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自出生起就没有得到过父母的爱,用他们的话说就是:我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给姐姐续命。

为了活下去我必须要反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江之灵,你姐姐出事了,马上来医院!”电话那头的男人是我爸江正年,依旧是一副不容拒绝的口吻。

我冷漠的回应着:“知道了。”

早就习惯了他们对我的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江之雪有先天性心脏病,心脏供血不足,我和她是双胞胎,她对我的血的排异反应最小,所以爸妈自然而然的把我当成了她的血库。

他们从来不问我愿不愿意,也不在乎我的感受。

我看了一眼黑板上还没有讲完的题目,无奈的让学生们自习,然后离开了学校。

医院开了空调很冷,冰冷的针扎进我的血管里,虽然我已经被扎了无数次,但还是疼得我倒吸了一口气。

抽血的护士都认识我了,有些心疼的对我说:“回去多吃点猪肝,你一个月抽了这么多次血,再好的身体也受不了。”

“好的,谢谢关心。”我扯出一抹苦笑。

因为经常抽血,导致我严重贫血,有时候上课上久了总感觉头晕目眩的。

可这又如何呢?没人关心我,我只是一个工具。

抽了血,江正年依旧不满意:“明知道你姐姐生病了,你还空手过来?”

我只觉得可笑:“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给学生上课,为了给江之雪抽血我立马就赶过来了!”

“啪!”江正年气得给了我一巴掌,我的脸火辣辣的疼,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你姐姐身体不好,爸爸妈妈愁得饭都吃不下了,你这做妹妹的不帮我们分担,还总是这么多理由。”江正年总是用这个理由道德绑架我。

我气的捏紧拳头可又无能为力,他毕竟是我爸。

每次江之雪来医院都会通知顾淮。

顾淮是谁?龙华市最有钱有势的盛天集团的大少爷,家里有钱,人长得帅,几乎是所有女孩心仪的对象。

在我们小时候,顾淮家和我们住的近,我和江之雪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算是青梅足马。

小时候的我聪明伶俐,乖巧懂事,顾淮的妈妈李阿姨很喜欢我,还开玩笑说让顾淮长大后娶我。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们一天天长大,江之雪总是在自己不舒服的时候让顾淮来看她,她那副娇滴滴的样子和平时简直判若两人。

走进病房的时候江之雪虚弱的躺在病床上,顾淮在喂她吃水果,男人都喜欢被人依靠,顾淮也不例外。

说她虚弱吧,她依旧有力气和顾淮说话:“嗯,真甜。”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顾淮是她男朋友。

“之灵,你没事吧,脸怎么那么红?”看见我走进来,顾淮发现了我通红的半边脸。

我连忙搪塞过去:“没事,可能是走得太急了吧。”

“你们姐妹俩感情真好。”

顾淮并不知道我是江之雪的移动血库,也不知道爸妈对我不好,因为父母和姐姐总会在人前假装对我很好。

我摇了摇头,勉强扯出一抹苦笑。

“之灵啊,你姐姐没什么事,你别担心,快坐。”说话的是我妈赵涵,她边说边把顾淮旁边的椅子推过来给我。

现在的她装得一副好母亲的样子,我都快信了。

“之灵,你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搞得和姐姐一样落下一身的病,才知道后悔。”江之雪一句话把自己变成了话题中心。

我知道江之雪喜欢顾淮,她很会利用自己的病来引起顾淮的怜惜。

“姐姐,我没事,反倒是你多注意注意身体,隔三差五进医院太折腾了。”

听见这话,赵涵嘴角的笑僵住了。

如果顾淮不在,我想她已经冲过来打我了。

记得读高中的时候,我比顾淮和江之雪小一级,因为性格比较孤僻,我经常被其他同学欺负。

我被欺负的时候,顾淮每次都会出现在我身边保护我。

那时候我以为顾淮只是把我当成妹妹一样保护,因为他对江之雪更加无微不至。

我跟他说不用每次都帮我的,他却说他是心甘情愿保护我的。

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江之雪。

2

就在我努力的克制自己对顾淮的爱时,顾淮突然向我求婚了。

这天是情人节,顾淮约我出去吃饭,在龙华市最高档的餐厅。

随着优美的小提琴旋律响起,顾淮拿着戒指在我面前单膝跪下。

我有些猝不及防,没想到他会突然向我求婚。

“之灵,你愿意嫁给我吗?”他眼神真挚的看着我。

听到这句话,之前受的委屈在此刻都忘得一干二净,我眼眶红了,过了好一会才哽咽着说:“我愿意。”

话音落下,围观的人都在鼓掌,还有好多人在拿着手机拍摄视频。

顾淮将我拥入怀中,正要低头吻我,却被电话铃声打断。

顾淮的手机响了,我看见是江之雪打来的。

他难为情的看了我一眼,我点头示意他接电话。

刚接通,手机里立马传来江之雪的哭腔:“阿淮,我想我们只能来生再见了。”

“你别哭啊,先告诉我怎么了?”顾淮不解道。

“阿淮,我从小就喜欢你,你知道吗,我看见你和之灵求婚的视频了,我没办法接受,所以选择离开,祝福你和之灵,希望你们百年好合!”

