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勇哥最近是相当的空闲,闲来无事就想着,要不带上燕姐出去到处逛逛。实在不行就去深圳找加代,让加代陪着自己好好玩上几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燕姐一听勇哥有这个想法也是万分的激动,想想两个人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一块出去玩了。 于是她就跟小勇说:“勇哥啊,刚才我解闷儿给我闺蜜打电话,她告诉我有个我最喜欢的乐队,最近就在澳门开演唱会,你看咱们就去澳门怎么样?” 勇哥一听是音乐会,头一下子就大了,他是一点也听不进去,压根就听不懂。
“老婆,你说的那玩意儿,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高深莫测了,我是真的不想听,要不咱们去深圳吧,就让加代领着咱们到处逛逛,你若觉得不好,那我就带你去海南转一圈,咱们吃吃海鲜,坐坐游轮那也不错,比你那个音乐会可强太多了。”
勇哥的妻子一听完,马上是一脸的沮丧。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呢,口口声声说是带我出去玩,结果我就想去听个音乐会,你却有了这么多的借口呢,说实在,我不喜欢跟你这些兄弟、哥们聚在一块,你看人家小敬,加代从来都不带着她去参加这样的兄弟聚会,你领着我去算怎么回事啊,再说了,刚才我都答应我姐妹了,我俩还想着趁这次听音乐会的机会,好好聚聚,还准备去澳门买点化妆品,买点衣服呢;你要是不愿意陪我去那就算了,我就自己去,我就找我闺蜜去,我们爱怎么玩就怎么玩。”
勇哥一听也就没了辙。
“好好,就去听音乐会,我听你的还不行吗?你说那玩意儿有啥好听的,张着个大嘴在上面嚎,简直就是“疯子在上面演,傻子在下面看”,到了那,你听你的,我就干脆去那里睡觉。”
第二天勇哥便领着燕姐,两个人直接从上海出发去了澳门。
天空万里无云,不冷不热。
勇哥穿着一身的小运动服,燕姐打扮得也是特别的低调,一袭白色的连衣裙,带着个遮阳帽,妥妥的邻家妹子穿戴。
到了澳门之后,俩人入住了一家高档的酒店。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勇哥便带着燕姐开开心心地奔着音乐会大厅去了。
进入音乐会大厅,里边整个是人满为患。 勇哥本以为看这种东西的人不会太多,没想到现场到的都是一群有素质、有文化的人,通过他们的穿着打扮,个个应该都还是有钱的主。虽然人很多,但是整个现场特别的安静、有秩序。
紧接着演唱会开始了,表演者一个个开始陆续登场,在自己的位置准备就绪。随着台上一顿地吹拉弹唱,台下的人听的也是热泪盈眶,情绪也是特别的激动。
再看勇哥这边都快睡着了,完全不在状态之中,哥们对这真的是提不起一点精神。
就在这个时候,两个人的出现,完全打破了现场和谐、宁静的氛围。
只见音乐大厅的门一打开,走进来一男一女两个人。这个男的是当时澳门新成立不久的帮派大哥,咱们就管他叫永胜帮。 此人姓冯,叫冯文豪,肥头大耳,摇头晃脑的。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进来收保护费的呢;身边的女的,是他的小姘头,嘴上叼着根小快乐。
俩人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票,然后坐在了勇哥他们的后面。这时现场的工作人员赶紧走了过来:“您好,这位女士,麻烦您把小快乐掐了吧。”
冯文豪这边理都不理一下服务员,自顾自翘起个二郎腿,随即也点上了一根小快乐。“你说这玩意儿有啥好看的呀,你这不就是纯俏特娃凑热闹吗?这叮叮光光的俏特娃,不如陪我去麻将馆呢。 ”
小姘头接着说:“我不也是没看过嘛,就当我们陶冶一下情操,提升提升个人品味,据说这个乐队还是从什么欧洲过来的,你要是听不懂、实在不想听,就闭着眼睛去细细品味。”
“我品味你个妹,俏特娃唱的是啥玩意儿,一看底下这群大傻子又是哭又是笑的,就好像他们真能听懂似的。”
俩人在这块是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一会干脆把小瓜子也掏了出来,咯吱咯吱的就在这随口乱吐。
燕姐这时听得正兴起,一下子被这俩人就跟两个大头苍蝇似的嗡嗡声吵得不行,忍不住回头瞅了他俩一眼,也没说什么,那意思已经很明白就是你俩小点声。
这女的一看也知道怎么回事,没吱声,但依旧嗑着瓜子,唠着嗑,当什么都没看见。
燕姐无奈又回头看了她一眼。
这时,这个女的就有点不耐烦了,干脆照着燕姐的椅子上“咣当”就是一脚。
勇哥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刚要回头说话。燕姐一下子把手搭在了勇哥的大腿上,示意他不要惹是生非,能忍则忍。
可后边这俩人根本不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声音是弄得越来越大。
这会儿燕姐也是忍无可忍了。转头说道:“这位女士,你能不能小点声,这里是公共场合,你们已经严重影响了其他人看音乐会的心情。”
燕姐这么一说,旁边的一众人跟着都齐刷刷回头看向了冯文豪俩人这边,瞬间让冯文豪觉得面子上是有点挂不住了,磕着的瓜子一下子就变得不香了。
冯文豪当时并没有吱声,毕竟人家也是一个帮派的大哥。我怎么可能在一个音乐会的现场上,跟两个一般的普通看客没完没了呢,琢磨着一会出去之后我找兄弟们怎么玩你们。
但是他的这个小姘头可不干了,她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啊,一上来就给人一个下马威,“你想怎么着,还不让人说话了, 咋的?有本事你就把他们请回家去演呢,嘴长在我脸上,你凭啥不让我说?”

