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好姐妹给我送来一个眉目清秀,身材颀长的男人。

那男人长了一张酷似我白月光的脸。

我本以为是一场关于替身文学的故事,没想到那男人就是我白月光。

知道真相的那一刻,我想,终于能好好谈一场恋爱了。

结果他却跟我玩起了商业战争。

1

我公司上市的第二年,已经可以和萧氏平分秋色,一时间风头无两。

但是合伙人之一的萧蔷住院了。

药物中毒。

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她拿着确诊单,脸色苍白。

“介绍一下,这是欧总。”

她跟身边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子介绍我。

我下意识以为这是她的新宠。

她却正色道。

“这是小沈。”

我朝那男子点点头。

那人却扑通一声,跪在了我面前。

“欧总好,我叫沈清之,身高183,体重65kg,喜欢做饭——”

“停。”

我打断了他。

“我不收男宠,更不谈恋爱。”

我狠狠地捏了捏萧蔷的脸,对她说:“既然你没事,那我就走了。”

我走出病房,沈清之紧跟在我身后。

“我爸得了肺癌,求您救救他吧。”

他拉住我的衣角,显得很无助。

此刻我才注意到,这个叫沈清之的人,长了一张很像那个短命鬼的脸。

我给了他一张卡,随即大步离去。

打开家门的一瞬间,我忍不住崩溃恸哭。

2

我去接萧蔷出院,却看见沈清之无助地坐在大厅的地板上,衣衫凌乱。

我走过去扶他,问道:“怎么了?”

他看见我,突然变得神色慌乱。

“欧总,你快走,快走,不要让他们看见你。”

他把我给他的那张卡塞进我兜里,使劲把我向门口推。

这时一个女人突然走过来,扇了沈清之一巴掌。

她还打算扇第二巴掌的时候,我抬手拦住了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她恶狠狠地对沈清之说:“好啊!你不把钱给我,倒是拿去给别人用是吧!”

沈清之只是拦着她,用眼神示意我走。

我嘲讽地看着那女人,“不好意思,如果我是别人,那你是谁?”

“我是他妈!”说罢,她趁沈清之不注意,推开他就想来抢我的卡。

我向旁边的保安递了个眼神,这女人就被带了出去。

“对不起,对不起。”他一个劲跟我道歉,头越低越深。

我问他什么情况,他只是摇头,很快眼眶就红了。

我有些动容,“没事了,快去照顾你爸爸吧。”

他怔了怔,“他死了。”

“我爸刚走,她就带着一群亲戚来要卡里剩余的钱。”

我看着他憔悴的面容,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把卡交到他手上,“拿着吧,不用还我了。”

就当替那个短命鬼做好事了。

“欧总,我很听话的,什么都可以做,让我跟着你吧。”他又跪在我面前。

我把他拉起来,借着上厕所的名头,溜去找萧蔷。

“你是不是有病?这个沈清之到底什么情况?”

她在病床上笑得四仰八叉。

过了许久,她才说:“他在酒吧打工,我看他长得像那谁,介绍给你认识认识。”

我忍不住问:“你这药物中毒,不会是为了让我认识他,故意吃的吧?”

她却冷了脸,“是沈清之在酒里下的药。”

她在商场上四面树敌,自然少不了人害她。

而沈清之缺钱。

她把沈清之带给我,是问我要怎么处理他。

“那就留给我好了。”我笑得一脸玩味。

3

我把沈清之带回家里,给他男主人的待遇。

他要什么都有,只是一点,不许出门。

“欧总,起床了。”他走到我的床前,轻声唤我。

我双手一伸,他就将我抱了起来。

等我洗漱完,他已经将早餐端了上来。

“喂我。”

他就一口一口的喂我。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个月。

有天我昏昏沉沉地被人从酒吧扛回来。

迷糊之中,听见争吵声。

“谁让她喝成这幅样子的?我让你好好看着她,你就是这么做事的?”

“我能看住她就怪了!有本事你自己回来管她!”

随即传来一阵摔东西的声音。

我强撑着身体去查看情况,推开卧室门的瞬间,一只手挡在我身前。

是沈清之。

我轻,“怎么了?是不是——”

他抢先说:“没事。”

我没多想,转身却被他拉住手腕。

他勾唇一笑,低头亲吻我,“以后再喝这么多,我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就什么?”我挑眉,眼中笑意,暧昧非常。

“你明明知道。”他突然娇羞起来,声线干净温柔,像一根羽毛在我心上轻挠。

我拉着他的手,转身往纱帘大床走去。

4

我又梦见那个短命鬼。

浓重的夜色下,我们并排走在街上,一人手里拿着一瓶啤酒。

“公司上市之后,我就给你放一个小长假。”我笑咪咪地打量他。

他嘚瑟,“到时候,我骑着我的太子摩托到处跑,到了一个地方就给你发视频。”

我听到“太子”两个字,没憋住哈哈大笑起来,“骚包。”

我们丝毫没注意到,远处一群人正向我们靠近。

直到人群中一个女人大吼:“逸轩,快跑!”

