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们村在深山老林里,现在村里只剩下一些孤寡老人,年轻人全都出去了。最近却来了一个像仙女一样的海归女博士,她说要做我们村里的共享妻子。

“老五,余博士我就交给你了,一定要好好配合余博士的工作,知道吗?”直管我们村的刘书记一边说,一边把余老师的行李交给我。

“唉唉。”我点头答应,但眼睛一直余博士,回不过神来。

这余博士长得也太好看了,比电视上那些女明星好看多了,像个仙女,她穿了条紧身的牛仔裤,上面穿着个白衬衣,圆滚滚的两个白肉蛋子,把胸口的扣子都挤开了。

我的妈妈呀,怎么能长这么大,我老五活了五十多年,从没见过这么大的。

“五叔,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人了,麻烦你了。”余博士伸出了右手,亲切的叫我五叔。

刘书记朝我使个眼色,我又不傻,我懂,这是要跟我握手哩,电视上我又不是没见过。

只不过这姑娘说着话,也不嫌害臊,什么是我的人了?

在我们这里,媳妇才能说是我的人,难不成你要当我媳妇?

“唉唉。”我答应着,不好意思的握了一下她的手,真嫩呀真滑呀,比胰子都滑,这不是仙女是啥,谁能有这么大造化娶了她呀?

“好了,那我走了。”刘书记说完,就骑上摩托车回镇上了。

刘书记再晚一点走,回镇上就要黑天了。

我们野村在山沟沟里,只有这条石子路通往镇上,七拐八拐的,要一个多小时,而且还不能直接通到村里,接下来我还要带着余博士走身后的藤桥,绕过一段山路才能回村。

所以,我们这个山沟的村就叫野村。

之前还有几百口人,但现在年轻人全走光了,有条件的也都把老人接出去了,现在只剩下几十口老弱病残。

我这个五十多的不憨不傻的老光棍是村里的年轻人劳动力,自然而然的当了村长。

前两天刘书记给我打电话,说有个留洋回来的博士,要到我们村考察,住一段时间,让我收拾个房子出来,让她住。

真搞不懂余博士到我们村里考察什么东西,博士不都是搞大学问的吗?山沟沟里能有学问?还是一个仙女一样的女博士,不怕我们这些光棍汉子惦记她?

“走吧。”我转身上了藤桥。

“哎呀五叔,这桥好晃呀,我扶着你。”余博士说着,直接挎住了我的胳膊。

我的妈妈呀,那块软软的直接就贴在了我身上,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我现在才明白,原来这么软,还这么香。

她咋这么不害臊,和我一个男人贴这么近?

“五叔,你家里都有谁呀?”余博士问我。

“就我一个,光棍。”我老老实实说。

“光棍?没娶过媳妇?”她又问。

“没有。”

“那你玩过女人吗?”余博士问得很认真,但这种问题,一个女孩子也能问出口?

“我,我,没有。”我结结巴巴的说。

“五叔,那你还是个处男?”余博士像是听到了什么开心的事一样,很兴奋。

“啊,是。”这个女娃脑子是不是有啥毛病,怎么问这事。

“太好了!那你想不想睡女人?我可以帮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

“啥?”我有点没明白她的意思。

“五叔,我采访下你,在你的光棍生涯,都什么时候会想女人呢?”余博士看着我的眼睛,这女孩子咋这么直勾勾看人呢?

“你,你笑话我?”我这辈子没和女人这么接近过,我觉得她现在的语气,和村里笑话我的女人的语气一样一样的。

“五叔,没有,你别生气,我没有一点笑话你的意思,你这种还是处子的单身老男人是我绝佳的研究样本,野村我真的是来对了。”余博士的话,说得很温柔很真诚,确实不像是在笑话我。

“我听刘书记说博士放在以前就得是状元,你一个女状元可真厉害,你跑我们野村来,到底研究啥呀?这么个穷山沟有啥好研究的?”余博士的声音很好听很甜美,我喜欢跟她说话,即便是她刚才真的是笑话我,我也愿意跟她说话。

“五叔,我一方面是来野村做社会学研究,野村的闭塞,决定了野村人截然不同的命运;另一方面我也在做关怀研究,就比如五叔你,我就可以好好关怀你,让你的生活变得更愉悦,野村对其他人来说是个野山沟,可对我来说,这里就是世外桃源。”余博士说得很兴奋。

我有点没听懂,什么社会学,什么关怀研究,这不都是吃饱撑的。

一路上,余博士手舞足蹈的对我说她都要干些什么,那些长篇大论我都没听懂,但有几句话我是听懂了,她说她想找几个单身男人临时组成家庭,她来充当临时老婆,包括我,让这些单身男人得到一个丈夫应有的快乐。

我感觉我听懂了,但又觉得自己听错了,一个女博士愿意和我们这种穷山沟农民临时组成家庭,充当我们的临时老婆?

