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钱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它能让恶人变善,也能让善人变恶,更能让亲人反目成仇。

为了抢外婆留给我的遗产,爸爸和哥哥亲手把我送进了精神病院。

一关就是三年。

1.

三年前,大哥把我从大学毕业典礼上接回来,就被戴上手铐,直接送进精神病院。

路上我不停的询问,为什么要抓我,却得不到半点回应。

直到派来看着我做检查的护士,被我问得不耐烦了,才一巴掌甩过来,不屑的道。

“ 你们有钱人就是会玩,犯了事儿就成了精神病,你家那个老头子还真是手眼通天,居然让你逃过了法律的制裁!”

“犯了事?我犯了什么事?”我并没有因为她甩了我一巴掌而生气,反而抓着她的胳膊追问着。

护士用力的甩着胳膊,想把我甩开。

我一见抱的更用力了,她冷冷的说道。

“我不是警察,也不是医生,你跟我玩什么失意,你自己开车把人撞成重伤不说,还肇事逃逸!……”

“要我说,像你这种人,就该拉去枪毙,你知不知道,被你撞的人,失血过多……”

什么?撞成重伤、肇事逃逸?

脑袋轰隆隆作响,我口中不停呢喃着,“不可能,我根本不会开车,不可能……”

从小到大,车就和我无缘,不用说汽车,摩托车,就是自行车我都不会骑。

又怎么可能开车撞人?!

护士却半点不信我的话,把我往一台陌生的医疗机器上摁,嘴里还不停的说着。

“不会开车?你逗谁呢?你父亲和你哥哥都说了,是你酒驾撞死的人,还有目击证人也说是你,你有什么可抵赖的。”

滋滋滋……

一条条电流从我身上不停穿过,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不知过了多久,滋滋声消失,我被电得浑身僵硬。

护士得意的看着我,冷冷的问道。

“想好了没有,到底有没有开车撞人?”

我下意识摇头,换来的是又一波电击。

如此反复,我始终不肯点头。

护士不耐烦的掏出手机,看了看,瞪着眼睛恶狠狠的凶道。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想好了再说,……”

她摆弄了几下开关,“我还要去和男朋友约会,可没时间和你在这里耗,你要是如实承认了,我就把你送回病房,“

“你要是还嘴硬,呵呵……我就开着机器,什么时候我约会回来了,什么时候再关。”

我拼命的转动着电麻的脑瓜子,最终……

妥协了,承认开车撞人。

才大学毕业,爱我如命的孟浩然还在等着我……我不想死。

我被送进了一个布满海绵的房间,里面除了一张床什么都没有。

看着满地、满墙的海绵, 他们这是多怕我死呀!

我心中发寒,瞬间明白了一切。

外婆的遗嘱中说的清楚,她名下的股份会在我25岁生日的时候转到我名下,由我继承。

她名下的房子、存款,留给父亲和哥哥。

首饰留给我,这样我出席宴会的时候可以戴,省得穿着过于寒暄丢了高家的脸。

除此之外,遗嘱中还有最重要的一条。

我若是在继承遗嘱之前就死了,外婆的全部遗产会无偿捐出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呵呵呵……

悲凉的笑声不受控制的从我嘴中冒出,眼泪无声落下。

外婆去世前就提醒过我,她说我爸是赘婿,却心气高,觉得自己怀才不遇,是高家限制了他的发展。

所以心思从来不在高家,这从哥哥的姓孟不姓高就能看出来。

还说哥哥从小跟着爸爸,早被爸爸成功洗脑养废了,是个只会吃喝玩乐的纨绔少爷。

让我防着他们,以免他们为了股份害我。

那时我不信外婆的话。

毕竟,抛开亲情不说,只说外婆留下的遗产。

那些存款、房产的价值,每一样都远远超过公司股份的价值。

够他们什么都不干,舒舒服服花几辈子的了。

可我没想到打脸来的这么快。

外婆才离开一个月,他们就迫不及待的对我下手了。

2

我心中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可对亲情的渴望,让我不停的劝说自己,说这其中定有什么误会,父亲和哥哥一定会来同我说清楚。

日子在我期盼父亲和哥哥的到来中,过去。

春,来了又去,去了又来……

我始终没有等来父亲和哥哥的解释,心中的侥幸渐渐破灭。

不得不说服自己,让自己正视,这些都是父亲和哥哥造成的。

他们把我关在这里,在能保证我不死的同时,还能阻止我进入公司,掌权,与他们争权夺利。

不得不说,这是个很好的方法。

他们只付出一点点钱财,就能一劳永逸。

而我,每天都要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就连自杀都成了奢望。

一天三顿在护士的监视下,吃下治疗精神病的药物,还要一天不落的接受电击治疗。

没有和人交流机会,有的只是四面包着海绵的墙。

最让我无法忍受的还是那个护士,她对我特别凶,从她辱骂我的字里行间中,我知道了原委。

她母亲在她十岁的时候被车撞死了,她父亲又娶了一个媳妇,这个媳妇对她不好,生了个弟弟后,她父亲也不护着她了,她成了全家的出气筒。

所以才看我不顺眼,想尽各种方法折磨我。

不给我饭吃、不给水喝、或者在饮用水里放盐、在电击治疗的时候,把电流调到最大。

然后坐在椅子上,欣赏着我备受折磨的凄惨样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一次她玩的太过,我瘦弱的身体经受不住那么大的电流,直接晕死过去,陷入危险之中。

