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父亲冤死,为了寻找证据
我服了产乳秘药,混入洛王府给小世子奶娘。
还没有喂过小世子,就被洛王压在春凳上。
她抬起我的下巴,
“茹娘,本王也要……”
1、
吃了王婶子家的产乳秘药,混入洛王府做奶娘三天了,还没轮到喂奶。
胸前涨的难受,我跟高嬷嬷打了招呼,回去换件小衣。
路过假山时,见四下无人,我就拐进了假山洞。
洞内分外凉爽,一进去我就忍不住喟叹出声。
匆忙解开衣衫。
已经好几天了,我还是不习惯,看着鼓胀的胸口,着实头疼。
这时,假山外突然有人说话,吓得我往后退两步踩上了湿滑的青苔。
眼看就要跌倒,我忙闭上眼睛,没想到一只大手迅疾捂住了我的嘴。
我被箍进一个充满男性炙热气息的怀抱,他的唇紧贴着我的耳垂,说话时热气扑打在我的耳廓上。
“嘘,别说话……”
他的另一只手紧紧地握在我的细腰上,手心发烫,烫的我忍不住战栗。
外面的人还在说话,我紧张的什么也听不清。
这个人是谁?
他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我是不是都被看光了?
我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我羞耻极了。
兴许是见我乖顺,他缓缓放开了手。
粗粝的手指摩挲过我的唇瓣,触感分明。
“你是谁?”
他贴着我的耳垂低声询问。
“我,我是给,小世子,喂奶的奶娘。”
“奶娘?”
他的声音压的很低,却充满威严,“你说的是否属实?”
我轻声交代,“我,入府三天了,是高嬷嬷招我进来的。”
“让我看看是不是真的,”
他猛地将我的身子板过来,按贴在洞壁。
我吓得差点尖叫,又害怕外面的人听到,只能紧紧咬住下唇,将声音吞了回去。
面前是一个年轻俊朗的男人。
高挺的鼻子,眉目俊秀,气度非凡,一双凤眼毫无顾忌地盯着我的胸看。
我连忙捂住,但这点遮挡对他来说毫无力度。
他将我的双手扣在头顶,低下头来。
“我来替小世子验货。”
等我醒过神来,发现正被按坐在他精壮有力的大腿上。
假山外的人终于离去,脚步声越来越远。
我想推开,却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他修长的手指帮我整理好衣物,冷淡又尊贵地说:“你先回去吧,小世子有福了。”
我捂着脸,踉踉跄跄地冲出了假山洞。
这件事,我打算永远埋在心里,绝不让第二个人知道。
2、
第二天,高嬷嬷检查了奶水,依旧没有选我。
胸又鼓胀的难受,若是能给小世子喂奶该有多好。
外面的丫鬟进来通报,说洛王爷要来。
奶娘们惊讶地议论,说洛王还是第一回来看小世子。
我的心悬了起来。
入府本就是为了接近洛王。
我哥流放宁古塔前曾说,父亲的死和洛王府脱不开干系。
在忐忑之中,洛王终于来了,一进门,高嬷嬷就喊着让我们行礼。
我站在众奶娘身后,低垂着头,并不敢多看,隐约觉得有道视线上下打量着我,最终落在了我的胸上。
我更是不敢抬头了。
洛王走到小世子的小床前,站了片刻,就让众奶娘和其他人都退下去,唯独留下了我。
在众人复杂的视线中,我低着头,一动都不敢动。
洛王看着我,视线慢慢变得灼烫,紧紧锁定在了我的身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一会儿,小世子哭了。
“还不快喂奶?”洛王出声。
听到这声音,我抬起头,震惊地发现,王爷就是昨日的那个男人。
“还不快些?”
洛王的声音添了几分不悦,像是压根不记得我。
我强自镇定,“是。”
越过他身边去抱小世子时,我的身体僵硬,动作笨拙,还好没出差错。
我涨红着脸,避开洛王的视线,轻拍小世子的背脊给小世子喂奶。
小世子吃的卖力,不一会儿,就出了汗。
洛王大步走来,掏出帕子,给小世子拭汗,我不敢再躲开。
他凑得太近,身上的味道扑鼻而入。
这让我有些恍惚。
脑海里不由泛起昨日不堪的画面,呼吸也不免逐渐沉重。
头越垂越低,脸越来越烧。
我抬起头,哀声道:“王爷。”
他漆黑的眼中满是饿意,喉结上下滚动,像是要将我吞了。
“别喂了。”
他吩咐我。
我呆愣着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又说:“去,把小世子放下。”
我只好顺着他的意思,弯腰将小世子放在小床上。
直起身子后,刚想穿上小衣,他的大手已经袭了过来,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就被他抱坐在床侧的春凳上。
3、
我如愿接近了洛王,却没想到是这样的接近。
几个奶娘看我的眼神中有着露骨的不屑和嫉妒,高嬷嬷神色复杂地让我回房休息,说我给小世子喂过奶,不需再守着。
兴许是这几天发生事太过突然,昏昏沉沉的我很快就睡了过去。
醒来已是第二天的晌午,我匆忙赶往小世子的院子,本以为高嬷嬷要训斥一二,没想到她什么也没说。
一起轮值的几个奶娘互相传递着眼色,我能识别得出其中的意味。
但我顾不上这些。
林家才是我看重的。
洛王又来看小世子,这一次,大家都很乖觉地将我留下来,自行退了下去
4、
众人的知趣让我羞惭,我羞耻的眼泪大颗大颗地砸在他手背上。
他停住,声音低沉冷峻:“小奶娘,你可是不愿侍奉本王。”
我哭着摇头:“奴只怕王妃怪罪,日后没了伺候王爷的福分。”
想要为家族洗清罪名,我得能活着留在洛王的身边。
他这般毫不避忌,我迟早会被王妃惩治。
他轻声哼笑,“这可是你说的,可别后悔。”
他不管不顾将头扑进我的怀里。
我呜呜咽咽的说不出话来,
齿缝中,是压抑不住的刺激感。
我紧紧抱住他的头,让他能埋的更深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