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是男主的青梅竹马。

在女主出现前我以为我能跟男主携手余生。

后来,我发现我敌不过剧情。

在他一次次为了女主责备和抛弃我时。

我选择了离开。

但是,为什么我连选择离开的权利都没有。

「系统,我真的能回去吗?」我突然问他。

这一次,他沉默了很久。

「不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我躺在床上,目光空空地看着精致华丽的穹顶。

片刻后,我向系统申请脱离这个世界。

「宿主,你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你也可以选择留下。」系统难得语气没有那么冰冷。

「不必了。」我轻声呢喃道。

旁边放着我绣了整整半年的婚服,我连十字绣的都绣不好的人,愣是把十根手指扎的鲜血淋漓也要完成这一件婚服。

而今天是我的及第礼。

当初说过等我及第就娶我的人,每年生辰都会陪我过的人,今天却没有出现在现场。

世人皆知陆将军陆晟和宰相顾旭齐是过命的兄弟,两人一武一文占据了大庆朝的大半壁江山。

所以我和陆言墨是青梅竹马,之后成为恋人两家定亲都顺其自然。

这么重要的及第礼他却没有出现。

他派人送来重礼,却说有急事不能到场。

我知道他去陪女主了,最近他总有各种理由不见我。

到底竹马比不过天降吗?

不管她是不是女主?

他不知道及第礼结束后,我就来到他跟女主的小屋外。

站在那里看了很久很久,直到浑身麻木。

我看到了他亲手给她做的秋千。

给她捏的一个个陶偶。

给她披上我绣了一个月的披风。

原来寒冬的月夜这么冰冷刺骨。

回去后第二天我就倒下了,风寒很严重。

「宁宁,你怎么样了?怎么突然就患了风寒?」陆言墨的声音在我难受得半死不活间响起。

我瞬间更难受了。

父母和哥哥姐姐都焦急地围在一旁。

「怎么突然就风寒了?小桃,是不是二小姐的冬衣偷工减料了?」

老爹,你知道你给我找的这个理由有多离谱吗?

我轻咳一声,心虚的挣扎着起来了:「爹,别怪她们,是我自己不小心在外面站久了。」

「站哪了?站这么久?」

我:「……」

老爹,做人不能这么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啊!

看我沉默,大姐姐顾夕颜说话了:「爹,宁宁生病难受着呢,你让他休息休息吧!」

姐,还是你懂我。

「这陆言墨也在,让两人说说悄悄话吧,咱们就别打扰人家了。」

她朝我眨了眨眼睛拉着爹娘哥哥就走了,还贴心的关上了门。

我:「……」

我收回前言,姐,你大可不必这么懂我。

陆言墨坐下来突然道:「宁宁,是因为我昨天没有来你的及第礼,所以你就生气用这种方式想让我待在你身边?」

「没有。」

「抱歉,我是真的有要紧事,你不要为了跟我闹就伤害自己的身体好吗?」

「哦,我知道啊。」我语气平静地回答。

他愣了一下。

之前因着剧情的影响,也有我的不忿,跟他吵闹过几回。

现在脱离了世界,剧情控制不了我。

而我闹也闹了,也没什么意义了。

我看着他的眼睛。

里面好像只有我一个身影,但我知道他现在眼里都是女主徐瑶。

来这里之后,一开始我还能记得我是穿越来的,我是里面的女配。

渐渐地我忘记这件事。

真的把自己活成了大庆朝宰相家的嫡二小姐,顾宁颜。

直到系统说我完成任务,我才想起一切。

但我也是真的喜欢陆言墨。

「陆言墨,我累了,你回去吧,我要休息了。」

我疲惫地看着他。

「好,那我先回去了,你以前都是喊我千熙的…」

我没有回复。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走了。

我们的父亲是好兄弟,母亲也是好朋友。

所以我们打娘胎里就认识了。

我们一起相处了这么多年,原以为余生都会携手相伴。

他比我大五岁,我从小就跟在他屁股后面跑。

他们都说陆言墨一直没有成亲,就是为了等我及第。

不过现在不是了,到底是走散了…

我风寒这几天,不知道陆言墨怎么想的,每天都来顾府。

给我念话本,陪我吃饭。

还每天给我带我喜欢的桂花糕。

他真的对一个人好,就会这样把人宠着哄着。

以前是我,现在只是换了人罢了。

只是他更常做的事是看着我屋外的一棵梨树发呆。

我知道,那人的院子种满了梨树,一到春天满目雪白。

看着自己深爱无比的人,渐渐地喜欢上别人,人哪怕在这里心却不在。

我生病难受得半死不活,他却隔着膈应我。

我扯嘴苦笑。

我之前一直跟他吵闹发脾气,估计也快耗光他的耐心了吧。

我不怪女主徐瑶的出现,或许只能怪命运弄人。

「宁宁,该喝药了。」

「小桃呢?怎么敢放着本小姐不伺候假手他人的?」

我白着脸故作生气。

「把小桃唤进来,你忙就回陆府吧,不用管我姐姐她们说什么。」

他出去前眼神复杂地看了我一眼。

陆言墨那天虽然走了。

后来他还是经常来顾府。

陪我待一会又急匆匆地离开。

我自嘲般笑了笑,是去找徐瑶了吧。

他每日来我这里是愧疚、可怜还是什么呢?

