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友骅

12月1日震动台北政坛的有三件大事,第一件大事是美国三位重量级的选手赖清德,在选上以后要放弃“台独”党纲。事实上,对赖清德来讲这是强人所难,就可以不用提了。

第二件事情,赖清德做了一个评估报告,这个评估报告当中认为,民进党“立委”可能不会过半。换句话说,他要维持2016跟2020的是完全不可能了。他想维持一党独大的态势,今年会踢铁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第三个就非常重要,赖清德都没想到,他为“立委”助选的过程中,突然讲要力阻韩国瑜出任立法机构龙头,显然他目标是针对韩国瑜而来。他针对韩国瑜而来大概有四个目的,第一个目的,他知道所谓的国会不过半对民进党来讲是一个灾难的开始。因为这里面涉及了民进党、民众党跟国民党的立法机构的席次。

现在就柯文哲方面的评估,大概可以拿8到10席。就国民党的评估,如果乐观的话可以拿到47席。换句话说,113席除以2就是57席,这里面还不包括有6席的原住民或者是其他的平定原住民,像高金等等这些,那可以说民进党就可能不过半。不过半他会不会跟民众党合作或者跟其他党派合作?现在不知道,这是民进党面对的一个困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第二个,现在韩国瑜帮国民党造势,加上赵少康等人的帮助,显然,国民党在北部地区“立委”的选举态势已经稳定下来。一旦稳定下来,就证明了这些“小鸡”也活过来了。“小鸡”一旦活过来,韩国瑜名列“不分区”的第一名,就可以看得出来他的影响力跟重要性。

第三个,现在来看,国民党自从提名副手为赵少康之后,虽然这中间有极大的争议,但是至少国民党已经止血了,民调向前冲。

第四个,可以这么说,蔡英文的施政绩效不被选民所认可,这就间接造成了赖清德的压力,但其次也显示出民进党内部的党派不见得全力支持赖清德。好比说“英系”,现在“英系”的布局几乎完全都在“立委”上面,蔡英文宁可为区域“立委”去站台,而不愿意跟赖清德同框合体,就是代表的“英系”的一个立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次在“不分区”的提名方面,赖清德过度注重“新潮流”系,而引起了其他派系的离心离德。只要民进党提名的,而不是“新潮流”派系的苏贞昌,游锡堃,还有其他的像“英系”,都会分别站台。

“新潮流”自己提名的这些“立委”,苏贞昌、游锡堃,还有包含蔡英文跟其他党派重要的政治人物,都没有去为“新潮流”站台。就可以看得出来,民进党内部的裂痕已经存在。从这四点可以看得出来,赖清德怕了,直接点名“辣个男人”,“辣个男人”就叫韩国瑜。现在韩国瑜带领着国民党这些“小鸡”向前冲,尤其他在中南部的活动越来越频繁。

从这个角度来分析,赖清德感觉到怕,一方面这个选情可能会有变数,另外一方面他们终于感受到“韩流”的威力,就是韩国瑜的威力。第三个,民进党内部自己的派系,如果说不能够完成整合的话,反而会给韩国瑜一个发挥的空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基于这一些情况的考量就可以看到两点,“那个男人”回来了,就是韩国瑜。如果他回来,他真的出手的话,可能在未来42天的选战倒数计时中,韩国瑜可以发挥令人意想不到的功效。

第二个,韩国瑜也非常的清楚,他为什么要从高雄作为一个起手式,由高雄向北发展?就是配合国民党的选举造势。所以赖清德怕了,倒也不是怕韩国瑜这个人,而是怕他极有可能在三党不过半的情势之下,对于赖清德选情产生的冲击,这是民进党前所未见的。尤其是赖清德,如果不在内部派系的整个上面下功夫的话,可以说未来台湾政局的发展绝对不会像蔡英文时代一党独大,一味地蛮干到底。

版权声明:本文系作者原创文章,图片资料来源于网络,本文文字内容未经授权严禁非法转载,如需转载或引用必须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