纯属自不量力。

有钱有势的王松,背后怎么可能没有保护伞?

他自个儿就是政协委员,军师屈太杰也有公职在身,另外各种七七八八大小银行的行长副行长,更是多得数不清了。

村民们怕,所以一直忍耐,但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第一个飞出白沙湖的出头鸟,是王中央。

三、

王中央时年五十七岁,和王松是同村人。

他的独生子被巡逻队的人捅了两刀,虽然命保住了,但是终身残疾,未来一片黯淡。

王松派人上门谈赔偿,要六万,没给,只给两万,王中央也收下了。

这钱必须收,收了才能让王松这伙人对自己放松警惕,而且没有这两万块,他也没有进京告御状的资本。

拿到钱之后,王中央秘密联系了其他几个受害人家属,联合写了告状材料,然后兵分两路,王中央打头阵,分批上交告状材料。

这样一来,就算王中央栽了,第二梯队还保留了有生力量。

计划一敲定,王中央就带着两个乡亲,揣着钱和材料,坐上了去北京的车。

到北京的第一天,他们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问路人“国务院在哪”,也只能得到不解又嫌弃的眼神。

好在王中央还记着“中南海”这么个地名,一番折腾,居然真的在中南海附近找了间宾馆住下。

在酒店服务人员的帮助下,三人总算是拿到了公安部信访办的地址,一路摸索沟通,将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材料交了上去。

从信访办出来,王中央的怀里多了一封给河南省公安厅的信,这是工作人员让他转交的。

回到登封后,王中央时不时就往郑州跑,为的就是看一眼省厅有没有回复。

一次例行的郑州之旅中,王中央在招待所的电视上看到了一个消息:郑州市公安局设有打黑除恶的机构。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跑去了郑州市公安局,不巧的是当天局长出差去了,但是局里的警员给他引荐了另一个人:

“登封市新派来一个女局长,可厉害了,您可以去问问。”

这句话落地的那一刻,王中央、王松,以及白沙湖千千万万村民们的命运齿轮开始转动。

王中央去了登封市公安局,看到了传说中的女局长。

他觑了眼面前女局长年轻的脸,又瞥了眼办公桌上“任长霞”的姓名牌,默不作声。

传奇女神警任长霞,全国人民心中的英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传奇女神警任长霞,全国人民心中的英雄

这么个年轻的女警察,能是老油子王松的对手?他不相信。

所以,面对任长霞耐心的询问,王中央只是搓搓衣摆,告诉她:“我回去给你写出书面材料吧。”

任长霞目送老人的背影离开办公室,眼神锐利起来,眼前的笔记本上,“王松”的名字被用红笔圈出,力透纸背。

此刻,还在白沙湖左拥右抱好不快活的王松并不知道:任长霞上任后放的“第一把火”,烧的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