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做医药销售,年轻漂亮的女孩最有优势,我入行时老板教我的第一课就是,要学会奉献,对那些男采购主任好好“无私奉献”。

“小昭啊,你知道作为销售,特别是医药销售,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高总一边说,一边把手放在了我的腿上。

我忍不住往后缩了缩,声音也跟随身体有些颤抖,“高总,销售靠的是口才,我大学是学生会的,口才不错。”

高峰似乎不满意我的表现,眉头轻皱,他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高总,我...”我害怕的站起身来。

我还没说完,高峰叹了口气,一脸失望。

“你这样怎么通过面试,做我们这一行,是要懂得奉献,如果你的思想还停在大学阶段,那你不用为你弟弟治病了。”

我被高峰说得哑了口,好长时间站着一动不动。

高峰拿出一张卡递给我:“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今天晚上我教你怎么工作,如果你能通过考验的话,我直接给你5万,让你去帮弟弟治病。”

我小心翼翼的接过卡。

上面的“民生酒店”四个字格外地显眼。

一刹那,我的心扑通扑通直跳。

难道,我真的要牺牲自己,去挣底薪1万的工资吗?

高峰看出了我的犹豫,直接走了过来,在我耳边轻轻呼了口气:“今天晚上,我等你,过时不候,还有其他应聘的人和你竞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叫李梦昭,本过着幸福的生活,一场车祸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

父母双亡,家里现在只剩下我和弟弟。

可惜麻绳专挑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

我的亲弟弟,前段时间,被查出有尿毒症,现在每周都需要三次透析。

每周2千的透析费用,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无奈之下,只好辞掉了月薪三千五的教师工作。

经小学同学介绍,找到了现在这份医药销售工作。

他告诉我,这份工资底薪不仅有上万,最重要的是提成,要是努力的话,月入十万不是问题。

我心动了,对这份工作十分的向往。

但没想到,越是高薪的工作,越避免不了社会的潜规则。

正当我胡思乱想时,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是李伟的家属吗?我是市人民医院,李伟的账户上已经欠了几万了,如果你再不缴费,他的药物我们将会停掉。”

“啊,别停别停,我马上就交,明天我的弟弟还要透析。”

我的声音带有乞求,希望医院能宽限我几天。

但那边直接挂掉了电话,这让我的心立马紧张起来。

我焦急的翻遍了整个通讯录,发现身边的人都被我借了个遍。

我颓废的坐在沙发上,内心无比委屈,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为什么,上天要对我这么狠。

我从哪里弄到这么多钱。

我望向手中被我紧紧捏住的房卡。

难道,我真的要用这种方式换钱吗?可我还是处子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晚上,我戴上鸭舌帽,口罩,乘车来到了民生酒店。

在508房间门口,我犹豫了许久,还是把房卡放在了门上。

高峰见我推开房门,眼里露出精光,十分兴奋的向我招手:“快过来,不愧是我看中的人,悟性就是高。”

我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对面。

“想好了?”

幽暗的房间里,他像猪一样的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让我感到恶心。

但我已经来了,只能配合他。

“嗯...”

他见我同意,直接像野兽一样扑了过来。

不知为何,我的心里没有抗拒。但我有一个条件。

“高总,人家还是第一次,只要你给我十万,我就是你的。”

“第一次?好说,你要多少?”

“高总,我弟弟治病3万块不够,我需要十万。”

“没问题,十万,我直接给你十万。”

他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卡随意扔在我的枕旁。

我赶紧将它拾起,放在枕头下。

这可是我牺牲自己赚来的钱,每一分都要格外珍惜。

许久,战斗才结束。

高峰穿好衣服,我还沉浸在刚刚的幸福之中。

“你表现不错,通过面试了,明天晚上,我带你去认识王主任,你能将他谈下,公司奖励你三十万。”

他说得轻描淡写,但我内心却久久不能平静。

三十万?如果我能拿到,那我弟弟的钱根本就不用愁了。

我内心已经没有了羞耻感,赶紧点头:“我会努力的。”

