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叫李宁平,在浙江湖州一家房产中介上班,这天,正逢端午节,女友何雨彤说是想吃粽子,李宁平:“我去超市买几个吧!”可女友嫌弃超市买的既贵不干净,非要自己包。
不得已,李宁平只好来到菜市场买了粽叶,当他买糯米时,米店老板说是不散卖,李宁平心想,平日里就两个人吃饭,要是卖一袋子糯米回去,吃不完到时候都得生虫子。
李宁平问何雨彤怎么办,何雨彤让去超市买散装米,可李宁平担心不认识糯米觉得丢人,何雨彤说是昨天自己我还买过小米,要是不认识就问穿黄马甲的营业员。
李宁平来到超市卖散装米的区域,当他看到米仓时傻眼了,根本不认识糯米,周围也没看到有穿黄马甲的营业员,李宁平只好站在原地等有人买米时顺便打听一下。
这时,一个穿戴时髦,牵着小男孩的中年妇女来到米仓跟前,李宁平:“大姐,你知道哪种米是糯米吗?”妇女瞥了一眼,走到米仓跟前,随手抓起一把,说道:“这不就是吗!”
这时,一个穿黄马甲的年轻女孩走了过来,李宁平一看工作牌,原来女子是散装区域的营业员,叫周婉清,这不就是何雨彤说的那个营业员吗!周婉清:“要买米最好用铲子,不能用手抓!”
中年妇女知道周婉清是在说自己,没好气地说:“我这不是教他认糯米吗!再说,你们这新开的超市连个牌子都没有,遇到不识货的还真是麻烦事!”
李宁平一阵脸红,中年妇女说完就走了,他买了两斤糯米称重时,周婉清问道:“你确定这是糯米?”李宁平:“刚才那大姐说的!”周婉清捂住嘴噗嗤一笑,拉着李宁平来到米仓跟前,抓起一把糯米说:“这才是!”
李宁平想不通,中年妇女为什么要捉弄自己,再一次称重时,周婉清打开袋子说:“人家那么年轻,你叫大姐!你太实在!”李宁平这才反应过来。
回到家的他赶紧将糯米倒进盆子,就在何雨彤清洗糯米时,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晕倒了,李宁平赶紧搀扶起何雨彤坐在沙发上。
李宁平只好自己清洗,不料,在塑料袋子发现个金戒指,只见金戒指上刻有凤头和云纹,李宁平以为是何雨彤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李宁平拿给她看,何雨彤一看金戒指,顿时就觉得似曾相识,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她惊讶地说:“这哪里来的?”李宁平摇了摇头说:“我真不知道啊!”
何雨彤拿着金戒指,喜笑颜开地坐在沙发上说:“是不是你送给我,故意放进米袋子给我的惊喜?”李宁平:“就算给你惊喜,我也不会放进米袋子啊!”
突然,李宁拍了一把大腿说:“我知道是谁的了!肯定是那个大姐的!”何雨彤:“什么大姐,你到底干嘛去了?”
李宁平将超市的遭遇告诉了她,何雨彤:“按你这么说,不是那个大姐,就是营业员的,对了!就是她的,我说怎么这么眼熟!肯定是营业员的!”
李宁平:“不管是谁的,都得还给人家!”何雨彤:“营业员的金戒指怎么会在你这里,是不是你俩认识?”李宁平:“我是第一次去,怎么可能认识,再说,不是你让我去找她吗!”
何雨彤:“我不管这些,金戒指不能给她,等她找上门,要不然我就先戴着,除非你给我买一个一模一样的!”说着,何雨彤差点又晕倒了,李宁平为了不刺激她,只好暂时放在何雨彤那里,随后,两人来到医院检查。
路过一家金店时,何雨彤让李宁平进去看看,自己一个人去检查,李宁平逛了一圈金店后,心里堵得慌,太贵了买不起,只好来到医院等何雨彤。
李宁平觉得金戒指放在何雨彤那里心里总是不踏实,生怕失主找上门,想还给失主吧何雨彤不给,不还吧又不符合自己做人做事的风格,要是给何雨彤买金戒指自己又没钱。
这时,何雨彤检查完了,李宁平看到她脸色很差,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问检查的怎么样?何雨彤:“没啥事!有点贫血!”李宁平:“有什么事你一定告诉我,就是砸锅卖铁我也会给你治!”
