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一生当中,会出现两朵玫瑰,一朵是红色的,一朵是白色的,夏景坤只有一朵红色的玫瑰,而这朵玫瑰,却在别人那里尽情绽放。

既然你做不到,那就女债母偿吧!

深夜11点,夏景坤的妻子沈月月还没有回家,一个邪恶的想法在夏景坤心中蔓延开来,他小心翼翼的向另一个房间走去,敲开了岳母的门……

01

夜深了,人们都进入了梦乡,这个时候,酒吧的ye生活才刚刚开始,沈月月随着嘈杂的音乐声肆意的摇摆着身体,这样的快乐,让她丝毫没有回家的欲望。

沈月月跳舞跳得有些累了,她来到了吧台边,点了一杯鸡尾酒,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殊不知,从她坐下的那一刻,旁边男人的目光就在她的身上锁定了。

沈月月穿着xing感的红色裙子,金色的头发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中闪闪发光,举手投足之间风情万种,这些景象落到了男人的眼里,好像一朵红色的玫瑰在肆意的绽放。

男人走到沈月月的身边,看着她脸上的红晕,不自觉的搂住了沈月月的腰,沈月月侧过头看了男人一眼,娇羞的倒在了男人的怀里。

沈月月的妩媚和酒吧里其他的女人都不同,她既高贵典雅,又风情万种,她一出现,就把其他涂脂抹粉的女人都比了下去,也难怪男人一眼就看到了她。

男人收起了一贯对女人的轻浮,轻轻的在女人的手上留了一个吻,沈月月抬起头,直视着他,只说了一句“先生的搭讪方式好特别”,xing感的红唇和温柔的语气,一瞬间就把男人的心牢牢抓住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2

“特别的人,当然要用特别的方式。”

沈月月推开了他的手,站了起来揽住了男人的脖子,她如妲己般妩媚的笑着,突然她低下头,说了一句“我喜欢你的眼睛”,然后就轻轻吻了男人的眼睛。

“这是回礼。”男人把沈月月抱在了怀里,他也是情场老手,功力和沈月月不相上下,从某种角度来说,他和沈月月也算是登对。

“比起我的眼睛,我相信你会更喜欢我。”

“是吗?怎么喜欢啊?”男人已经被沈月月迷的失去了理智,他闻着沈月月身上的香味,满脑子都说那句“怎么喜欢啊?”

“我新买了一瓶xx酒,要不要和我上楼品尝?”

虽然男人恨不得立刻就得到沈月月,但是出于绅士礼仪,他还是想把沈月月带到楼上的包间。

“好啊,你抱着我去。”沈月月这句话甜到了男人的心里,男人立马把沈月月横抱了起来,匆匆忙忙向楼上走去,仿佛再晚一秒,手里的红玫瑰就要被别人夺走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沈月月怎么会不明白去楼上品酒的含义呢?不过是半推半就罢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3

安静的走廊突然响起了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沈月月烦躁的看了一眼手机:夏景坤来电,她觉得扫兴,果断挂掉了电话。

良辰美景好时光,任何打断她即将到来的美好生活的人和事,她通通都不予理会。

到了包间,沈月月就把包扔在了一旁,电话铃声像催命符一般的响着,她心里的愤怒已经达到了极点,她索性直接按了静音键。

沈月月这边在沙发上尽情的享受着快乐,她的手机屏幕在包里亮了又暗,暗了又亮,电话那头的夏景坤并不担心沈月月的安全,而是为她不接电话的行为感到愤怒。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sorry……”

夏景坤一遍遍的拨打着沈月月的电话,他已经快把客服的英语背下来了,沈月月还是没有回应,不用想,他也知道沈月月在干什么。

电话那头的沈月月和男人在肆意狂欢,电话这头的夏景坤看着家里的水晶灯暗暗孤独,再明亮的水晶灯,也没法照亮他内心的黑暗。

夏景坤明明有妻子,可是每天都过着单身汉一般的生活,这样的日子注定让他心里不平衡,或许那个想法,早就已经在心里悄悄萌芽了 ……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4

夏景坤一个人默默的吃完了饭,收拾好碗筷以后,他瞥见了沙发上沈月月的衣服,好像有一股魔力吸引着他走向了沙发。

他拿起沈月月的衣服,贪婪的吮吸着,他闻到那股味道就好像沈月月在身边一样,可是事实是妻子在别人的怀里。

夏景坤的心里顿时怒火中烧,沈月月出轨的事情他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到如今,他为什么忍不下去了呢?

两个人刚刚结婚的时候,沈月月的心就不在夏景坤身上。那时候沈月月虽然也天天在外边玩,但是她把时间管理的很好,每天都能匀出时间回家陪伴夏景坤,夏景坤也就随她去了。

两个人的婚姻名存实亡,维系着这段婚姻的就是shengli需求,现如今,夏景坤唯一的需求都得不到满足,他自然是做不到继续无视妻子出轨

夏景坤把沈月月的衣服蒙在自己的头上,不断的揉搓,他幻想着他手里的衣服是沈月月,手都搓红了也不愿意放手。

他闻着沈月月衣服的味道,突然心生一计,好像岳母身上也是同样的味道,既然女儿不在,那么就女债母偿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5

夏景坤迅速的洗了一个澡,他抬头看着钟表,已经深夜11点了,既然沈月月能绝情的不回家,就别怪他了。

夏景坤轻轻的敲着岳母的房门,推开门,他看见岳母似睡非睡的躺在床上,夏景坤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

岁月从不败美人,岳母年轻的时候就是一个大美人,虽然已经老了,但是保养得宜,气质容貌还是一等一的出挑。

夏景坤不自觉的把手搭在了岳母lou出来的胳膊上,岳母感觉到有人在身边,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谁?是景坤啊,吓死我了。”

“吓到了?”

“月月还没回来吗?”

“没。”

夏景坤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岳母的话,眼睛早就飘向了不该看的地方,岳母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反常。

岳母毫无防备的揉着脖子,夏景坤渐渐向岳母靠去,他闻到了岳母身上的味道,那味道和妻子身上的一模一样,他渐渐的不清醒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6

他的两只手伸向了岳母的衣服,岳母吓得连连后退,这激发了夏景坤的yu望,岳母越是惊慌害怕,他就越是兴奋。

男人和女人力量悬殊,岳母哪里抗衡得过夏景坤?就在夏景坤快要得手的时候,家里的门铃响了,是沈月月回来了。

沈月月刚一进门就听见了母亲的哭喊声,她一步并作两步的走向母亲的房间,到了房间以后,她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她以为是有贼入室劫色,没想到哪个贼居然是她的老公夏景坤,她大吼一声“夏景坤,你在干什么?那是我妈!”

“谁叫你不回家?”

“我不回家跟我妈有什么关系?”

岳母吓得缩在了墙角,沈月月一把推开夏景坤,上前查看母亲的状况,此时,夏景坤也清醒了过来,只可惜,人终究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第二天,沈月月带着母亲去了警局报案,夏景坤也受到了应有的教训,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又过了一段时间,沈月月和夏景坤去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两个人名存实亡的婚姻,终于画上了一个不太完美的句号。

结语

结语

道德是做人的底线,亦是婚姻的底线。请每一对夫妻都洁身自好,切勿做出有损婚姻的事情,否则后果只能自己承担。

不爱对方永远不是背叛婚姻的借口,如果两个人已经走到了相看两生厌的地步,请带着结婚证去民政局办理离婚,而不是去做一些违背道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