高峰离开房间后,我在水龙头下,不断冲洗身子。

我感觉自己脏了。

想到我刚刚的表现,我自己都忍不住羞愧起来。

李梦昭,你是真贱啊。

我的眼泪再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这时,电话再次响起,我湿淋淋地走出浴室。

“喂,姐姐,你来接我出院吧,我不想治了。”

电话那头声音格外虚弱,让我忍不住心疼。

“弟弟,我找到工作了,你以后不要再为钱担心了。”

“姐姐,你是在骗我吧。”

“姐姐骗你干嘛,等会就把钱打到医院账户上。姐姐还要加班工作,先不跟你聊了,等忙完了去看你。”

“好,姐姐你也要注意身体。”

我挂掉电话,弟弟从小就听我话。

我真的不忍心让他年纪轻轻就去世,我必须要他活下去。

这时,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

“明晚德聚酒店,把你自己打扮的漂亮一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已经到了这一步,我的天性彻底被打开,我的心里只有钱。

明德酒店,一个不大的包房里,我和高峰已经早早的等待。

高峰时不时瞄向门外,时不时瞄向我的超短裙和丝袜。

“小昭,看样子今天我们势在必得啊。”

我娇羞的笑了笑,这超短裙,我可是选的最小号。

希望能打动王主任的心,得到那奖励的三十万。

不一会儿,一个穿正装的中年男人试探性的推了推门。

高峰看到后,立马笑着站了起来:“王主任,快请进。”

我望着眼前的男人,有些愣住了。

他不是我弟弟的医生吗?没想到这么巧。

王涛大步走了进来,高峰立马向他介绍:“这是我们公司新的业务员李梦昭,以后由她负责我们的药品。”

我伸出双手,弯下身子,很客气的喊道:“王主任好,叫我小昭就行。”

王主任客气地伸出手,和我握在一起。

趁这个间隙,我的小拇指在王涛的掌心勾了勾。

王涛立马抽回双手,诧异的看了我一眼。

“我去厨房催催,让他们上菜。”高峰看出有戏,找了个机会离开了包间。

“王主任,您快坐,别站着了。”

我热情的招呼王涛,待他坐下后,双手又放在他的肩上,给他轻轻捏着肩膀。

王涛闭上眼睛,一脸享受。

许久,他才开口:“我们是不是认识?”

见王主任说话,我手上的力气加重了一些。

“王主任,我是李伟的姐姐,以前见过您几次,这些天谢谢您照顾李伟。”

“没什么,应该的。”

“那,以后也多要照顾照顾我。”

我说完,手指在他锁骨上轻轻滑动。

王涛点了点头,算是默许的了。

我的心更胆大了,正准备趴下身子时,包间响起了敲门声。

“你好,上菜。”

我将手从王主任身上离开,轻声应和:“进来吧。”

我立马脸红起来,为了防止尴尬,坐在了王涛的旁边。

王涛的脸上也是第一次出现了笑容,看样子,有戏了。

待菜上齐后,高峰走了进来。

酒局上,三人推杯换盏,王主任喝得有些醉了。

他直接将手放在我的腿上:“答应用你们的药品可以,不过要让我看看你们业务员的能力强不强。”

高峰脸上露出欣喜,立马将一张房卡递给我。

“王主任喝多了,你送他去休息。”

我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在高峰的帮助下,我将他扶到了楼上的房间。

一进房间,王主任就像换了一个人。

他不再斯文,本性直接暴露出来。

“勾引我?那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他的声音充满威严又带有调戏。

王主任身材十分健硕,完全不像中年人。

我的内心好像并没什么反感,难道我就是这种人?

王主任见我没有反抗,开始肆无忌惮。

最后都躺在床上深深睡去。

我醒来时,发现眼睛被蒙住了。

手上也被绑在了床上。

我试探的问了一句:“王主任?”

房间里没有人回应我。

但有人在靠近我。

这或许是王主任的特殊爱好吧。我想着。

他起身上来后,我就感觉不对劲,他不是王主任。

王主任的身材很好,有腹肌。

而现在这个人却是啤酒肚。而且两个人的气味、动作、行为模式全都不一样。

这绝对不是王主任!而且我听见房间内不只他一个,还有其他人在,他们正在排队等待,到底还有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