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秋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深宫秋日)

道光皇帝双唇微微发抖,双手攥成了拳头,止不住的抖动,虽然他已经极力调整自己的呼吸,但任谁都看得出来,皇帝已经是盛怒之极。

皇长子爱新觉罗·奕纬跪在地上,鼻青脸肿,显然是已经挨了皇帝好一顿揍——因为,就在几分钟前,紫禁城太和殿外传出的阵阵惨叫声,已经说明了这一切。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皇家亲情就算是再冷漠,也不至于这么收拾自己的儿子,这样下死手啊?

寒风吹过大清帝王道光的脸庞,他余怒未消,此刻显得更加生气了。

清朝第八位皇帝,道光皇帝,他最看好的儿子,正是他好一顿揍的长子,爱新觉罗·奕纬

当然,对于这个儿子,道光的感情其实是很复杂的。

首先,这个奕纬的生母,是和妃。

和妃的名字,是辉发那拉氏,她是个正白旗包衣出身,这包衣,就是奴仆的意思。

道光当皇帝的的时候,辉发那拉氏不过是王府中端茶倒水,洗衣做饭的丫鬟,那身份地位是很低的。

什么是丫鬟,丫鬟就是卖身契攥在主子手里的商品和货物,没有尊严,没有自由,顺带着也没有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力。

红楼梦里晴雯,她就是丫鬟,奈何她心比天高,也不过是命比纸薄,稀里糊涂的过这一辈子。

这个辉发那拉氏,她的性格也很要强,她十分不甘心自己一辈子就这么做个丫鬟。

(辉发那拉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辉发那拉氏)

有个成语,叫做守正出奇,意思是如果你维持现状,好好生活,好好工作,认真努力,不辜负每一天,你这样的话,一定可以解决温饱,甚至还能过上平淡无忧的日子,但是如果你想要攀登更高的人生,实现更大的辉煌,那么就只是维持现状是没有用的,平凡的种子不可能种出奇特的果实,想要逆天改命,需要的就不仅仅是努力,而是机遇。

机遇分两种,一种是等来的,一种是主动争取来的。

如果辉发那拉氏一直在丫鬟的岗位上努力,把屋子收拾的一尘不染,把窗户擦的锃明瓦亮,把饭菜烧的色香俱全,那么她最终将会成为——一名优秀的丫鬟,或者被升职为丫鬟领导。

辉发那拉氏当然不愿意当丫鬟,她要实现的不是人生的跳跃,而是人生的三级跳。

你看得出来,她没有阶级局限性。

她想要改变的不是自己的职级,而是自己的命运。

她在王府里做事,王府的男主人是尚为皇子的道光,如果她要改变命运,最快的捷径,就是成为道光的女人,当上福晋。

福晋有侧有正,但只要当上福晋,那以后的日子肯定就不用愁了。

所以,一个偶然的机会,辉发那拉氏被道光临幸,很快还为道光诞下了一个儿子。

这个儿子,就是爱新觉罗·奕纬。

(爱新觉罗·奕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爱新觉罗·奕纬)

辉发那拉氏以为,只要这生米煮成了爆米花,自己成了道光的女人,还为皇帝诞育了子嗣,那么自己这辈子肯定是荣华富贵,享尽恩荣了。

但是辉发那拉氏想不到,自己拼上命给道光生了儿子,但道光知道自己喜当爹之后,却并没有今天我们在医院产房外看到焦急的父亲听到儿子降生时的那份喜悦,相反,道光的心情非常糟糕。

因为,这个时候的道光他还很年轻,他还不是皇帝,他只是皇子。

那么皇子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品行,是德行,是清誉。

道光做皇子这些年来,一直是以不好声色,循规蹈矩而著称,但现在他堂堂皇子竟然临幸了一个八旗包衣,还有了孩子,自此后所有人都会认为他有失体统,自降身份,顺带轻浮孟浪。

人设,崩了。

所以甚至有点恼羞成怒的道光不仅没有给辉发那拉氏任何赏赐,对于自己的这个长子,更是从来都不看在眼里,说白了,道光厌恶这对母子。

道光虽然不喜欢长子奕纬,但是道光的父亲,也就是当时的皇帝嘉庆可算是乐的鼻涕泡都要出来了,爱新觉罗家族的隔代亲是有传统的,比如康熙对乾隆的关爱,就要远超过一般祖孙的情谊,这个奕纬不仅是道光的第一个儿子,更是嘉庆的首位皇孙,老皇帝一高兴,直接把辉发那拉氏封为了道光的侧福晋,还给奕纬上了“多罗贝勒”的封号。

辉发那拉氏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但是很显然,她没有办法改变自己儿子奕纬的人生。

道光登基之后,越看这对母子是越不顺眼,辉发那拉氏生育有功,本来应该封贵妃,但是道光对她缺乏宠爱,只是勉强封了个和妃。

皇帝把身边的皇子们也先后都封赏了一遍,唯独奕纬的封号没有变。

(道光皇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道光皇帝)