燕姐是什么?燕姐是绝对的根正苗红、贤良淑德,是个有素质有教养的人。
“这位女士,首先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为刚才的鲁莽态度跟你道个歉,我也不想跟你争吵,我想,这里毕竟是音乐会,是一个公共场合,大家伙都在这边认认真真的看呢, 你这么大声地一喧闹,弄得大伙儿都看不踏实,我相信你也是个有素质的好公民,希望你能理解一下,不要为了自己而影响到大家。”
这女的被燕姐说的是脸一阵白一阵红,可她明知道自己没有理,但还是强行要怼回去“你看你的,我看我的,我说话关你什么鸟事,现场这么多人谁都没吱声,怎么就你爱多管闲事呢?显得你自己有能耐吗?我看你真是上厕所嗑瓜子屁嘴都没闲着啊”。
燕姐从头到下打量了她一番,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一句话也没说,直接把头转了过来,“我都不屑跟你这种人一般见识,绝对的蔑视你。”
此时,附近的观众全都对燕姐竖起了大拇指,就包括现场的工作人员也都对燕姐表示了感谢。
此时,冯文豪的这个小姘头那可是无比的羞愧,憋着个大红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可以说是颜面扫地,尽显泼妇本色,就连旁边的冯文豪也觉得相当丢人了。
“我就说吧,这玩意儿你看不懂,现在不就看出事来了吧。”
“豪哥,你不帮我,怎么还能说我呢?你没看到人家刚才是怎么怼我的, 你连屁都不会放一个?”
“你快得了吧,一看人家这女的就比你道行高,她骂你都不带用一个“脏”字的,你要是再说话就引起民愤了,知道不?想收拾他,咱有的是办法,你为什么非要在这跟她叽歪个什么劲的,她不是喜欢听音乐会嘛,那你就让她听一会儿,待会他俩出去的时候,直接把她给带走不就完事了,外边二三十号兄弟收拾他俩不就轻而易举的事。”
听了冯文豪这么一说,小姘头的心情一下子也就好了许多。 两人继续嗑着瓜子,唠着嗑。
此时的燕姐,可就以为自己斗嘴斗赢了,正在这块儿沾沾自喜呢,感谢知识的力量,还想着等音乐会结束,要去哪家西餐厅打卡吃东西呢,完全不知道自己此时正惹上了事。
离音乐会结束还有半个小时,冯文豪领着小拼头起身离开了音乐厅,看着俩人出来了,外边的兄弟们都赶紧围了上去。
“豪哥,我们没走远,就在这块等着你,音乐会不是还没结束嘛,你们怎么就提前出来了呢? 我就说这玩意不好看,没啥意思,咱都不如去澡堂、去麻将馆子呢。你看下一站准备带嫂子去哪儿?”
“俏特娃,哪儿都不去,就在这块给我等着”
“怎么了豪哥,不是好好看场音乐会嘛,怎么生这么大的气呢,是谁俏特娃惹你和大嫂生气了”。
“刚才你们大嫂在里边跟人家吵起来了,有人嫌我们说话太吵,把我们赶出来了。”
“豪哥是谁这么不长眼呢?嫂子,你先别着急、生气,一会兄弟们帮你收拾他,给你出这口气。”
转眼半小时过去了,伴随着所有演员谢幕,音乐会这就算结束了。
燕姐看着是意犹未尽,特别的心满意足。虽然说中间出了一点小插曲,但音乐会还是十分完美的。
挎着勇哥的胳膊,两人谈笑风生地随着人流一起走了出来。 来到外边刚要准备上车,就有二三十号人直接给围了上来。 “帅哥、美女,这是往哪走?”
燕姐当时就吓蒙圈了,哆哆嗦嗦地站在了勇哥身后。司机兼保镖金星,一看这个情况连忙从车上下来了。
勇哥呢,这会也冒汗了,这如果是在四九城,在深圳或者是在其他别的城市,你只要提提加代,或者随便打个电话,早就迎刃而解。可这里毕竟是澳门啊,俏特娃该找谁去呢?
“兄弟,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勇哥想问了再做打算
“你管我是什么意思?你们刚才不是说我俩没素质吗? 咋这么快就忘了,我听你口音是从四九城来的吧,来到我们澳门,我看你挺猖狂的,跟我走一趟吧。”
“我好像也不认识你,为什么要跟你走一趟呢?”
“你走一趟不就认识了嘛,请你回去喝杯茶,然后请你们好好给我们讲讲刚才听音乐会的心得。”
“哥们,咱们都是成年人,如果是为刚才的事得罪了你们,我可以向你们道歉,但话说回来,我爱人说得不是也没有道理。我们初来乍到,就不给你们添麻烦了,喝茶就免了吧,我们还得回家呢。” 说完勇哥拽着燕姐准备上车。
冯文豪身边的小兄弟哐当一脚就踢在了车门上。然后从后腰拽出来一把小卡簧在勇哥眼前刷刷刷一番摆弄,给勇哥一个下马威。
此时的冯文豪说:“你怎么不上车呢?就算我让你走,我身边的兄弟也不一定会让你走,你俏特娃别给脸不要脸,老子说请你回去喝茶那可是你的荣幸,你要是再不走,我直接赏你几个大嘴巴子,俏特娃,我连你媳妇一块抽,我劝你最好放聪明点。”
此话一出,冯文豪身边的兄弟就推推搡搡的把二人以及金星给拽到了冯文豪他们车上。
勇哥这会儿心里也是一阵突突,虽然以前跟加代也遇到过这种事,但是这会儿他可是孤立无援啊。
一行人开着车直奔冯文豪的大本营而去。
人家这边也确实没委屈他俩,让他两往沙发上一坐,还果真把茶水给端了上来。
冯文豪翘着个二郎腿,笑嘻嘻地说道:“兄弟,你这真不给我面子,我都说了是请你们来喝茶的,你们两口子就赶紧趁热喝一口吧,我这可是给你们上的特级西湖龙井茶,这个茶可不便宜哦。”
“兄弟,既然我们来了,你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爱人不经常出门,第一次见这种阵仗,你们可别吓着她,你就直接说你想怎么着吧。”
勇哥说这些话的时候特别有气势,整的冯文豪也不敢轻易对他动手。

“兄弟,那我就直说了,你老婆不经常出门,我女朋友也不经常出门,今天在音乐厅你老婆让她特别难堪,搞得她是挺没面子的,这一回家就给我一哭二闹三上吊。你看这精神损失费,你们总得赔点吧,我也不管你多要,你就给个两百万吧。”
两百万?勇哥一听你俏特娃真是狮子大开口啊,就你那个姘头,俏特娃也值两百万?
