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   我是非洲电诈园区一名经理,在非洲这片土地刷新三观的东西我见得太多,可听完“饿狼游戏”我才知道自己还是见识太少。

我,李勇,是非洲电诈园区一名经理。
我创办的DIG园区在短短几个月内发展壮大,招揽电诈员工近百名主要负责对欧美等地人群实施电信诈骗。中国人「李勇」已经成为电诈园区排得上号的人物。
最近我在和桑果园区经理莫普提学习先进经验,主要学习一些电诈的最新手段和话术还有人员管理。
莫普提神秘兮兮给我递来一张请柬,冲我微微一笑:“打开它,你会喜欢。”
我打开铂金请柬一看,上面用英文写着「饿狼游戏」
“这是什么?”
“这是尼日利亚最大的地下组织虎口党每年举办一次的活动,非常热闹。”
我把请柬递了回去:“抱歉,我不太喜欢参加这些活动。”
莫普提看起来有些失望:“李勇,等我和你介绍完这个游戏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每年虎口党都会把从世界各地骗来的女人像狗一样关在笼子里,然后给她们喂特制的药,这种药会让她们在短短几个月内让她们更“女性化”。”
说到这里莫普提冲我挑眉:“怎么样李勇,你有没有开始感兴趣?”
接着他开始讲后面的:“这些女人在玩饿狼游戏这天会被分别装到笼子里标上序号由主持人盲选,被选中序号的女人投入斗兽场开始厮杀只有最终活下来的三个女人才能迎来生机。”
“会怎么样,会放了这三个女人吗?”
听到我说的话莫普提好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哈哈哈怎么会,接下来游戏才刚刚开始。”
“活下来的那三个女人还有新的挑战,虎口党会派出一只饿了十几天的野狼和这三个女人进行决斗,只有唯一活下来那个人虎口党才会放她离开。”
听完莫普提的介绍,我扬了扬唇角。
“美女与野兽,不错,我喜欢。”
莫普提告诉我,他可以提前带我去虎口党基地参观今年玩「饿狼游戏」的选手。
“提前参观一下,选中你觉得会赢的选手下注,说不定你会有一笔不菲的收入。”
参观基地当天,我腰里别上枪选了园区两个最得力的保镖贴身跟随。
这里太乱,不管男女独自出门都是园区眼里的“货”。
汽车沿着莫普提给我的地址开了一个多小时才抵达。
入眼是一栋奢华到极致的别墅,别墅外装潢用黄金打造,靠近它的人都得提前戴上墨镜。
别墅入口有8个持枪保镖,看到我的请柬后他们让我的保镖留下由他们其中一人带我进入别墅。
刚进别墅就看到莫普提和一个裹着头巾的男人畅聊。
莫普提见我来挥手让我过去,头巾男人一脸审视地打量我。
“这是DIG园区经理李勇,今天是我邀请他来参观选手的,这是虎口党负责人伊桑。”
我和伊桑行了一个弹掌礼。
伊桑:“中国人?”
