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管和二管躲在厨房不敢出来。老地雷浑身上下都是西瓜汁。陈红到了,一摆手,“雷哥!”

老地雷说:“把人叫出来,我要砍他!”

陈红说:“我知道,等一会儿。”

加代过来了,一摆手,“陈红。”

“哎,代哥。”

加代问:“哪个是老地雷?”

“这就是!”陈红手一指。

加代一伸手,“你好,哥们。”

“你好!”两人一握手,“加代是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对。这砍得挺严重啊!人在哪儿呢?”加代一回头,“孙姐,人在哪儿呢?”

“人在厨房呢。代弟,说是你朋友。”

加代一听,“我朋友?”

“嗯,把小瑞名片都拿出来了。要不然,我不会让他进去的。”

“这车是他俩的?”

“对,白色的奔驰。”

加代说:“你把他叫出来,我看看是谁。雷哥,你站一会儿。”

“加代,我俩虽然不认识,但我也听说过你。可能你也听说过我吧?”

“哦,听过听过。”

老地雷说:“加代,我们是不是要讲理啊?我没招他没惹他,他把我砍成这样,你说我他妈......”

加代一摆手,“不说了。雷哥,等人出来,我看看是谁,我给你一个说法,行吧?”

“加代,你在北京有名有号,我觉得你是讲理的,你给我一个说法。”

孙经理把厨房门开,“兄弟,代哥到了。”

“代哥到了?”

“在门口呢。你们出去吧。”

父子俩从厨房出来,站在大门里面猫着腰往外看。加代一回头,“谁呀?出来呀!”

门一拉开,二管子一摆手,“代哥,是我。”

加代一看,“管治!”

“哥,对,是我!”

加代一挥手,“出来呀!”

“不行。他要打我!他们有响子。”

“不会的,你出来。你和哪个哥们呀?出来,没事,代哥在呢。”

“我和我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加代一听,“哦,你爸来了?赶紧把你爸叫出来。”

父子俩壮着胆子出来了,站在台阶上面。二管子一摆手,“代哥!”

老管也叫了一声,代哥。加代一下子懵逼了,“大叔,你瞎扯了,你怎么叫我代哥呢?”

二管子小声说道:“你真也是的。”

“没,这不是用着人家了嘛?喊声代哥以示尊重。”

加代一招手,“你俩下来。”

父子俩走下台阶,来到加代跟前。加代问:“你俩砍的?”

“嗯。”

“怎么回事啊?”

二管子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加代说:“行。我知道了。”

老地雷说:“加代,怎么办呢?”

加代说:“你俩到饭店去吧。”

“没事吧?哥,不行的话,赔点钱吧。”

加代一摆手,“你们进饭店去。”父子俩进了饭店。转过身,加代说:“雷哥,你想怎么解决?”

“什么怎么解决呀?他俩上哪了?给他俩叫出来呀。我要打他。砍了我,我不得报仇吗?”

加代说:“报什么仇啊?一个是我兄弟,另一个是他爸。这事你冲我。”

“加代,你说怎么解决?我冲你。”

加代说:“我听明白了。是你先打的人家,对吧?再说了,人家点的女孩被你打了。放在谁身上,也不会乐意。差不多就算了呗。”

“那你的差不多算了是什么意思?就是我白挨打了?”

“你想怎么的?”

“加代,你给我讲笑话吧?哎,如果砍你五刀五刀,你能拉倒吗?”

加代说:“能一样吗?”

“怎么就不一样呢?砍我好几刀,我他妈找来了,你告诉我拉倒。拉倒不了。俏特娃!”

“雷哥......”陈红准备打个圆场。没等开口,老地雷一摆手,“你把嘴闭上,有你什么事?加代,我告诉你这可不行啊。你他妈要是跟我这样,这事就大了。把我惹急了,我......”

老地雷话没说完,哐的一声。所有人回头一看,丁健头伸在副驾驶外面,五连发管口冒着烟,嘴里说道:“俏丽娃,谁跟我哥比比划划的?站住!”

老地雷愣了一下。丁健举着五连发下了车,目空一切。陈红的内保一看,“丁健来了,活阎王来了!”

来到老地雷跟前,老地雷嘴里说道:“哎,哎哎......”丁健的五连发一下支在了太阳空上,老地雷动都不敢动。丁健说:“你跟我哥比划什么?跪下!”

一手抓着一根小管子的孙大志,瞪着眼睛说道:“俏丽娃,一起死!”

加代一看,“哎哎哎,大志!”

“哥,你让开。谁要打我姐?”

“大志!”马三赶紧拉住了大志。二老硬也从车上下来了......

加代让丁健把五连发放下了。老地雷摸了摸太阳穴。加代说:“雷哥,我们虽说不太熟,但今天晚上你能看出来,想在这里跟我打架,你是占不着便宜的。我不敢说这是我的地盘我做主,也差不多了。我喊一声,就能来很多人。我这俩兄弟是外地来的,不懂四九城的规矩,今天晚上得罪你也好,冒犯你也罢,你当给我个面子,明天再说,行吗?今天挺晚了,你我都喝酒了,都喝多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明天你我醒醒酒,把气都消消。雷哥,明天中午我找你吃饭,行吗?”

老地雷不说话,看着加代。丁健手一指,“你看鸡毛啊?”

加代一回头,“他在看我,你说他看鸡毛?”

“哥,我口头禅。”

加代问:“行不行,雷哥?”

“加代,我给你面子。我认为你是讲理的。行,明天中午谈谈。”

“没问题,雷哥,那你先走吧。陈红,你也把人带回去吧。”

老地雷领着兄弟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