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潮新闻

日前,潮新闻接到温州多家广告公司负责人反映,在温州市瓯海区申请审批瓯海大道沿线的户外广告位“设置许可证”,必须委托当地一家“国资”背景的广告公司“代办”。而“国资”公司独享申请审批权后,要求其他广告公司缴纳每年5-15万不等的管理费,并签订相应“霸王条款”。

潮新闻记者前往实地调查走访发现,因为相应“代办”条件的制约,不仅让千万级的投资项目最后不了了之,也让个别普通户外广告经营者最终选择直接注销了公司。面对潮新闻记者采访,涉事的浙江京开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京开公司”)明确拒绝,温州市瓯海区综合行政执法局相关负责人称:“这是一个乌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地数字经济大厦LED屏效果图。受访者供图

“国资”公司被指独揽申请审批权

瓯海大道素有温州“第一交通大动脉”之称,它横穿龙湾、瓯海两区,串起机场、高铁站两大交通枢纽,是温州市第一条跨越市区的城市高架快速路和市区东拓西优交通要道。这条“黄金通道”沿线规划设置的广告位,也成为众多企业宣传推介的优选,也成了当地不少户外广告从业者的必争之地。

向潮新闻爆料的广告商苏嘉介绍,按照正常流程来说,只要广告公司从房东业主那里租下广告位,然后带着相应的手续资料前往行政审批服务中心综合行政执法窗口去申请审批,窗口都会受理,正常的话5个工作日内就能办结。“我从同行陈凯(化名)手中转过来一个瓯海大道沿线的广告位,带着相应材料多次前往瓯海区行政审批服务中心综合行政执法窗口申请‘户外广告设置许可证’,但都被告知‘没有资格’。窗口工作人员明确只有‘京开公司’才有资格申请,而且给不出相应文件,只说是上级部门的规定。”

潮新闻记者通过天眼查APP获悉,上述“京开公司”,原名叫温州市瓯海经济开发区广告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0月,企业注册资本1000万元人民币,由温州市瓯海经济开发区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全资控股。2022年,该公司名变更为“浙江京开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苏嘉坦言,想要与这家“同行”达成委托申请审批的合作协议,代价不小:“第一,京开公司要收取一定的管理费,每年在5~15万元不等;要求三面翻(三个广告页面)中,一面免费提供给‘京开公司’使用;如是户外电子屏,则免费提供相应时长。此外,协议明确‘京开公司’不投资、不参与经营、不承担盈亏。涉及广告内容、广告位安全等问题带来的损失也一律跟‘京开公司’无关。”

作为某广告位的出让方,陈凯也证实了苏嘉的说法。陈凯介绍,该广告位他已经营多年,以往都是一年一批,去窗口申请审批即可。但到了2020年底,前往审批时被告知只能由“京开公司”申请,与“京开公司”沟通时也被要求签订上述的合作协议。“‘京开公司’这个简直就是无本买卖,将政府公共的审批权作为筹码。我不想签订这样不平等协议,无奈只能转了广告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普通委托“京开公司”进行审批代办,须以“京开公司”名义审批。受访者供图

“硬性条款”让千万级投资搁浅

“从业这么多年来,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前几年经济环境还比较好,想着这钱交了也就交了,买个安心。”陈先生称,但这几年压力有点大,面对“硬性条款”,与“京开公司”合作的头一年,这个广告位就让自己亏了60多万,第二年就没做了。

谢捷(化名)也被“京开公司”的管理费折腾的心灰意冷,“我的广告位原先不是三面翻的,他们要求我改成三面翻才给审批,现在行业不景气,这投入起码就得十多万;另外每年还要交5万的管理费,我的广告位租金才6万块钱,管理费都赶上租金价格了,我怎么吃得消。”

“‘京开公司’也是个广告公司,我也是广告公司,凭什么给他交钱?事情本来我自己可以办的,凭什么非得花钱请他来代办?为什么管理费交给这家公司?”谢捷直言,自己在温州其他地方也有户外广告业务,所有申请审批都是自己做,也非常顺利,最后索性把瓯海的公司也给注销掉了。

