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相依为命的外婆去世一年后,我依旧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无法自拔,闺蜜贴心的打包了小奶狗送过来,给我疗伤。

“这是我哥哥最帅的师弟,只要能让你开心随便用。”

父亲和后妈却说他是凤凰男,要骗光我手里的钱。

我真是伤心伤到迷糊了,才会跟着一个刚认识不到五个小时的帅弟弟上车。

帅弟弟安静的坐在一旁,我好奇的偷瞄了一眼。

也许是上学不经常外出的原因,他的皮肤瓷白瓷白的,比我的皮肤还要白,睫毛又密又长,眼睛黑亮黑亮的,像极了清澈的鹿眸。

最吸引我的是他的嘴唇,颜色不重不淡,水水润润的有些微翘,给人一种很好亲的感觉。

要不说最懂我的还是我闺蜜,知道我就喜欢这一款。

【怎么样?是不是你喜欢的款?】闺蜜发来微信。

我偷瞄了帅弟弟一眼,看他没注意这边,赶紧侧过身回信息,【喜欢、喜欢,还是你了解我。】

【哼!就知道你喜欢这一款,只要他能把你从失去外婆的伤心中拉出来,也不枉费我忍痛割爱,把我哥哥最帅的师弟打包送你的心。今晚你们好好交流交流感情,明天应该能顺利应付你家里那些人。】

最后还附上了一个‘加油,我看好你’的自作表情包。

这……

我有种吐血的冲动,虽然理解她想用爱情平复我失去外婆的伤心。

可这也太快了吧!

以前家里管的严,别说是和异性酱酱酿酿了,就连牵个手的机会也没有。

如今外婆走了,家里人却像疯了一样给我介绍对象。

我知道他们之所以如此,不是看中了我这个人,而是看中了我手中,外婆留给我的遗产。

我不知道把帅弟弟拉入我家的乱局中是对是错,满腹心事的看向他。

帅弟弟长得真好看,看上去也乖,怕是不会应付我那个面慈心苦的后妈吧!

也许是我看的太久,又或者太专注,帅弟弟一个转头把我抓了个正着。

看着他那亮晶晶的眼睛,和诱人的嘴巴,闺蜜那句“今晚好好交流交流”“随我开心、随便用”的话就在耳边响起。

脑海中充满了黄色废料的画面。

“姐姐你脸怎么这么红?是那里不舒服吗?”

我一摸,果然脸上热热的,低着头尴尬的笑着道:“我一喝酒脸就红,没事的。”

“喝酒脸红的人肝不好,姐姐以后还是少喝些酒,等到了酒店让她们送碗醒酒汤上来,没有醒酒汤也要喝些茶。”

下一秒他的手就贴在了我的脸上,冰冰凉凉的,“这样姐姐会不会舒服些?”

看着他凑近的俊脸,我下意识去寻找那张勾人的红唇,鼻间传来,他袖口散发出的冷香。

轰的一下,我觉得我整个人都燃烧起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唉!帅弟弟太诱人,已经让我浮想联翩了,偏偏他还没有自觉,故意往我这边靠。

天知道我用了多大的毅力,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当场对帅弟弟动嘴。

也没有出现流鼻血那样令人丢脸的事情。

终于,计程车停在了酒店大门口。

我逃也似的推开门下车。

夜晚的冷风一吹,我才清醒了一分,赶过去结打车钱的时候。

帅弟弟已经把车钱付了,他一步步走近。

我这才发现,帅弟弟好高,少说也有一米八几,比我高了一个头。

“姐姐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他眨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而来,我慌忙后退,直到后背顶在酒店门口的柱子上。

我想逃,他像能猜到我的想法一般,直接伸出胳膊将我困在他两臂间,给我来了个壁咚。

呼……

身高差造成的压迫感,让我重重的呼吸了几次,才稳住自己快要跳出嗓子眼的那颗躁动的心。

“说不上不满,就怕你太小,明天招架不住我后妈的攻击。”

他把头伸到我面前,一双好看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我,灿烂一下。

“姐姐放心,弟弟参加的答辩赛就没有输过。”

帅弟弟那自信的笑容,带着股不服输的劲,莫名让人觉得心安。

“好,明天就靠你了。”

“那我们还要不要进去?”帅弟弟的头往酒店的方向 偏了偏,“你看他们都在等着我们呢!”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酒店中,那几个统一着装的人,都伸着脖子看着我们。

见我看过去,还暧昧的对我笑笑,不舍的收回视线。

头一次和男人来开房,我被看得又羞又恼,有一种想逃的冲动。

可这里是附近最好的酒店,我不想委屈自己,只能硬着头皮道:“要,当然要进去。”

他看出了我的窘迫,体贴的拉着我的手,来到酒店前台。

前台姐姐看着我们,露出一个心知肚明的暧昧笑容。

轰……我觉得我整个人都要自燃了。

“开……开个房间。”

帅弟弟看着我手足无措的样子,好心的拿过我的包,找出我的身份证,和他的一起递给前台……

我晕呼呼的跟在帅弟弟后面上楼,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们彼此的基本信息,在酒吧的时候就了解过了。

如今来这个酒店,就是为了拍几张照片,好让家里人相信的。

为了效果逼真,我先去洗了个澡,然后躺在床上自拍了几张,等着他洗完一起再拍几张合照。

哗啦啦的水声,透过磨砂玻璃传来,我的心就跟被猫爪子轻挠一般痒痒的。

脑海中满是帅弟弟沐浴的画面。

脑袋、眼睛不受控制的往过看。

“呵呵”帅弟弟爽朗的笑声,伴随着水声传来,“姐姐不要着急哦,我马上就来。”

呃……

偷看被抓包不算,还被人撩了一把。

“那个……那个不着急,你慢慢洗,一定要洗得白白净净……”

这话怎么这么奇怪……我的声音戛然而止。

翻了个身,把自己羞红的脸,埋在枕头里。

“姐姐放心,我一定把自己洗的白白净净的,好让姐姐满意。”

帅弟弟没有放过我的意思,直接跟了一句。

漫画中,男女、男男做不可描述事情的画面,再次溢满脑海。

天,我什么时候变成腐女的。

我用力甩头,想把那些画面甩出去。

“姐姐摇头做什么,要是觉得我洗的不干净,姐姐可以好好检查的。”帅弟弟动听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我赶紧翻身,想要坐起来。

帅弟弟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笑容,紧挨着我躺倒床上,就往下扯自己的衣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姐姐你看我洗白白了。”

呃……这是我不花钱就能看到的东西吗?

我想转过头,不去看他露出的春光。

可我的头和我的眼睛有自己的想法,非要黏在帅弟弟的诱人的腹肌上。

什么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这就是。

我艰难的咽了口口水,紧接着,眼前人的胸膛动了动。

“姐姐要是喜欢,可以摸一摸,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