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 这晚我的哑巴女儿一人在家,邻居却告诉我她阿巴阿巴叫了一夜,我清早赶回家发现女儿失踪了,卧室内多了一个给猪注射催情药的针管。

“强哥,你是不是带女人回来了?知道你单身十几年了,但也得节制点对不对?这都三点多了,别折腾了,睡吧。”电话里说话的是我对门邻居胡子。

“胡子,你睡癔症了?瞎说啥呢,我在外头跑着车呢,带啥女人回家。”我是个大车司机,正在跑车,正好后半夜有点犯困呢,胡子一个电话把我整精神了。

“你没在家?那谁在你家呢?”胡子问。

“小柔放暑假回来了,她在家呢。”一想起小柔在家,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小柔在家在做那事?

“哦哦,小柔回来了,怪不得阿巴阿巴的。强哥,别怪我多嘴,你也得跟小柔说下,节制点,影响不好。”说完胡子就挂了电话。

难道小柔谈恋爱了?带男朋友回家了?鬼使神差的,我给小柔打了视频电话,可联系打了好几个都没人接,我又发了好几条信息过去,也没人回。

我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但又自己安慰自己,兴许是胡子听错了,有可能是小柔把手机静音或者关机了,没听见。

我这趟车刚好马上就到城里了,送完货就能回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小柔是我女儿,正在上大学。小柔是个哑巴,天生的,只是哑不聋,她妈生下她还没一年就生病走了,这么多年来,是我一个人把小柔拉扯大。

小柔也争气,从小就听话,品学兼优,而且一直上正常学校,我当然也知道,她因为是个哑巴,从小没少在学校里受到欺负,而且这孩子害怕我担心,在学校里受到欺负也不告诉我,不过慢慢的她就长了很多心眼似的,和一些大孩子混的不错,算是在学校找到了组织,之后也没人欺负她了。

小柔学习特别好,本来高考她的分数绝对可以上个北京上海的好学校,但是小柔这孩子心疼我,不想离我太远,就报了个省城的学校。

我们父女俩关系很好,我跑车路过省城一定要去看看她,小柔放了假也一定第一时间回家陪我,我也没听说她交了男朋友呀。

到了地方卸货的时候,我又给小柔打了几个电话,还是没人接。

卸完货之后我赶紧回了家,可家里没有人,小柔的卧室里,尤其是床上,乱糟糟的,而且还有一些黏糊糊的东西,我拉开被子一看,床单上还落了红。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咯噔一下子,有一种非常强烈的不好的预感。

小柔的手机也不在,这孩子到底去哪了?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清清楚楚的告诉过她,今天上午就能回来,她说在家做好饭等我。我们约定好的事情,小柔从来没有不遵守过,这是第一次。

我拼命的给小柔打电话,先是没人接,然后就关机了。

就在这时,我在小柔的床底下看见一个针管,我把针管捡起来一看,顿时心里噗通一下,差点跌倒。

这个针管我见过,而且很熟悉。

我经常给城郊的一个养猪场送饲料,跟养猪场的老板也混熟了,他还请我喝过好几次酒,我在他养猪场里经常见到这种针管。

针管里的药是打给母猪催情的,看着空空的针管,难道里面的药在昨晚打给了小柔,这才让她阿巴阿巴叫了一夜?

我抱着头,不敢再想下去。

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一直在抽烟,一直在给小柔打电话,听到却全都是关机的声音。

我受不了直接来到最近的派出所报了警,说小柔失踪了。

接待我的民警听完我的讲述,不慌不忙的告诉我,现在小柔失踪还不到24小时,昨晚上你们还通过电话,你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情况,很有可能就是年轻人可能跟朋友出去玩了,一时开心手机没电了,都没发现。他还说这种情况,他们遇到过很多次,让我回家等等,说不定一会就回来了。

我不能等,我告诉警察小柔卧室里的情况,还有给猪用的催情针,小柔一定是遭遇了点啥。

民警又问我,小柔平时谨慎不?我说她是哑巴,生性谨慎。民警说,那她一个人在家,就不会放陌生人进来吧?如果遇见了什么危险情况,她也会直接报警吧?民警问我,小柔手机上应该也设置了一键报警这种为残障人士提供的报警功能吧?我说有。

民警还说,卧室里的情况并不能证明什么,现在年轻人的想法,咱们跟不上了。

民警一直劝说我回去等等,但我不依不饶,最后商定,让民警跟我回小区,调一下监控。

我们小区算是个老破小,但小区门口还是有监控设备的,虽然不太清晰,但还能用。

民警找到物业监控室,调出监控,看到清晨不到六点钟的时候,小柔和一男一女出了小区,然后打了一辆车离开了。

那个女孩我认识,是小柔的好朋友余思,是个聋哑人。但那个男的我不认识,穿着打扮流里流气的,像个流氓。只不过视频画面不清晰,我看不到他们的表情,但我能感觉到,小柔好像浑身很僵硬,很不自然。

