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是天下第一大舔狗。

为了和男神结婚,我竟然给他姐姐捐了颗肾。可和男神结婚之后我才发现,男神心若磐石我根本捂不热。

随着一纸白血病确诊证书被医生拍到桌上,我决定彻底放手,和男神离婚!

可没想到,追妻火葬场虽迟但到,但这迟来的深情到底是男神幡然醒悟,还是为了我剩下的这颗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今天是孟景衍父亲——也就是我公公的生日。

老人家刚刚从悉尼回国,家庭聚餐好不热闹。

可我却迟到了。

不怪孟景衍总损我,我这人就是关键时刻掉链子。

我发烧了。

从医院挂完点滴再打车到顾宅时,聚餐已经快到尾声。

大家一看我进门,那欢快的气氛忽然就没了。

我知道,孟家并不欢迎我。

但也没辙,谁让我是孟景衍明媒正娶的老婆呢。

整个桌子全被坐满了。

孟景衍旁边坐着他的青梅竹马,白月。

她家和孟家是世交,俩人要不是因为我,估计现在也就结婚了。

可这还是没辙,谁让他俩有缘无分呢。

我站在门口,觉得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孟景衍看我气喘吁吁地扶着腰,那眼神恨不得要吃了我似的。

“给她搬个座。”

“少爷……少奶奶坐哪啊?”我算是看出来了,在孟家连佣人都不待见我。

“坐我旁边。”孟景衍道。

我终于坐下了。

被夹在孟景衍和他白月光中间,这滋味实在不好受。

一顿饭我根本没动几下筷子,只觉得浑身没力气,头重脚轻。

“你装够了没有?”

聚餐结束之后,孟景衍终于没忍住,对我发火了。

“我装什么了?”

“这一顿饭你那手就没从腰上放下来过”孟景衍一个急刹车,是红灯“谁不知道你给我姐捐了个肾,有必要时时刻刻提醒大家,提醒我吗?”

