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我国台湾省新北市爆出离奇分尸腌头案。

警方追捕两年,凶手最终落网,面对铁证如山,Ta供认不讳,但法院没有判下死刑。

是背后权势熏天?还是凶案另有隐情?

用盐巴腌制被害人,诡异行径到底作何解释?

一、凶厕女人头

一、凶厕女人头

2013年3月15日傍晚,台湾省新北市水上乡。

当地主祀妈祖的璇宿上天宫里,两三香客正在虔诚祭拜。

突然,一个女人的尖叫传来,在大殿之中久久回荡,吓呆了在场的所有人。

人头哇!人头!

一个保洁阿姨跌跌撞撞、失魂落魄地穿过走廊,跑向妈祖像,扑倒在蒲团上,不停地磕头。

“妈祖保佑,妈祖保佑……”

天上宫内部(来源:中评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天上宫内部(来源:中评社)

半天,她才有力气重新站起来,就近到水上(乡)警察局报案,此时已经是下午6点多。

稍早些时候,新北市三重乡大同派出所收到一封手写匿名信,内容十分诡异:

陈婉婷的尸体在嘉义水上农会旁200米外的公园男厕里,我没办法处理,请好心人帮忙。

落款为“好心人”。

收到信件后,三重分局立刻通知水上分局。

好巧不巧,就在水上分局的警察准备出发寻找尸体时,撞见人头的保洁阿姨赶来报案。

时间是下午6点至7点,当警察赶到时,天已经彻底黑下来。

公厕年久失修,还有一股恶臭,头顶上的灯泡接触不良,不时闪烁,发出“滋滋”的异响。

根据保洁阿姨回忆,最里面的隔间被反锁了好几天,她怀疑是谁恶作剧,就用钥匙打开,里面只有一个黑色塑料袋,丢在水箱上。

兴许是谁遗落在这的?也有可能是谁丢在这的一包垃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保洁阿姨好奇地解开一层又一层塑料袋,最里面是几件女人的衣服和脏兮兮的内裤。

再往下翻,却是女人的长发,是人头!

头皮清晰可见,还有一堆像超大号头皮屑的盐巴混在其中,吓傻了的保洁阿姨,尖叫一声,随后下意识跑向了门外的妈祖行宫。

当警员抵达时,昏暗的隔间里,一个被白色塑料袋被摆放在马桶的水箱上,满是盐巴、干瘪发皱的女人头,透过衣服,她的双眼,正直直地盯着外面……

在场的警员接受采访时仍心有余悸,说从没有看过这么可怕的场面。

警员在黑色塑料袋里,还发现了一张写着被害人名字“陈婉婷”的纸条,字迹跟匿名信相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经警方调查,三重区确实有一名叫陈婉婷的女子,已经失踪近半年。

陈婉婷的母亲从老家赶来,虽然头颅被腌盐脱水,脸部干皱难以辨认,但母亲还是认出塑料袋里的衣服,而女儿缺失的上槽牙,也与这颗头颅的特征相吻合。

确认是女儿后,陈母当场泣不成声。

她想不通,住在老家的女儿,到底招惹了谁,会被如此残忍地对待?

此时,陈母也没想到,当真凶被捕后,她竟然会向法官求情,免除凶手的死罪。

二、校花陈婉婷的堕落史

二、校花陈婉婷的堕落史

陈家在基隆做水果生意,陈父二十多年前喝酒过量去世,只有二儿子陈佳富和二女儿陈婉婷住在老家。

陈婉婷精神上有些问题,母亲每周都会来看她,2012年底,女儿意外走失,心急如焚的母亲就马上报了案,没想到母女再面,就是这样触目惊心的场景。

陈婉婷,原名陈淑慧,天生美人胚,清秀甜美,学生时代就是校花,爱慕者众多,甚至有星探想发掘她做艺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在中学时代,她却染上毒瘾,被迫辍学,才18岁就跟人结婚。

好景不长,大约在2002年,她的新婚丈夫竟然另遇“真爱”,强行同她离婚。陈婉婷只能回老家和二哥一起住。

离婚后,陈婉婷尝试过自杀,从此精神失常。

邻居常见她浓妆艳抹身穿睡衣在外游荡。

在此期间,她再度开始吸食毒品。

为赚取毒资,她开始出卖身体,发生关系500块,摸胸一次100块,毒瘾发作时,后者会“打折促销”,只要50块。

有看不过去的街坊邻居,会直接塞钱接济她,但那只是让她毒瘾更加深重。

迷信的陈母找大师算命,大师说给女儿改名就能转运,因此,陈淑慧改名陈婉婷

邻居们并不知道她改了名字,仍旧叫她“阿慧”。

而跟她交易的男人们则叫她“小甜甜”或“小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实,政府每月会给陈婉婷8000台币(约合人民币1800多)的救济金,这笔钱陈母会让哥哥陈佳富代管,供妹妹生活。

但是,这笔钱似乎并没有真正给到陈婉婷手中。

因为不止一个邻居或朋友提起,陈婉婷生前说过:

要跟哥哥睡觉才能拿到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