何雨彤点了点头,牵着李宁平出了医院,何雨彤突然问道:“要是我死了你怎么办?”李宁平愣了一会说:“你胡说着些什么!你要是病了,我陪你一起病,要是死了我也陪你一起走!“
何雨彤泪眼婆娑地说:“那我就放心了!”回家的路上,李宁平左思右想觉得还是去超市问问为好,如果真是中年妇女的金戒指,她肯定会来超市找。
李宁平将何雨彤送回家后,来到超市一打听,根本就没有人来找过金戒指,李宁平觉得不正常,既然不是中年妇女的?那就是周婉清的,当他找遍了散装区域,竟然没有周婉清人影,他从一个戴口罩的老头那里打听到,原来周婉清只干了两天就走了,也没人知道她住哪里。
回到家的李宁平心事重重,既然找不到失主,那就交给警察,可金戒指戴在何雨彤的手上,怎么拿回来让李宁平犯起了难。
经过一夜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李宁平告诉何雨彤,说是会给她买一个金戒指,毕竟跟了自己半年了,何雨彤顿时非常感动。
李宁平向单位领导预支了五千元工资,何雨彤让李宁平去了一家打折的金店买了个金戒指,傍晚,两人吃饭时,李宁平拿出给何雨彤买的金戒指,顺利换回了捡到的那个金戒指。
何雨彤:“金戒指可能是那个营业员称重时掉进袋子里的,你还给她吧!”李宁平:“我去了,没找到本人!”次日中午,李宁平就来到派出所,将金戒指交给了警察,详细说明了金戒指的来历,警察让李宁平先回去,要是有人报警找金戒指,再通知他过来。
本来以为这事就过去了,几天后的一个中午,李宁平和往常一样去上班,刚到单位门口,就看到何雨彤气呼呼地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李宁平:“你不去上班来这里干嘛?”何雨彤:“为什么把我拉黑?”李宁平一看手机,这才发现没电了,可何雨彤不听任何解释,掏出李宁平买的金戒指狠狠摔在地上说:“你为了还回金戒指,就拿破铜烂铁来糊弄我是吧!分手!”
还没等李宁平解释,何雨彤挡了一辆车消失在李宁平的视野中,他捡起金戒指一看果然是铁的,上面只是刷了一层金漆。
回到家的李宁平气氛不已,拿上发票来到金店换货,不料,当时卖金戒指的人已经走了,发票也是假的,工作人员说柜台是临时租的。
吃了哑巴亏的李宁平只好自认倒霉,就在他垂头丧气地回家时,在路上看到何雨彤坐在一辆轿车上,李宁平赶紧挡车跟随,突然想起来自己身无分文,只好跑步跟着何雨彤,一路来到一处公寓。
发现何雨彤已经和别的男人住在了一起,而这个男人的背影看着有点眼熟,李宁平越想越气,都是这个金戒指害的,回到家的李宁平看到被搬空的房间,顿时有种不想活了的冲动。
夜幕降临,李宁平拿着一瓶酒,边喝边走,不知不觉来到大桥上,他将酒瓶子送给一个跑步的老大爷,想着自己好不容易找个工作,刚刚干的有点起色,预支工资买了金戒指给女友,又被人骗,不但弄得自己身无分文,连最爱的女友都跟人跑了,一时想不开,站在桥上一跃而下。
“扑通”一声不省人事,不知过了多久,等李宁平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身上插满了管子,旁边坐着一个熟悉的背影,李宁平以为是何雨彤,拉了一下衣襟,女子一扭头,竟然是周婉清。
李宁平:“怎么是你?”周婉清苦笑着说“你可真傻!要不是散步的大爷会游泳,你就没命了!”李宁平有些诧异,周婉清是怎么知道的?
周婉清:“你跳下去后,有人报了警,警察一看你来过派出所交过金戒指,而我两天前发现金戒指丢了,也报了警!警察这才通知的我!”
李宁平得知金戒指物归原主后,这才长舒一口气,不久,李宁平出院,周婉清亲自开车来接,李宁平从周婉清口中得知,原来周婉清只是去超市体验了两天生活,而超市是他父亲开的。
周婉清见李宁平为人老实,具有拾金不昧的高尚品德,经过几天的相处,两人成了情侣,不久两人决定结婚,就在李宁平去周婉清家见老丈人时,发现救自己上岸的老人竟然是周婉清父亲。

李宁平简直不敢相信,以为自己在做梦,老人:“你去超市打听周婉清的时候,我就听到了!当时我戴着口罩,一直跟着你一天半,后来才发现是你捡到了金戒指!本来想找你要,可看到你交给了警察,我就通知了周婉清报了警!”
随后,周婉清从盒子里取出一对金戒指,上面分别刻着一条龙和凤,她告诉李宁平,金戒指是一对,叫龙凤婚戒,一个月后,李宁平和周婉清结婚,当天李宁平收到一条陌生人发的信息,让李宁平去一趟何雨彤的公寓。
李宁平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当他来到公寓时,才得知何雨彤已经去世,只留下一封信和五千元,李宁平看完后才明白,原来何雨彤知道金戒指是营业员周婉清的,当她得知自己得了癌症,时日无多时,为了不拖累李宁平,她让在金店工作的哥哥租了个临时摊位,卖给李宁平一个假的金戒指,好找借口说分手,把真的交给警察,她知道李宁平总有一天会再次遇到周婉清,这才趁机说了分手,成全两人。
#冬日生活打卡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