“兄弟,你这意思就是要熊我了。” 勇哥也是没办法,好汉不吃眼前亏。
冯文豪一看勇哥这个态度就更加确信,这个绝对是个有钱的主,这一听二百万都不带眨眨眼睛的,始终面不改色心不跳,这要是换了一般人还不直接给惊呆了。
“哥们,你要是这么认为,我也没有办法。我永胜帮上上下下好几百个兄弟,可全都指望着我一个人养活呢,你今天若让我见不到钱,那你肯定是出不了这个门的。”
“哥们,这样吧,我们两口子也是过来旅游的。身上不可能带着那么多现金,你就让我给我弟打个电话,他就在深圳。 这两百万我就让他给我送过来,你看行不?”
来百度APP畅享高清图片
“当然没问题,但是你记住千万别给我耍什么花招,知道不?那就赶紧给你兄弟打电话吧,明天中午之前我要是见不到两百万,那就别怪我对你们两口子不客气了。”
勇哥也没成想,就这么出来一趟,居然会闹出这个事情,转手把电话打给了加代。
“代弟啊,你是不是还在深圳呢?”
“对呀,勇哥,你不是说要来深圳玩几天嘛,那我就在这边等你,你什么时候到我接你去”
“兄弟,我现在暂时去不了了,还得要你过来一趟,是这么,这么个情况,人家现在管我要两百万,我身上哪有,前段时间做买卖都搭进去了。现在只能仰仗你兄弟了,你可不能对哥见死不救啊,知道不?”
加代一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子就变得急躁了起来。“勇哥,你等着我,弟不会不管你的,我收拾收拾马上就过去,用不着明天中午,今天晚上我就能到。”俩人各自把电话挂了。
按常理,勇哥完全没必要找加代那么高的身份、那么高的段位来处理这件事,只要随便打个电话,对面肯定得放人。但勇哥考虑到现在对面是个地头蛇,他能怕你这个身份吗? 天高皇帝远的你想收拾他也真没那么容易。
这个身份有时就是一把双刃剑,你要是坐在红墙大院里打电话周旋运作,谁都得给你这个面子,但你的身份要是威胁到了人家的安全,到时候别说二百万了,就算是两个亿呢也不见得能从澳门走出去。那个年代的局势可不像现在这么稳。这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这边大家就只等着明天中午之前加代把钱给送过来。
冯文豪手底下的几个兄弟有点不坐不住了。勇哥的爱人燕姐,长得是有那么几分姿色,肤白貌美大长腿,风韵犹存,一身小连衣裙把她的身材衬托得是凹凸有致,这个气质是绝对嘎嘎的,谁见了不被她迷昏啊?这时候就有人给冯文豪提建议了。
“豪哥,你看兄弟们都好长时间没出去玩了,最近帮派的经费也挺紧张的,我看对面这个大妹子条件还算不错,你就让兄弟们玩玩呗。”
还没等冯文豪回答,勇哥当时就急眼了,“叭”得一拍桌子,操起手中的小茶杯往地上狠狠的一摔。
“姓冯的,你以为我是什么人,任你宰割的吗?不就是发生点口角吗?你这边凶我、还问我要两百万,我俏特娃都认了,你就是管我要两个亿,我都能给你拿出来,但是我奉劝你,不该做的事你最好别做,否则老子今天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会让你一分钱都拿不到。”
金星一听这话,赶紧站到了燕姐旁边。
冯文豪的这帮手下,就开始大做文章了。 “我俏丽娃,喊什么喊呀,你小子脾气还挺犟,都什么时候了,还跟咱大哥说这种话,我动你媳妇能咋地?今天要是不把钱拿出来,老子就把你销户。”
旁边的金星,一听有人敢说要对嫂子动手,“咔吧”一脚踢了出去,“我俏丽娃的,赶紧给我滚开,谁要是再赶上前一步,老子就把你脑袋给拧下来。”
冯文豪这边一想,我得以大局为重。这小子一看就是个犟种,而且还很有钱。 这要是真做了不该做的事,人家还不跟我来个鱼死网破呀,到时候我一分钱也拿不到,那其不就是白忙活半天了。
于是就对手下说:“你们几个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顺便把这个小子给我拖出去,到了我的地盘上,居然还敢动手,给我拖出去好好的教训。”
刚说完,就有人上来要拽金星的脖领子。
勇哥直接往前一站,“冯文豪,你他妈给我记住了,今天你敢动我们其中一个,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哎呦,你还敢跟我大放厥词,都他妈落入我手里了,还敢嚣张?你老婆我可以暂时先放她一马,明天中午之前我若是没看到钱,那你这个老婆我可就保不住了,你也看到了我这些兄弟浑身上下都在冒着火,到时候就让他们好好释放释放, 那个时候我可拦不住了。兄弟们,先把他这个司机给我拉出去,他在这吆五喝六、吹胡子瞪眼的我看着就来气。”
底下的人,二话没说就把金星拽到了隔壁的一个屋子,小皮鞭子一顿招呼,“我让你话多,我让你话多”,十来个人围着他叮叮咣咣一顿开皮,最后打得满身、满脑袋都是西瓜汁,直接往地上一瘫,没了动静。
勇哥在这边急得是张牙舞爪,抓耳挠腮,真正一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这边的加代也是快速地周旋运作,一刻都不敢耽搁。大伙一听到这个消息,立马都赶到了鈡盛表行聚合。
加代把整个事情给大家伙简单地说了一下。