但我已经没有心思去想他在想什么,我的病越来越严重,他们没想到只是一场风寒为什么会这么严重。

他们给我找来了各种大夫,甚至还有宫里最厉害的御医,喝着各种各样的黑漆漆的苦药。

他们查不出病症也治不好。

我知道是因为系统脱离,这具身体终将会死亡。

「爹,娘,没事的,只是小病,我很快就能好起来。」

没过几天我已经能起来到院子里晒太阳了,他们信了。

可我依然胃口很差,吃不下什么东西。

整个人恹恹的,但又在他们看过来的时候扬起笑脸。

这天,我躺在院子里晒太阳。

小桃在,陆言墨也在。

「系统,我真的能回去吗?」我突然问他。

这一次,他沉默了很久。

早在我想起来的时候就察觉到了,这个所谓的系统掩盖了我的记忆,费尽心思创造各种机会让我与陆言墨各种接触,在我爱上了陆言墨之后,却放任了我们的发展。

「不能。」

「为什么?」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是我的转世,我死于三年后,那时的我不管怎么努力想要让他重新爱上我,最后他对我只剩下厌烦,我不甘心,我用秘法招来了你,重来一回我想证明,陆言墨会永远爱顾宁颜,可是…」

「呵…哈哈哈,所以呢?最后证明了不管重来多少次,不管是哪一个顾宁颜,他永远都不爱,凭什么为了你的不甘心,赔上了我的爱情,我的生活,还有我的命!」

我早该猜到的。

一开始是我先入为主地叫她系统。

「对不起。」她愣愣地道着歉。

「可我也有爱我的父母哥哥,关系很好的朋友,努力了很久终于考上的学校和专业,就因为我是你的转世就活该我倒霉吗?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做什么…」

躺在椅子上的我突然脸色铁青发白。

「咳…咳咳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后。

我吐出了几口血,然后晕了过去。

被她生生气晕了过去。

我感受着生命流逝,每天都毫无力气地躺在床上,待在屋子里。

那天的突然吐血,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盯我盯得很紧。

但我不想生命的最后几天都待在屋子里,作为顾宁颜的十五年里,除了黏在陆言墨身后,就是待在顾家,还从没有好好看过这大庆朝的大好河山。

她告诉我,我死后,她会灰飞烟灭,我会重新投胎。

毕竟,我们本质上就不是同一个人。

她说那个秘法,倘若陆言墨爱上我并与我携手余生。

我就可以不用死了。

我愣愣的看着陆言墨的脸,忍痛道:「言墨,我们的婚约退了吧,我会跟他们说是因为我的病不想连累你。」

「你又在胡闹什么?你还是小孩子吗?这么大的事是你说取消就能随便取消的?」

他脸一黑,莫名其妙地生起了气。

下一秒他又软下声音:「宁宁,你还这么年轻,病肯定能治好的。」

我深深地看着他的眼睛,一时无言。

他第一反应已经是我无理取闹了。

以前我确实有在跟他吵过架闹过脾气后离家出走。

那时他们都吓坏了。

所有人都找了我很久,陆言墨还被他父亲狠狠打了一顿。

可能他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讨厌我的吧。

虽然事后他被打的浑身是伤,还是颤抖着身体抱住我哄道:「没事了,回来就好,我以后不会再跟你吵架了,你要一直待在我身边。」

「你万一出了什么事,我可怎么办啊!」

那时他眼神的紧张害怕不似作假。

他现在要是想起当初的他会不会只剩讽刺。

他是什么时候变的呢,是遇到徐瑶后,还是更早呢?

「哦,好。」我淡淡回道。

他不同意退亲不见得是对我还有几分情谊。

不过是为了陆家,为了世人眼光,也为了他自己。

我也懒得管他同不同意了。

左右我现在都是死路一条。

到我死的那天就会知道他们现在做什么都没用。

最后我还是眼不见为净的把陆言墨赶走。

我撑着病体起身硬是给他送到门口,他不走也得走。

我最后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神情复杂无比。

家里人看出来我跟陆言墨之间不对劲。

姐姐顾夕颜说:「宁宁,陆言墨是不是欺负你了,能让你说出退亲这话,你以前就算不听我们的话,也不会不听陆言墨的话,弄的爹娘都吃醋了,你现在这样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哥哥顾琛说:「宁宁,你说,是不是陆言墨这玩意欺负你了,看我不去揍死他!」

