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和顶流偶像情侣协议到期那天,我美滋滋地准备退圈。

本以为陆瑾弋只是如约来送那三千万的支票。

结果对方直接抓住了我的手腕,眼底是化不开的深情。

一向高冷淡漠的高岭之花此时强忍着情绪,声音微颤。

「姜眠,我家里还有更多的钱,你要不要…考虑考虑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收到陆瑾弋发来的情侣协议书的时候,陆瑾弋和盛方杳的恋情绯闻传得正盛。

准确点说是大小姐的单方面告白。

盛方杳出自京城盛家,根柢深厚的百年望族,可以说大小姐就是来娱乐圈体验生活的。

两个人合作的热播剧日日霸榜,cp粉天天过年。

而且有传言说盛家有意给陆瑾弋引荐两个奢侈品代言,其中的提拔之意不言而喻。

陆瑾弋是娱乐圈的高岭之花,他自然不满意这一场如同包办的感情。

只是他虽然名气较高但是相比较于京圈世家的影响力和地位还是有所差距。

想要婉拒盛方杳的心意他只能让这件事没有板上钉钉之前自己率先脱单。

毕竟盛家不可能让自己的千金成为插足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所以,陆老师为什么选择我呢?」

喝了一口咖啡我轻轻笑笑,状似不经意地开口问了一句。

「合适。」

陆瑾弋一如网上传言般高冷淡漠,就连回答都是惜字如金。

的确合适。

我作为一个无背景,无名气,无粉丝的十八线三无小透明,就算想要翻出点什么浪花来也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威胁。

只是……

我看着今天热搜的榜首,陆瑾弋和盛方杳的名字依旧位居第一,食指敲着桌子有些不解。

「我一个十八线小艺人为什么要引火上身跟盛家树敌?」

对方有钱有势,我图个什么?

陆瑾弋闻言把面前的合约往我这边推了推示意我打开。

协议情侣,为期三个月。

公开场合配合他两个人演绎热恋,私下里互不干扰。

最主要的一条:

事成之后他会支付我一千五百万的费用。

看到那一串的零,我心里暗喜,面上却不动声色故作为难然后叹了口气。

「这种事情只能盛方杳自己主动放弃,不然以盛家的势力不如了他们的意只怕我们在娱乐圈也不好混下去了,陆老师自己都对抗不了的,哪怕再加上我不也只是以卵击石?」

「怕了?」

陆瑾弋面色依旧,只是抬眸看我,声音不带什么起伏,听不出情绪。

我摇了摇头,努了努嘴看向对方,然后弯了弯嘴角挑眉开口。

「得加钱。」

2.

【统子!统子!系统快出来,姐姐发了!】

陆瑾弋前脚刚走,我就忍不住跳了起来,兴奋不已。

下一秒系统的声音缓缓响起。

【躺平系统友情提醒宿主,搞事业会被电击惩罚哦~】

【我可没搞事业!】

我把情侣协议四个大字看了又看喜不自胜,仿佛面前的不是一纸合同而是一沓支票。

【我一没拍戏,二没发歌,不算违反规定,别人送来的钱不要白不要!】

这么多年因为这个躺平系统我只能在娱乐圈摆烂,每天的梦里都是幻想有朝一日能过上富婆生活。

没想到老天不负有心人,这个愿望终于有了可以实现的那天!

陆瑾弋也是个爽快的,我说了加钱之后直接给我翻了一倍。

三千万!整整三千万!

别说协议情侣了,就是让我给他cosplay我都能保证三个月不重样的!

我和陆瑾弋的关系并没有公开,甚至圈内人只知道陆瑾弋突然有了女朋友却也不知道我的身份。

正当我感慨自己这钱赚得太容易的时候,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盛方杳敲开了我公寓的门。

3.