说完之后,江林和左帅俩人一对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大哥,你先别着急,不就是个永胜帮吗?这个事情你直接跟耀东说就行了,他跟永胜帮的一个大兄弟卢冠杭关系特别紧密。”
这个时候陈耀东直接站了出来,“代哥,刚才我都没敢发表意见,我就怕你觉得我吹牛,这个永胜帮刚成立没几年,但是他们老大冯文豪特别的激进,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席卷了澳门和香港,手底下四五个贴身大兄弟,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卢冠杭,那是我过命的兄弟,之前我在香港的时候,我们两个可是一路互相扶持、互相鼓励走过来的。 后来我在深圳遇见了你并得到了你的帮助,我才算站稳了脚跟,而我那个兄弟后来去了永胜。这些年我们两个也经常是有联系的,每次我去澳门都是他接待的我。 我说句话,这件事绝对能好使,你就放心吧。 钱你也不用准备。”
但是加代这会儿就没有想得这么简单,他们真能把勇哥放了吗? 代哥混了这么多年,什么没见过,他也不是不相信陈耀东。
小心使得万年船,那可是勇哥呀,他要是出点什么事,别说加代了,就连他身边的这帮兄弟怕以后也是没好日子过了。 既然人家开口要两百万,该花的钱还是得花,一来我们就当破财免灾好了,二来陈耀东这边还能有面子。
人情世故这块加代可是拿捏的死死的。
加代说:“耀东,大哥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两方面考虑,一方面是勇哥两口子的安危,第二方面是,毕竟你这个兄弟不是永胜帮的一把大哥,他上头还有一个冯文豪呢,而且身边还有其他的兄弟,不是哪个帮派都像咱们深圳帮这么和谐,知道不?你敢确保你兄弟一句话,就能值两百万?所以说这个钱我必须得准备,而且我还得多准备一点,就因为他是你陈耀东的好兄弟,我才更应该带着诚意去,绝不能让你为难,更不能让你丢面子。”
加代的这话一说,陈耀东的这眼泪瞬间在眼眶打转,大伙的情绪也是热血澎湃。
加代的为人处事,情商、智商绝对是高、够用。对兄弟们更是没得说。
“王瑞,你去取三百万现金出来,我一会给金刚打一个电话,咱们现在就出发,不能耽误太长时间,争取今天晚上咱们就赶到澳门”。
紧接着加代就联系上了澳门的金刚。
“兄弟,我在深圳呢,现在我要过去澳门办点事,我大哥被人家给扣住了,说啥就要两百万才肯放人,对方是永盛邦的。”
一把大哥金刚这边一听,根本没把什么帮当回事。都是一群小门小户上不了台面的帮派,在那个时候,香港和澳门叫这个名字的太多了,都是这个盛那个盛的,根本分辨不出来谁是谁?
“哥们,那你先过来吧,我去码头接应你们。”
“你跟我客气什么呀,那澳门不就是回个家吗?”
说完俩人把电话一挂。
虽然陈耀东和江林一直在旁边宽慰加代,但加代还是隐隐约约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在路上的时候,陈耀东也把电话打给了卢冠杭“兄弟,我这边在去澳门的路上呢。”
卢冠杭一接到陈耀东的电话,可以说是欢欣雀跃。说实话他在这个永胜帮里,没有人尊敬他,还处处受人排挤。
一听说陈耀东要过来了,他就开心的不得了。“好兄弟,你可算是想起我来了,你现在到哪了?一会我去接你,晚上想吃啥?你随便点我安排,我最近这段时间过得太压抑,正好跟你倒倒苦水。”
“兄弟,你听我说,你不用过来接,我这次是跟着我大哥一块过来的,一会十四k的金刚会过来接我们。这次我找你是有点事,我们的一个大哥被你们永胜的冯文豪给抓了,还说要两百万才能放人。”
话音刚落,对面的卢冠杭就不吱声了,陈耀东知道卢冠杭是有想什么法了,连忙就说:“兄弟,你别多想,我们这边带来了三百万。我大哥是什么样的人,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他的为人的,他一方面就是怕你为难,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我长脸。我现在给你打电话是啥意思呢?就是让你跟你家豪哥说说,钱我们可以给他,但就是不能动我们那个大哥。你告诉他,我们这次可是带着满满的诚意过来的。”
“耀东我知道了,你放心吧,这个事包在我身上,你就赶紧过来吧。”
说完俩人把电话一挂。
时间过得很快。加代一行人,这就来到了澳门。
金刚一见到加代就紧紧抱住了他,还不时地拍着他的背说:“让我好好瞧瞧你,我的加代你说你回到四九城之后,这都多长时间没来了。我都快想死你了,你小子咋就不知道惦记我呢?”
“刚哥,你可别打了,我最近这段时间,都快忙得脚打后脑勺了,深圳那边我也是刚回来,今天晚上咱们不醉不归,行吧?我把这段时间欠你的都给你补回来,等会我给你介绍一位举足轻重的大人物,绝对让你震撼。”
金刚这边特意整了两辆大劳斯给加代开路,牌面绝对是足足的。
这个就是所谓的人情世故。
一行人直接就来到了永胜帮的地盘。
到了门口,陈耀东又把电话打给了好兄弟卢冠杭。那边一听,赶忙出来迎接。
但是加代想的就是跟陈耀东不一样。来到人家的地盘,却让人家兄弟把你领上去算怎么回事,这不得把卢冠杭给连累了吗?这不就是明显得隔着锅台上炕吗?
