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有个北京的朋友告诉我,他心态崩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去年毕业,他签约了一家军工研究所,这家研究所承诺给北京户口,但如果在五年内离职的话,需要偿付关于北京户口的50w违约金

朋友来自山河四省的县城,是一名典型的小镇做题家。在大学毕业前,除了做题,他基本上没有干过其他方面的工作,因此对社会和职场也不是很了解。回首本科四年,弹指一挥间,每天主要的生活就是上课、下课,完成作业,偶尔做点科研实习,谈些没有结果的恋爱。到了快要毕业的时候,才想起来要找工作。

因为大学是在北京上的,还算是不错的名校,所以毕业后也想留在北京。在各种类型的单位中,他发现,凡是给北京户口的单位,工资都不是很高,基本上都在15-20万左右。这些单位包括大型央国企、机关公务员、部队以及各种研究所。

大型央国企,自己进不去。机关公务员,当然也没机会去。至于部队,想想挺辛苦的,没敢去,剩下的就只有军工研究所了。

他把这些offer拿给远在小镇的父母亲戚看,这些长辈大多成长于六七十年代,受过当时的教育,对军工非常崇拜且有感情。父亲一听说军工研究所,脑海里马上就联想到了高大威武的运载火箭、威力惊人的核武器以及大国重器飞机导弹航母。

他觉得,对于孩子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双手支持。

就这样,他选择了这家军工研究所。谈好的总价是20多万一点,实际到手每月只有不到一万元,剩下的钱留在了奖金中,并且承诺了最低五年的服务期,如果想违约,必须偿付50万元。

进入研究所,他发现,现实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而且今年因为种种原因,还降薪了。

原以为研究所待遇好、工作轻松,未来还能分房子,但现实却是每天加班,年底还有考核,不达标的可能连奖金都拿不到。至于房子,想都别想。整个北京城,连部委都没有福利房分,更别说小小的军工研究所了。

研究所位于寸土寸金的海淀区,这里随便一套老破小都要上千万元。朋友家里的全部存款只有100万元不到,而他每年的收入含公积金也才20万,要想买得起北京的房子,可谓天方夜谭。

有时候,他走在海淀的大街上,看着路边那些精致好看的花园洋房,心里十分羡慕。小区雕花的栅栏上装着钢刺,仿佛警惕的哨兵,随时在防备着路人。门口的岗亭站着高大威武帅气的保安,当有业主回家时,保安会主动敬一个标准的军礼。有时会有一两个和他同龄的姑娘从大门里走出来,长得干干净净,是他理想中的女友,背着双肩包,快乐的行走。虽然走在同一条马路上,但他觉得,他和那个姑娘之间,不仅隔着带刺的栅栏和保安,更是相距了一个世纪的轮回。

买房的事情先不考虑,和同学之间的对比才是击垮心态的最后一根稻草。毕业一年后,偶然间,他听说选择大厂的同学,每月到手都有两三万,快要相当于他半年的到手收入。而且这些同学表示,自己在北京买不起房,不打算置业,有没有户口都无所谓,未来有机会就跳槽去房价更低的二线省会。

同学高薪且有退路,而自己,虽然手握北京户口,但却一无所有,连退路都没有。如果这时候跳槽,要付出50万的违约金,父母肯定不答应。如果不跳槽,那就只能在这里干五年。

军工所的五年工作经验,出去后,还有哪里会要呢?

他非常郁闷,心态崩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对于这位朋友来说,目前,除了继续留在研究所,的确也没有其他好的路子。或许,最好的选择就是降低个人预期,全面压缩开支,找一个合适的归宿。

比如,买房可以买个老破小,300多万,50平左右,够两个人住。结婚可以降低择偶层次,找一个对自己好的,外貌和其他条件就别强求了。

其实,不管穷还是富,日子该过还得过。一家人在一起,平平安安,就是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