辉发那拉氏缺乏丈夫的关心,奕纬也缺乏父亲的呵护,而且道光似乎格外的记恨当年这一段春风一度的往事,半只眼睛看不上自己的这个儿子,一应吃穿用度给奕纬的都是最差的,他对奕纬的这个态度,就相当于当年明神宗万历皇帝看不上庶长子朱常洛是一样的。

朱常洛不被万历待见,那还有大臣们支持他,但奕纬可就惨多了,道光不待见他,道光也不许别人待见,道光十年的时候,皇帝的伯父永璇曾经私底下去探望过奕纬一回,道光知道之后勃然大怒,对永璇一顿斥责,训斥他未经同意就去见自己的儿子。

所以你看,奕纬的日子,他过的其实很不好。

从他出生之后的二十余年里,父亲道光对他的态度两字就可概括:冷漠。

但是有意思的是,自打这个奕纬步入二十岁之后,道光皇帝对他的态度,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二十岁之前,奕纬在道光皇帝的心里是可有可无,你最好是靠边站,而二十岁之后,奕纬在道光皇帝的心里则成了举足轻重,成了炙手可热的香饽饽。

咋回事儿呢,原本,这个道光一共仨儿子,长子奕纬,次子奕纲,三子奕继,皇帝有仨儿子,那他的选择性就宽泛一点,不喜欢长子,也还有次子和三子可以培养,但问题是,后俩儿子奕纬和奕纲的身体都出了毛病,先后薨了,这个不受待见的奕纬,反而成了皇帝的独苗。

独苗是什么意思?意思是道光肯定不会把皇位禅让给闲杂人等,目下如果他死了,那么奕纬将会成为他唯一官方指定继承人。

(皇位传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皇位传承)

想来,道光当时他也挺憋屈的,他本来不喜欢这个儿子,基本上只要道光活着,奕纬将会永无出头之日,永远活在户牖之下,但是现在问题是,你没得选,你就这么一个儿子了,你再看不上他,你也得计划着培养他了,不然你死了,你把皇位留给谁?总不能随便找个人抽了吧,那不现实对不对。

于是,我们的道光皇帝那是川剧大变脸,立刻开始关心起了奕纬的饮食起居,不仅好吃好喝伺候,还专门给奕纬安排了教授他文化的老师。

但是,道光的想法很丰满,可现实却是骨感的。

你扔了奕纬这么多年,这儿子好几年他都见不到你一面,你跟他根本就没有感情,你突然这么关心他,他不会觉得受宠若惊,只会觉得奇怪,觉得抗拒——你想要重新爱你这个儿子,你儿子恨你还来不及呢。

而且,这么多年以来,奕纬基本上是被放养的,他不学习,不接受皇家礼仪的教导,文化水平也不高,你突然上纲上线的把他当成继承人培养,他一时半会也接受不了。

缺失的父爱只能在特定的时间内弥补,一旦错过,以后千倍百倍的补偿也无济于事。

闲散日子过惯了,奕纬对父亲的关心相当不以为然,上课不认真,对教书师傅也不尊重,教书的师傅教十篇文章,他半年时间稀里糊涂的只能背下来半篇,师傅着急啊,于是劝奕纬说你得好好学习啊,以后你是要做皇帝的,你没有文化,你可是要吃大亏的。

(上书房篆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书房篆刻)

没想到奕纬一听师傅这么说,立刻恶狠狠的吼道:

我以后要是当了皇帝,立刻就把你给杀了,让你每天这么啰嗦。

这个事儿,他很快就被道光皇帝很知道了。

本来死了俩儿子,道光就心痛,现在他唯一的指望奕纬也不成气候,皇帝更加愤怒,他立刻就把奕纬叫来,严声斥责他一顿还不解气,又上下齐手的揍了一顿奕纬才罢休。

他恨奕纬不成气候,但他更恨他自己。

其实吧,这也怪不得奕纬,因为奕纬原本能有一个正常的人生,但让他变得如此不正常,还不都是因为这些年你道光皇帝的冷漠和疏远么?

培养皇帝是长期投资,是要付出很多时间和精力的,不是三天五天,一时半会就能见到成效的。

你可以一天整成一个大明星,但你不可能一夜变成一个大作家。

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但问题是,道光下手没轻没重,他教育儿子不打屁股,反而是专门朝下三路招呼,愤怒中道光一脚就踢中了奕纬的下体,直接给儿子踢成了重伤,这奕纬伤病不治,没几天也死了。

他没有真正的爱过自己的这个儿子哪怕一天,之后转变态度开始积极对待奕纬,也不过是把奕纬当成了权力传承的工具。

而奕纬,自然也从来没有理解,或者和他父亲站到一起过,叛逆,狂悖,再到如今的死去,这看起来不像是意外,反倒如小说一般,像是对这个帝国最高统治者的报复。

其实皇帝也好,皇子也好,他们的身上都有“业”。

因为少年往事而嫌弃自己的儿子,因为被亲情放逐而自暴自弃,他们看上去不在乎别人,但其实他们很在乎别人,他们从来不肯探索属于自己的生命价值,而把他人过分的掺和进了自己的生命里。

春去秋来,治乱兴衰,万事往往带不走,只有业如影随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