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 本文选自“凡躯俱乐部”独家原创专栏《749局卫国30年(1968-1998)》,为基于真实历史事件杜撰的半虚构小说,仅供娱乐,请勿当真,切记切记!(版权所有,抄袭必究)

〇、前言

1968-1998年间,507所以及749局陪伴新中国迈过悲壮却又光辉的历程。

他们的故事或广为流传,或秘而不宣,但他们的足迹,却遍布祖国的河山:

从回归前的香港,到纵贯东南亚的棋局,再到大国博弈的前沿战场……

作为隐秘战线里最不为人知的部分,749局以一代又一代人的鲜血和忠魂,守护着在祖国的安定繁荣和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笔者从西部某985院校档案学专业毕业后,进入某单位档案资料管理科工作,在整理地库时,接触到大量关于507所和749局的绝密和机密档案,由于年代久远、保存不当,许多资料已经散佚,但如今,它们都已经熬过20-30年的保密期限,终得以重见天日。

躲在故纸堆中,我开始整理这些尘封的档案,并将其汇编成文,即正在为读者讲述的《749局卫国30年(1968-1998)》。

作为开篇,笔者有必要对其历史进行一个简短的梳理,特别是作为749局前身的507所。

507所成立于1968年4月,是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简称“五院”)下属单位。最初称“宇宙医学及工程研究所”,后更名“北京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主要负责研究中国的航天医学。

须澄清的是,更名后的507所,已经成为航天员选拔、培训、保障的后勤职能部门,真正继承507所“人体科学”衣钵的,是1981年6月正式挂牌成立的749局。

熟悉新中国战争史的人,肯定会敏锐地注意到该年份的特殊性。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正是亚洲局势风云变幻、战乱频仍的时期,而顺应时代潮流,寻求外交转向的新中国,也处于各种地缘政治威胁的包围之中。

其中,发生在中越边境的军事冲突,尤其是1979年3月16日宣告结束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更是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那么,专注于特异功能研究、神秘事件调查的749局,是如何与中越边境冲突产生联系的呢?

一、来势汹汹的“世界第三军事大国”

1978年11月,被斥为“社会帝国主义”的苏联与越南签订《苏越友好互助条约》。公约明确,当越南遭受第三国攻击,苏联会为越南提供一切必要的帮助。

此时,曾接受过中国援建、吃下越战后美军舍弃的上百亿武器和物资、取得苏联鼎力支持的越南,不可一世地自封为“世界第三军事大国”,并希望通过武力,进一步在东南亚扩张版图,重现“印度支那联邦”的辉煌过往。

“印度支那联邦”即法属印度支那殖民地,其领地包括越南、老挝、柬埔寨,以及清朝租界“广州湾”(今中国湛江)。知晓彼时的越南正怀揣着怎样的“春秋大梦”,也就不难理解,他们为何愚蠢到入侵中国了。

仅1个月后,越南就集结20多万人的部队,气势汹汹地杀向弱小的邻国——柬埔寨和老挝,并在当地扶植起傀儡政权。次月,越军便不断袭扰泰国边境。

时值冷战,美苏两个大国都在人类超能力领域投入大量资源。从七十年代到苏联解体,双方累计耗费在超能力研究上的资金,数以百亿计。

号称“世界第三”的越南军队,自然也在网罗“能人异士”,秘密进行研究,希望将东南亚的秘术邪法应用于现代战争,其中遗存最重的当属泰国。相当数量的“泰奸”如苍蝇嗅到血腥味一般主动投诚,当起越军的带路犬。

而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被中方凶猛火力和顽强斗志击溃的越军,便不择手段地将他们的“科研发现”应用到实战当中去。譬如彼时硝烟仍未散尽的法卡山、扣林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上述阵地战中,我军前沿遭遇到种种怪象。1981年扣林山1574.7高地的轮战中,越军先后组织192次营级以下规模的袭击,阵地先后上报过未知疫病、幻觉、气功暗杀等诡异状况,经研究划入“特异功能”的范畴。

749局,正是该背景下,为支援前线作战、保家卫国,从507局紧急抽调“业务骨干”,火线成立的。

笔者所能接触到的档案中,日期最早的一份报告为1981年7月9日,落款是“方志红”。

方志红是749局前副局长,局内鹰派的领军人物,对我们这些小科员而言,他是活着的传说,行走的功勋章。听说他办理内退后,在东南某干休所里静养,真假不得而知。

这份四十多页的报告,中间被撕去了数页,虽然缺乏一些细节,但结合史料,仍能拼凑出故事的原貌。

以下为笔者还原的事件原貌详情。

二、小鬼探点

1981年5月初,占领扣林山诸高地的越军,袭击了山脚下的中国村庄。令人不解的是,被血洗的村庄,只找到成年人的尸体,5岁以下的小孩则全部失踪。

扣林山战役随之打响,5月7日,42师126团1营拿下主峰1705.2高地。

第二天,刚刚升任越军副总参谋长的冯世才,就急切地从河内飞往何江省亲自督战,这位曾在1935年参加红军长征,担任胡志明警卫兵的老将,誓言要一雪前耻。

5月22日,在熬过持续数日的暴雨和泥泞后,我军继续向东侧的1682.3高地、1574.7高地发起猛攻,一举收复扣林山骑线。

此时,一份报告引起了上级的重视:

戍守1705.2高地的战士王诚、赵光海均称,在夜晚巡逻时听到小孩的嬉闹声,并分别在前沿阵地和挂有地图的指挥所内,见到了“白色的鬼影”。而炮兵部队也反映,近来,越军炮弹命中率突然猛增,令我军蒙受较大损失。

经507所分析研究,这两份情报被认定为“越军有一支特殊的作战部队抵达了扣林山前线”的间接证据。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在尚不清楚这支特殊部队规模的情况下,507所料敌从宽,抽调能够参与作战的“业务骨干”,又动员登记在册的民间力量,紧急组织出一批人手,派往前线协助作战。

有传言,参与此次特殊作战的共计749人,是单位第一批正式成员,所以才有749局这个一般隶属于船舶重工研究领域的临时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