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被“宠幸”了,也可以说是被强迫了。
我本是丽妃宫里一个打扫的宫女,就在昨天夜里,湖边亭中,我被皇上“宠幸”了。
第二天,这件事传得宫中皆知,很快,我被封了沈答应。
夜里,我跪在地上低着头轻声中带些乞求道:“陛下,奴婢自知身份低贱,不配荣享圣恩,请陛下收回成命。”
说完,我将头重重磕向地面,迟迟没起身。
过了许久,坐在龙椅上的男人并没有说话。
我手心不断冒着冷汗。
“收回成命?”冷峻的声音响起。
“陛下,请您收回成命。”我又重重磕了一个头。
“你是什么东西!”萧慕寒暴怒地将手中的折子向我丢来。
我不自觉一颤,背后的冷汗已将我衣襟浸湿。
我不敢再说话。
“沈璃,是吧?”萧慕寒走近用力掐住我的下颚,迫使我抬头看着萧慕寒,“一个低贱的宫女,竟敢让朕收回成命,你知道违抗圣旨的下场吗?”
我知道,违抗圣旨诛九族,可是……
我不敢说出来。
“说话!”
“陛下,请您收回成命!”我说完就闭上了眼。
“好,好得很!”萧慕寒加重手上的力气。
很痛,感觉下颚要裂开了。
萧慕寒用力将我甩向一边,我撞在了柱子上,血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我起身跪好。
“一个低贱的宫女,如不是太后为了皇家颜面,你也配得上答应?既然你如此不识好歹,就滚去辛者库。”
“是,奴婢遵命。”我稳住眩晕的身子磕了头。
一时之间,我从皇宫中人人羡慕变成人人践踏的对象,一天之间两道圣旨,但我却松了口气。
还有一个月,再过一个月我就二十五了,就可以出宫了。
“她就是那个刚被陛下宠幸又被贬的沈璃?”
“是啊,还以为是长得多漂亮的狐狸精,原来也不过如此。”
“是啊,哈哈。”
嘲讽的声音不断传来,我却平静得很,因为她们并不知我心中所想。
“喂,这些你也一并洗了。”
我洗着手里的衣服,没有理会她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听见没有!”
水盆被一脚踹飞,刚洗好的衣物也掉落在地。
我缓缓起身,语气平静道:“这些不是我的,我不洗。”
“哈哈,你们看她,她居然说不洗。”
说话的宫女突然用力抓住我的头发,表情凶狠道:“怎么?还当你自己是娘娘啊,我告诉你,进了这辛者库,你就得听我的!”
“拉住她!”
说罢,一群宫女将我牢牢抓住,往水缸拖去。
“你们要干什么!!快住手!!”
我始终不敌她们,被她们用力按进水缸,
突然的窒息感让我感到害怕!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在这!还有一个月,我就能出宫了,我就能获得自由了!
我拼命挣扎起来!!
在我觉得自己快要死在这里时,她们放开了我。
她们拍了拍我的脸轻声说着:“这次就放过你,记着,那些全洗了。”
她们走后,我靠在水缸旁大口大口呼吸着,嘴里不断吐出刚才呛进去的水。
##第2章##
我洗完衣物时正好赶上放饭,还好,桶里还有一点。
我正准备盛出来时,突然一只手将桶打翻。
“你!”我抬头生气地看着来人。
“怎么,衣服都没洗干净,还想吃饭?”
我转身看向院子里我刚洗完的衣物,果然,全部被丢在了地上。
我不断握紧拿着碗的手,最终还是没说话,转身走出屋子。
“沈答应,哦,不对,瞧我这记性,辛者库哪有什么娘娘,沈璃,记得洗干净,那件可是淑贵妃最喜欢的浮华裙。”
淑贵妃,宫里最受宠的妃子,地位仅在皇后之下,其父在朝廷中更是有不小的势力。
我慢慢将地上的衣物捡起。
再忍忍,快了,很快便可以出宫了,我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子时,我回到屋时,床上的被褥早已被水浸透。
我就这样,靠坐在床边睡了一晚。
“都给我起来!全部站到庭院里!”
