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在一家成人用品店打工,扮演一只人偶娃娃。人偶娃娃需要用手满足顾客的需求,甚至还会被叫上门服务。这天,我上门服务的对象,竟然是杀了我妈的刚出狱的继父!

“老板,记得给五星好评哦。”

我在水龙头下清洗自己的双手,缓缓脱掉套在身上的兔子套装,露出里面的贴身内衣。

躺在沙发上的顾客一脸疲惫,在看到我露出身材后,立马双眼放光。

他眼睛微眯“你叫什么名字?”

我露出职业微笑:“老板,我叫丽丽,您要是喜欢我的话,可以常来光顾哦。”

我擦干双手,将我们成人用品店的名片递了过去。

“我们最近推出了上门服务,您要是有需要,直接联系我们店长。”

男人轻轻瞟了一眼名片,不怀好意的盯着我。

“只能用手,不能用身体吗?”

我脸一红,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赶紧拒绝他:“老板,我们没有这项服务。”

男人十分不屑:“你都出来服务了,还这不行那不行。”

我内心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我们虽然出来服务,但还是有底线的。

不过我不敢说出来,脸上依旧露出笑容:“对不起,没能让您满意。”

“差评,给你差评。”顾客大声嚷嚷,一脸愤怒的样子。

我愤怒的瞪了他一眼,在心里咒骂他是个变态。

顾客走后,我坐在沙发上缓缓舒了口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叫赵丽,是个大二学生,我之前用的手机过于老土卡顿,以至于经常受到同学们的嘲笑,看着很多同学都用的苹果最新款,我也想换一台。

鬼使神差的,我在学校角落里的小广告上,找了一家贷款公司,想借钱买了一部苹果手机。

联系之后才知道是裸贷,但我太想拥有一部新手机了,咬咬牙拍了裸照发了过去。

新手机到手的喜悦还没几天,我就开始被还款信息轰炸,我这时才明白了什么是利滚利,一万多块的贷款,这才过了不到一个月,已经滚到了小十万。

高额的利息,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上哪弄钱还?

这时网贷公司的老板找到我,他一脸神秘问,“你想不想还债?”

我赶紧点头,我做梦都是还债,恨不得现在就能把债还上。

网贷公司老板将一份合同放在我面前,“这是我旗下一家卖成人用品的店子,你去里面打工,里面的工资不仅高,只要你签,我们就不再收你欠钱的利息。”

听到有这么好的事,我只是简单的翻了翻面前有十几张纸的合同,就迫不及待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等我真正来到这家店子,参加了各种培训活动后,我才知道,我需要穿着人偶套装,用手满足顾客的各种要求。

我忍受不了自己被男人羞辱,想直接辞职。

但网贷公司老板直接把我签的合同扔在我脸上。

如果我辞职,就是违约,不仅要赔偿一百万,网贷公司还会把我的裸照发到网上。

迫不得已,我只好同意继续工作下去。

令我意外的是,这份工资每月都能达到两万,这对还是大学生的我,无疑是一笔巨款。

刚刚的那个男人,是我今天接待的第九位顾客,忙碌了一天,我的手都已经酸了。

我使出最后的力气将包厢擦拭一遍后,准备回家休息时,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个上门服务的订单,店长让你去。”

同为这家店子员工的沈文娜,正一脸坏笑的站在包间门口。

我心里略微不满,不知为什么,沈文娜总是针对我,现在这么晚了,让我上门服务,恐怕也是她的主意。

“我今天晚上有事,我去找店长。”

我气呼呼的敲开店长的办公室门,他正一脸享受的躺在椅子上。

见我走了进来,皱着眉头语气不善:“有什么事?”

我恭敬的低下头:“店长,我今天晚上有事,可不可以提前下班。”

“不行!”

店长想都没想,就严厉地拒绝了我。

我还想请求,店子愤怒的吼道: “如果你不去,就是违反了员工守则,我会扣你一个星期的工资。”

“啊…”

我惊讶的望着店长,没想到处罚居然这么严重,我一个星期工资可是有五六千了。

马上大学就要开学了,如果我被扣了工资,可能就交不起学费了。

沈文娜正站在一旁看笑话,如果我不去,她说不定也会使出什么绊子。

我只好点头,答应了这次上门服务。

我退出房间,刚把门关上,就听到里面传来店长的声音。

“你确定让她去没问题吗?对方可是...”