忘了说,我哥跟陆言墨从小就不对付。

「没有,他不爱我,所以我放他走。」

那天之后的几天里,陆言墨都没有再出现在我面前。

或许他有来顾府,只是被哥哥他们拦住了。

又或许是不想再做表面功夫了。

我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

内心一阵冰凉空洞。

「言墨,我想吃桂花糕了。」

我嘴馋的时候总是习惯性的想朝那人撒娇。

往常他跟我待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准备好各种各样的小零食。

他总能跑到很远的地方给买我想吃的。

现在,这个人不会再是我了吧。

小桃默默地给我递来准备好的桂花糕。

「我想出去,我不想我生命的最后这点时间都只能待在顾府。」

这是我这几天第一次跟她说话。

「我可以让你身体恢复到能出门的状态,但还是会很虚弱,而且…原本你还剩下一个半月的时间,只能减少到一个月了,这样,你也还是要出门吗?」

「是。」

她沉默了片刻还是应了。

我去跟爹娘说我想出去逛逛的时候。

他们看着我除了脸色白了点,但还算精神的样子抱着我喜极而泣。

我顿时一阵触动,回过神来时已经泪流满面。

十几年相处的感情不假,我想念我原来的父母,但我也舍不得顾家的亲人。

我真的很想问问「顾宁颜」,为了个男人,不顾自己的生死,她死的时候看到自己的亲人如此难受真的不会后悔吗?

我没有问,她要是后悔我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她的后悔不敌陆言墨的万分之一。

而现在,怎么告别,怎么让他们不那么难过就该是我想的问题了。

「姐姐,你们平常都会玩些什么?」

以往跟着陆言墨的时候,就是陆府,顾府还有学堂这几处跑。

看他练武,陪他念书,为他学会了琴棋书画,学会了刺绣,经常一坐就是一整天。

他们总说我安静乖巧听话。

「玩什么?京城纨绔…我…不对,是你哥那样的就喜欢招猫逗狗,上蹿下跳,吃喝玩乐是样样不落下,但那…」

顾夕颜想说那也是小时候,不懂事时候干的事。

但她看到我满脸向往的神色,要出口的话还是咽了回去。

她想起来宁颜从小就乖,小小年纪就听话成熟,从未干过这种调皮捣蛋的事。

「我带你去城东的猎场吧,那里是很多京城少爷小姐们骑射最爱去的地方,什么时候都挺热闹,我来教你骑射...」

她突然想起什么改了口道:「或者,你要是不喜欢这种动手动脚的活动,我带你去别的地方也行。」

「不,我喜欢的。」

我喜欢的,也好奇这些的。

但我因为「顾宁颜」最终活成了陆言墨的喜欢的样子,琴棋书画精通,温和有礼的千金小姐。

可他真的喜欢这个样子的吗?

我看到的徐瑶明明是个明艳活泼,古灵精怪的少女。

我挽着姐姐的手来到猎场。

这里确实很热闹,我看到了不少往日参加的那些宴会上熟悉的面孔。

姐姐带着我到饲养马匹的地方。

「宁宁,你先在这里挑一会儿,我去那边跟那些贵女们打个招呼。」

「好的,姐姐快去吧。」

我看到姐姐眼里满满的担忧。

怕她不放心我,笑了笑把她往外推去。

我隔了个围栏看着里面的马匹,小心翼翼地却不太敢伸手摸。

「您是顾二小姐吧,陆言墨少爷的未婚妻,您看上哪匹马可以跟我说,说起来,陆少爷真的很爱您,他在这里给您养了一匹马,养了好多年了,就等着您来这玩的那一天。」

我震惊地看向他:「那你...是怎么知道那马是给我养的呢?」

「他经常念叨你的名字,他说红追性格温顺,啊就是那匹马的名字,很适合您,对了,红追在...诶,陆公子也在,把马牵出去了...」他说着直直看向不远处。

我艰难地回头看向他看的方向。

陆言墨正满脸笑意地扶着徐瑶上马。

那个低头温顺地蹭着徐瑶手的棕红马匹,就是红追吧。

我苦涩失落地看着。

不管它之前是不是为了我养的,现在都不是了。

「顾二小姐,陆少爷这...是带妹妹来玩的吧?」

「不,那才是他的未婚妻。」

许是我们的视线过于明显。

陆言墨突然看向这边,看到我的时候眉头紧锁。

他不知道跟旁边人说了什么,她点点头拉着马到另一边去了。

我愣神的功夫他就走到我身边了,他把旁人赶离,只剩我们两人。

「宁宁,你在胡闹什么?既然身体不好为什么还要出现在这里?」

原想着我已经看开了,没想到再见到他时还是心痛到无法呼吸。

我揪着胸口的衣服深呼吸了一口。

看,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

多明显啊!

他大概以为我是无理取闹,跟踪他来这里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