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今年第3次办酒席,村里人怨声载道,摆宴40桌酒宴只落座70人

作者:肖寒先生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两个月前,杨国华送来请柬,说他小儿子今年十一月的时候结婚,我尴尬地说了一句“祝贺”,闲聊几句,杨国华便扬长而去。

对于杨国华,全村人现在是怨声载道,这个人爱财如命,为了给小儿子结婚筹钱,在今年正月初十和农历六月已经举办了两次酒宴,正月初十是孙女杨淼淼六周岁生日,而农历六月是杨国华的父亲杨文庆八十大寿。

杨文庆过生日村里人并没有意见,因为杨文庆是我们村里的老教师,可以说四十岁以上的这些村民,都是杨文庆教出来的,不能说功高盖世,但也可以说是为了村里人付出肝脑涂地的功劳,当年为了在村里办小学,杨文庆东奔西走,没少出力,所以在村里人心目中,杨文庆是受到大家尊重的。

可他的两个儿子就有些不争气,大儿子杨国华性格顽劣,四五十岁了也不安分,时不时地和人发生口角,甚至是肢体接触,用他自己的话讲:“我教育了一辈子人,唯独没有把自己的儿子教育成人,不仅是我人生的失败,也是作为父亲的失败。”

好在当年因为杨文庆是教师,两个儿子结婚比较早,可日子过得并不富裕,杨国华好吃懒做,年轻时基本上不种地,全靠妻子一个人支撑,我家的田和杨国华家地挨在一起,每次看不到杨国华的身影,都是杨国华的妻子一个人田里忙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妻子说:“小芬真的是个苦命人,娘家日子过得不好,原本以为嫁给了杨国华能享福,可谁能想到,过得比之前还累。”

是啊,女人一生中选对丈夫很重要,小芬看似嫁给了杨文庆的儿子是高攀,可实际上小芬在这个家付出得最多。那个时候杨国强也是不务正业,兄弟俩每天沉浸在酒肉桌上,对家里不管不顾,原本可以活成村里的人上人,可比他们家条件差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而杨国华兄弟俩的生活,却越过越糟糕。

我在湖南打工期间,杨国华说什么都要跟着,可谁能想到,到了工地,杨国华的脾气不好,众多工友都不喜欢他,甚至还和老板顶嘴,即使我再三请求,最终杨国华还是被开除,甚至为了工资的事情,杨国华和工头还大打出手。

杨国华生了两个儿子,虽然读书不多,但也算是勤快,尤其是大儿子杨彬,为人忠厚,做事认真,长大后外出打工,挣的钱大部分都攒下来了,二儿子杨鹏就不一样了,平时跟着哥哥杨彬在一起做事,工资还没发,就向哥哥要钱,有时候杨彬也是对自己的弟弟无可奈何。

杨彬结婚的时候,没花家里一分钱,二十几万费用,都是自己打工攒下来的,这也让杨国华明白,儿孙自有儿孙福,他这个做父亲的,能把两个儿子养大就不错了,可能是尝到甜头,对于二儿子的婚姻漠不关心,让他自己解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杨鹏没有哥哥做事踏实,好在杨彬一直很照顾,最起码一年到头有事情做,能够自给自足了。可在婚姻这件事上,常年在工地开塔吊,杨鹏很难找到对象。

去年兄弟俩回来过年,杨鹏还带着一个姑娘,是湖南人,两个人住在一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村里人好奇,杨鹏带回来一个怎样的媳妇,可杨鹏却不愿意让媳妇出来见人,好在杨鹏听父亲杨国华的话,在杨国华几声大喊着,杨鹏带着媳妇下了楼。

虽然长得不漂亮,但也能看得过去,杨国华开心地说:“我儿子初中文化,我这儿媳妇不得了,还是本科生,和我儿子在一个工地做事,明年就要结婚了,等正月的时候就要订婚了。”

村里人在高兴之余,很快杨国华就决定,为了给二儿子凑彩礼钱,决定给孙女杨淼淼过六周岁生日。在我们当地,只有过一岁和十二岁生日的讲究,很少有人过六岁,但杨国华不管那些,能搞到钱才是本事。

孙女过完六周岁,没过多久,杨文庆又要过八十大寿,村里人就开始议论,哪有一年办两场酒宴的,这些话也许杨国华听不到,或者听到也不会在意。

本以为这两场酒宴过了就能安分一点,可杨鹏又要在今年办婚礼,意味着杨国华一家,在一年之内就要办三次酒宴,而我们这边礼金多,每次要300元,这一年下来,光给杨家就随礼900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就在杨国华把请柬挨家挨户地送完之后,村里有人说这次说什么都不会去,更不会随礼;也有人说可以去吃酒席,但不会随礼。

果真,杨国华二儿子的婚礼如期举行,杨国华喜气洋洋,可他没想到,到了吃饭的时间,村里人却没有来,有人还在田里收红薯,有人在采摘棉花,也有人在给小麦打农药。大家各忙各的,对于杨鹏的婚礼,似乎充耳不闻。

按照前两次办酒宴的经验,这次少说也有三四百人到场,便安排了40桌,我本不想去,可因为是杨国华的邻居,只有一墙之隔,所以不得不去。

中午十二点,礼炮齐鸣,饭菜也端上桌,偌大的礼堂,只做了几桌宾客,司仪看三三两两坐在桌子上,最后让大家坐在一起,我还特意数了一下,只有70人。杨国华在门口生闷气,觉得村里人不给面子,而司仪也很无奈,这是他在村里当十几年司仪以来,最糟糕的一次,说的话村里人完全不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婚礼结束后,饭菜剩下很多,杨国华的妻子心疼地说:“就不能等过完年再办婚礼,这个时候上班的上班,打工的打工,农忙的农忙,谁有心情参加婚礼。”

可有些话小芬不敢说,因为杨国华的脾气不好,小芬在年轻时不仅要干活,可也讨不到好,经常被杨国华家暴,这些年杨国华算是成熟了,不对小芬家暴,可也不给面子,经常当众斥责。

而这次小芬的话,杨国华没有横眉冷对。

婚礼过后的第三天,杨国华给我端过来一盆子肉,说都是剩下的,每家分一点吃了,不然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