我早就在可视监控里看到了来人的身份,开门之后还不等盛方杳开口我直接惊呼出声。

「哎呀,平时在电视里看着盛老师就觉得您是大福之人,今天一见果不其然!」

或许是见我的反应过于激动超出了她的预料也打乱了她准备问责的话,盛方杳愣了愣下意识地就开口问了一句。

「为,为什么这么说?」

「瞧瞧,瞧瞧!宽额高鼻,眼神明亮,这种面相一看就是贵气十足啊!」

我煞有其事地开口,面色夸张。

「看看盛老师这强大的气场,这出尘的气质,谁能比得上!简直就是天女下凡落得人间,是女娲毕设倾国之姿!」

盛方杳原本还盛气凌人的姿态默默收了回去,轻咳了两声随后面色正经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算,算得还算准,你继续说。」

「这种大福之相只可惜有一点美中不足……」

我摆了摆手,没有继续滔滔不绝地去拍马屁而是一脸惋惜地长叹了一口气。

果然,盛方杳顿时皱紧了眉有些不悦又有些紧张地追问,「什么不足?」

「就是……」

我一脸心痛,欲言又止。

「就是盛老师您太完美了啊!」

盛方杳闻言明显松了一口气,神色正了正,面上的得意之色又浮现上来,微微扬了扬眉开口,语气里又是一如既往的高傲。

「按你这么说完美也是不足了?」

「当然了!」

我一副为对方着想的样子语气也微微加速了几分继续开口解释。

「盛老师您这样完美,容貌秀丽之极,当真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如此艳而不俗,千娇百媚,无与伦比,直接把整个娱乐圈……」

「不对!是把天下的女人都比了下去啊!别说女人了,这全天下的男人,那也是没有一个能配得上你啊!」

我暗暗掐了一把大腿眼泪汪汪,话锋一转。

「尤其是那个该死的陆瑾弋!作为娱乐圈顶流偶像竟然隐瞒恋情吃女友粉福利,这就是对女友不忠,对粉丝不义,盛老师,他那种人渣根本就是人品有问题,早晚塌房!」

「盛老师您家境优越人美心善和这种人渣沾了关系都有失您的仙女风范,要是找了这么一个男朋友,那以后还不得成了京圈名媛们的笑料!」

「我都知道您爱业敬业,这次也就是工作需要才为了电视剧的热度才勉强跟他营业一下,就陆瑾弋那种粗劣低级的表面伪装怎么可能骗得了盛老师这样聪慧的人!对吧?」

「当,当然!」

盛方杳神色有几分不自然赶紧开口。

「我,我就是为了给电视剧宣传才说自己喜欢他的,那种人我才看不上!」

4.

盛方杳前脚刚被我送走,没过一会我就收到了陆瑾弋的消息。

【你们聊什么了?】

我自然不会蠢到把那一通近乎恶毒的诋毁在金主面前复述一遍,于是直接装傻。

【就,聊聊人生,谈谈理想。】

别问,问就是盛大小姐突然不爱了。

毕竟爱和不爱本身也不需要什么理由。

我们公司不大,一共三十几名艺人,但是真正火起来的也就那么几个。

这天下午我照常去公司打卡,结果发现几个人看着我的目光里带着藏不住的鄙夷还时不时指指点点。

我甚至还特意去洗手间照了镜子,确认自己的脸上没有大米饭粒之后疑惑不解。

怎么着?

莫非这群人透过我的皮囊看到了我金光闪闪的内在美嫉妒了?

结果一打听才知道公司最近关于我的传言满天飞。

同事甲:姜眠这么年轻就恋爱了,我恐怕老了以后也找不到一个爱我的老头!

同事乙:什么?姜眠年纪轻轻就爱上了一个老头!

同事丙:什么?姜眠说亲一口老头送豆油!

我绷不住了,赶紧喊出了系统让他查一查事情的起因发展。

好家伙,这谣言也太可怕了!

我说我腼腆容易被骗,你说我在缅甸做诈骗!