除此之外,苏嘉还提到,在普通广告公司与“京开公司”合作中,还有一项制约性极强的“霸王条款”,那就是申请审批的主体单位必须是“京开公司”,这也给普通广告公司在业务开展上带来了潜在困扰,“这个许可证最后都是以‘京开公司’名义申请。而且申请下来的原件也归他们保管,只给我们扫描件,我们更像是二道贩子。出去谈合作,遇到一些较真的企业要我们提供许可证,我们只能提供‘京开公司’的,那么这些客户就会质疑,进而导致我们最终合作谈不成。”

潮新闻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几年前当地一家广告公司就是因为对“广告设置许可证”的申请主体存在疑义和顾虑,最终导致一个涉及1000万左右的户外广告投资项目搁浅。

该广告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潮新闻记者,2020年底该公司看中了位于瓯海大道一侧的数字经济大厦广告位,计划投资1000万左右在数字经济大厦两侧新建两块LED大屏,“当时已经与大厦的物业进行初步接洽并达成意向,同时交了5万块钱的押金。但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个审批必须交由这家广告公司(“京开公司”)去进行,这个项目要进行下去,必须由他们出面、以他们的名义去批,然后我们交相应的管理费。同时,大屏建成后拿出相应比例的时间段免费给他们投放公益广告。”

该负责人称,对于这个合作模式,自己和企业并不认可,“交管理费、免费给时间段投公益广告等这些都没问题,但是这个证必须是我们自己的才放心。通俗地讲,好比你花1000万买了个房子,但最后房产证上的名字却不是你,只说与你签一个合作的合同,这肯定是不合适。”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个项目最终搁浅,支付5万块钱的押金最终也只退回2万。而时至今日,数字经济大厦的广告位依然空闲。采访中,温州市广告协会会长詹羿证实了上述千万投资事件的真实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京开公司真能“独享”特权?

对于瓯海区户外广告审批过程中得如此怪象,詹羿直言不合规:“这种干预市场的行为,是没有依据的;同时他们也缺乏专业度,就是‘雁过拔毛’;第三个,这样做法其实是损害了企业的利益。”

詹羿表示,近几天知道该情况后,他向温州市多个部门进行了汇报和反映,“希望能够尽快得到纠正。”

那么,这家公司“独享”户外广告申请审批权的依据是什么?为此,潮新闻记者先后走访了“京开公司”以及瓯海区综合行政执法局了解情况。

12月1日上午潮新闻记者来到位于瓯海经济开发区东方南路38号温州市国家大学科技园9号楼5楼的浙江京开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办公地点。该公司一位李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未得到区里有关部门同意前,明确拒绝接受采访。

潮新闻记者一再要求下,该工作人员表示同意把记者采访需求向有关领导汇报。但截至记者发稿时,依然没有接到“京开公司”回复。

温州市瓯海区综合行政执法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廖文涛接受潮新闻记者采访时直言:“这是一个乌龙。”他表示,2018年的时候全区要对户外广告做一个整体设计规划,因为业主单位是外行,需要一家内行的企业帮指导,所以就找了这家国企(“京开公司”)一起参与,对瓯海大道、瓯越大道沿线广告位先做规划。“因为他(“京开公司”)前期都介入了,对广告位标准、规格都比较熟悉,所以如果有广告公司过来(申请),我们窗口会推荐找它(“京开公司”)咨询、合作。窗口确实是表达有误,他们(普通广告公司)理解也有误。其他公司过来批,也是一样的,符合要求我们也要批给他。所以窗口的人员也被我们严肃地批评了。”

廖文涛称,至于“京开公司”与其他广告公司如何合作、有哪些要求,区综合行政执法局并不清楚, “我们负责规划、审批、监管,背后的东西(公司间的合作)我们也没办法评估。”

潮新闻还将继续关注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