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山林,享受悠然自得的生活,这或许是很多打工人的心愿。但敢于将心愿付诸实践的人却也少之又少,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失业会招致的后果。

而在福建北峰山的村居中生活着8个年轻人,他们在此抱团村居,还尝试起了在山里养育下一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辞掉工作,回村养娃

2015年,福建的北峰山陆陆续续地迎来了来此定居的8位年轻人。他们放弃了大城市中的生活,转身来到山中,开启了不一样的人生。那么,他们又是以什么样的状态开始村居的呢?

首先来介绍的是带娃回乡定居的何谐和剑斌夫妇。

他们之前都是在杭州打拼的设计师,由于压力太大才会决定回村养娃。

他们与其余的那些年轻人不同,何谐的父亲原本就是北峰山下的村中人,在这里建有一套老宅。因此,何谐夫妇来到这里之后是不用担心住宅问题。

对于何谐来说,他自幼是在山中长大,对这里的人土风貌都非常熟悉。据他自己所说,就连后山上的蛇他都很熟悉。但妻子剑斌却不同了,她原本是在杭州城市中居住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尽管在她的心中也有着回归山野的愿望,但真的面对这山中事物之时她也觉得很陌生。有时候见到那些趴在墙上的虫蚁,她还会叫出声。

虽然心仍忧惧,可是山中的生活却也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与自由。所以,她也和何谐商量着要让他们的孩子在这里无忧无虑地长大。

由于他们从杭州辞职回乡,变成了待业青年。为了养育孩子,他们也开始干起了农活,种起了庄稼。另外,何谐夫妇曾经都是美院毕业的,他们也会接一些在家就能完成的设计工作。

因此,即便身处深山,这夫妇二人还是能给予孩子一个相对优渥的成长环境。

自然生长,放下物欲

定居在北峰山的村中后,何斌夫妇也结识了雷禺和黄群生。他们两个人在中国美术学院完成了各自的学业后就跟着导师一同来到了这座陌生的山里生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或许是因为自身对艺术美感的追求,他们两人来到村里后就看中了一座始建于清朝年间的古朴建筑。他们透露房东在得知他们刚毕业不久没有积蓄之后,就决定以低廉的租金将房子出租给了他们。

为了让房子住的更为舒适,他们也在征求了房东的允许后对此进行了改造。另外,雷禺和群生也在此养起了猫。

在这里要提一句,他们俩是一对情侣,因为厌倦了城市中像陀螺一样转个不停的繁忙生活后才会共同决定来到山中隐居。

这座原本因年久失修而有些破烂的老房子也因这两位年轻人的到来而焕然一新。在不破坏承重墙的基础上,他们将原本房子客厅的一面外墙拆除,并用整面的玻璃替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每当阳光从玻璃洒进客厅的时候,都会让雷禺和群生觉得生活是如此的美好。除了客厅外,他们也重新对茶室进行了布局,打通了茶室与天井之间的隔断,保留了茶室原本的石墙。

所以,房子原本封闭的茶室就变成了一个宽敞的空间。每次当朋友在家中拜访的时候,他们就会邀请朋友进入茶室,在阳光下畅谈人生与梦想。

此外,他们还在卧室房间的上方开了一个天窗,这是为了让太阳洒落其中。对于这两个曾经居住在钢筋水泥,很难见到阳光的闭塞出租屋的年轻人来说,他们无比庆幸能拥有现在的生活。

当然,他们也需要赚钱养活自己。可这一次他们不再进入一间写字楼里,成为一名工作时间固定的打工人,而是开始在客厅中做起了艺术手工制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是他们也不是完全以此为生,毕竟这些手工制品的销路还是要依靠有眼缘懂得欣赏它们的买家。

那么,雷禺和群生如果是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他们又是如何生活的呢?

这就要说起住在他们家不远处的嘉恺一家人了。嘉恺是这里土生土长的年轻人,她的母亲又热情好客,时常会邀请雷禺和群生来家里吃饭。

而雷禺和群生也不是来吃白食的,他们也会帮着嘉恺家人做些农活,种些蔬菜。依靠着泥土地的滋养,他们不用花钱就能获得种类丰富的食物。

由于嘉恺也有小孩,在雷禺和群生的介绍下,她也认识了何斌夫妇。他们的小孩也变成了好朋友,会相约着一起在山中玩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对于剑斌来说,起初她的确是不适应山里环境,她也会想念城市中的繁华。但看着嘉恺等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朴实生活后,她的物欲也降低了,觉得不用花钱就能过日子了。

陪伴之时,也会独处

此外,雷禺的朋友文文也来到了他们的小屋中生活。文文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她住在古宅内的北屋。

文文会和朋友们一起在后院种植瓜果蔬菜,还会搭建棚子在里面养起一些家禽。如果蔬果丰收,那他们就会将一部分拿出来放在网上售卖。

因为是原生态,无污染的食物,因此也受到了不少网友的追捧。通过这样的方式,他们三人也积攒了一笔收入。当然,对于他们来说,种植远比卖钱要来得有趣味得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虽然这些年轻人放弃了大城市中的生活,辞掉了工作来到了山中,可是他们却并未因此而陷入金钱的困境中,反倒是都通过各自的劳作过上了简单的日子。

另外,在相识之后他们也因志趣相投而变成了好友,要么是聚在雷禺家的茶室,要么是坐在嘉恺家的餐桌上谈天说地。这也让他们的山中生活变得不再孤独,开启了村中抱团的生活。

在互相作伴的过程中,他们各自也都有着独立的空间。而且,雷禺和群生在看到嘉恺和何斌夫妇在山中养娃后,他们也觉得如果能在日后有自己的孩子,也会让他呆在山里自由生长。