很快系统的声音响起:

【已查明散播造谣者资料,请查收~】

我大致扫了一眼,心里了然。

就知道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果然是有心之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唯恐天下不乱。

晚上公司开会的时候我若无其事地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对周围的议论充耳不闻。

很快老板走了进来,只是淡淡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有说,对于公司的传言显然也没有什么要阻止的意思。

我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口气幽幽开口。

「真是太可惜了!」

大家被我的突然开口吓了一跳,有人下意识就开口接了一句。

「什么可惜?」

「你们还不知道呢,本来前两天吴导准备来我们公司选十个人参演他的新剧,结果也不知道哪来的传言满天飞!」

我故作惋惜,「人家导演是什么人啊,当然知道传言的真假,但是这流言蜚语的都是公司内部传出去的,这话好说不好听啊,谁还敢用这种没有凝聚力的公司的艺人啊!」

「什么!你说的不会是吴泽导演吧!」

有人惊讶地开口,吴泽是业内有名的金牌导演,别说他主动选人了,就是能有机会在他面前露露脸那都是有可能一飞冲天。

这种小公司的艺人谁不梦想着能有和大导演合作的机会,结果现在告诉他们机会来了,却因为一些人又错过了。

这谁能忍得了!

「就是吴泽导演呢。」

我点了点头回应了对方的猜测,就听到周围的哀怨声此起彼伏,不少人不善的目光都落到了一处。

始作俑者梁雅婷面色不自然地瞪了他们一眼。

「都看我干什么,我只是说了一点我的猜想,那些离谱的话还不是你们一个两个越传越凶!」

眼看着局面逐渐不受控制,老板终于开了口。

「这件事情我会严查,以后公司内部不准出现任何莫无须有的传言,一旦发现直接按违约处理。」

5.

处理好了公司的破事我的心情还算不错。

陆瑾弋早就来了消息说是今天在剧组拍戏让我去探班。

看在三千万的面子上我还特意带了一份亲手做的便当以陆瑾弋女朋友的身份去到了剧组。

「陆老师在化妆间呢,我带你过去吧。」

有工作人员问清了我的来意之后热情地开口,我婉拒了对方的好意,问清楚了化妆间的位置独自走了过去。

结果还没等敲门,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某些难以言喻的声音。

「啊~陆瑾弋,再来一次,再来一次!求求你了,就一次!」

这分明就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妈耶,陆瑾弋啊陆瑾弋,你解不解释,不解释我可要谣言了!

我这个看破文的瞬间血脉觉醒,眼睛瞪得老大,身子不自觉地贴在门边,生怕错过了里面两个男人的精彩之处。

结果下一秒门突然从里面被拉开了。

我一个没站稳直接跌在了对方的怀里,身子不受控制地下落,嘴唇准确无误地贴上了对方的唇瓣。

我靠,要不要这么狗血!

心里疯狂吐槽,回过神来就对上了陆瑾弋那双冰冷得能冻死人的眸子。

我一个激灵想要爬起来结果手一滑直接按上了对方的那处,只听身下的人一记隐忍的闷哼,原本就冰冷的面孔此时更加瘆人。

千钧一发之际,屋子里的另一个人突然惊叹着拍手叫好。

「哇哇哇!霸总文诚不欺我,摔倒了真的会亲上啊!」

闻言望去对方的面孔只觉得有点眼熟,我费力地站起身来终于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徐泾川,这部电视剧的男二号,听说和陆瑾弋私交甚好,却没想到两个人已经好到这个份上了。

封闭小屋,孤男寡男。

总不会是深度讨论剧本吧?

听到徐泾川的话,陆瑾弋的面色更黑了,直接一记眼刀过去堵住了对方的嘴。

「好好好,我走,我走还不行吗!」

徐泾川一副打不起我还躲不起的欠揍嘴脸,贱兮兮地对着陆瑾弋笑了笑还贴心地关上了门。

「继续,你们继续……」

屋子里再一次恢复了平静,空气似乎有些过于安静,仿佛时间都静止了一般。

终于陆瑾弋沉声开口。

「刚刚……」

「没事没事!」

不等对方说完,我赶紧摆了摆手故作淡定地把话接了过来。

「不就是面部皮肤组织不小心接触了一下吗,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不用有心理负担,就当,就当是情侣合约的利息了。」

一鼓作气地说完我直接把地上的便当盒子捡起来塞到了对方的手里然后捂着发红发烫的脸逃也似地跑了出去。

我没有看到,身后的陆瑾弋耳根一片绯红,一向波澜不惊的脸上难得出现了几分无措的慌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