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岛本不顾全世界的反对,向海洋排放核污水,引起海洋生物变异。

人吃了变异的海洋生物,成为不人不鬼的丧尸,随之末世降临。

我以为最恐怖的就是丧尸了,没想到是人心,没了法律与道德的束缚后,张洋也不再遮遮掩掩,光明正大的把小三带进了家门。

并且,他还让我伺候他们的生活起居,洗衣做饭。

后来,随着丧尸病毒大规模爆发,资源急剧匮乏,小三煽动张洋卖了我换取食物。

张洋真的做了,以两公斤肉的价格把我卖给了嗜血的丧尸。

濒死之时,看着他那双冷漠决绝的眼眸,我笑了。

因为我的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声音。

『恭喜宿主,复仇系统已激活。』

随着日本肆意妄为的投放核污水,最先遭殃的是海洋。

经过大数据反馈过来的画面,肉眼看见,投放核污水地区的海洋已经变成了青墨色,并且在逐步向海洋深处蔓延。

而那些青墨色的海水中,蕴含了大量的放射性元素,其中一些具有较长的半衰期,如铀238的半衰期为四十五亿年,钚二百三十九亿年……

这些惊人的数据,无不在向人类社会反映一个严肃且严重的问题。

存在于幻想中的末世,很可能会实现……

然不论各方如何劝阻,日本仍不知悔改,甚至不再遮掩丑陋的嘴脸,继续加大对核污水的排放。

于是,仅仅数年,灾难来临。

长期游离在核辐射中无辜的海洋生物,开始发生异变,出现不可描述的症状。

这些异变体多为狂躁与嗜血,在海洋中肆意破坏,继续吞食核辐射,继续异变。

有一天,人们惊恐的发生,这些怪物竟然已经能够脱离海洋,登上大陆!

而怪物身上散发着不知名病毒,通过血液,唾液,分泌物,以及撕咬等方式大肆感染人类。

面对这种无妄天灾,人类无从抵抗,继而演变成新型怪物,丧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至此,人类社会崩塌,末世将临。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我也没能幸免于难。

我死了,灵魂飘在空中,机械的声音响在我的耳边。

『恭喜宿主,复仇系统已激活。』

对此,大喜的同时,我也大松一口气。

好悬,差一点点就真的嘎了,魂飞魄散的那种嘎。

好在关键时刻,系统的进度条拉满,保住了灵魂。

下方咯嘣不停,我低头俯视。

是那只恐怖狰狞的丧尸,它还在啃食我的身体。

可怜的我,被丧尸压在身下,一点点的馋食殆尽血肉与骨头。

回想不久前的不堪,我忍不住颤栗。

哪怕现在作为灵魂,以第三方视角观看下方的惨状,我依旧不忍直视。

但不远处围栏内的张洋,却看的津津有味。

他那双冷漠没有人性的眸子,从始至终没有改变。

『一路走好哟,小玲。』

他唇齿呢喃,假惺惺在向我告别。

上方,我冰冷的盯着他,恨不得活活把他掐死。

我叫花玲,是张洋的媳妇。

这家伙表面文绉绉,实际却是一个裹着恶魔皮的渣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厌倦了我,而末世偏偏给了他肆意的资本。

没了道德与法律的束缚后,他撕掉了自己的伪装,整日将对我的厌倦挂在脸上。

稍有事做的不对,他就会对我一顿毒打。

我试过不止一次的反抗,但根本逃不出他的魔爪。

他当着我的面勾搭上了小三,还把她光明正大的带进来家里。

那个女人叫赵丽,对我不加掩饰的讥讽,各种不堪入耳的话语字字诛心。

最过分的是,张洋竟然让我照顾他和赵丽的生活起居。

洗衣做饭,铺床叠被,刷碗扫地……

我就像只狗般被他们来回使唤,想到这些我一肚子窝火,若不是耳边时刻有系统的进度提示音,我真怕自己撑不住。

复仇的欲望支撑我苟到至今,我要报复,没想到天都在助我。

复仇系统,正合我意。

心中默念系统,下一瞬便收到了系统的回应。

『能力,魂体状态下,宿主可以强势侵入任意躯体。』

『任务,亲手为死去的花玲报仇雪恨。』

『奖励,奖励宿主回归。』

看到系统的介绍,我眼中冒光。

不愧是系统,不仅量身打造能力,还给我画了个最大的饼。

没错,我并不是真正的花玲。

一年前,末世初步降临,花玲就自杀身亡。

那时我莫名进入了花玲的身体,我不知道自己是谁,来自哪里。

好在伴随的系统没有让我失望。

回归,让我满怀期待。

那么当下,有这逆天的能力,我的报仇大计终于可以施展。

仅仅只是一年,我对张洋的恨意已经弥天。

我无法想象,真正的花玲自杀有多冤屈。

她的死,绝对跟张洋脱不了关系。

我暗自定夺,心中已有了打算

这时,我注意到下方的丧尸扭曲着直起了身子。

地上只剩下一摊血迹,我被吃的一干二净。

『好吃吗?』

张洋的眸子透着疯癫。

『吼……好吃 』

丧尸手中抓着一包禽肉,人性化的扔在了围栏边,意犹未尽的转身离去。

自从丧尸病毒大规模爆发后,这种交易便频频出现,原因有两点。

一是因为丧尸规模扩大,霸占了许多商铺工厂,掌握了大量资源。

二是随着病毒大规模爆发,难免有碰撞交融变异,继而产生了一批有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缺意识的丧尸,它们懂得所谓的“等价交换。”

等丧尸远去,张洋打开围栏,提着肉赶回家。

我晃晃悠悠的跟在他的身后,没人看得见我。

刚走进熟悉的家门,张洋的就露出我从未见过的笑容。

『宝贝,肉换来了。』

张洋把肉高高举起等着被表扬,但坐在碎镜子前浓妆艳抹的赵丽头都没抬。

『哦,晚上就吃它,我出去一趟,做好饭等我。』

赵丽敷衍开口,收拾好令人作呕的妆容加上露光的破旧“制服诱惑”,就要出门。

明眼人都能看出其出门目的,舔狗张的脑子却像抽了筋。

『宝贝你要去做什么,外面挺危险的,要不在家里陪我吧。』

张洋欣赏着赵丽,两颗色眯眯的眼珠子不停打转。

『哎呀,我跟活着的同学去叙叙旧,等回来再给你。』

赵丽搔首弄姿的糊弄。

『那早点回来,我在家等你,嘿嘿嘿。』

张洋兴奋的搓起了手,目送赵丽出门。

而我看着赵丽远去的背影,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一定格外精彩。

于是,我跟在了赵丽的身后。

一家废铁缠绕而成的的酒馆,赵丽走了进去,熟练的来到一间阁楼里。

阁楼里花天酒地纸醉金迷,霓虹闪耀下,是一个个光碌碌的女人。

奢靡的气息中,首座的男子扫过一个又一个玩物,目光最终落在了踱步而来的赵丽身上。

『武哥,想不想我呀。』

赵丽媚眼婆娑,骑在了男子的身上。

男子勾起嘴角,一巴掌拍向赵丽的屁股。

啪!

『半个月不见你,听说你找了个姓张的男人?』

『哎呀,人家最在意的当然是武哥,那张洋又穷又丑,要不是想吃肉,老娘才看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