所以这个事必须得跟冯文豪打个招呼,于是就通过楼下的工作人员把电话打了过去。
“请问是冯文豪吧?我们这边已经把钱给带过来了,就在你们楼下呢。”
冯文豪这边一听钱来了,顿时兴高采烈。

“老弟办事效率还挺高,提前半天就完成了任务。既然来了就上来吧,但是你可别跟我耍什么花招,看不到钱我绝对不会放人”
说完把电话一挂,“兄弟们都给我精神点,人来了,去到楼下难为他们一波。”
楼下深圳帮的兄弟,加代领着左帅、赵波,身边跟着马三、丁健、江林、徐远刚、陈耀东、小毛,这几位可全都是大哥级别的人物,清一色的小黑西装,往门口一站。真的是有模有样,你打眼一看就知道这不是一般的社会人。
李正光也站在加代身边,此俩人的关系真是铁的不能再铁了。
虽然咱们对他讲的不是很多,但光哥绝对是个狠人,是个销户过好几个人的选手。
这个时候直接围过来二三十号人。
手上全都拎着各自的玩意,“往后站,往后站,就说你们呢,这边有让你进了吗?就往里边冲。”
陈耀东这边就有点不愿意了,“哥们,你怎么说话呢?我跟你说,卢冠杭是我兄弟,俏丽娃,你是谁的小弟,敢在这大言不惭”。
你要是不提卢冠杭还好,提完之后这帮小子没一个服气的。
拿着大象胶棒就捅咕陈耀东:“你真他妈有意思,还卢冠杭呢,在我们永胜只有豪哥说了算,其他人谁也不好使。”
加代一看就说:“姚东,你少说两句话吧。小兄弟,我们是带着钱带着诚意过来的,刚才也跟你们豪哥打过电话了,所以还请你行个方便带我们进去。”
“行个方便倒是可以,把钱放在地上,双手举起来搜身”
一说这话,在场的都蒙圈了。
这全是大哥级别的人物,让你一个小屁孩搜身呀?
还没等加代发话。人家这边又说上了:“你们看啥呢,听不懂人话吗?我让你们把手举起来搜身。要想见我大哥必须得先过我这关。”
加代一寻思,为了勇哥的安全只能忍,这要是换成别的时候早就一个大嘴巴子给甩了过去。
加代直接把双手给抬了起来。
这边的兄弟看着代哥都那样了,也只能个个双手一举,从头到脚这么一搜,在加代的后腰上就拽出来一把六四,紧接着,李正光、左帅、陈耀东这帮大哥们,也是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搜了个遍。
陈耀东这会儿就没了耐心:“行了吧,行了吧,什么都没有了,难不成还让我把裤子脱了呀?”
看着满箱子的家伙,这时,带头的小子又俏特娃得开始作妖了。
“你喊什么呀?俏特娃,你在我们永胜喊什么呀?真把你给惯的”
这句话把大家伙都给惹毛了,加代气得脸红脖子粗:“小兄弟,我们是带着诚意过来的,我不知道你的这番举动,是你大哥同意的还是你们这帮兄弟自发的?你听好了,我是深圳的加代,我也是听说我兄弟陈耀东跟你们这边的卢冠杭是很好的兄弟,你们大哥要两百万,我还特意给他带了三百万。这并不是因为我怕他,首先我是给我兄弟面子,其次我也给卢冠杭面子,但是我没成想他手底下的兄弟这么不懂事。我看你的意思是搜完身还想调理我?”
“你是谁又能咋地?在永盛的地盘上我说了算,你不用跟我提名号,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给我卧着,这里没有你的发言权知道不?说不好听的,我现在就不让你进,你能怎么着呀?”
加代这会儿真没招了,但为了勇哥的安全,现在只能忍。
“小兄弟算你狠,我就只带一个人进去,总行了吧?”
“左帅、老二、马三你们都在门口等着我,千万别冲动,一切都等勇哥出来了之后再说。”
“大哥,你也注意安全,有任何问题你就在里边砸玻璃,兄弟们听到动静就直接冲上去。”
说完加代便领着赵波直接上去了,往三楼的办公室里边一进,勇哥和燕姐在里边呆得那是水深火热呀,一听说加来代了,心里边可总算是有了底。
门一推开,加代和赵波拎着6个大皮箱子这就进来了。
冯文豪一看高兴的差点没蹦起来。“远道来的兄弟欢迎你,快里边请吧。”
“冯老板,我是深圳的加代。之前也是久仰你的大名。咱们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因为点小事没必要把动静闹这么大,钱我给你带过来了,我也希望你能遵守承诺,高抬贵手,放我大哥一马,咱们以后交个朋友,你看怎么样?”
“什么加代不加代的,你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我就问你带过来多少钱?”
加代一听,这真是热脸贴在了冷屁股上,既然你不往事儿上来,那我也就没必要跟你性情了。
“冯老板,你要的是两百万,我看在你兄弟卢冠杭的份上多给你加了一百万。”
一听这话,冯文豪有点变脸了。
“你说你看谁的份上?”
“卢冠杭,他跟我兄弟陈耀东关系特别好”
“真没看出来冠杭这小子面子还挺大的呀,他什么都不用说就值一百万,那我就收下你的好意。”
“冯老板,我这边就不跟你多说什么了,钱我给你留下。勇哥、嫂子,咱们走吧,我星哥呢?”
紧接着冯文豪把箱子一打开,确认了钱没有问题。
大手一挥,把金星从里屋拖了出来。
此时的金星啥都不知道了,浑身都是西瓜汁,站都站不住。
加代和勇哥俩人互相一对视,怒火直冲天灵感。
但是没办法,你现在骂不能骂,打也不能打,有意见你也得憋着,毕竟俏特娃还在狼窝待着呢。
真要是把人家整急眼了,他还得把你扣在这,小不忍则乱大谋。
“加代,你这是心疼了?你的名号我听说过,但是没见过,今天一看也不咋地,听说张子强跟你也是兄弟,他这些年跟谁好过呀?你可别被他骗了。”
加代紧咬后槽牙强忍着怒火。“冯老板,钱我也给你了,你要两百万,我还给你多拿了一百万,我本是冲着过来跟你交朋友的,现在你能放我们走了吧?”