“……”我张张嘴巴,实在不知道说点啥。

于是我和孟景衍一路无言,他车技实在不怎么样,我被他那连续的几个刹车晃得想吐。

终于到家,我蹲在路边就吐了起来,孟景衍却直接无视我,走了。

我知道,虽然我俩民政局领过证,但我在他心里其实连个陌生人都不如。

谁让我用他姐姐的命,威胁他和我结了婚呢。

我虽然失去了一颗肾,但孟景衍可是失去了他的爱情啊。

十年前,孟景衍是大学里最耀眼的同系学长。

我进校报到时,是他过来接的我。

先拎行李再去办银行卡。

我一上午将他折腾得够呛。

他那时候可真温柔,连句抱怨都没有,怕我中暑,还给我买水喝。

这一趟下来,我就对他死心塌地了。

大学四年我三年的重心都是在追他。

直到他大四离校,我知道他去了父亲的公司工作,那是S市有名的互联网公司。

他们公司在我毕业那年的校招只招聘程序员岗位。为了追上他,我一个文科生自学程序代码,硬生生混过面试,到了他们公司做了个女程序员。

没办法,我这人就是恋爱脑,还是个死心眼。

进了公司,我才知道他已经被派到北京总部跟项目去了,没个一两年回不来。

于是我求爷爷告奶奶找到了他在北京的地址,只要假期超过三天以上,立马飞到北京看他。

我胆子小,不敢去他家找他,就在他家楼下装偶遇。

偶遇几次,我发现他有女朋友了。

就是白月。

两人那时候已经同居了。听说白月也被父亲调进了北京的公司,还有小道消息说他们俩马上就要订婚了。

在知道白月和孟景衍的事后,其实我想过放手。

可孟景衍在不到一个月之后竟然回来了。

他姐姐孟景鹿得了尿毒症,病程已经晚期,到了需要换肾的程度。

孟景衍此时回来就是为了接替孟景鹿的工作。

知道这个消息的我,做了件非常离谱的事——我偷偷去医院配了型。

这事我谁都没说,本来也没抱着什么希望,可医院却给我打了电话。

我配型成功了。

我也犹豫过,不知道自己是否爱孟景衍爱到能够为了他伤害自己,甚至到给一个非亲非故的人捐出一颗肾的程度。

不过这样的犹豫没持续多久,只不到两天,我就做了决定。

我要用自己的一颗肾,换孟景衍和我结婚。

不光是我爱他,还因为那时,我家里出了事。

我那个不争气的哥哥做生意赔光了钱,竟然留下老婆跑路了。

除了整日去威胁我那大着肚子的嫂子,要债的还找上了我。

因为我哥当时签的借款合同上,担保人是我。

这是笔糊涂账。我哥就是个戏精,手里拿着借款合同,约我在他家楼顶天台见面,要么替他担保,要么他一了百了。

我只能硬着头皮签了。

几年之后,这颗定时炸弹终于炸了。

不光炸在我身上,还要殃及我的父母亲人。

我知道,只要我嫁给孟景衍,那这一切就能解决。

一举两得的事。

只需要我,捐颗肾罢了。

“你和我结婚,我就把肾给你姐姐。”

其实这事挺荒唐的,

可孟景衍听见我这么荒唐的话时,竟然眉头都没皱一下。

“行,明天就办手续吧。”

他是个果断的人,知道自己的婚姻和姐姐的命相比,到底什么更重要。

于是第二天我俩就在民政局门口见了面。他当时还有会,走完了流程,连结婚证都没领,就直接转身走了。

我俩的结婚证,现在还在我的手里,两个红本本,他连看都没看过。

肾移植成功之后,孟父和我爸妈见了面,给我俩办了场浮夸的婚礼。

这场婚礼我俩将貌合神离演绎得淋漓尽致,他觉得晦气,而我,心里惦记的全是宾客交的份子钱。

婚礼一结束,我就把收到的份子钱,还有孟家给我的彩礼钱全部拿去还了债。

还差个几万块,我当时已经身无分文,可我不想问孟景衍要钱,于是我心一横,把孟家给我准备的大钻戒也给当了。

孟景衍知道这事后,大约就更厌恶我了。

他以为我钻进钱眼里,是个粗鄙不堪的拜金女。

可他不知道,我只是想要一条生路罢了。

婚后我俩几乎不吵架,因为他始终冷漠,我对他亦不抱什么期待。

可眼下,我俩却吵架了。

吵架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我越界了。

“我明天有事,你自己过吧。”

明天是我生日,我对孟景衍说,想让他早点回家,可他却说他有事。

他有什么事,我都听他的司机说了,明天是白月公司在S市新项目的开工仪式,孟景衍连花篮都买好了,准备亲手送去呢。

“你就这么忙吗?忙着工作还是和前女友约会?”

我发誓,结婚三年我从来没讲过这么尖酸刻薄的话。

孟景衍回头看我一眼,然后淡淡吐出一句“这和你有关系吗?”

说完他就上了楼。

大概是被他气的,我感觉自己气都喘不匀了。

找出体温计量了个体温,39度。

这烧没退下来几小时,温度又升起来了。

孟景衍的司机已经下班了,我这个少奶奶没那么大面子要他的司机过来接我。

于是我给闺蜜赵禾禾打了电话。

半夜她开车将我带到了医院,走时我故意弄出很大动静,但楼上的孟景衍就像死了一样,根本没搭理我。

没想到我28岁的生日,竟然是在医院过的。

-5-

虽然是在医院,但也要有仪式感。

赵禾禾给我买了蛋糕,点上蜡烛,我闭上眼,许的愿是希望未来的日子孟景衍能对我好点。

我甚至没敢许愿让他爱上我。

毕竟一年就一个许愿的机会,至少许个有丁点可能实现的。

期待越大,失望越大。

真是见了鬼了,晚上孟景衍竟然来了医院。

这人喝得舌头都大了,被他那个胸大屁股大的秘书扶着进了病房。

“师……师愉……”

“……我是司愉,你怎么喝得舌头都大了?”