我端正地站在后面。
“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啊。”
“都给我闭嘴!”
“这件是谁负责洗的?”只见掌事嬷嬷拿着一件红色的衣裙问道。
没等我说话,前面便传来,“嬷嬷,是沈璃洗的。”
“沈璃?”
“嬷嬷,是我洗的。”我小心走出来。
“带走。”
一群太监突然上前抓住我,我大声喊着:“嬷嬷,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你弄坏淑贵妃最喜欢的浮华裙,自求多福吧,带走!”
“嬷嬷,不是我!不是我弄坏的!”
尽管我极力辩解着,但还是被带走了。
“奴婢给陛下,娘娘请安,陛下,娘娘万福金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被用力按跪在地上。
“这是怎么了?”萧慕寒带着笑意问道。
我能感受到一股炙热的目光一直看着自己。
“回陛下,这贱婢弄坏了娘娘的浮华裙,带来给娘娘处置。”
“哦,是吗?”
我不禁身体一颤。
“陛下,这贱婢弄坏了去年生辰你送我的浮华裙。”淑贵妃拉着萧慕寒的手撒娇道。
“爱妃,你说怎么办。”萧慕寒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陛下,你替我做主嘛。”
“那就打五十大板,爱妃,可还满意。”
“满意,陛下对我最好了。”
一群太监说着就要将我按住。
“陛下!不是我!我是被冤枉的!陛下!”我害怕地朝萧慕寒喊着。
“拖出去。”淑贵妃不耐烦说着。
“就在这打。”萧慕寒眼底尽是笑意。
我突然放弃了挣扎,我知道,这是萧慕寒在报复我。
“啊。”板子打下来的瞬间,我疼得叫了出来。
好痛,真的好痛。
我努力忍住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很快,我便疼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我已经躺在床上了,伤口也被敷了药。
##第3章##
“沈璃,你可真让朕意外。”萧慕寒轻笑道。
陛下!陛下怎么在这?!
我努力起身想请安,却被一只大手按了回去,轻嘲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躺好,我可不想要一个残废的妃子。”
妃子?
我抬头疑惑地看着萧慕寒。
“沈璃,朕承认,朕对你感兴趣了,明日你便搬去沁云宫吧。”
我眼见萧慕寒要离开。
“陛下!”我不顾身上的伤往地上一跪。
“陛下,我不愿成为您的妃子。”说完,我便闭上了眼睛,我知道,我惹怒了萧慕寒。
“沈璃!!”
萧慕寒一把抓起我,我只能将脚用力踮着。
“沈璃,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朕,你当真不怕朕杀了你?”萧慕寒脸上全是怒气。
我慢慢睁开眼,一字一句道:“陛下,沈璃不愿成为你的妃子。”
“沈璃!”萧慕寒将我用力甩向地上,身上还有伤的我疼得皱紧了眉。
“你会来求朕的。”
从那天以后,我便再没见过萧慕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过了今天,明天我便能出宫了。
“阿璃!”
正在洗衣服的我起身转过头看去,云琳!
“云琳,你怎么来了!”我脸上全是笑容,自从我被贬到辛者库后,便很少再见她们了。
“沈姐姐,怎么办……怎么办……”
云琳脸上全是泪水。
“云琳,怎么了?”我的心突然跳了下。
“沈姐姐,苏……姐姐……要被……处死……了!”云琳哭得快说不出话。
苏姐姐怎么突然要被处死?
“云琳,你慢点说。”
“苏姐姐今天去伺候圣上时,不小心将茶水倒在了圣上身上,圣上大发雷霆,下令要将苏姐姐处死。”
萧慕寒,原来是这样。
前不久苏姐姐被升为萧慕寒的御前婢女,我还想着为苏姐姐高兴,原来,竟是这样一个局。
我安慰着云琳,“云琳,你先回去,沈姐姐一定将苏姐姐救出来。”
“沈姐姐,你一个人可以吗?我怕,我怕苏姐姐真的被处死了。”云琳带着哭腔说着。
“没事的,云琳放心,沈姐姐一定会将苏姐姐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