“加代老弟,你这着什么急,我话还没说完呢。这些钱你们赔的只是精神损失费,还得让你大哥领着他的爱人,毕恭毕敬的给我女朋友鞠个躬道个歉,敬杯茶,我女朋友这边开心了,原谅你们了,你们就可以走了。”
与此同时,楼下的陈耀东还等着卢冠杭过来接他们呢。
卢冠杭这个时候从外边紧赶慢赶,气喘吁吁得过来了。
“耀东,看见你是真高兴,我知道你是从哪条街跑过来的。”
“我说兄弟,你怎么才来呢?我大哥都进去好一会了,你这帮兄弟死活不让我们往里边进,我们的玩意也全都被没收了。”
“耀东,你别着急,我去跟他们说说。”
这个时候,卢冠杭领着自己身后的十来个兄弟往中间一站,门口的这几个小杂碎,就直勾勾的盯着你看,表情特别的不屑。
卢冠杭说:“煲仔,这些都是我大陆的好兄弟,你让他们先上去,都是朋友不用卡得这么细。”
煲仔一听,晃晃这个脑瓜子,就跟得了脑血栓似的:“航哥,不是兄弟们不给你面子,知道不?我秋哥已经发话了,除了他之外,任何人都不好使,我们这边也是没有办法。”
卢冠杭手底下的兄弟可就不乐意了,你这不就是存心不给我大哥面子吗?拎着玩意就冲到了前面:“煲仔,你别这么嚣张,知道不?你俏特娃就只是一个小弟,帮派的规矩你忘了吗?是不是嫌上一次打你打的不够狠呢。”
煲仔一听,直接把手中的小块乐往地上一摔:“你怎么得?想叫嚣,你他妈敢再打我一下试试,上次偷袭我的事还没跟你算呢。”
双方在楼底下,这就开始了争吵,整的卢冠杭脸上挺没面子的。
陈耀东这边也是相当的尴尬,你说我这兄弟,在永胜过的是什么日子,手底下一个三级的小啰啰就敢跟二级的大哥耀武扬威。
“吵吵闹闹这什么情况?”与此同时,人家口中的秋哥,这就下来了。
他跟卢冠杭是平级,1米8多的高个子,长得很瘦,戴着个眼镜,小眼睛眯成一条线,光看这个面相就知道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你们吵什么吵?大哥在上面谈事,你们不知道吗,小航,你这是干什么呀?帮派的规矩忘了啊。”
“秋哥,这些都是我大陆过来的兄弟,这件事本来就是一场误会,豪哥管他们要两百万,我兄弟这边送过来三百万,煲仔他们却把人家拒之门外,还俏特娃搜人家身,你看,人家来都来了,怎么得也该上去一趟,对吧?”
“小航,这群人要是上去把豪哥伤着怎么办?到时候我是跟你说还是跟他们说呀,你朋友咋这么多呢,你是哪头的啊?今天我给你这个面子,反正这玩意儿我是一定得没收的,你带他们上去吧。”
秋哥这张嘴脸,完全是没把卢冠杭当成自己的兄弟。
在大家伙的怒目之下,左帅、江林、马三陆陆续续全都奔着三楼去了。
前脚刚一走,底下的秋哥直接掏出了对讲机,“喂,喂,卢冠杭非要领着大陆的往上冲,他们的关系应该挺密,你那边给他们上纲上线,整点活”。
“收到、收到”,说收到的这个人也是在澳门称霸一方的社会大哥叫“龙仔”。
敲门,打开办公室。
卢冠杭领着陈耀东进去了,这一看场面有点尴尬。卢冠杭忙说:“豪哥,我来晚了,忘了给你们介绍,这个是我大陆的兄弟,姓陈,叫陈耀东,这是深圳王家代是他们的大哥,你看这件事就是一场误会,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人家这边还多给咱们送来了一百万,也是带着诚意来的,就想跟咱们交个朋友。豪哥,你看咱们这边能不能……”
这后边的话还没说出来,卢冠杭就能清晰地看到冯文豪脸上露出了凶光,就连他身边站着的龙仔也是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卢冠杭直接咽了口气,硬生生把想说的话给咽了下去。
“小航,你现在都可以混到大陆去了,我这边软磨硬泡,人家才给送过来两百万,一听说你是我的兄弟,连忙给追加了一百万,你有点本事,看来以后我得管你叫大哥了。我这也没说不放人,用不着你过来说三道四。我也是个当大哥的,肯定是说到做到。钱我是留下了,但是事还没完,这个小勇必须领着他爱人给我女朋友鞠躬道歉敬杯茶,只要我女朋友满意了,你的朋友也就可以走了。”
这会儿加代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卢冠杭在这个帮派里边是真没啥地位。
加代说:“冯老板,这样吧,我大哥就是一介书生,什么都不懂,我呢,好歹也算是个社会人。你们听过我的名字,这要传出去说小勇给你女朋友敬了一杯茶,人家得问小勇是谁呀?但你要说加代给她敬了一杯茶,那她也算是有点面子了吧。所以说,就由我代替我勇哥给你女朋友敬个茶道个歉,你看可以吧?”