“没问题,她胆子大的很,而且店长,你帮了我这个忙,我可要好好报答你。”

接下来,就是让人脸红的声音。

我已经确定这是沈文娜的主意了,但没有办法,我已经答应了,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这是我第一次上门服务。

我带着我的套装,打车来到了店长提供给我的地址。

这是一片老小区,里面入住率并不高,现在正是晚上,里面却一个路灯都没有。

我小心翼翼走在路上,一点点风吹草动就让我心里紧张起来。

所幸,里面还是有门牌号,我很快就找到了顾客的家。

我调整好自己的心情,露出职业笑容,敲响了顾客的房门。

很快,门就被打开了一条缝。

我刚推门走进去,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我的面前。

“居然是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赵丽?”对面一见到我,就激动的喊了起来。

我看清对面的面孔后,一股从心底发出的厌恶,让我往后退了退。

难怪沈文娜要让店长安排我上门,原来服务对象是我最痛恨的继父,他是什么出狱的?

我是不可能为他服务的,看到他我就感到恶心。

我提着箱子,正准备离开时,陈友军直接将身子堵在门上,眼睛轻浮的盯着我,“怎么?见到我这个爸爸,第一反应就是跑,这么怕我?”

听到他自称我的爸爸,我感到受到了极大的羞辱。

我扒开他的手,“滚开,你这个杀人犯,也配!你再拦住我,我就报警了。”

陈友军确实不是我爸爸,他是我的继父。

我的亲生父亲死得早,他和我妈再婚后,彻底打破了我宁静的生活。

他喜欢在我睡觉时走进我的房间。

就在那次酒醉后,他强暴了我。

我十分痛恨他,但却不敢和任何人说,我怕周围的人骂我不干净了。

但我的妈妈,还是发现了我的异常,她和陈友军发生了剧烈的争吵。

我躲在房间中,直到听到一声惊叫,才胆怯的将门打开。

却没想,妈妈一脸痛苦的躺在血泊上。

警察来了之后,我才知道,我的妈妈死了。

但那句“他强奸了我”,我始终不敢说出口。

陈友军因为过失杀人,被判了三年。

没想到,他已经出狱了。

好巧不巧的是,我第一个上门服务的顾客。是他。

此时陈友军丝毫不在意,他拿出手机,直接对电话那头吼道,“你们店子是怎么回事,派来的人一上门就拒绝了我,你们是不是不想做生意了?”

电话那头传来店长客气的声音,“怎么会呢,顾客至上,您把电话拿给她,我来和她说。”

我接过电话,以为店长会理解我,没想到电话那头直接传来咆哮:“赵丽,你是怎么回事?让你上门服务一次,你就这不行,那不行,你是不是要造反?你现在,就去给我服务顾客,如果我再听到顾客投诉你,那你明天就去赵老三那里工作。还有,这个顾客是个刚出狱的杀人犯,你最好不要得罪他。”

听到赵老三,一股冷汗从我的头上冒了下来。

赵老三也是一家成人用品店的老板,不过他的店子和我们不同,他那边可以为了钱,提供任何服务,有的女孩为了工作,身体都被客人整休克过。

想到这里,我就一阵害怕。

电话很快被挂掉,陈友军一脸坏笑,“还走吗?”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好妥协,眼泪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我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去做这份工作,服务他,这样比杀了我还难受。

我指了指沙发,迫不得已放下身段,“好,我给你按摩。”

陈友军目光火热,“现在,可不是按摩那么简单了,我要你。”

我立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无耻。

我朝他大吼:“不可能!你不要得寸进尺,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碰我一下!”

陈友军直接一脚朝我踹了过来,我来不及反应,就被他踹在了地上。

“臭婊子,你都来我这里了,你以为你有商量的余地,给老子好好服侍。”

我捂住肚子,一阵生疼。

我恶狠狠的盯着他,如果我现在手上有把刀,我一定将他杀了。

他看出我没有了力气,直接粗暴地开始撕扯我。

“你知道我在里面待了三年,三年没见过女人,今晚你要好好陪陪我。”

我紧紧捂住自己身子坐着防御,“求你了,放了我吧!”

“想让我放过你,可以,用嘴!”

我已经做好和他鱼死网破的打算。

我大声咆哮,“你做梦!你要是敢,我就敢给你咬下来,我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