还是当值的医生过来,发现我状况不对,急忙推进了抢救室,经过长达两个小时的抢救,我才捡回了一条命。

护士为此被院方批评,她把心中的愤怒加倍的发泄到了我的身上。

从那以后,我的饭菜中,不是死虫子,就是死蟑螂,要不就是沙子……

这样的生存环境,能把任何一个正常人,逼疯!

我却硬生生的挺着。

每当我承受不住,意志不清的时候,我都拼命的想孟浩然。

他成了我生命中唯一的光,活下去的希望。

“嘎、嘎、嘎……”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由远到近,我能听出是那个爱折磨我的护士来了。

“起来,吃药!”

随着病房门推开,一束强光直接照到了我的眼睛上,我下意识的闭上眼,换来的是一个脆脆的巴掌。

“装什么装,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赶紧给我起来吃药!”

她一把将我从床上拽下来,刚接受完电击治疗的我,浑身无力,别说反抗了,就连站都站不起来。

“哈哈哈……”

看着我一次次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又无力的摔回地上,她笑得眉眼弯弯,比拿了年终奖还开心。

我明明知道,我越是狼狈她越开心,但我不得不这样做,因为只要我不这么做,换来的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终于她笑够了,也欣赏够了我的狼狈,把药怼到我面亲,恶狠狠的道:“快吃。”

我机械的抬起手,接过花花绿绿的一把药,放进嘴里,咀嚼、咽下、张嘴让她检查。

她满意的笑笑,讽刺的开口,“嗯,你们这些千金小姐就是厉害,不用水送都能吃药,这个好习惯可要继续保持下去。”

我机械的点头,她这才满意的离开。

房门关闭,走廊里想起由近到远的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

“呕”

我拼尽全力滚到床下,用力抠着自己的嗓子眼,没有吃早餐,没有喝过水,抠了好久混着药的胃液才吐出来。

“呼呼呼……”

我无力的躺在地,额头上冒出一层虚寒,在心里祈祷着时间过的在快些。

祈祷着孟浩然快些找到我,将我从这里救出去。

饿了一夜外加一个上午的我,眼前发花,身体也轻飘飘的……

我这是要死了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若是死,能让我再看一眼孟浩然吗?

不只是我太过思念,还是真的大限将至。

我真的看到了孟浩然……不准确的说,我看到了我和孟浩然的曾经。

我们避开大学里那些同学,在离学校最近的公园里幽会。

他一身蓝色运动休闲装,我一身天蓝色圆领长裙,拿着冰激凌小口小口的吃着。

“你真美!”清朗、率真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我干涩满是裂口的唇,幸福的勾起。

回忆着那个拥有草莓味的初吻。

浩然哥哥,我真能撑到你找到我的那一刻吗?

真是幸运,我又看着和孟浩然的回忆,硬撑过来了。

“踏踏踏……”

走廊里再次传来由远到近的脚步声,我能听出这个声音不止一人。

于是,赶紧从床下滚了出来,闭上眼睛装死。

心中期待,来人能发现我,进来把我搬回床上。

“卡”

是我门上监视窗被打开的声音。

闭着眼睛的我心里直打鼓,既期待他进来,帮我一把,又怕他闻道病房里的药味,发现我把药都吐了的事。

记得上次他们发现我偷偷把药扔掉,惩罚我电疗时间翻倍。

我承受不住找机会寻死,才停了惩罚。

上上次发现我把药丢了,剥夺了我一天两小时的防风时间。

至于上上上次惩罚了我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不是我故意忘掉,而是清醒后,少了一段记忆。

不过从身上大大小小青紫交错的伤可以推断出来,他们定是狠狠教训了我一顿,伤到了我的脑袋,我才失意的。

从那以后,我的头时不时就会疼。

希望这次我可以逃过去。

“咔哒”房门打开,鞋子摩擦布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高雅云!”

是一个陌生的男音。

‘难道医院又来新护士了?还是新医生?’

我赶紧睁开眼,想给对方一个好印象。

不求他另眼相待,只求平等对待就好。

男人见我不出声,冷冷道。

“说话!”

“是,我是高雅云。”我反应了片刻,才想起来他叫的是我。

三年了,没人叫过我名字,叫的只有0541这个编号。

男人嫌弃的看着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我。

“跟我走!”

话落,不耐烦的伸出手,拉着我的衣领就往外走。

他力气很大,拖着我,就跟拖着一个大号拖把一样。

我也如大号拖把那样,把经过的地面擦的透亮。

“你要做什么放开我!”

我手脚并用的挣扎,换来的是束缚手脚的镣铐,还有一个黑色头套。

一瞬间,我想起了,那些被枪毙的人,他们就是这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