后边的众兄弟一听这话,立马就急眼了。“代哥,你不能给她敬茶呀,她算个什么东西啊”。
加代一琢磨,现在也没有其他好办法,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现在自己是既没人又没家伙,只能委曲求全,低头认怂。为了勇哥这么做也是值得。
冯文豪一听,当时就答应了加代。“你这个方法倒也不错,那就由你给我女朋友敬杯茶吧,记住态度一定要诚恳。”
加代这边是硬着头皮,陪着笑脸倒了杯茶,然后毕恭毕敬地端了过去,点头哈腰的往这女的一递。
这女的涂着个小红指甲油,头发盘的那么老高,那脸上抹的粉都快爆皮了。
加代是一眼都不愿意多看:“我替我勇哥跟你道个歉,白天音乐会的事对不起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他一般见识。”
加代这么做已经相当到位了,堂堂一个四九城少壮派的一把大哥、深圳王加代给你一个果盘姑娘敬茶。这要不是看在勇哥的面子上,你就是给他销户,他也不可能办到。

只看这女的翘着个兰花指,把杯子接过来,想都没想直接泼在了加代的脸上。
后边的兄弟一看这个情况就要往上冲。
但是人家这边小微冲在手,天下唯我,当时就给你治上了。
面对这个情况,谁还敢上前一步。加代这时也只能咬咬牙在这边挺着。
“咋的?我泼你不高兴了呀,不高兴,你也得给我接着,能屈能伸才算男子汉,我看你还算懂事,这次我就原谅你们了。赶紧给我滚吧,澳门不是你们的地盘,以后也不要过来横行霸道。”
随后又指着勇哥的妻子说道:“小娘们,我告诉你音乐会这个东西,虽然我听不懂,但是,我也有我的手腕。如果下次再让我撞见你们俩,我就直接让你们变成标本。”
与此同时,冯文豪这边也松了口气。
加代领着勇哥,拽着兄弟们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的,这就出来了。
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先把勇哥送出去再找他们算账。
刚到门口,秋哥领着他们的兄弟又围了上来,“拿好你们的东西,赶紧给我滚,再俏特娃敢来澳门捣乱,老子见你们一次就打你们一次。”
一个个的全都压抑着心中的怒火,直奔着葡京酒店而去。
一行人来到了大酒店。别管花了多少钱,也别管受了多少气,这次能顺利把勇哥救出来总算还是一件好事。
往大酒店里边一进,加代就对勇哥说:“哥,你受委屈了,以后你再去哪儿,得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我好派兄弟们跟着你。这次幸好你没事,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代弟啊,我现在想想也是后怕,这次也让你丢了脸,看到你那样,哥心里边实在是不舒服啊,不过兄弟你放心,就这事我肯定是不能便宜他的,我现在就打电话把那个什么永盛给一锅端了。”
“勇哥,你先别打,收拾他们,现在还用不着你打电话。社会事社会了,社会上受的委屈,咱们社会上找回来。我今天是怎么丢人的,我俏特娃接下来就怎么要回来。我得让他知道我深圳王的名号不是白叫的。刚哥,你借给我点兄弟,我刚才看他们永胜的人正经不少,而且玩意儿也挺多,我要去把他的大本营给砸了。”
“行啊,没问题。我十四k的兄弟随时听候你的差遣。”
紧接着,金刚这边就召集了七八十号兄弟,玩意儿也都一应俱全,做好了十足的准备。
在加代的带领下,一行人直奔着永胜而去。
葡京酒店离这边也比较近,本身澳门这个地方就不是很大,众人开着车转瞬就到。直接兵分两路,加代率领深圳邦的兄弟来到他的大本营,金刚则是领着十四k的兄弟去砸他的买卖行。
加代一行人直接就把车停在了他这个三层楼的门口。车门一打开,二三十号人便乌怏怏地冲下来了。
在门口放风的煲仔一看是陈耀东,便指着鼻子就骂:“我俏丽娃,你俏特娃回来干什么呀?你们居然还敢回来”。
说完就开始找玩意儿。
陈耀东拎着五连发就要往上扑。旁边的马三可急眼了。
出门忘吃药了,把陈耀东往旁边一推。五连发嘎巴一上膛。
“我俏丽娃的”,“扑通”一下气囊直接把煲仔打飞到三米之外,往地上重重一砸,当场就消了火。整个胸膛打的是皮开肉绽。
马三倒不是说想出头邀功,他也是为陈耀东着想,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最起码我手里边有证。代哥稍微运作一下,我就能出来,谁会跟一个精神病较真呢,对吧?
这时,马三也是红眼了,紧跑着两步就往屋子里边一冲。
卡巴一上膛又顶在了一个小子的脑袋上。这边想都没想掉头就开始跑。三哥却是毫不犹豫地照着对面的后腰。
“我俏丽娃的”,整个人又被打飞了。出去往地上一趴也没了动静。
三哥的出现直接给对方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一个小管子就放倒了对面两个人。
与此同时,人家楼上的兄弟也全都听见了动静。陆陆续续地冲了下来。
人家手里边也有玩意儿,而且还是清一色的小微冲。
金刚给加代也准备了几把。
陈姚东,这会儿都快打疯了。扛着个小微冲“嗒嗒嗒”得一通酸爽。
这玩意儿可真不是开玩笑的。记得九几年的时候,香港和澳门都用这玩意儿,电视上演的也都是这玩意儿。
陈耀东躲在车后边,楼上下来一个他就打一个,下来一个打一个,一会儿的功夫就放倒了十来个,绝对是盛气凌人、势不可当。
冯文豪手底下的大兄弟秋哥也不含糊,奔着陈耀东就开始打:“你不是卢冠杭的兄弟嘛,我今天就把你销户,看他能怎么着”
瞅准陈耀东换花生米的时机,小微冲是一通扫射,奔着陈耀东直接就冲了过来。
沙井新义安的一把大哥绝不是盖的。直接向前一个滑铲冲了出来,奔着秋哥的大腿上一顿突突,动作十分流畅,帅气无比,像极了电影中的小马哥。
秋哥这边应声倒地。陈耀东根本不给他还手的机会。一个大脚踢在了对面的后脖梗子上,当场就昏了过去。
紧接着,众人就开始往三楼的办公室冲。擒贼先擒王。
只要把你控制住了,你手底下的兄弟不都得消停了吗?