我还在吊水,就让旁边的赵禾禾扶他一下。

可我这位闺蜜看孟景衍宛若世仇,恨不得将这男人给活剐了,我根本支使不动她。

秘书将他扶到我床旁的沙发上,这时我在他的衬衫领子上,竟然看见了个口红印。

“禾禾,帮我开下灯。”

开了灯,我仔细确认了一下,那口红印子和秘书嘴上涂的那个色号一模一样。

“你过来一下。”

我招呼秘书过来,然后胳膊抡圆,给了她一个嘴巴子。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秘书咬着嘴唇,望着我的眼睛是竭力忍耐的愤怒。

“师愉……我要和你离婚……”

“我是司愉!你先把我名字叫对了再说,大醉鬼。”

我让秘书滚蛋,那是我最后为自己留下的尊严。

手上的输液管回了血,赵禾禾赶忙去为我叫护士。

沙发上的孟景衍似乎已经睡着了,嘴里还嘟嘟囔囔地讲着,他要和我离婚。

我望着他低头睡着的模样,忽然觉得有些累。

或许是我发烧的原因吧,在听见离婚这两个字时,我觉得心里也没那么痛了。

可我没有想到,更痛的事情还在后面。

-6-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孟景衍已经走了。

我躺在病床上,仍旧觉得浑浑噩噩。

“我不会得绝症了吧?”我对正给我削苹果的赵禾禾开玩笑道。

她瞪我一眼,将苹果皮甩到我脸上,骂我晦气。

可我没想到,这话竟然一语成谶。

下午不多时,我被医生叫了过去。

“司小姐,现在还只是初步怀疑,一会让刘护士带你去做个骨髓穿刺吧。”

啥叫骨髓穿刺?我一下有些没听明白。

“我们初步怀疑,你可能得了急性白血病。”

白血病?还是急性?

我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

没了一颗肾就算了,白血病这种狗血剧情也能发生在我身上。

我没告诉孟景衍,也没告诉赵禾禾。只老老实实配合医生做了检查。

两天之后出结果。

开始没什么感觉,麻醉劲儿退了之后,我终于开始疼。

除了疼,恐惧也霎时灌进我的身体。

可没想到孟景衍这厮却还能在这种时候给我添一把堵。

他今晚没有加班,我进门时他正在客厅沙发上看报纸,见我回来,他像是故意的,将报纸啪地扔在茶几上。

我不想和他吵架,转身预备上楼。

“司愉,你站住。”

“我不舒服,你有话快说。”我头都没回,是不想让他看见我那副沧桑模样。

“你昨晚把赵秘书打了?”

嚯,这事啊。

“打了,怎么着吧?”

“你发什么疯?我昨晚出去应酬,赵秘书只是照顾我而已,你打人家干什么?”

我叹口气,对他说“那你替我和她说句抱歉吧。”

孟景衍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讲,一时没反应过来。

过了半晌,我才听见他吼了句“你摆正自己的身份!”

我有些恍惚,我是什么身份?我不是他老婆吗?

“你现在去洗手间,从脏衣篓里把你昨天穿的那件Prada衬衫翻出来,领子上那口红印是哪个女人印上去的?你穿着带口红印的衬衫去看我,摆正你自己的身份了吗?”

孟景衍终于被我怼得无话可说了。

我上了楼,觉得又累又疼,还有辛酸。

那晚我做了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我又回到了大学时代。我和孟景衍还是十八九岁的模样,我看他在篮球场上比赛,他被许多人簇拥,我只站在远处静静看着他。

如果是十八九岁的我,我应该会不顾一切朝人群里跑过去,然后变成孟景衍人生中一个最微不足道的分母,可在梦里,我转身走了。

醒来时天已经大亮,我仍旧有些低烧,下楼时见孟景衍还没走,桌上的早餐没动,他目光从报纸移到我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