这话听起来像是在祝福我们,仔细听就会发现,这又是道德绑架。

“你别做傻事啊!我马上到,你等我!”顾淮被江之雪的话吓了一跳,连忙安抚她的情绪。

我没想到她会这样逼顾淮,顾淮做错了什么要被她这样道德绑架。

挂断电话后,我和顾淮立马赶了回去,本来美好的心情也因为江之雪的一通电话烟消云散了。

赶回家才发现小区里围了好多人,江之雪坐在顶楼的阳台上,披着头发,满脸泪水,除了旁边的栏杆,没有任何安全措施。

警察和消防员都到了,围观的人把小区围得水泄不通。

我和顾淮冲到顶楼的时候,江正年和赵涵哭得死去活来。

赵涵冲上来就要打我:“都怪你,明知道你姐姐喜欢顾淮,你还这样刺激她,你是想逼死她吗?”

顾淮及时挡在我面前:“阿姨,你先别激动,这和之灵没关系!”

看到顾淮,江之雪哭得更崩溃了。

“之雪,你冷静点,先过来好不好?”顾淮耐着性子安抚她。

看见顾淮的反应,江之雪继续道:“阿淮,我真的没办法再活下去了,我的离开就是对你和妹妹的成全。”她说完后突然把双腿靠在了栏杆上,这里风很大,她随时都有掉下去的风险。

赵涵和江正年吓得跪在了顾淮面前:“顾淮,叔叔阿姨求你了,你娶之雪好不好,之雪是我们的心肝宝贝,如果她有事,我们也不想活了!”

赵涵和江正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江之雪是他们的心肝宝贝,那我呢,我算什么?

我就像一个旁观者一样,在这里看着他们上演父女情深。

顾淮连忙把两人扶起来:“叔叔阿姨,你们先起来,你们快起来啊!”

江正年和赵涵却怎么也不起来,我猜顾淮这辈子都没这么奔溃过,他已经急得满头大汗了。

“阿淮,我不奢求什么,只求你以后多来我墓前看看我。”江之雪哽咽着,和江正年赵涵一唱一和的逼迫顾淮。

“姐姐,你先下来。”

我已经猜到了他们是在演戏给顾淮看,目的就是为了让顾淮娶江之雪,我已经忍不住要拆穿他们了。

“之灵,我从小就什么都不如你,身体也不如你,连我喜欢的人喜欢的也是你,你知道我多羡慕你吗?”一听见我说话,江之雪就好像受了什么刺激一样,眼泪止不住的流。

说完后她突然闭上了眼睛,双手撑着阳台往前倾,顾淮眼疾手快的冲上去拉住了她。

“你拦着我做什么!不能嫁给你让我死了算了!”江之雪用力的甩开顾淮的手,却反被他紧紧的抱住。

“好,我娶你,这样可以了吗?”顾淮颤抖着说出了这句话。

江之雪楞住了,我也楞住了。

他把江之雪抱了下来,江之雪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我整个人后退了几步,难受至极,心如同刀割。

江之雪反应过来后,终于满意的笑了:“你说的是真的吗?”

“真的。”顾淮一脸冷漠的回答着。

江之雪一把抱住顾淮的腰,用得意的眼神看着我,像是在挑衅。

顾淮想推开她,可她依旧不松手:“阿淮,我害怕,我不想离开你。”

顾淮只好无奈的将她抱起,经过我身边的时候,他的眸子里都是歉意:“对不起,之灵。”

听到他这句话我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我红着眼眶看着他,难受得说不出一句话。

在顾淮要离开我视线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道:“那我呢?我算什么?”

“江之灵,你姐姐差点就死了,你怎么还这样不懂事!”赵涵对着我厌恶的说着。

“够了!”顾淮吼了一句后,抱着江之雪离开了。

江正年和赵涵也跟着离开了。

我呆坐在地上,那我呢,没人在意我的死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