是他的妈妈。

那群人绑走了他,并让我凑够一千万去他家等着。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和他才知道他家破产的消息。

我四处借钱,但有能力的避之不及,没能力的有心无力。

走投无路,我打算以身犯险,用仅有的三百万和他们周旋。

“我只有三百万,但我的公司马上上市了,五年内把你们的欠款还清。”

我偷偷报了警,想拖到警察来。

“这里不安全,我们换个地方谈。”带头的一个男人厉声道。

我被他们不由分说地上眼罩,上了车。

汽车行驶过程中,我才意识到他们是想要叶逸轩的性命。

因为那个带头的男人购买叶氏的股份是为了救他独子的命。

而他的儿子在叶逸轩被绑架期间已经过世了。

还好我在发圈的玩偶上藏了一片定位器。

我在一个地下室见到了鼻青脸肿的叶逸轩,不合时宜地笑了出来。

“你这样子真像个猪头。”

他闻言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他们将我绑在叶逸轩身旁的柱子上,安慰我不用害怕。

“我们处理完事情就放你回去,只要你不张扬。”一个胖胖的男人低声。

但是叶逸轩就惨了。

他被一刀一刀砍下去,快要失了声息。

我终于听见警笛声。

而他也在那一刻闭上双眼。

5

我从梦魇中惊醒,看见身旁那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胸中情绪起伏不止。

我忍不住摇醒熟睡中的沈清之。

“你到底是不是叶逸轩?”我瞪着他,目光凶狠。

他睡眼惺忪,嘟着嘴巴,“别闹,我没睡醒呢。”

我渐渐冷静下来。

叶逸轩早就已经……

错觉罢了。

我像往常一样去叶逸轩的墓前陪他说话。

回家的时候却撞见沈清之正在我的卧室翻找东西。

“你在找什么?”我笑着问。

他却惊慌地把手往后藏。

我走近,他疾呼一声,“别过来,否则我撕了它。”

他举起他手中的寸照,照片里叶逸轩笑得肆意张扬。

我心下一紧,“你要什么?”

他只苦笑着摇摇头。

我趁他失神之际抢过照片放进衣服口袋,然后将缝在衣服里的刀片抵在他脖子上。

“说吧,接近我什么目的。”

他不说话,我也不着急。

我把他关进储物室,不给他食物和水。

三天后,他突然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脸上冷汗滚滚。

医院诊断结果是胃癌晚期。

同一时间,萧蔷给我打来电话。

“珊姐,萧氏玩阴的!他们偷了我们的策划书,现在中标了!”

我不由看向病床上的沈清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6

他让我信他,还说会帮我挽回合同。

我看着他坚定的眼神,脑海中浮现出那个人的样子。

那个短命鬼也曾这样看着我,“我们的公司一定会成功上市。”

罢了,一个合同。

他要就给他。

在长久的沉默中,沈清之突然开口,“带我去萧氏。”

我在萧氏集团大楼旁边的椅子下坐着等他,却等来一位不速之客。

“欧泽珊?珊姐!”

是萧蔷的二哥,萧郁。

我轻撇一眼,不言。

他调笑,“您这是丢了合同来萧氏问罪?”

“等人。”

话音刚落,沈清之就一瘸一拐地走出来。

萧郁抢先一步去扶他,口中念念有词,“这是又被大哥打了吧。”

沈清之闻言抬眸,目光交汇间,我心下了然。

原来是萧氏那位受宠的养子。

我接过他手里的合同,“谢了。”

不再管他们二人的私语,驾车扬长而去。

我一个油门刹到公司,把合同甩在萧蔷办公桌上。

“这是项目转让书,你签个字,就可以准备后续的合作了。”

她注意到我语气的冷厉,将我拉到椅子上坐下。

她贱兮兮地笑,“他说他仰慕你,想到你手下做事,我想到他那张脸,就跟他提议……”

她闭上眼,一副壮士赴死的表情,“提议做你男宠。”

我示意她继续说。

“当时我家阿姨的丈夫正好住院,我就让他假扮他们的儿子。”

我嗤笑一声,“这么说,你还自导自演了一场药物中毒。”

“不,”她偷偷看我的脸色,“那个是他想的。”

我厉喝,“萧蔷你知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你大哥本来就不愿意你跟着我混,你还把这个受宠的养子弄来。

“你知不知道这样多危险!药量掌握不好会怎么样!”

我轻叹,“那个短命鬼……独一无二。”

这时萧蔷接到她大哥的电话,勒令她回家。

她为了让我跟她去萧家接沈清之,甚至用上了我们的赌约。

刚进大门,我就看见脸被扇得红肿的沈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