“是”
“非常棒,我们这次的选手中就有中国女人,相信你一定会非常喜欢。”
闻言我的心猛地一颤。
他们带我到别墅地下一层,地下一层远比外观上看起来大多了。一条长长的走廊左右两边是密密麻麻的房间。房门紧闭,每个房间门口都挂着一个序号牌。
伊桑在前面给我们带路:“远方来的客人,今年「饿狼游戏」选手在最后一个房间,跟我来吧。”
房门推开入眼一片漆黑,浓重的血腥味瞬间充满我的鼻腔。
伊桑“啪”地一声按开墙上的灯,霎时间房间亮起来刺得人睁不开眼。
灯一亮房间瞬间骚动起来,耳边传来铁链在地上摩擦的声音。
狭小的房间左右排开放着20多个笼子。笼子容量不大,大概能装一只大型犬。
每个笼子都关着一个女人,蓬头垢面,不着寸缕,纤细的脖颈上用一个铁链拴着。
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她们用惊恐的目光看向我们,瑟缩在笼子里恨不得挤进地缝。
伊桑张开双臂向我们展示:“远方的客人,这就是我们今年参赛的二十位选手,我带大家看看。”
我们走在两排笼子中间挤出的通道,所到之处女人都把自己蜷缩在笼子角落。
她们有黑人、白人、还有各种混血,无一例外都非常年轻。在特殊药物的催化下,她们的丰满程度不亚于刚刚产子的孕妇,有些更是长得布满青紫的纹路,在因为饥饿而瘦小身躯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狰狞。
突然,我感觉有人在摸我的脚。
我低头一看是一个黄种女人,不同于别的女人那样害怕。
她整理一下凌乱的头发,冲我挥挥手。
这一幕被走在前面的伊桑看到,伊桑回头看了我一眼大笑:“你看我都忘了款待来自远方的客人。”
说完他弯下身子用钥匙开了黄种女人的笼子,大力揪着头发把那个女人拽出来像扔鸡仔一样把她扔到我脚边。
女人趴在地上抱着我的脚,抬头一副乞求讨好的样子。
我知道因为同为黄种人她把我当做作她的救星,可我这次来有事情要办不可能帮她。
伊桑拍了拍我的肩膀:“年轻人好好享用吧,她们每天服用特制的药,一定会让你欲罢不能。”
女人撩起我的裤脚舔了舔我的小腿,像街边可怜的流浪狗。
我苦笑着摇头:“看选手要紧,我现在没兴趣。”
闻言女人眼里露出深深的恐惧,伊桑一把抓着她的头发又把她甩到笼子里锁上。
在笼子锁上前一刻,黄种女人绝望大喊:“我叫王依,救救我。”
我淡淡看了她一眼接着往前走。
角落最后一个笼子里坐着一个非常消瘦的女人,整个人看起来非常诡异。
女人垂着头头发披散挡在脸前我看不清她的样子,相比于别的女人她一动不动坐在那里显得非常淡定。
伊桑看到她骄傲地勾起嘴角:“这个黄种女人可是这次比赛的黑马选手。她非常美丽又很有东方女人的骨气,来到这里一滴眼泪都没掉。”
从血迹斑驳的笼子上看她受的苦应该是最多的。
我俯下身把手伸进笼子慢慢拨开她脸前的头发,我很明显感觉她单薄的身体颤了颤随即恢复平静。
熟悉的眉眼逐渐出现在眼前,女人抬头略带攻击性的眼神在见到我的那刻瞬间布满委屈。
但仅一瞬她立马平静,又恢复刚刚的样子。
伊桑看到我似乎对这个女人有些感兴趣,打开她的笼子揪着头发把她拽出来。
“贵客,今天就先让你尝尝鲜。”
说完他有些怀疑地看了女人一眼:“不过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女人。”
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喜欢有骨气的女人。”
伊桑闻言大笑拍着我的肩膀:“哈哈哈,我们尼日利亚人男人也喜欢有骨气的女人。”
他们警惕性极强为了不让看出破绽,我只能装样子。
“不过她这样太倒胃口了,把这个女人拉下去吃点饭洗个澡再送我房间吧,不然我可真是一点兴致都没有。”
话音刚落,伊桑挥手门外进来两个持枪的男人把女人带了下去。
莫普提也指了一个美貌的白人女孩,又进来两个持枪男人把白人女孩抓出来带了下去。
二楼房间里,我坐在椅子上十分焦急。
门开了,女人推门进来。
她已经整理干净,一身白色的紧身连衣裙腿上穿着白丝,略施粉黛的脸看起来楚楚动人。
女人一见我眼眶瞬间噙满眼泪,快步走到我跟前扑进怀里紧紧抱着我。
她瘦小的身子在我怀里不停颤抖。
我心疼地摸摸她的头示意安静,门外现在有人在偷听。
女人立马反应过来恭敬地站在一旁等着我的安排,我脱下她的衣物两人躲在被子里。
被子里她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扑到我怀里小声啜泣起来,几个月非人的虐待她一滴眼泪都没掉此刻在我面前卸下所有的防备。
“安舒,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等你出来我们就回国结婚。”
没错,这个女人就是我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