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唐丽萍而言,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她绝对不会只偏爱自己的小儿子。

可世界上并没有后悔药,唐丽萍只能孤零零地品尝着她偏心种下的恶果。

故事得从二十多年前说起。

家在四川的唐丽萍在医院里诞下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儿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与所有双胞胎一样,两个孩子中一个身体健康,一个稍微偏瘦。

唐丽萍的双胞胎大儿子黄浩体型偏胖,出生时手脚都肉嘟嘟的。

弟弟黄鑫在母体内营养不良,加上出生的时候有些缺氧,被放置在医院的保温箱进行养育。

弟弟出院后依然赶不上哥哥生长的速度,因而,唐丽萍把更多的时间和心思放在弟弟黄鑫身上。

从他们出生那一刻,黄浩与黄鑫获得不同的母爱就已经注定了。

婴儿时期,唐丽萍认为黄浩身体健硕不需要吃太多奶,于是她把大部分奶水留给黄鑫。

会走路的时候,黄丽萍一心放在黄鑫身上,无论工作再忙再累,回到家她都第一时间扶着黄鑫去院子里训练走路。

而黄浩呢?没有母亲帮扶,只能自学成才。

父亲看到唐丽萍不公平的对待两个孩子,知道唐丽萍心疼这个从小就体弱多病的小儿子,所以他总是尽自己所能把父亲的爱平等分给黄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小学时,他们依然体会着母亲不平等的爱。

下雨天,黄浩只能自己撑伞穿雨衣上学。

那个懒洋洋的黄鑫则等待母亲忙完手里的活后背他上学。

因为备受母亲宠爱,黄鑫在学习上也没有黄浩那么努力。

父亲的离去,让原本得不到母亲关爱的黄浩过得更加艰苦了。

父亲在工地干活时从高空坠落,当他们一家三口赶到医院时,父亲含泪告诉黄浩一定要帮助母亲撑起这个家。

叮嘱完后,父亲闭上了眼睛。

从此,他们一家三口过上了吃上顿没下顿的艰苦日子。

高考结束了,当黄浩还在纠结自己能不能继续上大学的时候,母亲的一番话让他丢失了上学的机会。

“浩浩,你也知道你爸爸不在了,一个家的重担都落在我身上,妈妈真的没能力抚养你们两兄弟上学,要不你回来吧!”母亲对黄浩说。

“妈,我想上学,只有上学才有出路,要不我自己挣我的学费,你只管弟弟一个人就行!”黄浩小心翼翼地说。

“不,你回来吧!我们俩一起管你弟弟,你千万别忘记你爸爸临走之前给你说的话!”母亲搬出那个死去的爸爸。

听到这,黄浩默默地抹了抹眼角的泪水,他的读书生涯到此划上了不圆满的句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年纪轻轻的黄浩跟着同村人一起到广东深圳的工地做苦力。

每天繁重的生活,炎热的天气让幼小的他喘不过气。

但他从不屈服,也从不敢偷懒,他与成年人挣着一样多的工钱,每月定期打钱给弟弟上学。

后来,经朋友介绍,黄浩有了开工厂的机会。

这个吃尽人生苦头的独立男孩毅然决然加入其中。

他的工厂在他的经营管理下生意火得如日中天。

此时,弟弟毕业了,黄浩还想办法为弟弟找了一份体面的工作。

那个贫困的家庭在黄浩的支撑下,越来越有盼头。

家里的看房子被拆迁了,拆迁的补偿在黄浩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母亲私藏起来。

忙碌着工作的黄浩也没在意母亲私藏补偿款的行为。

但当黄浩的工厂面对经济危机的重创,急需资金周转的时候,他想到了母亲。

“妈,能不能把拆迁补偿款借给我,我工厂资金受到重创,急需资金投入,后期情况缓和后我再提款出来还给你!”黄浩对母亲说。

“黄浩,你也知道这笔补偿款没有多少,你呢?不管怎么说还有一个工厂,但你弟弟什么都没有,我得把钱留给你弟弟啊!”母亲冷冰冰的说。

“我不是不还,我工厂周转过来后马上还你成吗?”黄浩再次恳求母亲。

他的恳求依然没有打动母亲,他早些年放弃上大学的机会,外出打工赚钱供弟弟上学的功劳母亲根本没有看在眼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看着冷漠的母亲,黄浩摔门而出,他只能寻求女友父亲的救助。

当女友的父亲知道黄浩遇到困难时,毫不犹豫将周转的资金转进他的账户,他悲伤的哭泣着。

他伤心的是自己母亲的无情,伤心的是自己为这个家庭付出的一切努力母亲看不见。

他也深深地感动于女友父亲对他的信任。

黄浩的工厂在女友父亲的救助下渐渐发展起来,而且规模与日俱增,黄浩也从一个小老板变成一个管理着几百人的大老板。

听说家里的第二套房又要拆迁了,黄浩赶回家看看情况。

谁知道他刚踏进门,母亲就黑着脸对他说:“你回来干嘛?不会是回来跟弟弟抢补偿款的吧?你早就出社会了,至于回来抢占房屋吗?”

母亲的一番话彻底惹怒了黄浩,他大声说:“妈,我不差这点钱,我不过是回来看看能拆多少,够不够你养老!”

看到黄浩这么说,她母亲冷冷地哼了一声后走开了。

从此以后,黄浩再也没有回家看过母亲。

听说,那个一直被母亲捧在手心里的弟弟接过了照顾母亲的接力棒。

五年后的一个下午,黄浩与妻子闲坐在别墅的院子里晒太阳的时候,一个捡垃圾的老太太敲响了他的家门。

黄浩的妻子打开家门的时候吓了一跳。

在老太太的请求下,黄浩走过去看怎么回事。

原来,这个穿着破衣烂衫的老太太竟然是自己的母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母亲花白的头发如枯草一样凌乱地附着在头部。

漆黑的脸仿佛在告诉全世界她已经很久没有洗脸了。

那破烂而漆黑的衣服也无声地诉说着她条件的艰苦。

“小浩,我是妈妈呀!”没等黄浩开口,母亲就笑嘻嘻地对他说。

“啊!你怎么?”黄浩瞪大了眼睛。

小浩,你要帮我啊!我的拆迁补偿款都给你了你弟弟,可他那不要脸的老婆嫌我脏,不让我进他们家门啊!”老太太委屈的哭着。

“找了很久,我才找到你,你一定要帮帮我啊!”老太太一边说一边朝黄浩磕头。

看着这一幕,黄浩的妻子伸手过去扶她。

但被黄浩一把抓住了,黄浩对妻子摇摇头。

“妈,从我找你借钱周转那次,我们就离母子关系越来越远了,你知道吗?如果没有我岳父的帮助,我早已经离开这世界了。

当我深处深渊的时候,你宁愿眼睁睁看着我死亡也不愿伸出救援的手。如今,我也只能学着你的样子,看着你溺亡了。”

说完,黄浩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丢在唐丽萍面前:“这是十万块钱,也是报答你生育我的恩情,你走吧,从此我们不再是母子!”

说完后,黄浩与妻子缓缓关上门,留唐丽萍一个人在门外哭的撕心裂肺。

结语

如果再给唐丽萍一次机会,她肯定不会这么偏爱黄鑫。

可是,世界上并没有后悔药,她只能自食其果。

作为父母,平等对待每个孩子才能在自己老年时得到孩子平等的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