你看,这是跟朋友出去玩了,不用担心,没准一会就回来了。民警安慰我,然后离开了。

但我总觉得不对劲。

小柔一直上正常学校,但还是需要学习手语,所以就找了聋哑学校的老师学习,余思是聋哑学校的学生,她们俩就认识了,一直关系很好。

昨天晚上的声音是谁叫的?那一针是打在谁身上了呢?

我越想越不对劲,从聋哑老师那里要来了余思的联系方式,给她发了好多信息,又打了电话,但她一直没回。

她越是不回,我越是担心这背后有鬼,小柔的电话仍旧在关机。

我实在忍不住,求了聋哑老师,让她以她的身份,把余思约了出来。

下午我们约在一家咖啡馆,聋哑老师对余思有恩,她走进咖啡馆看见我之后,立马转身就要跑,我冲了过去,抓住余思的手腕,我从她脸上看到了慌张惊恐,我心里不祥的预感更重了,小柔肯定出事了。

我把余思塞上我的小车,她大喊大叫的要下车,我只好绑住了她的手,我开到一处没人的地方,我拿出一把刀抵在她脖子上,这才解开她的手。

余思现在的装扮简直就是个小太妹,染着绿毛,打着眉钉,胸口还有文身,穿着更是暴露。

我用手语问余思,小柔呢?

余思嘴硬不说,我告诉她,如果不老老实实回答,我就刮花她的脸,说着就把刀子贴在她脸上,年轻的小姑娘没有人不稀罕自己的脸。

余思开始慌张了,但仍旧用手语说不知道。

这孩子不见棺材不落泪,我直接在她胳膊上轻轻拉了一刀,刀很锋利,血一下出来了。

再不说实话,我把你的脸化成大花猫。

余思害怕了,说,小柔让她男朋友卖了,今天晚上会被几个男人玩一宿,然后明天就会被送出国。

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脑子嗡的一下,恨不得马上捅她一刀。

在我的逼迫下,余思告诉我,她因为嫉妒小柔能读大学,能在省城奔一个好前程,知道小柔一人在家后,带着小流氓男友王俊把小柔给强暴了,王俊为了刺激还给小柔注射了给猪用的发情针,而全程余思都在帮忙摁着小柔。

这两个畜生,就这样活生生折腾了小柔一夜。

第二天清早,王俊又拿走了小柔的手机,让小柔跟他去个地方就把手机还给小柔,小柔被折腾一样,脑子都不好了,再加上余思在旁边添油加醋,小柔就跟着他俩出了小区。

但王俊自己玩够了还不够,竟然把小柔卖给了犯罪组织,这个组织专门拐卖和诓骗国内的年轻女人到国外,只要被他们拐走,此生都回不到国内,她会生不如死。

听到这些,我简直生不如死,我的女儿小柔,她做错了什么?就被这样一个贱女人害成这样?

我把余思捆绑起来,拉到城郊一栋烂尾楼里,绑在了五楼,这里人迹罕至。

我告诉余思,让她向上天祷告,如果小柔平安无事被解救出来,那么我就回来放了你,但如果小柔有任何意外,你将会在这里活活饿死。

我看着余思惊恐的流着眼泪向我求饶,但我心里一丝同情都没有,此刻我已经有了杀心。

我拿出手机准备报警,告诉警察我女儿被绑架的地点,但电话刚刚播出,我就挂断了。

不,我不能报警!

如果王俊这些人渣被警察抓住,顶多判几年就出来了,几年牢不足以弥补他对小柔犯下的罪,我要亲手结果了他,给小柔报仇!

敢动我的女儿,我就让你死!

我回到家,准备了一番,带上了几件趁手的装备,就赶紧驱车来到余思告诉我的地点,一处城郊的厂房,这里是这个犯罪组织的落脚点,第二天小柔就会随货物一起运出国外。

我把车停得远远的,这里实在太偏僻,除了这个厂房,周边全都是农田荒地。

我小心翼翼的跳过围墙,贴墙根走到厂房门口,顺着门缝就看见有五六个男人正在围着被绑起来的小柔使坏脱衣,而小柔阿巴阿巴凄惨的叫着,嗓子都哑了,身上的衣服都被剪掉了。

这帮畜生,我要杀了你们!

“操你妈!都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