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

2020年后,不挑食的玩家开始挑食

多日以来,围绕字节游戏变动的传闻终于靴子落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1月27日,字节跳动旗下游戏业务朝夕光年官方确认其正在进行大规模业务及人员调整,并表示将更加聚焦部分创新型游戏及相关技术的探索。

根据多方信源消息,朝夕光年已上线且表现良好的游戏项目,将在保证运营的情况下寻求剥离.

在研还未上线的游戏项目,相关人员将全部解散。

公开消息显示,这次裁员对多数朝夕光年员工而言,颇为突然。

朝夕光年曾被外界直接称为“字节游戏”,是2021年梁汝波接任字节跳动CEO并推进组织架构调整后重要的一大业务板块。

后来,字节跳动(香港)有限公司更名为抖音集团,为了调侃,业内也有称之为“抖音游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今年以来,朝夕光年在国内上线的《晶核》《星球:重启》两款游戏,一直盘踞在畅销榜前十中.

后者更是在11月17日上线次日便取得畅销榜第八名的亮眼成绩。

朝夕光年用了五年时间成长,现在进行大规模业务调整,游戏这个赛道,字节还会再布局吗?

据接近字节跳动的人士透露,收缩决策是业务负责人严授和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反复讨论很久后作出的。

虽然游戏业务取得了一定成绩,但过去几年字节游戏追求“大而全”,项目不聚焦,资源分散,管理层认为应该把精力和资源投入到更基础、更创新、更有想象力的项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于此同时,抢人大战也已拉开。

媒体报道,从一份面向朝夕光年员工的招聘文档中看到,目前已有腾讯游戏、网易游戏、完美世界、米哈游、莉莉丝等多家头部游戏大厂发布了上百条招聘信息。

在另一个字节游戏“毕业互助群”中,同样有小米等互联网公司以及多家游戏公司提供了招聘信息。

业界对朝夕光年员工的认可度可见一斑。

字节跳动真的放弃了游戏?

朝夕光年未来的命运如何?

游戏厂商们,现在正在集体瓜分字节游戏的“遗产”吗?

对此,《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石塔克、界面新闻记者袁文文先后和书乐进行了一番交流,本猴以为:

大厂的这一动作,是为了迎战“消费升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字节的一系列动作并不意味着其将全面撤出游戏领域,更值得关注的反而是其所说的保留创新业务,这是字节给发展游戏业务指出的新方向。

目前字节的爆款游戏都是跟风之作,所以热度也比较有限。跟风,包括做IP游戏,虽然是游戏行业最稳健的打法,但如果一个游戏公司只是重复别人已经走过的路,它就到头了。

这次游戏业务收缩意味着字节对这种做法的失望,从而做出的断舍离。

字节并不仅仅是希望做几个爆款游戏,而是希望自己可以成为游戏大厂,像同样拥有大量流量供给的腾讯一样。

字节也希望自己能有一个真正具有代表作意义的产品,这种产品是要具有独创概念的大厂游戏。

同时,当前用户对游戏品质有更高要求,这也是游戏研发面临的重要挑战。

2020年以前,玩家是不挑剔的,你给什么我玩什么。

但是2020年以后这种习惯变了。

大家变挑食了,呼唤3A(高成本、高体量、高质量)大作,呼唤精品游戏,游戏玩家的“消费升级”逼着游戏公司去沉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放眼全球市场,这也将成为游戏厂商竞争的基础。

从目前海外一些大厂的并购迹象观察,中国游戏出海的企业也将面临来自微软、索尼、任天堂等大厂更激烈的竞争。

以前海外手游市场的空白是很多游戏成功出海的机会,但接下来海外大厂也正在通过将PC端游戏、主机游戏降维的方式参与进来。

于是,国内游戏大佬不顾脸面、迫切的想要瓜分“字节游戏”的遗产,也就有了缘由。

而回归到朝夕光年的失败,则是大力出奇迹的买量哲学,在游戏行业失效。

朝夕光年试图延续字节跳动惯常的业务经验,通过买量来创造奇迹。

然而,买量能成功的游戏大多是传奇类能换皮的游戏。比如经常可以看到《贪玩蓝月》的广告“大噶好,我系渣渣辉”,即通过大量买量来进行营销。

做这类游戏比较多的就是三七互娱。

但这类游戏往往活跃周期非常短,需要通过不停地换皮(游戏逻辑不变,更改游戏人物内容等)来快速建立一个新的游戏。

对于游戏来说,流量只是催化剂,起到的作用并不大,《晶核》的成功更多靠的是体验和玩法。

游戏总归是个创意行业,米哈游便是基于此走向了成功。

而朝夕光年,是否从此沉沦,这要看“独立”后如何自我纠错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好吧,别乱起名字,一发布《星球:重启》,朝夕光年就重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