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挣钱不是那么辛苦时,花钱也就不会觉得心疼了。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乔巴自立门户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加代以及兄弟们对乔巴的排斥也没有那么大了。对于加代的召唤,乔巴义不容辞。加代也对乔巴说过:“乔巴,只要用着我的地方,我会不遗余力。”

这一天,乔巴把电话打给了加代,“哥呀。”

“哎,巴子。”

“哥,你是在深圳还是在北京?”

“我在北京呢。怎么的,你有事啊?”

乔巴问:“哥,这两天你走不走?”

“我不走,我刚回来。”

“哥,你要是不走的话,你在北京等我,我过去看看你,有一事当面和你说说。”

加代一听,“你要有事,你直接说。有什么需要哥帮你做的?”

“哥,不是你帮我,是我给你一点好处。你等着我吧,见面再说。”

“哦,那你过来呗。”加代也感到莫名其妙,乔巴怎么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就穿衣搭配而言,是很有讲究的。冷三即使从里到外全是名牌,也只是一个菜场卖肉的小刀手。乔巴就不一样了。乔巴虽然貌不惊人,但是穿衣打扮很有气质。

一身白西装,打着领带,戴着金丝眼镜的乔巴一个人来到了北京,到了加代家门口,当当当一敲门。

门一开,一看是乔巴,加代问:“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乔巴说:“我也来多少回了。嫂子呢?”

“你嫂子出去跟朋友吃饭去了。”

“大侄呢?”

“跟你嫂子一起去了。”

乔巴问:“就你一个人在家啊?”

加代说:“要不是你要我等你,我也要出去了。晚上推了两个饭局。你干什么呀,有什么事?”

“我换个鞋,进去跟你说。”乔巴换了鞋,往沙发上一坐。加代给乔巴泡了一杯茶,点了一根烟,问:“干啥你找我?”

乔巴问:“缺钱吗?”

加代一头雾水,问:“谁呀?”

乔巴说:“还能是谁?你呗,我还能缺钱吗?”

加代一听,说:“我......我缺吧。”

乔巴问:“缺多少?”

“我也不知道缺多少,你问我,我就说缺。”

乔巴一听,说:“不是,你正经的,你缺不缺钱?”

“不是,我到底该不缺钱呢?”

乔巴说:“你可以缺,也可以不缺。”

加代问:“什么意思?你干什么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你要是缺钱,你就跟我说。不管你缺不缺了,我给你准备了一点。”说话间,乔巴掏出了三张卡说:“我给你办了一张卡。这里边多了没有,一千个。你是留着自己花呀,还是给嫂子,是给大侄的,我就不管了。”

加代一听,“一千块钱啊?”

“一千万。一千块钱,我来一趟啊?”

“不是,你这是什么意思呢?你他妈给我整不会了。乔巴,你干啥来找我呀?”

“我给你送钱来了。”

加代问:“你有什么事求我呀?”

“没有事。”

“这钱怎么的?”

乔巴说:“放心吧,这钱来路正,干净。一千万是给你的。两三年没给你钱了。这一千万随便你自己怎么花。”

巴子,不是,你最近怎么的,你中奖了还是干啥了?”

乔巴说:“哥,实不相瞒,自从你让我跟苏博接触以后,他给我介绍了不少朋友。我通过他们那帮二代,接触了他们的父辈。在那帮人眼里,我算是挺牛逼的一个社会。我们互通有无。他们有什么需要我帮摆个牌面,过去出个谋划个策啊,我都为他们做。他们都挺认可我。上个礼拜我到广西桂林出差,到那边老家夜总会去了。在那边认识了一个大哥,姓杜,家中排行老八,人称杜老八。他从头包手里拿到了一个修路、拆迁和房地产开发项目。我看挺好,有赚头,我从他手里再包下来。我一算账,就这么的,回到上海之后,我就把这帮老板和二代都找来了开始融资。我准备到广西桂林把这个项目拿下来。”

加代一听,问:“多少钱?”

乔巴说:“不太多。”

加代说:“不太多得有个数吧?不是,你这小子,我告诉你啊,我知道你他妈敢干。别人都说你胆小,我他妈最了解你,你胆子比谁都大。你跟哥说实话,融资多少钱?”

“三个多亿。”

加代一听,问:“你怎么融的?”

乔巴说:“我就告诉他们,这项目多好多好,未来的趋势,他们比较信任我,也知道我头脑不简单,大家就投资了。”

加代问:“你投了多少?”

乔巴说:“我一分钱没投。”
“不是,你一分不掏,他们把钱给你来投资?”

“对呀!我不仅一分不投,而且我在里面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加代说:“你是借钱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乔巴说:“是融资,怎么叫借钱呢?借不得还吗?融资是大家出钱,一起投资。怎么是我借呢?”

“你是秀款啊?”

乔巴说:“这是融资,赚钱大家分,赔了也是大家的。怎么叫秀款呢?不一样。秀款找不着我,那不得是三哥干的事吗?我干不出来那种事。”

“你......你跟我说说,你怎么做到的?”

“这玩意我教不了你。对待什么人,得用什么方法。我教不了你。这一千万,就留给你花了。你别管了,最近我手里有宽敞,我来看你一眼。我以为大侄在家,我给大侄买点东西。”

加代问:“买什么了?”

乔巴说:“我挑了一圈,我也不知道买什么。我给大侄存个存折,这里边是一百万,还有一百万给嫂子的。哥,来北京看你一趟,一千二百万。乔巴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