傻子才会这么干吧,一个女状元绝对不会是个傻子,那就是我听错了。

聊着聊着就到了村里,我把余博士带到我家,安排她在西厢房住。

“条件不好,你将就住吧。”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虽然我已经尽量把西厢房打扫干净了,还拿出来一床一直没舍得盖的新被子,但怎么看都觉得这破房子配不上余博士。

“五叔,这已经很好了,谢谢你。”余博士脸上一点也没有嫌弃。

“你先歇一会,我去做饭。”

我狠狠心,杀了只鸡,凑了四个菜,做饭的途中钢蛋也放羊回来了,我让他好好洗洗手洗洗脸,然后叫余博士出来吃饭。

“五大,这个姐姐真好看,宝宝真大,我想吃。”钢蛋嘴里说的宝宝就是胸的意思,钢蛋三十多了,但是个傻子,爹娘在他十多岁的时候就扔下他走了,我看他可怜让他跟我一起住。

“闭嘴,好好吃你的饭,不许瞎说。”我赶紧训斥他,“余博士,这是钢蛋,是个傻子,说傻话呢,来,赶紧吃饭吧。”

“钢蛋,倒是挺可爱。”余博士竟然一点都不生气,还摸了摸钢蛋油乎乎的头,“五叔,我陪你喝一杯吧。”

我正给自己倒着酒,听见她这么说,就给她倒了一杯。

“来,五叔,敬你一杯。”余博士端起酒给我碰了一下,然后直接干了。

这可是五十多度的烧刀子,一个女孩子竟然敢这么喝?我都有点看呆了,喝下酒之后她的脸一下就红了,红得更好看了。

“姐姐的宝宝也红了,我想吃。”钢蛋在旁边喊着,我赶忙拿筷子敲他的头。

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整顿饭钢蛋都在直勾勾盯着余博士发红的胸口看,余博士非但没生气,还大方的又解开了两颗扣子,胸罩都露出来了。

“怎么样?好看吧?”余博士看着钢蛋说。

“好看,真好看,我想吃。”钢蛋口水都流出来了,鸡肉也不吃了。

“吃饱了就滚蛋。”我踢了一脚钢蛋,让他滚出了堂屋,兔崽子,好看也得是我先看,一点长幼尊卑都不懂,真是个傻子。

余博士笑呵呵的看着我俩,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接着陪我喝。

“五叔,走了一天的路出了一身汗,我想洗个澡,有热水吗?”吃完饭之后,余博士问我。

“热水?有,我来给你烧。你先回房休息一下,我烧好水叫你。”

我把钢蛋招呼到厨房,让他把大锅填满烧水,我家里还有个大木桶,之前打好准备结婚给媳妇用的,媳妇讨不上了,今天刚好派上用场给余博士用。

我把木桶里里外外刷了个干净,刷好后钢蛋也把水烧开了。

我敲了敲余博士房门,听到进来后,把木桶先送了进去。

可进门之后我就惊呆了,余博士这个时候已经换了衣服,是那种纱纱的裙子,透明的,啥都看见了。

“五叔?”看我愣神了,余博士叫我。

“哦哦,水烧好了,在这个木桶里可以洗澡,我去端水。”我把木桶放下后,赶紧出门。

然后用小盆一盆盆把热水倒进木桶里,又兑好了凉水,“水温可以了,你洗吧。”

“谢谢你,五叔。”

我赶紧出门,我感觉我再看她一眼,自己就化了。

说不上来的燥热,让我心烦,我回到客厅一根根抽着烟,这时我却看见钢蛋鬼鬼祟祟的趴在西厢房门口,透过门缝往里看。

这个狗崽子,怎么能偷看人家洗澡呢!

我也悄悄来到西厢房门口,揪住钢蛋的耳朵,想把他揪走,但我只往里看了一眼,就抬不动脚了。

不怪钢蛋来偷看,西厢房根本没关门,就这样半敞着。

余博士坐在木桶里,正对着门口,撩着水往身上浇,而火在我身上烧。

“五叔,钢蛋,好看吗?”余博士看见了我俩在看她,但她没有一丝不好意思,反而站起身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好看好看,好大的宝宝,我想吃。”钢蛋说着就要往里冲,被我揪着耳朵揪了回来。

“兔崽子,滚蛋!”我朝钢蛋身上踢了好几脚。

“五叔,你呢?想吃吗?”

“我想!”

“五叔,你别打钢蛋了,你俩一起来吧,够你俩吃的。”余博士朝我俩勾了勾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