白袍小将估计出门也是没带脑子,跟马三呆久了,他也快成精神病了。看到办公室的门关着,他不说拿五连发去喷,而是直接一个助跑往门上扑通一顶,“咣当”一声,这就直接把门给撞开了,连带着往地上一趴,后边的兄弟连蹦带跳的冲进了房间。
这帮家伙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照着屋里就是一通乱喷。最后俏特娃连墙皮都给人家扒了,屋里面的六七个兄弟一看这个阵仗,玩意儿是往旁边一扔,双手抱头往地上一趴,都恨不得把脑袋扎进地板里。
冯文豪这个时候都快吓尿了,他也没成想你们会回来得这么快,藏在桌子底下是一动也不敢动。

此时,代哥往上面这个办公室里边一进,拿着自己手里的六四,“咣当”就是一下,“冯文豪,你是自己出来还是我给你揪出来?你可要想好了,你自己主动出来我兴许不难为你,但你要是等我把你给揪出来,你俏丽娃事可就大了”。
冯文豪这会儿在桌子底下就开始哆嗦了,这不就是进退两难吗,我若自己出去你不照样得揍我啊。“哆哆嗦嗦”震得桌子上的茶杯都开始晃动。
加代一看这个情况,照着桌子上“嘣嘣嘣”好一阵敲。
一帮兄弟直接就围上去了,拽着他的大背头使劲往外拉,“咚”得一声,摁在了办公桌上。
二话不说先甩了冯文豪几个大嘴巴子。
与此同时,他身边那个小姘头在角落里都吓哭了,哆嗦乱颤地“嗷嗷"直叫唤。
马三过去,头发一拎,“啪啪啪…”就甩了她十多个嘴巴子:“我俏丽娃得把嘴给我闭上,再俏特娃敢叫唤一下,老子直接把你送给牛头马面。”
加代这会说话了:“冯文豪,你还跟我叫嚣吗?我给你送钱你还真敢要啊,我给你三百万是看在卢冠杭的面子上,要不然你觉得我可能给你吗?我特意从深圳过来,给你赔上了笑脸,真心想跟你交个朋友,你俏特娃真是给脸不要脸。”
说完一个大拳头就砸了过去。:“我问你钱在哪呢?给我拿出来!”
冯文豪也是俏特娃挺倒霉,刚到手的三百万都还没捂热乎呢,只能乖乖地把钱从桌子底下拿了出来。
这个女的被马三打得也确实不轻,趴在地上是连连求饶:“大哥,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从今往后,我们再也不敢找你麻烦了。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都是我们的错。”
马三一看她这个样子越想越来气,抡起手里边的五连发就开始砸,“我俏丽娃的,你没镜子还没尿啊,你瞅瞅你长的这副德行,就你这样还让我大哥给你道歉,我俏丽娃的。”
说完又是狠狠一脚,把这果盘姑娘打的是上气不接下气,连滚带爬,浑身上下都是西瓜汁。
加代一看也就差不多了,该出的气也出了,钱也拿回来了。
“冯文豪,你给我听好了,老子是深圳的加代,你要是不服可以随时过来找我。如果你他妈真敢过来,我必定让你有来无回。兄弟们走!”
说完,一群人大摇大摆的全都下来了。
临走之前,陈耀东又找到了卢冠杭,“兄弟,你还是跟我回深圳吧,你在这个地方真没什么前程,本来你就挺受气的,出了这件事情,他们更不能待见你了。”
“耀东大哥,我也知道我在这边日子不好过,其实我早就想去深圳投奔你了。”
“那你还想什么呢?直接跟我们走吧。”
“耀东,我前段时间在这边开了一个游戏厅。这好说歹说也算是自己的买卖,最近也是不太景气。我正打算把它转出去换点钱,然后我就去深圳找你。最晚,下个月咱们就能见面。”
“兄弟,这可是你说的,我现在就回深圳给你整套房子。”
加代在旁边也说:“小杭兄弟,你就安心过来。耀东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到了深圳还能用你花钱吗?房子的事,耀东给你准备,我这边就给你订台车吧,你就放心过来。从今往后,在深圳就吃香的喝辣的。你可以把你身边那些靠谱的好哥们全都带过来,我必须让你有地位。”
这话一出,弄的卢冠杭也是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啊,心里是一阵的热乎啊。
这么些年,在这边他是受尽了排挤,今天是头一次体会到哥们之间的感觉。
“代哥,我听你的,游戏厅我这两天就把它给转了。这种日子,我俏特娃也是过够了,处理完这边的事,我就去深圳找你们。”
哥几个人就这么商量好了。
与此同时,金刚领着十四 k的兄弟,把冯文豪的棋牌室全都砸了,小微冲一通“突突突”。
临走之前还放下了豪言壮语:“你们这里的人都给我听好了,我金刚在澳门这个地方,从来都没打压过任何人的场子。但就是冯文豪不行,以后他的场子,但凡再敢开门营业,我就不管你们谁过来玩,直接场子推平人销户,到时候可别怪我没通知过你们。”
说完大摇大摆直接跟加代会合去了。
十四K放话,谁俏特娃还敢过来玩啊,灰溜溜地全都跑了。
这边大摇大摆的前脚刚走。卢冠杭可就要废了。
秋哥在小白房里边,对冯文豪说:“豪哥,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都什么时候了,你就直接说吧,咱们现在也没有外人,都是自己家兄弟”。
“豪哥,深圳这帮小子,把我手底下的包仔给销户了。无论如何,这个事我得找回来。我说句不该说的,刚才干仗的时候你们谁看见卢冠杭了?他一声不吭就领着身边的兄弟在旁边站着,也不帮忙也不拦着。深圳帮那些人,虽然和他是兄弟,但他终归是我们永胜的人吧,没有他这么办事的。”
冯文豪一听也俏特娃挺生气。“你确定他今天没上吗?”
“豪哥,我当然确定了,这是我亲眼看见的。他们临走的时候都商量好了,说让卢冠杭去深圳跟着他们混。”
冯文豪气得当时就拍了桌子。
“看来卢冠杭对咱们是有二心了,即便是我留不住他,也绝不能让他过去。他就是没也得没在澳门、没在永胜。他真要是走了,那不就是打我的脸吗?这件事情咱们就这样办,加代他们不可能连夜就回深圳,今天晚上我就派卢冠杭去追击加代他们,我倒要看看他会怎么做?”
“哥,你这招高,如果他能把加代的脑袋给提回来,那咱们永胜还能继续留着他,但他要是故意放他们走,那咱们就趁此机会把他做掉。”
话说完,冯文豪就把电话打给了卢冠杭:“小杭,你人呢?”
“把你们送到小白房之后,就回家睡觉去了”。
“咱们永胜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还能睡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