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亲家公属于同一类人,都是那种早年丧偶,自己一个人辛辛苦苦把孩子拉扯大的。

亲家公膝下只有一女,也就是我的儿媳妇。小两口是在三年前结的婚,因为是早婚,所以她们两个人都还处于事业的上升期。

我深知养育孩子需要一定的经济实力,所以自她们结婚后我一直没有催生,反而一直跟他们说放心工作,家里有我呢。

我每天早上会去他们家里做好早饭,等她们吃好上班后把家里打扫干净,等晚上她们下班后,我再做好饭回去。

虽然像个保姆,但我却乐在其中,更何况我之前的工作就是保姆,所以我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3年,儿子和儿媳的职位也比3年前的高了很多。不过,这也代表他们比之前更忙了。

三个月前,亲家公在路上突然晕倒,被送往医院。医生诊断是突发脑梗,虽然命捡回来了,却落得个偏瘫的下场。

再加上亲家公患有严重的骨质疏松,所以当时晕倒的时候造成右腿骨折,必须要有个人伺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儿媳和儿子都抽不出时间,原本想找个护工的。但我心疼那个钱,再加上自己也没事做,索性就提出由我照顾亲家公。

一开始儿子并不同意,觉得我这样太过辛苦了。儿媳妇也在一旁附和道:“是啊妈,我爸生病了,怎么能麻烦你照顾呢,我们请个护工就好了。”

我毫不在意,觉得我们毕竟是亲家,照顾起来会更尽心一些。最关键的是,能省下请护工的钱。

最后,儿子儿媳还是同意了。亲家公出院的那天,他们就直接把亲家公送到我家,待了大概两个小时就走了。

我之前跟亲家公的交流不是很多,所以一开始相处的时候还有些尴尬。但随着他在我家住的日子长了,我们两个人也渐渐熟络了起来。

一开始他在我家的时候说话很少,他躺在床上看手机,我则是忙活一下家务、看看电视什么的。

后来,随着我们熟悉了起来,他有时候会主动找我聊天,我们两个人还会坐在一起看看书、下下棋,聊聊电视剧。

相处了几天后我发现,亲家公这个人虽然性子沉闷了些,却和我出奇的合拍。我们两个人喜欢的东西基本上都一样,一个人抛出的话题,另外一个也总能接住。

相处了一个月后,我和亲家公就像是相识多年的旧友一样,总有很多默契和说不完的话。期间儿子和儿媳也曾来过我家几次,看到我跟亲家公相处的这么和谐,他们这才放心了下来。

儿媳妇悄悄将我拉到一边,小声说道:“妈,我爸这个人有时候脾气很不好,太过执拗,如果他惹你生气,你尽管打电话给我,我去说他。”

我笑了笑回道:“你爸爸人很好,你放心吧,我们相处的很不错。”

儿媳妇点了点头,拉着我的手说辛苦了,然后就去陪她爸爸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跟儿子坐在客厅里,儿子问我这一个月以来累不累?要不然还是请个护工吧?

其实说实话,我真的不累。亲家公虽然不能自己走路,但是他还是很独立的,能自己做的事情从来不让我做。

我每天只需要炒一下饭菜、洗洗衣服、做做家务就可以了。这些事情我之前每天都在做,所以谈不上累。

更何况,自从有了亲家公以后,枯燥乏味的生活也多了几丝乐趣,不再像之前那般枯燥乏味了。所以,我还是挺乐意伺候亲家公的。

儿子和儿媳待了小半天后就走了,之后亲家公又在我这里住了一个月。

在我的照料下,亲家公恢复的速度非常快。不仅骨折的地方好的差不多了,就连偏瘫的情况也比一开始好转了很多。

除此之外,亲家公也从之前的不苟言笑,变成如今脸上也有了些许的笑意,还变得健谈了许多。

儿媳妇这一个月忙的几乎没过来,所以在看到自家老爹变化如此之大的时候,对我一通感激。

我和她客套了几句,就让她赶紧开车送她爸回去吧。

临走之前,亲家公坐在车上看着我说:“你枕头下我留了张纸条,你回去一定要看。”

我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

等他们走后,我立马来到卧室,拿开枕头,看到了那张纸条。

我将纸条展开,在看清上面的字时,我愣了几秒钟,随即眼眶湿湿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亲家公在纸上写着:“亲家母,自我老婆去世以后,我已经许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谢谢你。谢谢你这段时间陪着我、逗我开心,人生在世,有你这么个知己足矣!”

我擦了擦眼睛,突然就笑了。对他来说,这两个月很开心,可对我来说又何尝不是?

自从老伴去世以后,我每天都忙着照顾孩子和工作。等孩子长大后,我不想老了以后给他们增加负担,又开始到处找散活做。

我这大半辈子都在围绕着养孩子和赚钱上,根本就没有时间跟朋友聊聊天,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所以我也许久没有感受到快乐了。

之后亲家公一直在积极接受治疗,他的偏瘫好了很多。虽然腿脚不如从前那样利索,基本的走路还是没问题的。后来他经常会来我这里聊聊天,我有时也会过去找他,不过我们两个人在微信上聊天视频的次数会更多一些。

自从我们多了彼此这个伴后,生活终于不再像往日那么无聊了。儿子儿媳看我们的关系这么好,也是由衷的开心。儿媳曾悄悄的问我:“妈,要不你和我爸一块过日子吧?”

我当时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急忙解释:“我跟你爸是好友、是知己,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

儿媳有些失望,但还是尊重我们的想法,表示只要我们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